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十七章 流氓系

作品:灵冥往事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张小孩

    刚回到皇宫,羽风就听到了外面嘈杂的声音,从天坛广场处传来。心中想着:应该是凌星院的老师们在布置场地了吧。陆远告诉他,这次凌星院各系都有老师到来,招生活动会持续一个星期。相必场面一定会很火爆,羽风决定去看看这些未来的老师和校友。

    事实果真如他所想,天坛之下转一圈或是搭起了擂台,或是撑起了屋棚,周围尽是忙碌的身影。人倒是不多,看起来都是院方的人。

    羽风走了过去,居然也没有人主动邀请他过去了解情况。略微皱眉,随即释然,凌星院这么厉害的学院,并不是来这里招生的,而是给想进凌星院的学生一个咨询的机会而已。

    微微摇摇头,羽风边走边看了过去。有阵法系、卷轴系、草药系、锻造系、武技系各个种类。羽风向其中一个人问道:“前辈,凌星院这么多系,看得我好乱,能给我说说你们到底是怎么招生的吗?”

    那人态度十分高傲,头都不抬一下说:“我们各系只是按照入学的同学的研究意愿来分的,想要考虑加入什么系,你还是先去那边的擂台通过实力测试,再去你想加入的系看看合不合适那个系。如果实力够,想去的系又认可你的天赋,他们才会给你发放学籍牌的。”

    羽风倒没有觉得他态度很过分,因为凌星院的学生多少都会有些傲气的,要让他们认可你,就得用实力说话。羽风继续问道:“我怎么没有看到铭文系呢?”

    “什么?铭文系。”那人终于抬起了头,看着羽风:“你想加入铭文系?那可是凌星院里出了名的流氓系,也就只有他们系不用接受实力测试就可以入学了。我劝你别想钻这个空子,要进那个系是要看那个老流氓的心情的,你就别想了。”

    羽风心想:老流氓,他不会是在说陆远老师吧?可是,除了他,羽风也想不出别的可能了。而且听到那人说铭文系是个流氓系,心里充满了疑问,道:“为什么您会说铭文系是个流氓系呢,能跟我说说吗?”

    那人不高兴了,说:“你怎么这么多问题,十万个为什么啊,想问问题,先去通过实力测试再说。”

    羽风被他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这时,身后走来一位亭亭玉立的少女,十七八岁的样子,应该也是凌星院的同学。她将羽风拉到了一边,说道:“这位兄弟,你不要介意啊,我是炼丹系的张萌,那人叫田进,他们阵法系和卷轴系,跟铭文系那可是死对头,你在他面前提铭文系,他当然会那个反应了。”

    羽风眨巴眨巴眼睛,好奇道:“哦,我叫羽风,很高兴认识你。我想问,他们一个学院的,怎么就成死对头了呢?”

    “唉,你是不知道啊。这铭文系啊,他们就没什么课程,平时他们就是在阵法系和卷轴系跟着学。偶尔呢,他们那个老师才会心血来潮给他们讲讲铭文的东西。偏偏不知道为什么,铭文系的学生总是会比那两个系的同学学的更好,你说他们气不气人。”张萌耐心解释道。

    羽风恍然大悟,道:“哦,怪不得那个田进说铭文系是个流氓系呢,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张萌摆摆手:“哦不,铭文系是流氓系,那是全学院公认的。”

    羽风差点一口喷出来,看来不能再聊下去了。说道:“谢谢张萌姐给我说这么多,我还有事,先走了。”

    “好呀,拜拜。”张萌透着真诚的眼神道:“还有别的疑问,尽管来问我哦。”

    整个晚上,羽风就在琢磨,铭文系怎么会是全学院公认的流氓系呢。本来能进入凌星院是挺高兴的,可是,这还没入校,就被定义成流氓了,这可咋办呢?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和之前一样,静静地在家修炼了两天。正在院子里冥想时,传来了“嘭嘭嘭”的敲门声。羽风好奇道:“会是谁呢?”

    门口站着的,正是紫菱和羽菁。羽风惊喜道:“怎么是你俩,紫菱你什么时候来的?”说着连忙将二人请进了屋,并给二人倒上了两碗热茶。

    紫菱接过了茶碗,轻声道:“我今早刚到的,我父亲说我应该试试看能不能进凌星院,就把我送过来了。”

    羽风道:“紫菱你的天引接的还顺利吧?”

