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585章 哭什么

作品:五零俏花媳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秋味

    “我们漂亮的小宝宝呢?”花半枝看着他们问道。

    “喂饱了睡着了,送到婴儿房里了,那边有护士照应着呢!”秦凯瑟看着他们俩说道。

    “那一会儿我们去看看。”花半枝看着秦凯瑟笑着说道,“小宝宝漂亮吗?”

    “漂亮,像三丫她们,一样的漂亮。”秦凯瑟面色柔和地看着他们说道。

    花半枝闻言嘴角微翘,秦姐无论什么时候都那么会说话。

    “齐姐吃了吗?我带了熬的小米粥来了。”花半枝说着将保温盒放在了床头柜上。

    “这怎么好意思?真是谢谢你了。”陈大力不好意思地说道。

    “不好意思的话,就别埋怨我们齐姐生了个女儿。”花半枝看着陈大力直白地说道。

    “天地良心,弟妹,我可是一直在劝二妹的,生了丫头,就丫头呗!”陈大力大呼冤枉道。

    “希言在外面,我出去陪他,把空间留给你们。”陈大力直接溜之大吉了。

    秦凯瑟见陈大力走了,朝花半枝努努嘴,看向毛巾捂着脸的齐二妹,‘劝劝她。’手比划着流泪的样子。

    花半枝站在床头柜前,拿起暖水瓶把搪瓷碗用热水冲了冲,水倒进床下的脸盆里。

    然后打开保温壶,倒了一碗小米粥,看着齐二妹说道,“齐姐,不饿吗?起来吃点儿东西。”

    半天不见齐二妹给点反应,花半枝轻叹一声道,“齐姐,你不乖乖的吃饭的话,咱们小宝宝就没有奶水,吃奶粉的话不知道陈处能否养得起,唉……这家里又添了一张嘴!不行的话,就把小宝宝送人好了。”

    “我吃!”齐二妹拿着脸上的毛巾,粗鲁的擦擦道。

    秦凯瑟赶紧上手扶着齐二妹坐起来,将棉被塞到了她的身后依着。

    花半枝看着她问道,“齐姐用放些红糖吗?”

    “放些吧!”齐二妹声音嘶哑地说道。

    花半枝又往小米粥里放些红糖,拿着勺子搅匀了,才端给了齐二妹。

    齐二妹端着搪瓷碗,小口小口的喝了起来。

    &*&

    陈大力出了病房看着门外的林希言道,“来了。”

    “嗯!”林希言面色不善地看着他道。

    “爸!”三孩子齐齐看着他喊道。

    “饿了吧!”陈大力从兜里掏出五毛钱道,“大丫带着妹妹去外面吃饭。”

    “这钱你该给我。”林希言看着他语气不善地说道。

    “爸,林叔和花阿姨带着我们去吃了三碗云吞面。”大丫赶紧说道。

    “钱给你。”陈大力将钱塞到了林希言手里,指着长椅道,“坐!”

    陈大力和林希言坐了下来,而他的眼睛一直盯着病房门,自然将花半枝的话听在耳里。

    听到爱人一句‘我吃!’放下心来。

    “谢谢了,还是弟妹有办法。”陈大力感激地看着林希言说道。

    林希言则摇头失笑,“那是枝枝抓住了嫂子的软肋,心疼钱,不过最终还是心疼你在外挣钱不容易,要养活一大家子。”

    “呵呵……”陈大力闻言讪讪一笑道,“奶粉多贵啊!”

    有孩子们林希言也不好开导陈大力,等上班吧!午休的时间跟他唠唠。

    齐二妹是真的饿了,将近一天没吃东西。直接将保温壶里的小米粥一口气全喝了。

    &*&

    花半枝接过齐二妹的碗放到床头柜上,转身看着双眸肿的如核桃似的她道,“哭也哭了,闹了也闹了,这宝宝也不可能重新塞回肚子里,齐姐你打算怎么办?”

    “花花?”秦凯瑟担心地看着花半枝,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说啊!好不容易才和缓了下来。

    病房外的陈大力担心地向要闯进去,却被林希言抓着胳膊,“安静的坐着。”

    “呃……”陈大力只好乖乖你的坐着,支棱起耳朵,听着病房的动静。

    花半枝平和的目光直视着齐二妹道,“说话啊!”单手托腮看着她又道,“让我猜猜,是不是觉的自己对不起老陈家。”眉峰轻挑道,“怎么老陈家是出身高贵,还是家大业大的需要有儿子继承。”

    “可我想生儿子有错吗?”齐二妹眼里蓄满泪水道。

    “没错,只要身体允许,你想生多少就生多少,可你哭什么?谁拦着你生了。”花半枝看着她不解地问道,“陈处工资高,再养他十个八个都不成问题。”

    “对了,你上面又没有婆婆追着你要孙子,我真不知道你有什么好哭的。”花半枝清澈明亮的双眸看着她又道。

    “我想多生几个儿子,谁知道来的是丫头。”齐二妹不甘心地说道,“没有儿子,在乡下要被人笑话的,被称为绝户头的。”

    “大姐,你现在是城里,谁说你了,我们嘲笑你了吗?”花半枝哭笑不得地说道,“至于乡下,土地归国家所有,有儿子也不可能给他啊!”

    “对,花花说的对。你现在在城里了,工作的话,男女都有工作。至于在乡下劳动力,你没听广播里说:现在不是成立了合作社。女人可以从事农业副业,不用重体力劳动。”秦凯瑟积极地游说说道。

    “齐姐,我非常不喜欢你说丫头两字,你说话要有礼貌,不然教坏孩子。”花半枝看着她严肃地说道,“女人和男人一出生就享有同等的权利。”

    “谁说的?”齐二妹眼睛瞪的溜圆,看着她问道。

    “结婚证上写着的,女人有自己名字的权利,还有工作的权利。”花半枝一脸正色地看着她说道。

    “这我咋不知道的。”齐二妹摇摇头道。

    “这是政府颁布的婚姻法里说的,结婚证背面清楚写着的。”花半枝看着她说道。

    “我和大力结婚的时候就没有领证。”齐二妹想起来道。

    “那改天你们到民政局领证,将婚姻法好好的看看,这是保障我们已婚妇女权利的。”花半枝看着她郑重地说道,“这婚姻法是谁颁布的,是中央。”

    “花花这么一说,我和我家老何好像也没有领证,改天去补办一个。”秦凯瑟想起来道。

    他们结婚都在解放前,自然没有结婚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