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六百二十五章 乐趣,情.趣?

作品:农园医锦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姽婳晴雨

    顾夜想吃颜婶儿煮的香菇鸡蓉粥。褚小六便快马加鞭回自家温泉庄子,把颜婶接了过来——顾夜身受重伤不方便移动,褚家一家人便在皇家的庄子住下。

    鸡汤,庄子的厨房里本来就有,熬了整整一夜,鲜浓无比。

    本来,这座庄子厨房里的厨子,都是御厨房跟过来的。对于褚家竟然自带厨娘的做法,多少有些不高兴。

    可是,当看似简单的香菇鸡蓉粥煮出来时,那种浓香萦绕鼻间,御厨们看颜婶的目光,多了些东西。

    不知谁把庆丰楼的好多菜式,都是出自此厨娘之手的事透露了出去,那些御厨们开始想方设法地跟颜婶套近乎,想从她手中学点儿什么。御厨房的竞争也是很激烈的,如果得到了主子们的赏识,晋升为大御厨,无论待遇和地位,都有了质的攀升!

    颜婶对于御厨们的小心思,一概不去理会。她全身心地扑在这碗“香菇鸡蓉粥”上。自家姑娘嘴巴挑着呢,又受了重伤,都说药补不如食补,她得打起精神来,好好给姑娘补补。

    浓稠糯滑、鲜香营养的香菇鸡蓉粥,端到顾夜面前的时候,她正在昏昏沉沉地睡着。顾夜觉得浑身不舒服,伤口疼得钻心,浑身软绵绵的,没有一丝力气。身上一会刺骨的冷,一会儿又像置身火海一般,炽热难耐。她知道,自己这是起烧了。

    她挣扎着从空间中取出一支温度计,让尘哥哥帮忙塞进胳肢窝里,有气无力地半躺在床上。就连香喷喷的鸡肉粥,也失去了它的诱惑力。

    凌绝尘先喂小姑娘喝了些水,又一勺一勺地喂她吃粥。顾夜强忍住浑身的不适,努力逼着自己把粥喝下去。不吃饭,哪来的营养支撑她跟伤痛做斗争。关键时候,不能娇气!

    勉强吃完一碗粥,顾夜看到体温计上的温度,超过了三十八度。作为医生,她知道手术后创伤刺激和伤口坏死物质的吸收,是会引起发烧的。一般不超过三十八度,只需要物理降温即可。

    可是,她伤在要害部位,不能有一丝的疏忽,她赶紧从空间的实验室中,翻出了消炎退烧的药剂,让尘哥哥喂她服下。好不容易抢回来的小命,她得好好珍惜。

    好在,发烧的现象,到晚上的时候,已经有了明显的好转。睡了一下午,顾夜的精神好了些。此时的她,正闹着凌绝尘,要吃水果。房间中的地龙烧得很暖和,再加上体内有热,她想吃凉冰冰的东西。

    水果,她的空间中种了苹果和香瓜,秋天的时候,还储存了一些香梨、葡萄、柑橘什么的,就连西瓜都有,保证冬天的时候不缺水果吃。可是!目前的情况是,她背着其他人,把水果取出来时,尘哥哥却不!让!她!吃!

    顾夜哼哼唧唧地道:“不给我吃水果,我就不吃饭!”

    “你三岁吗?还玩这一套?来,乖一点,张开嘴巴,把粥吃了……”凌绝尘一脸无奈,一勺子粥送到她的嘴边,小姑娘愣是不张嘴。

    “不要!要我吃粥可以,饭后来点水果!”顾夜一副我是伤员我最大的作态,把脸撇向一边,拿眼角偷看凌绝尘的反应。

    “那……只能吃半个苹果。”最终还是凌绝尘先做了退让。

    “不要!还要加一个蜜桔,一串葡萄,一个哈密瓜!”吃什么水果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讨价还价的过程,顾夜乐在其中。

    一旁的镇国公,开始还劝着自家女儿多吃一口,这时候也看出她折腾宁王大人成了一种乐趣了,就闭上了嘴巴,看着自家姑娘各种作,心中不禁暗叹:宁王真是好脾气啊!

    凌绝尘趁着顾夜说话的空当儿,把粥喂进她的嘴巴里,轻声细语地道:“你吃完这碗粥,还有肚皮盛那么多水果?不怕撑着?”

    “我不管,我就要吃这些,你只管准备就行。”顾夜把拿勺粥含在嘴里,一副你不依我,我就把粥吐出来给你看的表情。

    “行,我答应你。月圆,去给你姑娘准备水果。”凌绝尘吩咐完,低头舀了一勺粥,送到窃喜的小姑娘嘴边,“现在可以把粥喝了吧?”

    顾夜笑嘻嘻地咽下嘴里的粥,一脸满足地张大嘴巴等投喂。君氏在一旁不住地摇头,用手掐了自家男人一下,小声地道:“瞧你闺女,都是你给惯出来的!”

    “怎么能赖我呢……”镇国公刚想说你也没少惯着她,被君氏一个白眼把话瞪了回去,“赖宁王,都是他给惯的。现在这么惯着,以后有他受的!”