    “恩,很顺利。只是第二天就有人上我家找我,好像是什么星殿的,问了我半天,最后说‘将来你回中州就和我们联系’,然后就走了。”

    羽菁拉起紫菱的手,关切的问道:“他们没找你麻烦吧,那些人也来帝都了,把我们挨个检查了一遍,好像犯什么错误了一样。”

    羽风尴尬的咳嗽一声,道:“没事就好,他们也是防患于未然嘛。一会我陪你们一起去参加凌星院的测试吧。”

    “不然你以为我们找你来是干嘛的。”羽菁说道。

    “对了。”羽风忽然想起一件事,“上次我忘了,大长老还托付给我一件战甲,让我转交给紫菱。一会我拿出来,紫菱你穿上试试吧。”

    “是吗,好的。”

    羽风转进后面的隔间,从世界里拿出了紫菱的战甲。这战甲通体呈现淡蓝色,上面布满了紫色的铭文,时不时闪动一下,涌现出闪耀的异彩。战甲还配有一柄六尺来长的法杖,法杖上珠光宝气,十分华丽。

    紫菱接过战甲后,一种熟悉的感觉涌来,好像这个东西原本就是她的。只见她在指尖轻轻咬开一个口,滴在了战甲之上。那战甲瞬间如同活了一般,一件件漂浮到了空中。又从头盔到战靴,一件件自动穿戴到了紫菱身上,战甲后背,有两个卡槽,法杖正好卡在了后背。紫菱甩一甩胳膊,这战甲竟然如同无物,毫无分量,一点都不影响身体的活动。紫菱叫一声“隐”,战甲竟然慢慢消失,好像融化到了紫菱皮肤里一样。

    羽菁都看呆了,上前拉起紫菱的胳膊,摸来摸去,惊奇道:“真的消失了,太神奇了吧,紫菱你好帅哦。”

    “不光是战甲,现在我脑海里突然涌现出许多审判女神一族的斗技与秘籍,太神奇了。”

    羽风也大吃一惊,没想到这战甲这么神奇,不愧是审判女神一族的传家宝贝。他开心道:“有了这个战甲,不愁进不了凌星院了。”

    “对哦,好羡慕你呀,紫菱。”羽菁嘟嘴道。

    “那咱们走起?”

    “走起。”

    天坛之下,早已不像两天前一样。前来参加测试的人络绎不绝,大部分聚集在擂台下方,毕竟实力测试是第一步。

    羽风三人眼看着一个少年走了上去。考官问他:“你是今年多大?”

    少年回答:“十七岁。”

    考官瞥了他一眼道:“你是去年接受的天引喽。”然后看向了站在他身后的几位学生,挑了一位出来道:“泰阳,和你同龄,他只用五成力,你如果能和他打平,就算你通过。”

    少年眼中闪过一丝不快,可见他平时也是家族里的佼佼者,如此被人看不起,让他心中冒起了怒火。

    少年二话没说,突然冲起,直袭泰阳面门。泰阳不避不让,就看着少年冲到了近前。少年嘴角露出笑意,自信这一击必让他收起傲慢。然而,就在他的拳头快要贴到泰阳脸上时,却可悲的发现泰阳的脚已经踹到了自己肚子上。骨碌碌滚了五六米才止住了身形。

    少年疼的咬牙,仍然站了起来,揉一揉肚子又冲了上去。这一次,他倒是留了心,不再那么鲁莽,另一只手护住了身体。可是这一次,泰阳的身体动了。在少年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又是一脚,踹飞了少年。

    羽风在下面看着,心想这泰阳够狠的,手都不用,连踹少年两脚,那少年估计要羞愤死了。

    果不其然,少年大吼一声“火拳”,双手之上竟腾起了一尺多高的火焰。夹着一股热浪,少年又一次迎上了泰阳。泰阳以不变应万变,用比之前更加迅速的速度踹飞了少年。看着倒在地上的少年,泰阳说道:“就凭你的速度,再重的拳头,都打不到我,凌星院不适合你,你走吧。”

    少年艰难的爬起来,飞也似的逃离了擂台,依稀可以看见眼角挂着的泪水,这一次的打击,对他可能有点大了,但是,这就是凌星院,实力者的天堂。

    下面的报名者一个接一个的走了上去,又像刚才那个少年一样,一个个被狠狠地打了下来,半个时过去了,愣是没有一个合格的。

    “下一个,紫菱。”教官喊道。

    紫菱紧张的看着羽风,说:“怎么办呢?”

    羽风微笑道:“你可是审判女神家族的传承人,又有战甲护体,别把人家打坏了哦。”

    听到这个玩笑,紫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压力瞬间轻了下来。然后缓缓走上了擂台。

    “名字。”

    “紫菱。”

    “多大了。”

    “十六。”

    “是刚接的天引啊,你的对手是李彤,准备好了吗?”

    “准备好了”

    “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