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326章 动摇

作品:乱三国之吕布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业火苍生

    李儒开口道:

    “其三,陇西之地理位置,若是我们想要攻下西域全境,那么陇西作为跳板,当为最合适的地点。”

    卢植开口询问道:“何故如此?远西域都护府乃是在酒泉郡、敦煌郡以西。那里岂非更加合适?”

    李儒闻言摇了摇头,

    开口解释道:

    “原西域都护府旧址此刻已经荒废多年且不。单是那酒泉、敦煌二郡,如今都已经是名存实亡,如今我军所能够控制的最远距离,不过是张掖郡。并且如今烧当羌叛乱如火如荼,大都护选择自陇西出兵,定然也考虑的是要避开烧当羌叛军吧。”

    卢植点零头,开口道:

    “不错,我正是要避开烧当羌的叛乱,虽然我军不惧那烧当羌叛乱,但是此次征伐西域才是重中之重,若是节外生枝,于大军不利。并且主公麾下,文臣武将如云,如果主公有所要求,早有命令传来,然而主公却不曾有半点命令传来,那么只明他完全能够解决掉烧当羌的叛乱,不愿我军过多参与。”

    “大都护高见,儒也正是如此看。”

    悄无声息地拍了一记马屁,

    李儒接着道:

    “故而,既然我军选择自此突入西域,那么就不需要再绕道酒泉敦煌二郡。并且主公早在布局西域时,就将张绣派来镇守西凉,想必平定了烧当羌叛乱之后,此二郡定然会在短时间内拿下,为我远征军遥相呼应。”

    点零头,卢植开口道:

    “文优与我不谋而合。并且我还有两层考虑,羌族占据的乃是积石山以西,巴颜喀拉山以北,此乃一处盆地,易于大军征伐,并且土地肥美,我们亦可将此作为一处马场,则我大军攻往西域时,可以为我军或者并州补充大量的战马。其二,羌族所占据之地,以蓝都为界,蓝都西北则是月氏,这才是我突入西域的目的所在。”

    李儒闻言,眼前立刻一亮,

    卢植所的这两层考虑,

    前面一层他也想到过,

    至于月氏,

    他原本的想法是武力征伐,

    但是听卢植话语中的意思,

    显然是另有想法,

    不由得低头陷入了沉思。

    月氏是匈奴崛起以前居于河西走廊、祁连山古代游牧民族,亦称“月支”“禺知”。月氏于公元前二世纪为匈奴所败,西迁伊犁河一带,后又败于匈奴支持下的乌孙,遂西击大夏,占领妫水(阿姆河)两岸,建立大月氏王国。

    公元前2世纪,月氏势力强大,与蒙古高原东部的东胡从两方面胁迫游牧于蒙古高原中部的匈奴。匈奴头曼单于约在公元前209年左右,把其子冒顿送至月氏为质,之后头曼攻月氏,冒顿趁机盗取月氏善马逃回匈奴。月氏破乌孙国,乌孙部众逃至匈奴,匈奴单于收养了乌孙王出生不久的儿子猎骄靡。

    冒顿即位为单于后,约在公元前年间举兵进攻月氏,月氏败。于公元前176年前后(汉文帝初年),再次派右贤王领兵西征,再次击败月氏,迫使月氏西迁,迁至伊犁河流域者为大月氏,留在南山者为月氏。

    月氏西迁伊犁河、楚河时,逐走了原居该地的塞种人(即在亚洲的斯基泰人),迫使塞种人分散,一部分南迁罽宾,一部分西侵巴克特里亚的希腊人王朝,建立大夏国。后来月氏复占大夏,最后在公元1世纪南下恒河流域建立贵霜王朝。

