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一百五十三章 与亲逢、诉真情

作品:一代倾城挽山河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妹喜姜

    虽离得远些,萧明月却真真切切确定正采着茶叶的两人,就是自己一直在寻找的表哥萧忠和表嫂高梦瑶,

    夷愉的跑过去,来到二人跟前,"表哥!高姐姐!真的是你们吗?"

    二人随后停下手里的活计,转过头吃惊地看着萧明月,"明月!你怎么来了?!"原来这两个人正是萧忠夫妇。

    "这里人多说话不大方便,我们到那边的凉亭去吧!"萧忠对萧明月说道。

    看着表哥和高姐姐二人皆是穿着粗布苎麻的衣衫,二人身上丝毫没有一件稍贵重一些的首饰,萧明月不禁有些内疚起来,想着要不是宇文迪,自己不知何年何月才能找到表哥,可转眼又一想,这样也好,日子虽然平淡清苦些,倒也是悠闲自在。

    正所谓荣华富贵未必保得人一生平安,安贫乐道未必不是另一番福气。几人来到了长亭,萧明月激动而欣喜地看着二人,说道:"表哥,高姐姐,你们受苦了!"

    萧忠笑了笑说道:"表妹千万不要这样说,我和梦瑶这算不得受苦,离开了那四面高墙,铜墙铁壁的皇宫,我们倒是应该感谢你才是,当初若不是你委身自己,又把我们交托给宇文公子,我们早就成了萧文的刀下鬼了!"

    "是啊!要不是你和宇文公子,我和夫君哪能在这里悠然自得的采茶呢!"高梦瑶也微笑着说道。

    "看来你们这段时间过得很好,如此月儿就放心了!"萧明月说道。

    说完,又扭头示意琥珀把随身携带的包袱拿来。

    "对了,明月,我母亲她过得还好吗?萧文有没有为难她?她老人家的身体怎么样了?"萧忠问道。

    萧明月听后,拆包袱的手停顿了片刻,接着又继续拆开,拿出了胡太妃的体己盒子。

    "表哥,这是姑母让我转交给你们的!"萧明月低声说道。

    "我是个不称职的儿子,没资格在母亲身边尽孝。明月,你还没告诉我母亲她身体究竟如何了?"萧忠加重了语气问道。

    "表哥,姑母她……早就已经薨了!"萧明月心痛地说道。

    "母亲她……她……什么时候的事?"萧忠忙问道。

    "已经有半年了!姑母是病死的,且风光大葬。表哥,你离开了之后,发生了许多事。如今做皇帝的是……陈贤!"萧明月说道。

    "他做皇帝,我倒是不奇怪!少年时我见他便觉得器宇不凡,原以为他会是个大将军,如今看来倒是远不止如此,竟然是九五之尊的命格!明月,告诉我,母亲是哪日薨的,以后我就算不能亲手替她扫墓,也可以偷偷祭拜!"萧忠说道。

    于是萧明月便仔仔细细同萧忠诉说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萧忠除了悲伤母亲的离去之外,更为关心就是萧明月的终身大事。

    原本还自责她为了自己委身萧文,而如今陈贤登上了帝位,却又阴差阳错不得已娶了其他女人,萧忠不禁皱着眉头看着萧明月,"表妹,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

    萧明月听了,摇摇头说道:"我暂时根本不想去考虑自己的事,我心里也很乱,不过,我和陈大哥已经是过去了的事情了,他已经不再是从前的他了,他是帝王,是万民的领袖,不能为了我一个人而行事……"

    "其实这样也好,你们到底也是真心爱过彼此的。不过,以我对陈贤的了解,他是不会轻易放弃你的。日后,你怕是还会陷入这感情的纠葛之中。无论如何,表哥希望你能听从自己的内心,希望你幸福。我们来北魏这些时日,也多亏了宇文迪,表哥知道,他之所以这么尽心竭力帮助我们,一大半原因都是为了你,他也是个不错的男人,同样值得托付终身!"萧忠对萧明月娓娓说道。

    "表哥,高姐姐,还是不要谈我的事了。你们是怎么来到这里采茶的呢?辛不辛苦啊?"萧明月关切地问道。

    萧忠和高梦瑶相视一笑,高梦瑶微笑着说道:"是宇文公子派人安排我们在这里的,虽然日子不比在宫里,可是无拘无束,没有宫斗和阴谋,我们夫妇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和寻常百姓一样的日子,那时候我们俩才感觉到什么是真正的幸福。要是没有你和宇文公子,我和你表哥早就没命了!明月,真的谢谢你!"

