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386章感谢

作品:玉手调香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花羽容

    二祖母和杨氏脸色青白,耳朵冻的都木了,他们的品阶只能排在大殿的外面,生生冻了一天啊。

    便是初雪没有化雪那么冷,可也不能站在外面生熬一天。

    “没事,我不太要紧,就是耳朵冻的很,其实身上不冷,得亏丫头准备的齐全,林家老太太倒下了,我跟前前后几个老人和媳妇也倒下了,外头实在太冷了,我这眼睛生疼。”

    二祖母喘着气将手泡在煮好的艾叶水里驱寒,子岚又给长辈们挨个滴上紫竹露,让眼睛舒缓一下。

    “祖母,你身上冷不冷啊?”

    “好孩子,你的衣服管大用处了,身上真不冷,就是露在外面的脑袋和手冷得慌,没地缩呀。我们出来喝了一碗羊汤好多了。”

    二祖母笑着和她说呢。

    子岚听说东西管用也松了口气,“管用就好,不能戴抹额么。”

    “戴了也不管用。”

    子岚叹口气,一时半会也没有现成的抹额保暖用,耳朵露在外面还是冷的。

    古代人讲究规矩,女眷不戴帽子是戴抹额的,因为要把发饰露出来,一眼过去就知道你是几品官眷。

    而且古代女人梳的发髻比较高,戴着帽子就散架了不成样,披头散发这是极不尊重的行为,要被申斥的。也就只能戴抹额。

    “别担心,我能熬过去,没事的,这身上一点不冷,我的脚也不冷,真没大事。你没瞧见其他人脸色都快成死人脸了,年轻的媳妇都熬不住摇摇欲坠了,更别提老人了。”

    二祖母叹口气,每回哭灵跟着一起死掉的都有,不是稀罕事。

    下午太阳落山,宫里传来了一道旨意,五十岁以上的老人不分男女,皆可免去进宫哭灵,为皇后祈福即可。

    这也是皇帝安抚大家的意思,今天倒下的就有林家老太太,那也是皇帝的舅母呢。

    这道旨意可让京城世家全都松了口气,这谁家都有老人,这哭七天真会要了命去。

    二祖母也长舒一口气,终于不用进宫哭灵了,可以喘口气了。

    “娘,只剩下你一个人去了,你能行么?”

    杨氏笑了笑,“我年轻身子骨壮实,没事,我跟着你大舅母站一起的,离得近,可以互相照顾,不妨碍的。”

    “那就好。”

    子岚也帮不上忙,只能点点头。

    齐家传来消息,老爷子倒下了,冻得了,本来身体就不太好,这么一折腾不病倒都奇怪了。

    子岚得了祖母的同意,让琼心去了一趟齐家,给老人送了回春汤,这个治疗很多病,特别好用。

    这会子请太医都不容易呢,齐家老爷子真要去世关乎很多东西,甚至决定了齐家儿郎日后在朝中的位置,要知道家里老人去世嫡亲儿孙,要守孝二十七个月,还要丁忧三年呢。

    丁忧是要退出朝堂安静在家守孝,这是孝道是人伦,除非皇帝批示不用丁忧,否则谁都不能免俗。

    一旦离开你现在的位置,三年啊,变化太多了,等你回来还有没有好位置都是未知数呢。

    琼心一个人带着药和一桶灵米去了齐家,是为了保住齐家老爷子。据说十王爷也派了人去探望老爷子,只是他们夫妻都要哭灵,不能亲自前往慰问了,只能让贴身的大管家去看看有什么需要帮助的,药材缺不缺之类的。

    琼心在齐家待了三日才回来的,带回了齐姐姐的信件。

    信上说老爷子已经缓过来了,基本大好,只是年纪大了需要调养一阵子,并表示她的药和米都是好东西,家里表示十分感激,只是在守孝日后再亲自上门表达谢意。

    子岚见有用也松了口气。

    哭灵一共是七天才能结束,结束时,好几家身体略弱一些的夫人也倒下了,大病一场。

    杨氏倒没事,外祖母和大舅母也没什么事,休息几天就缓过来了,子岚也打听到,崔家和齐家的老人和夫人也都没事了,只是很辛苦是真的。

    崔浩亲自过来替祖父祖母道谢了。

    子岚在廊下站着等他,一身玄黑色的水貂皮的长斗篷,看上去尤其俊美清逸。

    他站在廊下的台阶处抖了抖身上飘落的雪花,“怎么站在这?快回屋去,别冻着,这雪够大的,估计还得下呢。”

    “嗯,今年倒是难得下了场大雪呢,瑞雪兆丰年,来年该是个丰收年吧,只是不知道西北怎么样了?”

    前儿又搭七王爷的便车护送了一大批粮草和药材以及各种伤药,还有提前做好的棉衣去了西北。便是宋家没钱了,依旧没有停止运送粮食,皇上知道后十分触动。

    “听说战报不是很顺利,虽然胜了几场仗,但这个天气你也看到了,将士们也很辛苦,现在处于焦灼状态,才运送了一批棉衣过去,希望能抗寒吧。”

    崔浩拉着她进了屋,先给长辈请安。

    “浩哥儿来了,你祖父祖母可还好,家里还安稳么?”

    “多谢宋爷爷,家里一切都好,多亏了岚儿送去的衣服真顶大用了,我娘说还是岚儿最孝顺,太贴心了,要不然她都要冻的受不了了,和她岁数差不多的几个夫人听说回去就病倒了,大病了一场,有的现在还没痊愈呢。

    我娘和我祖母各挑了两套头面首饰,是她们的陪嫁,我祖母说适合年轻姑娘戴,送于岚儿戴着玩吧。”

    墨鼎上前一步将首饰匣子交给了崔浩呈上,默默退下。

    “这套是我娘送的,我娘说你年纪小,长得又好,戴珍珠的最合适,尤其是现在是国孝期,总需要两套首饰换着戴,她就送了一套珍珠头面。

    我祖母送的是红宝石的头面,你自己摆弄吧。”

    张夫人送的这套花样很雅致,做工极为精美的银镶嵌珍珠的头面首饰,孝期很适合戴出门。

    是缠枝莲花的造型,是特意孝期戴的,故而华盛上点缀的宝石是白水晶,透着纯净的感觉,也不会有忌讳。

    华盛的造型尤其清雅,因为银子很软的关系,选择的工艺掐丝镂空的样式,精美繁复,光看造型就知道不是高水准的工匠,做不出这么复杂好看的花样。

    “真好看呀,娘你看这样的手艺可不多见呢。”

    子岚抱了盒子跟杨氏看。

    杨氏也笑了,“这是老手艺工匠才会,很复杂,现在不多见了,你好好收着,国孝出门都不能见红色,你换着戴正好用得上。

    “嗯,谢谢浩哥哥,帮我道声谢给长辈,我都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