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506 赭世超道殒,万代祠密议

作品:浑沌记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书客笑藏刀

    连菱虽然善于使用种子当做法宝作战,但绝非任何种子都能在人体中发芽。比如修罗兰,她想要移植到自己身上,并且和自己的肉身融为一体,可是费了无数的苦功的。

    但冥界兰不同,它原本就是生长在尸骸上,吸收残余的生机而成长的。若是进入人体,又有法力催动,也是可以生长的,就看对方的法力有多少的抵御之力了。

    只不过两三息的时间,赭世超身上的生机急剧衰减。按这么下去,不出十息的时间他将化为一具死尸。但若是要回到现世中,连菱已经布下了无数的兰叶剑在等待着他。

    现在他继续诛杀连菱的人身也已经没有了意义。对方仍然可以复生好几次,而他这边却再也撑不住了。

    又回到了原来的窘境。只是这次他受了冥界兰的突袭,生机受损,法力也随之衰竭,眼看就要被逼迫进入万劫不复了。

    他最终一咬牙,直接跃入现世中。无数修罗兰的枝叶犹如风车一般旋转起来,锋利的叶片将他的肉身割裂得支离破碎。空中仿佛下起了一场雨,每一雨如水都是烧融的铜汁一般,让他剧痛战栗。

    他还是不得不往雨点最密集处跃去。他的黑鳞甲是肉身羽毛所化,如今生机受损之后,其防御之力不及原来的三分之一,根本无法抵御连菱的兰叶剑雨。

    就算他再度化虚逃亡,连菱的千日**也一直在等着他了,简直是堵死了他所有的出路。

    但还有最后一根稻草,或许能助他逃过此劫。那就是贺蔽日还在外做为他的后盾。如果他回到现世给贺蔽日传音请他协助,只要他肯出手,那就还有一线生机。

    就在兰叶剑如暴雨般的攻击下,赭世超将自己仅有的法力转换为灵波,向贺蔽日传出了自己的求生的神念。别说让贺蔽日分去一半的万年参臂,就是整个给他,再赔上巴林部落长老的位置,他也愿意啊。

    如果早知道会堕入如此险境,他又怎么会去招惹这么一个女魔头?只是他现在后悔也太迟了。

    传音与阳光一样,都是同样的灵机波动。千日**的光芒能强烈干扰传音。

    但鏖战到现在,千日**已经暗淡了许多。赭世超抱着一线希望,只要贺蔽日收到传音而且迅速出手,他还可以活!

    传音结束的同时,剧痛入体,他浑身几乎被割裂成了无数的血块。再也无法忍受,他残存的**迅速化成了虚无的黑气,往外四散飞去。

    外边一切依然寂静,贺蔽日并未出手。很难知道究竟是赭世超的传音被千日**所干扰,还是贺蔽日收到了但依然选择了袖手旁观。身处千刀万剐之中的赭世超是再也没有机会去追究了。

    他只能是怀着最后一丝侥幸,想以化虚之能,逃脱修罗兰和千日**的合击。就像一个蜡烛人想要努力地跑过火海。

    连菱双目中灵光爆发,犹如众多绿色的电芒飞射而出,直接击入空中的无数轮烈日中。这些烈日光芒极速暴涨,瞬间便比刚刚强烈了十倍不止。

    这光芒射在赭世超所化的黑影上。这些黑影迅速消散,消失不见了。赭世超的神识波动随之消失,彻底化为虚无。

    这个修到金丹的鬼鸮大妖,巴林部落的族长,妖界叱咤风云的大人物,就此不再存在于现世了!

    与此同时,在一座幽深大殿中,数百盏燃烧着油脂的古朴铜灯,照亮了其后供奉着的一排排血灵石所制作的命主牌位。

    这些牌位上写着诸位大能的姓名。有些牌位上灵光流转,生机勃勃。有些牌位则裂开了一道道裂纹,其上灵机早已消失,变得暗淡古朴。

    已经是深夜,一名皓首枯瘦的老者刚给铜灯添油完毕,盘坐在下面,鸡啄米一般打着盹儿。忽然一声清脆的破裂声从他头顶上传来。

    起初他还以为是做梦,隔了一会儿才仔细往那些牌位看去。不看不知道,一看吓得他心惊肉跳。自家族长赭世超的命主牌居然裂了?

    他犹豫了片刻,终于用颤抖的手摇动了万世警钟。不一会儿,大殿中灵光闪烁,升起了许多虚影。虽然只是虚影,他们的神识威压却是活灵活现地传来,犹如本人亲临。

    这些虚影大多是鬼鸮族诸部落的皓首老者,甚至不乏金丹三花的强大的存在。也有一些实力不俗的年轻之辈。

    此处名为鬼鸮万代祠,是鬼鸮任何部落都要共同供奉的一处绝密之地。倘若警钟鸣起,所有部落的族长和有权势有威望的长者,都要以灵机传影到此集会。

    其中有一人在众人中分外特别。他身材颀长,格外年轻,面白无须,容貌英俊,面相上甚至有点稚气未脱。但双眼中目光锐利,冰冷如刀。

    他的气场不但比起其他老人而言并不弱势,反而是直接走到大殿中最高的主座坐下,俾睨众生般地望着下面的诸位长者。但他的修为并不高,只不过金丹双花。

    如果五行宗的众人在这里,一定会惊掉下巴。这不是水德院的天才弟子,已经死在了夜盲山的武瑜吗?他现在已经是鬼鸮上古大能黑夜王的复生之体,黑夜王了。

    他虽然是上古大能归来,但能坐上这个位子,也是有一定运气在里边的。鬼鸮族中还有几位金丹三花太上长老,但都已经年老,寿元所剩不多,也不可能再进一步。按照惯例,他们无法担任族长之位。

