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二十一章 危机四伏

作品:师父嫁我可好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林夙和

    这地方可当真是人烟稀少,大街原本一直沿着黑暗的方向延展,以为没有尽头,可谁想到过了这家客栈,那边就再也没有亮点灯火了,一片漆黑。

    “少主。您回来了。”那黑影的确是朝着门口方向跃来的,可是却停到了上官北零的身边,作揖道。

    一身黑色的紧身长衫,袖口有白色的滚边刺绣,腰间别着一把看上去很普通的剑。最主要是那脸,被一层黑布遮掩半张,只能叫人看见他那眼睛。

    为何要这种打扮?

    “嗯。你们在这还安好?”上官北零对着幽暗的客栈内问道。

    为什么要用你们?正当灵兮疑惑的时候,客栈内突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随即,“少主好!”

    十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声音。但听得出他们还是抑制住了,缩小了声音,不然就这客栈周围的寥寥几个行人,都会被吸引到这里来。

    “点灯!”上官北零吩咐道。

    “是。”话音刚落,客栈内就亮起来一盏盏灯火。

    一瞬间,这客栈的全貌也显现了出来,看上去有些破旧的桌椅,一楼的楼梯处还挂着已经褪色的大红灯笼,一面墙上印这一个大大的酒字……最突兀的是那站的异常整齐的穿着各式各样。

    简直就是为了吓人一样。前面这么大一堆人待在这客栈里,却不点灯,也是……

    “这全都是我从宗门里带来的弟子,与我一同调查此事。”上官北零仿佛像先知般又解答了疑问。

    “你干嘛把他们锁在客栈里?”白君乾问道。

    不过,这倒是问出了其他人都心声。

    “我没有锁住他们,那锁这只是隐人耳目罢了。在我暗地里买下这里前,这里就经常关门。如果不延续之前那种状态,怕引得人怀疑。”

    闻言,白君乾没有说话,只是心想着这里贩卖魔修的人这么多,的确是需要小心调查。

    “你们倒是进去啊,堵在门口讲这么多话干嘛?”信不耐烦的道。

    一看,原来是帮舜在扛着深秋。

    “那各位进去吧。”上官北零招呼道。

    于是几人便走了进去,看到还有一空桌,便围着坐了下来,让天一宗门的弟子将深秋放到了二楼的房间里。

    “少主喝茶。”天一宗门的弟子递过来一壶茶,和一个杯子。

    “等等,洛天,你再拿几个杯子来,这里还有几人呢。”上官北零打量了一番灵兮他们,有觉不妥的说道。

    “遵命。”那名叫洛天的弟子马上就照做了。

    不一会儿,杯子齐全了,却没有一人动手倒水喝。

    白君乾他们甚至连面具也没有摘下来,就这么默不作声的看着。

    “怎么不喝呢?难道怕里面有毒?”上官北零问道。

    白君乾笑道:“没有没有。不是看你这个客栈主人还没有动手嘛。”说罢,还倒了一杯茶递去了上官北零面前。

    其实此时白君乾心里想的是,以他的实力,进这间奇怪的客栈还是不用怕埋伏的。可假若是中毒了的话,就不一定了。

    谁说天一宗门就一定是正派呢……多少还是要留点防备的。

    “何必拘泥于这些,我前面已喝了不少水了,现今只是不想喝罢了。”上官北零回答道,然后将那茶杯推远了些。

    “这茶又不是解渴的而是静心的。刚刚在那九华楼看见那样的场景,得多喝点茶净净心才行。”白君乾一本正经的说道,又将茶杯推了回去。

    “不用了,那种场景我已经司空见惯了。”上官北零说道。

    最后,两人开始动起手来,在一张桌子上对这着一只可怜的茶杯暗暗发力,推来推去。

    而灵兮也隐隐感觉到了这桌子在发颤,摇了摇头无奈的道:“这水有毒吗?不喝我喝了,我挺渴的了。”

    其是之前在那邪气的攻击下,上官北零几乎是不留余力的在支持着防御结界,还在那么危急的情况下将叶璇玑拉与一处。

    这些就足以看出上官北零是值得她相信的。

    “嗯。”上官北零回应道,但总觉得像是从咬着牙的牙缝中挤出来的。随即立即松开了那只茶杯,里面的茶水四溅在桌面上。

    “我先喝。”言罢,上官北零一饮而尽。

    白君乾嘴角上扬。

    “来,叶小姐喝茶。”上官北零放下杯子后,又用另一杯子,将亲自倒好的茶递给灵兮。

    “额……多谢。”灵兮收回自己想要去拿茶杯的手,转手准备去接住上官北零给她递的茶。

    这时,一只手隔开了灵兮准备拿住茶杯的手。

    原来是白君乾,他道:“且慢。”

    众人望着他,心想着又怎么了?

    只见白君乾又缓缓说道:“灵兮自己来就行,要是喝茶都要别人倒,养成了娇纵的习惯。”

    “???”灵兮一脸懵。她还娇纵?而且上官北零这只是客气吧?

    “来,灵兮自己倒。”白君乾一边说道一边将茶壶与茶杯共同递给了灵兮。

    无奈,灵兮只好接过,取下面具,饮了饮。

    片刻,信和舜都看了一眼一旁的上官北零,上官北零心想看我做什么?然后赶紧将目光从灵兮的脸上移开。

    这时,屋外透着灯火显现出一道人影。

    “谁?!”屋内的人一下子起身,那人影却马上在窗柩前一闪而过。

    在这寥寥几人的地方,在窗外窥探,被发现之后,还立即就逃跑,肯定不是什么好货色。

    “快追!”白君乾说道,然后信和舜都纷纷跟了上去,灵兮则是后知后觉的才望向他们盯着的地方。

    结果刚出门口,白君乾就道:“舜你留在这里保护灵兮。”说罢,白君乾便与信飞身而出。

    白君乾这是怕声东击西。

    只是他们视野中飞快移动的那人影,一袭白衣,一白色面具……这打扮,不是九华楼的那个男子吗?这么想着,白君乾又忽而想起都是在九华楼二层那里使出那强大威力符咒的人,也是一袭白衣。

    随即上官北零也追了出去,他门中的一部分弟子被吩咐留守此客栈,另一部分便随着他一齐追了出去。

    “呵呵呵呵。”下一刻,怪异的笑声不绝入耳,无端端又横生一股诡谲可骇之感。

    难道是同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