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八十二章:赵大川议亲

作品:种地南山下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风初袅

    “她大妈,你说这赵大川家,到底能不能说?我这心里没底啊。”黄小雨娘吃了糖水荷包蛋,又把话题扯到小雨亲事上。

    “孩子肯定没得说,一个村也住了五六年了,都看得见。这几年在钱家仓库那边做的也不错,还识几个字,又不用做重活,工钱还不少拿。赵大川娘也是个本分人,从来没见她东家长西家短的说别人闲话,一看就不是个是非人。”

    “赵大山是跟我们家他老叔和两个孩子一起出过海的,也是个义气孩子,当初不是他,我家豆豆就差点丢了!他家还有一个也叫小雨,也是个好孩子。”

    说到这里黄大娘想了想:“唯一觉得不太放心的就是家底不是很好,你也知道赵勤去的早,这几年那些叔伯也没帮上忙,都靠孤儿寡母几块地熬出来的。”

    “是啊,也就是你,换了别人肯定是赵大山出海几年赚了大钱,都去东央郡开铺子了,说这些没用的。”黄小雨娘看着儿媳妇把碗筷收走,转身从屋里端了花生瓜子出来。

    “吃点瓜子,昨天刚炒的,过年的都吃完了。”说着黄小雨娘抓了一把放在黄大娘手里:“我呢,也不图他家多有钱,但是小雨也是我娇养大的,让她去吃苦受穷,我也舍不得。她大娘,他家既然让你来,肯定也说了家里条件,你说说我听听呢。”

    “也没说啥,那个大山回来,是带了点钱回来。本来呢,家里想买地的,后来不是宝贵跟几个孩子去了东央郡嘛,就把这钱啊都给投了那什么货行里了。”

    说着黄大娘凑过来压低了声音:“不过,大山娘给我漏了底,大山给他弟弟留了一百两银子,让大川买地娶媳妇的。”

    “一百两。”黄小雨娘惊呼一声,说完又意识到自己声音太大,连忙压低了声音:“这个大山真挣到钱了?竟然给大川就是一百两?!”

    “是挣到了些,不过都投货行里去了。”说着黄大娘“啧啧”地砸吧了两下嘴:“你说这些孩子,拼死拼活地出海,一去五年,挣点钱都投货行里,要是……”

    “可别,大过年的。”黄小雨娘,连忙伸手拦住。

    “呸呸……”黄大娘连忙往地上啐了两口:“看我这嘴也没个把门的。”

    “你我还不知道吗,也就是话赶话,赶上了。”说着黄小雨娘把茶碗推了推:“那这钱是买地呢还是盖房呢?”

    “要我看呢,这一百两虽然是大山给大川的,我觉得大川不能够都想着自己,房子得建,地得买,假如以后大山有个什么不小心的,起码大川这里也算是一条退路。”黄小雨娘这话说的,连黄大娘都对她刮目相看,是个讲理的人。

    黄小雨娘受过婆婆的苦,也和妯娌之间不和睦,有了媳妇就从来没想搓磨过儿媳妇。闺女更想找个就近的人家,兄弟和睦的,像黄老汉家这样的最好。

    别说黄小雨娘拿黄家做为选亲家的标杆,黄家湾大部分人家,都觉得闺女嫁进这样的人家是有福气的。

    “房子开了春就建,大山的意思是建两栋,兄弟俩一起建,这个钱他来出。大川手里的钱就是给大川结婚买地的,大川不买地做生意也行,大山不管。”黄大娘把自己知道的有一说一都说了。

    “那大山媳妇说好了?没听着啊!”黄小雨娘奇怪地问。

    “我问了,还没呢,大山说这两年专心做货行,等两年再说。可把大山娘急坏了,不小了二十二了都。可大山倔,脾气不像大川软和,大山娘也没办法,想着干脆就给大川先定下来。”

    “大山娘也说了,兄弟俩都不小了,也不分前后了。你们要是愿意,婚期由你家定,该办的她一样都少不了小雨的。如果要是舍得,她是巴不得今年就娶个媳妇进门。要是舍不得,留两年也中。四时节礼,一回不落。”

    黄大娘一口气说完,只觉得口干舌燥,端起面前的茶水一饮而尽。

    黄小雨娘连忙提起一旁的茶壶给她倒满:“我家小雨不管去谁家,肯定要留两年的再嫁,孩子结婚早,身子骨还没长好呢。我受过的罪可不能让我闺女媳妇也受。”

    黄小雨娘这样说,确实也是这样做的,她家黄大牛媳妇也是定好了亲,两年才进的门,就是让媳妇长长身子,回头好生养,这不,大牛媳妇进门就怀上了,三年生了两个,把黄小雨娘喜欢的不得了。

    “要我看呢,大川不错,大川娘也不错,这样的人家是没话说。回头春天房子一建,地再一买,你看吧,总有那眼皮子浅的,打破头往里挤。”黄大娘也是实话实说。

    “大川的事我和小雨爹商量商量,再问问小雨,过几天给你个准信,你看行不?”