    而中年一辈中的金丹竟然无一人修成双花。最高修为也只有金丹初花中期的巴林部族长赭世超了。而且赭世超的声望显然也无法和这位被封印万年归来的大能相比。

    黑夜王被封印的时候正当壮年。万年的封印将他的生机几乎彻底凝固。因此这万年中,他流逝的寿元并不多。

    他唯一被人非议的是他所托生的**是一个人族。但在没有其他人可以竞争的情况下,他依然是坐上了鬼鸮的王位。而那些对他不满的人,都在等着赭世超晋级三花,那时便可以名正言顺将他从王位上踢下来。

    但是眼前的局势就像一声闷雷将这些人炸懵了。什么情况,赭世超居然死了?

    这不但意味着某些人将黑夜王拉下王位的希望彻底没了,还意味着鬼鸮一族的前途猛然变得暗淡。因为赭世超是除了黑夜王之外,他们的中年一代中的支柱战力。

    他一死,除了几个寿元快尽的老头之外,他们就只剩下黑夜王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能依靠了。

    黑夜王倒是目光中闪烁着深邃的意味,不悲不喜,不冷不热地望着下面被打击得痴呆的众人问:“怎么死的?”其实他很想笑,只不过不能当面笑出声来。

    赭世超对他来说就像一块抬脚就能踢到脚趾的石头,他已经想搬开很久了。古仲由用乾坤宝盘给他算过一卦,说赭世超今年命有大劫,没想到一语成谶?

    那看守命主牌的老者趴伏在地一边发抖一边说道:“族长命主牌裂隙中有血色溢出,并非意外,是被人杀的!”

    “哦?是何人如此大胆?暗光鬼瞳的影像传回了什么?”黑夜王目光微闪问道。

    理论上来说,鬼鸮的暗光鬼瞳在临死之前见到的一切都会自动传送回命主牌上。但也不尽然。毕竟这这传送和传音玉简、传音璧一样都是有距离限制的。

    众鬼鸮强者们一片议论纷纷。他们虽然对强悍的巴林部落态度复杂,也不乏黑夜王这样心灾乐祸的人物。但听说居然有人敢下手杀了赭世超,他们难免也有莫名的愤恨涌上心头。

    “禀大王,赭族长是去太白林参加一年一度的妖参大会去了。因为距离遥远,所以并无影像传出。

    “但暗光鬼瞳在本体陨落之后会凝成鬼瞳舍利。只要我们进入太白林附近,用寻瞳盘就可以找寻到此物。到时候究竟何人对赭族长下手便可一目了然。”

    “太白林?鹤族?”

    “难道是鹤族人下的黑手?”

    “贺蔽日怕是想死了吧?”

    “灭了鹤族!”

    诸多长老群情激奋。在他们眼中,鹤族一共只不过两名金丹修士,凭借着一件上古法器充数,却占据着灵肥山,控制了七成的妖灵参,他们早就不满了。

    不管赭世超是谁杀的,他既然死在鹤族的地盘上,鹤族就必须给出一个交代!赭世超之死反而是个极好的借口,即便是鬼鸮们全军出击,把所有的战力全都压上去灭了鹤族,恐怕外界也不好说什么。

    黑夜王不屑地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安静。这些人想得太简单了。若是鬼鸮单独对上鹤族,也许还有点机会。但旁边几个大族尤其是梦貉虎视眈眈。他们全军压去太白林的时候,也就是梦貉吞掉整个鬼鸮最好的机会。

    “能取了真凶性命,为赭族长复仇者,”黑夜王唇齿微微翕动,目光中露出玩味之色,“无论是否巴林部落血脉,都可以得到巴林族的族长之位!”

    他此言一出,巴林部落的几个长老都是一呆。而其他部落的长老们都沉默了,显然各有心思。这难道是说,如果他们去找出真凶杀掉,也可以将巴林部族长之位揽入手中?

    这一招狠极为狠厉,简直是在倒霉透顶的巴林部落头上再踩上一脚。

    黑夜王这么一下令,无论是巴林部落,还是其他部落的个股势力,都会为了巴林部的族长之位去争个你死我活,群雄纷争,就再也没有人来觊觎他的王位了。

    偏偏他们还无法表示不满。因为若是鬼鸮中族长被杀,那么继任者必须为族长复仇,这正是鬼鸮一族中流传万年的规则!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浑沌记》,微信关注“添喜郎电子书 ”看小说,聊人生,寻知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