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一百六十三章老子要衣锦还乡

    李心一路上都在想原主的娘家该怎么走,一会要是方荣问路的话,自己在冰天雪地如何快速而逼真的装睡。

    或者直接脸皮厚一些,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娘家怎么走,甚至我现在还没有想起我娘家的人口构造。

    画面会不会太美?美轮美奂!李心一直在犹豫我是装睡呢?还是装死呢?还是装傻呢?

    好在这些都只是李心一厢情愿的担心,方荣压根就没打算问李心任何。就像原先已经百度好地图一样。

    哪里需要拐弯?哪里需要直线,方荣都了如指掌。

    一路上并没有多问李心半句,李心缩着脑袋,手里的汤婆子早就凉透了,给李心放在牛车的一边上。

    “我家居然这么远啊?”李心看着天色已经快要黑了,方荣还没有半点要停下来的意思。

    甚至因为天快黑了的缘故,方荣还特意的加快了牛车的速度。

    在前面一门心思赶牛车的方荣听了李心的话,手里扬起的牛鞭停顿了一下半晌才说道:“那就重新认识,重新开始好吗?你若不离不弃,我一定生死相依。”

    李心不明所以,但是因为后面的话,方荣像是自言自语,因着风大,李心压根就没有听清楚。

    李心看着路两边的风景,(其实天色已经越来越黑了,根本就看不清楚什么风景了。)捉弄了着方荣:“你说我要重新认识你啊?我一直觉得你应该不会作诗,要不你作首诗我听听。”

    其实李心只是没话找话的打趣一下,压根就没想过方荣真能如自己所愿。

    方荣听了李心的话,皱着眉头说:“我不会吟诗作对,你知道的,我是个粗人,以前话也不会说。”

    “但是你做的事,挺漂亮的。”李心笑着说。

    “你说修涵曦的事情吗?那件事,我也觉得我没有妥善的处理好,但是当时没有更好的选择。”方荣如实的说道。

    李心有些懵圈了,刚她确实想到修涵曦那件事,可是没有想着如此明目张胆的兴师问罪啊。

    “那你会做什么?”李心脱口而出的。完全没有经过大脑,只是想换个话题而已。

    “你说的那个作诗,我现在不会,但是我可以学,以后我学一些。”方荣保证道。

    李心不再言语,这天太冷了,虽然方荣给自己特意抱了床薄棉被裹着,虽然看着方荣是可怜身上衣正单,李心是包的和襁褓中的婴儿一样,但是李心依旧冷的牙齿打颤。

    “我以为胖的人能抗冷,想不到我依旧给冻成狗。”李心打趣道。

    “你已经瘦了好多了,现在刚刚好,女人看起来穿衣有肉才扛病,弱不禁风的容易生病。”方荣说着。

    “那我还是觉得瘦些好看,至少看着精神,都说女为悦己者容,首先我要符合自己的审美观点啊,毕竟我只想为自己而活。”李心说着裹紧了自己的身上的棉被。

    方荣回头看了眼李心说道:“我希望你能一直为自己而活,至少那样能随心所欲的舒心一些,也不至于背负了太多的道义。”

    李心觉得再这样绕下去的话,方荣又要劝说自己早早离开方家村了,顿时又默不作声了。

    看着方荣只是穿了件薄棉袄,李心试探性的问道:“你不冷吗?你穿成这样,寒酸了我啊,别人还以为新衣服我都套自己身上了,亏待了你们哥俩。”

    “不冷,可能我运动起来吧,放心,你给我买的新衣服我没有当掉,放包裹里了,明天我就穿戴一新。”方荣认真的说着。

    李心把自己身子往前面倾了倾说道:“要不我来赶牛车?”

    “你就老实坐着吧,你又不认识路。”方荣淡淡的说着。

    李心居然一时找不到反驳的话,忽然觉得方荣说的好有道理啊。

    就这样李心和方荣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月色已经朦朦胧胧了,路上方荣还让李心咬了个干巴巴的饼子充饥,

    李心看着头上清冷的月光,冬天的月亮看着都冷啊,李心又默默的裹紧自己。

    方荣这才放慢了牛车的速度,李心看着路边有个约摸三四米的青石,上面赫然写着青松村。

    “是不是到了?”李心迷迷糊糊的问道。

    “恩,你可别睡着了,这天冷,路上睡着了,容易感冒了,冬天着凉了受罪,不容易好。”方荣点点头还不忘记叮嘱下李心。

    因为还没有出正月里,加上冬天也没啥活计,虽然天色已经上黑,但是难的过年过节的。

    村口三三两两几个人把双手塞在袖筒里看着,叼在旱烟在唠家常,看着满满当当的牛车驶过来,都停住了谈论的话题,张望着牛车这天。

    许是借宿的客商吧!大家纷纷猜测着。

    李心拼命的搜寻着原主的记忆,农村讲究辈分,可千万别张冠李戴了,可惜原主之前应该是个养在深闺里的人,李心能想起原主娘家的事,居然是寥寥无几。

    李心一时间很沮丧了。

    方荣回头看了眼车上的李心,嘴角微微上扬。

    方荣把牛车停在人群的边上,从牛车上提了一袋糖果一边分一边说道:“我是老李家的女婿,今儿携娘子李心回娘家瞧瞧。”

    “我娘子李心啊,每逢年节就想念家人,我这才得空带她回来一下,这些糖果、糕点大伙儿别嫌弃啊。”

    李心一时惊呆了,这家伙还会来事?难道一早就知道,自己不认识门啊。

    “哦,是老李家的女婿啊,我说怎么瞧着面生啊,之前也听说老李家的姑娘远嫁了,想不到今日还见上了。”那人接过方荣递过来的糖果笑呵呵的说道。

    “来,我领你们回去,这下老李家要热闹了。”另外一个把一块糕点放在自己嘴巴里,其他的几块却小心翼翼的放在口袋里说道。

    方荣笑着回到牛车上说道:“你们继续聊天啊,我去我岳父家了,娘子赶了一天路,身子疲着,明儿我再来和大叔大伯们叨叨。”

    那一帮人原先还聊的热火朝天,这下都齐齐的往牛车上看着,对李心和方荣说道:“那都去你家里叨叨几句,难得你家夫君这大冷天还送你回来,大伙一会去你家热闹热闹可好。”

    “好的,好的,那是大叔大伯看得起侄女。”李心笑着说道。

    人群里早早有人拿了糖果、糕点后就去叫李心的家人了。

    “我的闺女啊,天煞的,你终于知道回来了,你可想死娘了。”说着一个穿着花棉袄的老妇人直接扑上牛车上的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