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二百八十六章 梦想的价值

作品:一品霸神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名楚

    菜皮小说 www.shukuai123.com ,最快更新一品霸神最新章节!

    比赛结束,TNT战队2:0凭积分获胜。百里芷、果壳和花少三人垂头丧气的回到竞技场的准备席,抬头就看到白凤图耷拉着脑袋,满脸阴郁的蹲在墙角,看起来心情坏到了极点。

    一旁的乔秀秀面无表情,倒是看不出什么,但以百里芷对她的了解,乔妹没表情的时候,往往意味着没心情,这场失利,她还是很在意的。

    其实,百里芷比谁都在意,可是身位队长,要时刻以激励团队斗志为已任,尤其在这种时候,绝不可以与民同悲,继续拉低团队士气。

    于是,百里芷强忍“悲痛”,走到白凤图身边,蹲下去拍拍他的肩膀,安慰说:“没事,胜败乃兵家常事,败了就败了,再说谁能想到他们那么无耻。”

    “胜败?”白凤图哭丧着脸,“谁在乎这个,我在乎的是这帮家伙有没有录像,如果录了,会不会把视频传上去,如果传上去,太伤人气了。”

    “靠!你可以去死了!”百里芷大怒,很鄙视这个视个人荣誉大过团队荣誉的自恋狂。

    结果,她这边刚怒上,那边就来了个团队荣誉比白凤图更单薄的败类。

    就见不远处两支战队的等待区内,陈拓正拽着澈丹的袖子,一脸阴险的贼笑。

    “怎么样?我就说你们会赢吧,比赛地图和外界可是屏蔽通讯的,你可别无赖到指责我指示我老板故意放水。你服不服?服不服?赶紧给钱!”

    “嘿嘿,服服服!二十万块而已,毛毛雨啦,兄弟我输得舒服,马上打你卡上,还是那个账号对不对?”澈丹乐不可支的笑问,看起来的确是很愉快。

    百里芷愣了愣,两只粉拳捏的骨节噼啪响,真是好想海扁这货一顿啊。

    陈拓确实够没下限的,连一直拥戴他的果壳和花少都觉得无力吐槽了。

    尼玛!兄弟们为了这场比赛各种痛苦各种纠结,死掉脑细胞无数,虽然最终还是败了,起码精神可嘉。这条大腿倒好,下注赌博也就算了,买的居然是对方赢。严重怀疑安排战斗力渣渣的花少出场是他故意的。

    这货保不齐一开始考虑的就是怎么输,而不是怎么赢。其行为之恶劣,简直令人发指。

    更可悲的是,赌注不过区区二十万软妹币,二十万是不少了,但我们差这二十万吗?再说就澈丹那挥金如土的尿性,意义如此重大的一场比赛,你再加个零,弄个两百万他也绝对肯输。

    两百万,至少大家觉得败的其所嘛。

    扭头一看趾高气扬,一个个跟公鸡似的走过来的TNT五首发,大家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

    “哎吆,看起来你这新搜罗的五大高手很得意呀。这么骄傲可不好,容易吃亏的。要不然我们加加注,再赌一场,一百万怎么样?反正你也没差的。”陈拓勾肩搭背,跟澈丹一副很亲密的样子。

    “你还是押你战队输?”澈丹兴趣浓厚,锦上添花的事谁都乐意做,他是不介意送百里战队两连败的。

    “那怎么行?这次我押我战队赢!”陈拓说,“没看我老板脸都黑了,再输我还怎么混?”

    “你不出场?”澈丹问。

    “不出!”

    “那我也不跟你赌。”澈丹奸笑。

    “出息。”陈拓鄙视。

    “见好就收嘛。”澈丹说,“话说你丫藏的真够深的,敢情最没人性最丧心病狂的头号大败类真是你,亏我当初还为你说话。还是老武机智,老早就看穿了你的真面目。”

    “我有藏么?还是我否认过我是胡作非为?你们根本没有问过我好么。”

    澈丹想想貌似还真是这样,他们这些大佬都是私下猜测,没有一个人当面质疑过陈拓的身份。末了,又一想,立马换了一副严肃的表情:“你跟我说实话,卖我的那份恶魔之吻设计图究竟是不是真的?”

    “靠!说了多少遍了,真的不能再真,我不说了么,不相信凑齐材料,我给你现场直播制作流程。我这么有名,可能卖假货?”陈拓说。

    “你拉倒吧!本来兄弟还挺信任你的,可自从你被揭穿了真面目,兄弟的心里就一直打鼓。特么的谁不知道,别说了中国服,整个苍穹世界最大的奸商就是你跟花影洛。当初,得亏兄弟没弄公会,否则早被你坑了!”澈丹很鄙视陈拓的为人。

    “这话说的,此一时彼一时,难道你还不准我弃恶向善?谁的人生没有污点?你没有吗?别告诉我你是一朵纯洁的2B花,苍穹最不要脸的败类除了唐三炮就是你!”陈拓回击说。

    “我不跟你吵,你不是说加收一百万给现场直播嘛,这冤大头我当,我就不相信你个奸商会卖我真货。别想作弊,每一个零部件的图纸我都看得懂。”澈丹冷笑说。

    “真要现场直播啊,我是没问题的,只要材料齐全,分分钟还你一把完美的神武左轮。不过……”陈拓一顿,邪笑说,“这价格涨了,至少这个数!”陈拓伸出三根手指晃了晃。

    槽!忒不要脸了,这分明是光明正大的敲诈勒索。TNT战队的人都愤怒了,鄙视嫌弃的眼神汇聚成一股洪流,疯狂的涌向陈拓。

    “你这明摆着坐地起价,不厚道啊!”澈丹心说丫还好意思拿无耻说事,说起不要脸,这货绝逼老一,唐三炮那个猥琐的贱人紧随其后,老子顶多排个第三。

    “你说话要有根据,小心我告你诽谤。我问你,身价跟名气人气是不是成正比?”陈拓说。

    “有些时候是这样的。”澈丹很谨慎的回答。

    “那逍遥侯有名?还是胡作非为有名?”

