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二百二十八章 善意的隐瞒

作品:师父嫁我可好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林夙和

    等到灵兮醒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外面已然下起了雨,瓦上的水顺着檐角稀稀疏疏的积水中,打出单调的滴答声,和着从窗外缝里透进来的寒意,她茫然的撑起身子,望望窗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实在令人懊丧。

    一如她此刻的心情。

    她什么也不记得了,只是觉得,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而梦里,她浑身被蛇缠绕一样,它们在她身体里,拼了命要钻出来,那终痛苦,让他觉得似真非幻。

    她还梦到了那个小院里的场景,可是她始终看不起那个人的脸,只是一直叫着他的名字——南风。

    她还梦到了一场大火,大到声似乎整个世界都在燃烧,而她身边全部都是充满着血污的人,围绕着她。

    她还梦见自己掉入了一个冰冷、毫无声息的水中,他拼了命地呼唤着,怎么找也找不到,身体一直在下沉,仿佛永无止境......

    就算是这一切都是梦,她现今回想起来也还是痛苦,甚至举得心惊胆战。

    身子一动,周身骨头就如同被拆过一遍地疼,待要掀开搭在身上的被褥勉强起身,头便阵阵发晕,只得无力地跌回去。

    想着昨夜她听见的那些话——

    她被夺舍的原因是南风,幕后之人也是南风;杀了叶璇玑全家的,也是南风;她需要复仇的对象也是南风……

    她在知道了这些事情后,心情无比复杂,最终竟是昏了过去,但只盼着师父不要太担心了。

    这么一想,灵兮忙静心闭眼,勉力运气灵气,顺行周身三十六大穴,三个周天之后,长出一口浊气,方觉得身上略松快些,这才睁开眼睛,撑起上半身,茫然的打量起这屋子来。

    而且她还察觉到了自己身体似乎有些异常。

    “异常……”这两个字刚说出口,灵兮的眼泪就流了下来,她看着自己的手,随即她低下头。

    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一般一直往下坠,滴落在被褥上。

    良久,她才停止了哭泣。

    一张圆桌,几把椅子……靠近她的这边随意的撂了一把剑,正是她的剑,这也是她的房间。

    桌子中间摆了一只茶壶,数个茶杯,还有好些个瓶瓶罐罐,整个屋子力散着淡淡的药味。

    再看向自己,发觉自己并没有什么事情。

    正琢磨,忽地听见门吱呀一声,灵兮顿时有些愣住,是白君乾。

    灵兮顿了顿看着白君乾,眼眸中的情绪立即发生了变化,道:“昨天晚上......我又出什么事了吗?”

    此时,白君乾正在整理桌子上的东西,他手上的动作微微停顿了一下,然后抬起头一直望着灵兮。

    “怎么了,师父?”灵兮歪了歪头,然后露出了一个释然的笑容。

    白君乾看见后,手中的动作彻底的停了下来,深呼吸了两下后道:“没什么大事,你又做噩梦了,还发烧,说胡话。”

    然后他还是尝试着,走到灵兮面前问道:“不过,你不记得你昏倒前的事情了吗?”

    灵兮呆了一会儿,忽地笑起来道:“发生什么了,但是那噩梦还真实可怕啊,唉......”她一动,觉得嘴角手臂和胸口都隐隐作痛:“我怎么了,浑身没了力气似的?”

    白君乾也牵扯起嘴角,笑着说道:“生了场病,觉得没有力气,很是正常。最近,这天气很是多变,你以后可要小心再患伤寒。”

    随即灵兮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可白君乾又开口道:“你现在体内的气息还不太稳.......暂时不要使用灵气了。”

    “气息.......不稳?”灵兮有些不明所以,睁大着眼睛望着白君乾。

    “可能是之前的后遗症,没什么太大关系。不过,我现在教你一套清心咒。你记着,以后觉得体内气息不稳的时候,要常练常调。”白君乾缓缓地说道。

    “好。”灵兮又点了点头,但是她却是察觉到了白君乾似乎有事情再瞒着她。

    “师父……”

    “灵兮你先好好休息,我去找舜给你做些吃食。”

    说罢,白君乾打开房门,走了出去,脚步多少有些慌乱。

    他的眼神一直停留再灵兮的身上,直到门被关上的那一刻,他才移开视线。

    灵兮也是看见了,也是更加确定了白君乾有事瞒着她。

    等白君乾将门彻底关上门的那一刻,她又朝着床榻倒了下去,“嘭”的一声发出,灵兮闭上眼睛。

    半晌,长长的呼出一口气,眼角又划出几条泪痕,朝着发鬓流落。

    “哪会不记得........”她将手臂掩盖在眼睛处,然后发出了微微的啜泣声,在这安静下着的雨中,显得十分凄凉。

    她记得,记得很是清楚,害得叶璇玑变成那样的人就是南风。

    虽然她不是叶璇玑,但是叶璇玑的记忆依旧几乎是与她融为一体的,就算是她不愿去想,叶璇玑夹揉被杀的场景还是会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而且带着就如她亲身经历一般的愤怒与绝望。

    就这样一位身体的无力感,她再次睡着了,带着悔恨和懊恼还有愤怒,艰难的让自己沉入了睡梦之中。

    等到她醒来的时候,白君乾正握着她的手,温暖从指尖开始蔓延,然后传递倒全身,灵兮很想哭,很想要将内心的东西全部倾泻出来,但是白君乾为了她已经做的够多了,她不能在一直这样肆无忌惮的任性下去了。

    白君乾看着她醒来,也是望着她笑,“我以为你又昏迷过去了。”

    “不会的。”

    灵兮也是笑了笑,嘴角抽动了两下,趁着眼泪要出来的时候,马上将白君乾揽进了怀中,双臂紧紧的抱着,而白君乾刚开始是错愕的,但是在适应了一会儿后,道:“灵兮这是在撒娇?”

    白君乾用开玩笑的语气说道。

    灵兮没有说话,只是在白君乾的肩膀上挪了挪,将头埋进他的脖颈之中。

    良久,她才抬起头,任凭寒风将她的睫毛吹干之后,她的手才缓缓松开,却是在松开的那一刻,在白君乾耳边道:“师父我好想一直这样抱着你。好想把你囚禁在我身边,一步都不让离开。”

    闻言,白君乾的身子明显僵硬了一下,随即他眼神十分动摇起来,用手缓缓推开灵兮,然后望着灵兮的眼睛说道:“怎么突然将这样的话,为师一直陪在你身边啊。”

    说罢,他还笑了笑,但灵兮却没有笑,她的表情十分的认真,根本不容白君乾质疑。

    可是他又该如何回答呢,毕竟她这些话仿佛就像是在告白一般,而且其中的占有欲。

    在思考了一会儿后,他重新将灵兮拥入怀中,抱得更紧。

    他对她感情……说来应该也差不多吧。

    妙书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