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0688章 小镇被捉

作品:混世农民工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弹剑吟诗啸

    “哎呀!你说的这地方少说也要一百多公里的路,来去的油钱最少得一百多,所以没有个两三百没有人去”

    司机一边开着车,一边从后视镜里偷看着楚北的表情。

    杜红娟一听就火了,她瞪了一眼楚北说道:“你钱多烧的慌?我们坐大巴车过去,每人最多不过二十几块,包个车差不多要三百块不亏吗?”

    “什么狗屁的三百块,这样,两百块跑一趟,这事我做主”

    楚北这回没有听杜红娟的,他大声的朝着司机喊道。杜红娟眼睛一瞪正要发作时,楚北爬在她的耳边轻声说:“坐这个目标小,坐大巴万一遇上熟人,你怎么办?”

    经楚北这样一说,杜红娟便再没有说话。她虽然非常心疼楚北的两百块钱,但是楚北说的也有道理。万一碰上什么熟人,这话一传到她老公的耳朵里,这事可就麻烦了,那可不是两百块钱的事。

    司机又从后视镜里偷看了一眼楚北说:“这位老板!再加一点吧!两百块少了点,这样跑一趟,我等于是白跑”

    “胡说八道!你怎么会是白跑。来回两百多公里,烧油才是几十块钱。而且来的时候你运气好还能拉人,万一拉不到人,你也是空车省油。两百块你要赚一百多,你还嫌少?那就停车,我们换车好了”

    楚北这个时候显得特别精明,他这么一算,这司机没有再说话。他犹豫了一下,见楚北没有再松口的意思,于是他呵呵一笑说:“今天还碰上了个行家,那行吧!两百块我就跑一趟”

    司机说完,忽然一轰油门,出租车放开了速度朝着NN市外开去。

    车窗外依然下着小雨,所以这车窗不能打开,人坐在里面有点闷。渐渐的,杜红娟先是睡着了,她把头偏了过来枕在了楚北的肩膀上。出租车没跑多久,楚北不知不觉的也睡着了。

    不知睡了多久,就在楚北正做着美梦时,他被杜红娟推了醒来。楚北睁开了眼睛看了一眼车窗外,发现雨停了,太阳斜挂在天空中,旁边好像还有彩虹。

    “是不是快到了?”

    楚北轻声的问杜红娟道。

    杜红娟点了一下头说:“都过了长水镇了,小李村离长水镇也就十多公里,应该很快就到了”

    楚北点了点头,他伸手摇下了车窗玻璃,然后把头伸到了车窗外面美美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雨后的天空很干净,就连这空气就像是用水冲洗过似的。

    农历的八月季,这在在西北来说,田野里应该是一片黄色。可这地方,碧绿依旧,感觉不出秋意盎然的味道。还有,这里的住户,感觉住的是零零散散,根本就看不出村庄的样子。

    出租车在一块写要小李村字牌的路牌下停了下来,他回过头来微微一笑说:“到了老板!要不要我等你们,如果带你们回去,再加一百就可以了”

    “不用等了,因为我们也不知道今天晚上能不能回的去”

    杜红娟说着,示意楚北掏钱下车。楚北经过杜红娟的同意,他把两百块钱给了出租车的司机,然后推开车门走了下去。

    沙子铺成的小路,雨一停上面便没有了水。楚北下车后左看右看好一会儿,他根本就没有看到什么村子。

    “这小李村在哪儿?怎么就这么几户人家,还分散着住”

    楚北忍不住轻声的问杜红娟道。

    杜红娟呵呵一笑说:“这小李村本来只有四十多户人,从这边一直到哪个小山的哪边,全属于小李村管”

    “哎哟妈呀!你们这那是村子啊?这李红玲家住哪儿,你还能找的到吗?千万别说找不到,晚上我们俩回不去了那可怎么办?”

    楚北虽说出生在农村,可他从小就没怎么受过罪。因为他是老小,再说他出生后,他老爸就已经开始做生意了。所以他可以说是生活在福窖里的人。

    杜红娟朝着四周看了好一会儿才说:“我也是多年前才来过的,还真是找不到了。你在这儿等等,我去哪边地里问个人”

    经杜红娟这么一说,楚北才发现前边的一块地里有个人在水里赶着一头牛在耕地。哪牛他认识,在电视上看到过,应该是水牛。

    耕地哪人赤着脚,裤脚挽在膝盖上,他一步一步的赶着水牛有点吃力的在往前走。这个从不下地的楚北忽然间也感到这里的农民人其实并不轻松。他并没有看到,像人们嘴里常说的,南方的农民多么的富有。

    去问路的杜红娟回来了,她指了一下小山脚下的哪个小院子说:“就是哪里!听哪个耕地的人说,李红玲家里只有一个公公。婆婆应该是前些年去逝走了,李红玲和他老公都出打工了”

    “照你这样说李红玲回来的机会并不是很大?”