    “滚!这俩i’不都你的!”澈丹怒。

    “你甭管谁的,你就说承认不承认胡作非为比逍遥侯有名吧。”

    澈丹:“……”

    “我之前身份没曝光,逍遥侯又略有名气,本着公平公正的交易原则,我认为一百万刚刚好,既没有辱没逍遥侯的威名,又不至于拉低广大粉丝的品味。你说,我要是开个十块钱的价格是不是对粉丝不负责任?但要是开个一千万,我良心还要不要了?”

    澈丹:“……”

    “现在,阿猫阿狗,隔壁老王老张都知道我是胡作非为了,胡作非为是个什么概念……算了,我这人不喜欢装逼,你心里有数。就冲枪皇人屠,胡作非为这八个字,我加收你一百万多么?再说我还长这么帅,你要知道我以前可是蒙面的。面具一揭,哎呦我去,颜值远远高于粉丝预期,是不是人气又蹭蹭蹭的上了一大截?我如果还收一百万,粉丝们能同意吗?我老板都准备给我加薪了,你还在这跟我计较,好意思说你是土豪?是不是老板?”陈拓扭头喊。

    老娘什么时候说过了?百里芷正恶心呢,这货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偏偏还说的这么有道理,也是没谁了。

    没说过归没说过,自家的台可是万万拆不得的,于是百里芷只好说:“是!”

    特么地就你家会唱双簧是么?澈丹气半死,龇牙咧嘴的说:“加一百万才两百万,还有一百万呢?”

    “别急嘛,听我给你慢慢道来。”陈拓表情又神圣庄重起来,“蛋兄,依你看,梦想值多少钱?”

    澈丹问声就是一凛,心说这混蛋莫不是又给本座挖坑吧?

    其实,梦想这么虚无缥缈的玩意儿,在澈丹心里一文不值。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在庸俗没气质的人眼里,梦想不值钱,但在有气质有境界的人眼里,这玩意儿就忒高大上了。

    澈丹走的是纯土豪流,气质境界什么的算个屁。不过身为一个以夺取联盟总冠军为理想的老大,必须在小弟心中树立有气质有境界的伟岸形象。

    于是,澈丹沉思半晌,从牙缝里蹦出俩字:“无价!”

    陈拓嫌弃的一把推开澈丹:“你这也太假了。”

    “我又怎么了?”澈丹懵。

    “要分人的好不好?”陈拓一指剑无量,“就苍穹的总冠军来说,比如剑兄,他的梦想值十万块,那逍遥侯值多少,起码五十万吧?”

    “凭什么你比我多值四十万?”无辜躺枪的剑无量不忿地说。

    “因为我实现梦想的概率明显比你高,不信你开个贴调查一下,多四十万我都保守了。”

    “……”剑无量泪流满面。

    “那现在我是胡作非为,这个概率明显比我是逍遥侯那会又提高了,起码值一百五十万。”

    “你的意思是你突然多出的一百万梦想还得劳资给你埋单?”澈丹狂吐血。

    “我不搞强买强卖,你也可以不买。”

    “槽!说你是奸商,奸商都不乐意。”澈丹彻底无语了。

    “呵呵,我还耻于与奸商为伍呢。”陈拓厚颜无耻的说,“不同意算了,我很尊重个人选择的,拜拜,争霸赛见!”

    “你等会儿!这钱本座出,给我几天时间,凑齐材料你就给我做恶魔之吻,三百万本座掏,我就不信了,你个死骗子能卖真货。先说好了,你要做不出来……”

    “十倍赔偿!”陈拓霸气的说。

    “好!”澈丹一口答应下来。

    恶魔之吻做好了,对他的好处不言而喻,做不好,三百万的十倍,就是三千万,还让这家伙狠狠地丢一把脸,他何乐而不为?

    陈拓听了,嘴角上露出一丝意味深长的笑容。

    ……

    三天之后,让澈丹没有想到的是,陈拓竟然真的用他凑齐的材料,做成功了恶魔之吻,而且还是现场直播!

    看着对方一副小人得志的模样,澈丹咬咬牙,把当初预定好的3百万,打给了他。

    倒不是说,他有多在乎这三百万,而是让这个小子这么的得意,他的心里面很气啊!不过,显然他现在不能把对方怎么样,但是,在最后的争霸赛上,他一定要让这小子好看!

    可是,让他更加没有想到的,最后的争霸赛上,竟然真的如同陈拓所说,他的TNT战队败了。

    “呵呵,怎么样啊?服不服气?“就在这时候,一道得意的笑声传了过来。

    澈丹回头一看,说话的人不是陈拓还能是谁?他那么一副得意的样子,气得他鼻子都要歪了。

    “陈拓,你得意什么?不就是今年败了吗?”

    “哦?”陈拓眼中精光一闪,敏锐的捕捉到了话中的意思,道:“这么说的话,你还想再赌一次了?”

    澈丹一愣,没想到这家伙不知不觉的又给自己挖了一个坑,不过气愤的是,他明知道这是一个坑,却不得不跳进去。

    因为他也不相信,他的战队会输。

    “赌就赌,我还怕你不成?”

    “好,蛋兄果然豪气,那这样,我们就一言为定。”陈拓大声道。

    “一言为定。”

    澈丹眸光一闪,明年他是绝不会输的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