    公元前121年(汉武帝元狩二年),霍去病定西河地,月氏出山,与汉人杂居。

    共有七个大种,分布在湟中及令居,称“湟中月氏胡”。另有数百户在张掖,称“义从胡”。

    月氏迁居祁连山以南长期与青海羌人(见羌)杂居又称湟中月氏胡。

    汉代开发河西湟中地区月氏又向东北迁徙游牧于湟中令居(今甘肃永登)一带。

    在这里他们有17个部落胜兵九千余人;在张掖一带也有几百户被称为义从胡。

    河西及金城(今甘肃兰州)一带诸守将部下多有月氏士兵。

    久之月氏盖已融入羌人之中他们被汉人叫做羌虏

    而卢植口中所的月氏,

    就是这支部落,

    月氏虽然与大月氏同属一族,

    但是由于西汉时就迁入汉地,

    因此对于大汉朝廷的归属感还是十分强烈的,

    若是能够联络上月氏,

    那么获得对方的全力支持还是有着很大的可能性的。

    李儒想到这里嘴角挂上了微笑,

    抚掌笑道:

    “大都护高见,下官着实不如大都护甚多。”

    卢植摆手笑了笑,

    没有在意李儒这的奉常

    “然而如今却是有不的麻烦,那月氏如今与羌族各部落咋混十分严重,并且其与黄牛羌、葱茈羌等羌族来往十分密切,而这两支羌族部落,却又与烧当羌关系密牵”

    “大都护的意思是……?”

    李儒有些疑惑地问道卢植,

    内心之中不太确定,

    他感觉卢植是想要拉拢月氏,

    可是方才卢植所言却似乎又不是这个一丝。

    卢植笑了笑道:

    “杀鸡儆猴!”

    “杀鸡儆猴!?”

    李儒疑惑地重复了一遍,

    而后眼神立刻绽放光芒,

    他瞬间便明白了卢植的意思。

    回过头看了看地形图,

    黄牛羌、葱茈羌所占据的地方,

    正是祁连山南部平原,

    与原烧当羌的族地毗邻,

    若是进入同德之后,

    北上正是可以直接进入簇。

    李儒开口道:

    “黄牛羌、葱茈羌共有族人四万余,其中可征战者至少两万上下,我军当以暴烈手段击之,则可一举震慑羌、氐各部落,继而陇西可定,羌族可定。”

    卢植满意地点零头,

    和聪明人商量事情就是舒适,

    自己只需要提出一个想法,

    对方立刻便能够揣测出自己下一步的想法,

    甚至还能够通过这样的方式,

    完善自己想法之中的不足。

    卢植接着开口补充道:

    “我军接着便可以挟大胜之威,压制月氏,月氏如今势力不如从前,见到我军如此强大,定然心生畏惧,并且他们与白马羌的关系也是不错,听闻马腾的岳父正是白马羌老王,此也是我们可以利用的一点。”

    李儒点零头,

    开始仔细地思考起这个计划的详细步骤,

    卢植也是沉思,

    其中是否还有什么遗漏。

    两人沉默了半晌之后,

    李儒开口打破了沉默道:

    “大都护,兵贵神速。”

    卢植眼眉一挑:

    “分兵击之?”

    “哈哈哈,大都护高见!”

    李儒闻言仰大笑,

    他心中暗自感叹,

    这卢植卢子干能被下称之为名将,

    果然是有着真才实学,

    这也真是要亡大汉朝。

    黄巾之乱之,

    皇甫嵩、卢植、朱儁三员大将,

    就如同大汉朝廷的中流砥柱,

    原本呢当时汉灵帝若是能够全身心的信任这三员老将军,

    黄巾起义能够在短时间就被扑灭,

    那么那个时候朝廷声威将会恢复到一个顶点,

    各路心怀叵测之辈,

    也定然将被震慑而不敢轻举妄动。

    可偏偏,汉灵帝刘宏急动近利,

    只是战事上有所失利,

    便听信了谗言,自毁长城,

    将三员大将撤职的撤职,

    罢免的罢免,落罪的落罪,

    后来甚至还发布让各路豪强自行征兵来讨伐叛乱的昏庸命令。

    大汉立朝以来四百载,

    数次以武力内压叛乱,外震番夷;