    “怎么?不像防狼似的防着人家了?”君氏见他们两口子也插不上手,便招招手,和镇国公一块儿出了屋子。

    “唉……千防万防都防不住女心外向!谁让咱家闺女看上了呢?”这几日,凌绝尘的表现,让镇国公甚为满意。如果换做是他,媳妇病了都未必能做的如此细致周到。都说闺女嫁人,就像第二次投胎。能嫁给这么个对她百依百顺的男人,他这个当爹的也就放心了。不过,人心总是易变的,他还得再观察观察。

    月圆的动作很麻利,很快水果就洗好了,苹果、蜜瓜削好切成一口一个的小块儿,蜜桔扒好皮,就连上面的筋络都给摘的一干二净。水果用玻璃果盘端上来,顿时屋内充满了甜甜的香气。

    顾夜十分配合地把粥喝完,笑眯眯地等待被投喂水果。凌绝尘取了一个干净的碗,从果盘中挑选了三块苹果、两瓣橘子、两块蜜瓜、三颗葡萄,放入碗中。在顾夜抗拒的目光中,往碗里倒了热水,把水果烫热。

    “你是魔鬼吗?橘子烫过以后,酸死个人,还能吃吗?还有其他的水果,用热水烫了,口感就差了很多!”顾夜哀怨地盯着果盘里的水果,她要吃凉冰冰的原汁原味的,不要吃烫过的水果!

    凌绝尘温和的目光包围着她,嘴角微微勾起一丝迷人的笑容:“你还是可以选择的……”

    “真的吗?”顾夜眼睛一亮,她当然要选择果盘中的水果喽!

    “你可以选择……吃或不吃!”凌绝尘用叉子叉起一块苹果,送到顾夜的唇边。

    顾夜的小脸瞬间垮了下来,泄愤似的狠狠地把苹果咬进口中,泄愤似的狠狠嚼着。开水烫过的苹果,温吞吞的,酸味掩盖了甘甜,味道真不怎么样!

    她故意慢慢地嚼。现在是冬天,碗里的水很快就会凉下来,这样水果的口感就会……凌绝尘仿佛看穿了她的心事,对花好道:“去,生个泥炉过来,上面煮壶开水……”

    顾夜嘴巴撅得都能挂油瓶了,她气哼哼地瞪着送到嘴边的葡萄,又开始作天作地:“我不要吃,皮没扒呢,里面的籽儿会硌到我的牙的!”

    凌绝尘耐心地给她剥去葡萄的皮,并且把葡萄籽儿也挖出来,然后再送到她的嘴边。修长白皙的手指上,沾着淡紫色的葡萄汁水,看上去比葡萄还诱人。顾夜微张着小嘴,含住了他送进嘴边的手指,一对漆黑如墨的大眼睛,水灵灵地盯着他。

    “小叶儿,你是在引诱我吗?”凌绝尘低沉优雅的声音中,带着几分沙哑,多了一丝性感,和别的东西。

    顾夜咽下口中的葡萄,伸出舌头,把他手上的葡萄汁舔了个精光。凌绝尘的喉结动了动,如果不是碍于镇国公夫妇在外间,他早就把小姑娘揉在怀里亲个够了。最痛苦的是,爱人就在面前,他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苦中作乐地道:“我刚刚……好像没洗手。”

    顾夜的脸瞬间黑了下来,送到嘴边的水果,吃也不是不吃也不是。凌绝尘粲然一笑,面颊上的一只小梨涡若隐若现:“骗你的啦。在喂你吃粥前,已经把手洗过好几遍了。你现在身子虚弱,我怎么可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呢?好了,吃完这些水果乖乖睡觉,知道了吗?”

    顾夜受了伤,身子虚,足够的睡眠对她的恢复有帮助。吃完苹果、蜜瓜,她拒绝吃烫过的橘子——太酸了!凌绝尘从果盘中拿出一瓣,喂进她的口中,让她慢慢吃,在嘴里焐热了再咽下去。

    不得不说,尘哥哥对她的胃口还是颇为了解的。吃完碗里的水果,顾夜的小肚子鼓鼓的,再也吃不下其他的东西。她揉了揉有些困倦的眼睛,爱娇地道:“尘哥哥,要睡前故事……”

    凌绝尘努力地回忆前世看到过的童话故事,干巴巴地讲了一个《睡美人》的故事。他那低沉的,充满磁性的性感声音,就像一首绝佳的催眠曲。故事没讲完,小姑娘已经沉沉地睡了。

    凌绝尘给小姑娘盖好被子,深深地凝视着她甜美的睡颜,俯身给她一个晚安吻——睡吧,我亲爱的小姑娘,愿你有个甜美的梦,梦里有你的王子陪伴着你。

    凌绝尘等她睡熟了,才小心地站起来。外间的镇国公夫妇见他出去了,压低了声音问道:“怎么?睡着了?”

    “嗯,睡了……”凌绝尘回头又看了床上的小姑娘一眼,轻声应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