    楚北皱着眉头问杜红娟道。

    杜红娟抬头看了一眼朝着西边落下去的太阳说:“我也不知道,反正去看看再说。一会儿你机灵一点,李红玲的公公年纪大了,应该不认识我了。我还是十年前来过一次。一会就见机行事,我们说是李红玲的朋友。要不你干脆别说话,让我一个人来说”

    “好啊!反正你们说家乡话我一句也听不懂”

    楚北呵呵一笑跟着杜红娟就走。

    来到了小院前,楚北才发现这地方并不比他们天北市的农村富有。低矮破旧房子,竹杆围成的院墙,倒有世外桃园的恍惚感。

    小木门半开着,西边的房间里感觉有人在做饭。杜红娟站在院子中间朝着西屋喊了两句,只见从门里走出来一个躬着身子的老人,看上去也有六七十岁了。

    老人用家乡话和杜红娟交流了两句。杜红娟听后摇了摇头,她拉着楚北便走出了小院。

    “真的是白跑了一趟。这老头是李红玲的老公公,他说李红玲有将近两年的时间没有回家了。他儿子回来的时候,从来都是一个人。看来这个小骚货是变了心不想回小李村了”

    杜红娟一边骂着,一边气乎乎的朝前就走。

    楚北紧追两步忙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啊?”

    “赶紧去镇上啊!否则今晚可要睡在马路上了”

    运气还算不错,楚北和杜红娟刚走到大路上,便有一辆拉木头的农用车经过。杜红娟招手一拦,这车便停了下来。杜红娟用家乡话和司机交流了两句,司机便让他们上了车。

    也就半个小时的样子,当太阳刚落下时,楚北和杜红娟已到了镇上。还算不错,一条街道,两边有着高矮不一的楼房。最起码是一到了这里,便看到了行人。

    杜红娟带着楚北随便吃了点东西,两人便去找旅店住。因为这里到NN市的大巴车只有早上的时候才有经过。

    镇子不是很大,还没怎么走便到了镇子的头上。这里有一家名叫芳芳旅馆字样的牌子挂在一栋三屋小楼的楼顶上。

    他们进去时,有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坐在服务台前嗑着瓜子。她一看来了客人,并没有显示出多大的热情,好像一副你爱住不住的样子。

    “身份证!你们是夫妻吗?“

    中年女人不冷不热的问道。

    楚北刚要伸手掏他的证件,没想到杜红娟上前一步说:“身份证忘记带了,我们不是夫妻难是兄妹?”

    杜红娟说这话时楚北差点没忍住笑出了声。中年女人抬头打量了他们一眼,什么话也没有说便给他们开了一间房子。

    小地方的服务条件自然差了一点,一间房子只有一张不大不小的木床,不过床上有被褥,否则这山里的温度有点低,恐怕晚上睡觉会冷。好在他们是两个人一起睡。让人不舒服的是一层楼只有一个公共洗手间,只不过是男女分开的哪种。到了这样的地方,那只能是将就一下了。

    女人爱干净。杜红娟提上暖水瓶去了趟洗手间,等他回来时楚北已经脱衣服上了床。杜红娟本想让楚北去洗个脚,可这家伙怕麻烦竟然装着打起了呼噜。

    等杜红娟刚一上床,楚北便醒了,他坏笑着便把杜红娟搂进了怀里。房间里没有电视,两个人说了几句话觉得实在无聊,便开始做起了哪事。

    这里小木床不结实,他们稍微一动就咯吱吱直响,感觉立马会散架似的。吓的杜红娟不停的提醒着楚北,这在某种意思上影响了两人的情趣。

    折腾累了就睡觉,正睡的迷迷乎乎时,忽然间听到有钥匙打开房门的声音。楚北惊的坐了起来,毕竟这里对于他来说一个熟人也没有。

    他今晚检查房门时就发现这房门根本就没有插销,人家在外面只要用钥匙一开,这房门就会轻而易举的被打开。当时他提出这事时杜红娟还说没关系,她说这小地方住着是安全的。

    意识到有问题的楚北推了一把熟睡的杜红娟说:“赶紧起来了,好像有人在开咱们的房门”

    可能是不太熟悉的原因,开门的人好像找不到锁孔,好一会儿还没有把房门打开。楚北和杜红娟的动作还算快,他们刚把内衣穿好,房门忽然猛的被打了开来。随着吧嗒一声,来人打开了房间里的灯。

    杜红娟尖叫一声,顺手把被子裹在了身上。楚北没有怕,他穿着大裤头冷静的坐在床上。房间里站了四个身穿迷彩衣的年轻男子。他们戴着红袖章,上面印着联防队员几个大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