    "高姐姐,千万别这么说。我们是一家人嘛,我一定不会让你们有事的!"萧明月微笑道。

    "今天我们的活也做的差不多了,我们去把最后一点茶叶捡回去。一会儿和宇文公子到我们家里去坐坐!"萧忠说道。

    "好!表哥!"萧明月答应道。

    于是萧明月便叫过来不远处的宇文迪,示意他同自己一起去表哥家里。

    "你们兄妹聊完了?"宇文迪问道。

    "嗯!谢谢你!"萧明月笑着对宇文迪说道。

    "哦?你谢我什么?!"宇文迪问道。

    "你这个人还真是明知故问。当然是要谢谢你替我照料表哥表嫂了!不然呢!"萧明月说道。

    宇文迪笑了笑,靠近了轻声说道:"昨夜里的事,你就不谢谢我吗?这么快就忘了?嗯?!"

    "再一次谢谢你,总行了吧?!"萧明月说道。

    "我不要,等我以后有愿望的时候,我在找你!"宇文迪说完,便转身向前走。

    随后又转头说道:"快来啊!带你去表哥家!"

    留下萧明月在原地噘着嘴,看着宇文迪纨绔的背影。

    一旁的琥珀不禁"噗嗤"一声乐了出来。

    "你笑什么啊?"萧明月嗔怪地问道。

    "奴婢瞧见了,宇文公子从昨夜守了小姐一宿,眼圈都黑了一圈呢!小姐也该轻声细语的好生安慰一下人家才是嘛!"琥珀撇着嘴说道。

    "如今连你也胳膊肘往外拐了是吧?"萧明月嗔怪道。

    "不是不是……奴婢就是越看越觉得小姐和宇文公子很般配呢!"

    "……闭嘴!叫他听见了怎么办……"

    随后萧明月便跟着宇文迪来到了表哥的几间竹屋。

    再树林深处,临近水源,周围是不是有野兔和小狐狸奔跑而过。

    "这个地方还蛮不错的,你还很有审美嘛!"萧明月对宇文迪说道。

    "那是自然,这个地方僻静安全,早晚会起雾,陌生人第一次来都会迷路的。外面看管茶林里也都是我的人,足以对付那些刺客!"宇文迪得意地说道。

    "我们进去看看吧?!"宇文迪随后对萧明月说道。

    几人进去之后,只见里间布置得虽然简单,但却一点都不俗气,青白色的陶瓷摆件,梨花木的桌椅,一套青蓝色的碗碟。月白色的床帐,还有一个不太大的书架,上面放着一些诗词集,窗户边的一只胭脂色的瓷瓶里插着一枝杏花。

    "这一定是高姐姐布置得!"萧明月赞叹道。

    "是啊!他们二人不喜华丽,所以就只叫我简单替他们带了这些个简单素净的物件儿!"宇文迪说道。

    "要不要喝点水?"宇文迪问道。

    "不用了,我不口渴。"萧明月一边说道,一边看着窗外在此间房檐下逐巢的燕子。

    心里想着这春燕衔泥的景象倒也是好的征兆,便一心表哥夫妇从今以后平安顺遂地过完这一生。

    …………

    南陈。

    陈贤见派去的探子久久没有发来信号回应,便已经猜到他出事了。

    正巧朱御史来禀报,说道:"陛下,我们这边和北魏接头的探子来报,没有按时接到人,哪边已经出事了!"

    "寡人已经知道了,他宇文迪不是普通人,表面上纨绔公子模样罢了,我猜我们派去的人之所以迟迟没有回来,也没有发过信号来,是因为早就被他给解决掉了!去!再找几个信得过功夫好的过去!务必要把明月给我带回来!"陈贤说道。

    "陛下,我们这样太过急着把郡主接回来,会不会有些不妥?或许等郡主在外面玩够了,她自己也就回来了!?"朱御史说道。

    "不能就这么等着,若是……若是她上了宇文迪的当,听了他的花言巧语,就这么和他私奔了怎么办?一定要不惜一切代价把人给我带回来!"陈贤坚决地说道。

    "是!陛下!只是您刚刚新婚,臣斗胆提议,陛下也不该冷落慧妃娘娘才是,陛下也要顾及安瑞王那边的颜面!"朱御史说道。

    "朱大人,寡人听闻你和你的结发妻子乃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在你还没有功名的时候,她就对你不离不弃,如今寡人听说这建康城都有传言你夫妇二人琴瑟和鸣,故剑情深的佳话。若是此时寡人硬要你再娶一房妾是,你作何感想?"陈贤靠着朱御史说道。

    殿下的朱御史听了,赶忙跪在地上,叩首说道:"臣该死!请求陛下宽恕,微臣此生只愿与贱内白头偕老,心里已是不能再接受其他人了!"

    陈贤听了,点头说道:"起来吧!寡人这样说并非要棒打鸳鸯。而是要告诉你'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是,臣明白了!"朱御史忙说道。

    "下去吧!知道该怎么办了吧?!"

    "回陛下,微臣已经是明明白白,这就去办!"朱御史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