    “行,我就喜欢和你这样的利索劲。告诉你,也就是大山妈找我,说的你家,别人家我肯定不去,你知道我这个性子,可不喜欢那些鬼头巴脑的事情。”

    说着黄大娘站起了身子“那我走了,你也别留我,家里都是事。”说着就往门外走,黄小雨娘急忙跟着送了出去:“那我也不留你在这吃饭了,回头让小雨给你送点红薯干,我瞅着你家今年好像没种。”

    “那行,我就喜欢这个,确实没种,顾不上啊!整天啊,也不知道干嘛了,忙的菜园子都要荒了。”黄大娘这是实话也是一种炫耀,她家确实忙,但还不至于荒了菜园子,那是要被戳脊梁骨的。

    晚上黄小雨爹娘准备睡觉,黄小雨娘提起来赵大川家想说小雨的事情:“老头子,你说这个大山怎么想的,一百两银子,撒手就给大川了。就是亲兄弟,也不能这么舍得啊!要是我,就舍不得。”

    “你呀,就是头发长见识短,赵大山他爹死那么早,那时候大山才十来岁的娃子,你看他娘,也不是个多硬气的。如果不是大山,这个家估计早散了,大山这是把弟弟妹妹当儿女养呢。这小子重情义,是个汉子。”

    “那你说,我们家小雨要是说大山那不比大川好。”黄小雨娘看老头子把烟袋拿了出来,连忙湊过去给他点火。

    “说你没见识,你还不服气,别说人家提的是大川,就是真的提的是大山,我们也不能答应。大川这个孩子,在码头做了这几年,是个肚里存住货的,会写会画,见人三分笑,脾气好性子也不糯。这样的人小雨能嫁,我们家小雨太娇惯了点。大山不行,那孩子性子太野了,小雨是驾驭不了他的。”

    “也不知道他想找个什么样的,你说都二十二了,换成别人家,孩子都满地跑了。这大川娘能不急嘛,换我早急得火上墙了。”

    “我估摸着应该大山心里有数,不然他娘也不一定能这么由着他。”

    “有数不提亲,又不是没钱,还是这孩子性子野,又出去跑了几年船,他娘管不住他了。”黄小雨娘觉得,肯定是赵大山娘管不住赵大山,儿大不由娘,只能先紧着大川定下来。

    “没爹的孩子,也是怪不容易的。”黄小雨爹想了想说:“当初,死鬼赵勤比我小几岁,庄子隔着庄子,也算一起长大的。那人,这不是我夸,要是没死,大山家那得是另一个样子。”

    “这都是命,就是苦了这娘四个了。”黄小雨娘看看老头子也跟着叹息。

    “苦日子算是熬过去了,现在孩子都大了,你看着吧,以后就凭这兄弟俩,肯定都是好日子。”黄小雨爹端着烟袋一口接一口地吸着,他还是很看好赵大山兄弟俩的。

    黄小雨娘满眼笑意地看着黄小雨爹:“既然你这么说,我这心啊就放下来了,我也不是图他家那一百两银子。不过有这一百两置办点田地产业,小雨过去也打不着饥荒,我这心啊也就宽裕了。”

    “嗯,你回头问问小雨,小雨要是没意见就给东庄大妈回个话,咱家不做那不识抬举的事情。这几年,不是东庄他们家拉扯着我们,我们日子过不到这么好。”说着黄小雨爹把吸了两口的烟袋敲了敲。

    “那,要是小雨不同意……”

    黄小雨娘话没说完就被黄小雨爹给截断了:“那是她能做主的事情?她个孩子懂什么,她不愿意你做娘的要说,把该说的说清楚。别给孩子凶,你越凶她越对着来,你把道理给我掰开揉碎了给她说,我们家小雨不是那不懂事的孩子。”

    “好,我先睡了,你少抽点,看你天天夜里咳嗽的。”说着黄小雨娘掀了被子上了床,。

    “睡你的,一天天唠叨来唠叨去,我都抽了这么多年。你明天抽空就和小雨说,后天你给她东庄大娘送点红薯干,把我们家意思说清楚。”说着黄小雨爹又深深吸了一口烟。

    “行,我睡了。”小雨娘也知道自己家老头子就是嘴上说说,其实,是个面硬心软的,这么多年,要不是他硬气,她可能早黄土埋多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