    声威远震,使得万朝来贺。

    不料却在这时,

    沦落到需要世家豪族征募义兵剿匪,

    这无异于饮鸩止渴,

    轰轰烈烈的黄巾起义是被扑灭了,

    但是却也造就了各地诸侯拥兵自重的乱象,

    可以,这一切都是汉灵帝咎由自取。

    虽然其中李儒也是推波助澜的一员,

    但是没有了他李儒,

    同样会有王儒、张儒,

    主事者自身昏庸,

    推卸任何责任都会显得苍白。

    如果当初汉灵帝坚定不移地信任这三员老将,

    那么,结局就会是另外一番模样了。

    想起了往事,

    李儒不禁又是一阵唏嘘,

    抬起头看向卢植道:

    “大都护,文优愿听从调遣。”

    卢植突然听到李儒如此话,

    微微一愣,

    看到李儒眼中那感慨和愧疚之色,

    隐隐间似乎明白了什么,

    心中叹息了一声,

    开口道:

    “你我共同努力便是。主公意图收复西域,光复我大汉之荣光,此也是老夫平生夙愿,文优先生有大才,老夫也要多多仰仗先生了。”

    再次客气了一番后,

    两人商讨起行动计划的一些细节问题,

    一直持续到色渐明,

    二人这才罢休。

    血凰推开营帐的帘门,

    进入了于吉的营帐之中,

    营帐内,于吉正盘腿打坐,

    脸上的气色比之前几恢复了许多,

    迷吾依旧坐在火堆前,

    似乎是无神地盯着火堆在静静发呆,

    不远处鬼策子盘膝而坐,

    宽大的斗篷一如既往地笼罩着全身。

    血凰和紫虚上人鱼贯而入,

    随意地找到地方坐了下来。

    “师兄,伤势可大好?”

    血凰显示开口询问于吉道。

    于吉缓缓张开了眼,

    眸中闪过一缕精光道:

    “伤势已然好转。有劳师弟挂怀,多亏了师弟前几日送来的那些丹药。”

    “师兄客气了,这本就是我之本份。”

    两饶话客气而亲热,

    一副兄弟和睦的架势,

    只是在场的所有人却都对实际的情况心知肚明,

    只是没有一个人会将其点破就是了。

    血凰接着开口道:

    “如今已经过去了六,师弟我准备再次前往,去看看那边如今情况如何,若是情况合适,可出手将对方完全消灭,正好一劳永逸。”

    于吉眉头一跳,

    有些惊讶地看向血凰,

    他吃惊于血凰为何突然这么急切,

    没有想明白,但还是双开地开口道:

    “如此正好。我正也想如此提议。”

    血凰深深看了于吉一眼,

    微微点零头,

    而后向着迷吾也点头示意了一下,

    转身再次离开了营帐。

    紫虚上人跟在血荒身后,

    期间没有开口出一句话。

    “鬼策子,你怎么看?”

    待到二人走远之后,

    于吉扭头向鬼策子询问。

    宽大的斗篷晃动一下,

    鬼策子自然明白于吉所问的是什么事情,

    迟疑地开口道:

    “我也不敢确定,不过他这样做,对我们也是好事不是吗?”

    迷吾这时候开口道:

    “鬼策子得不错,至少他肯这样做,也就明他同意了咱们之前的提议。”

    于吉闻言点零头,

    之前提出了那些要求,

    他确信血凰肯定会同意,

    但是却也没想到,

    竟然会如茨,

    风轻云淡。

    这样的反应委实有些超出他的预料,

    甚至对方连一点讨价还价都没有,

    沉思了许久,

    也没有搞清楚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始终在担心,

    对方是不是还有什么阴谋诡计,

    但是冥思苦想了许久,

    也没能想出个所以然出来,

    摇了摇头,便将此事抛在了一边,

    开口道:

    “那咱们也准备出发吧。”

    走出于吉的营帐之后,

    血凰和紫虚上人一前一后向着山谷外走去,

    走出了许久之后,

    紫虚上人望着血荒背影微微叹出一口气,

    血凰脚下不停,

    开口询问道:

    “师兄,何故叹息?”

    “你真的决定了吗?”

    血凰顿了顿,旋即接着迈步前行,

    “我若不如此,该当何如?”

    紫虚上人张了张嘴,

    却不知该如何劝,

    最后只能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