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四十三章 除夕

作品:末日终战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如水意

    高远的负重得有四十公斤,主要是枪和弹,但是这个重量并不会让他觉得特别难受。

    首先高远的包是登山包,背负系统还是很好的,然后他原来也经常背着户外包爬山,四十公斤并不是一个很夸张的重量,所以背负重物对高远来说不是什么难事。

    至于向卫国和洛星雨背的重量就轻多了,因为大部分的重量都在小推车上了。

    路当然算不上好走,可是也不算难走,只是费事儿和麻烦而已。

    见了村子就绕,然后过了村子之后尽量回路上走,而且最后的二十公里还可以用那辆三轮车。

    就这样,在天快黑的时候,高远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家。

    “把该放的东西都放一下,该藏得藏好就烧水做饭吧,今天是除夕呢,晚上我炒两个菜,小雨去把猪肉和狍子都拿两块出来然后去生火,小远把路上打的野鸡拔了毛,我去准备一下开始做饭,咱们今天晚上喝两盅。”

    顾不上休息,因为一个月没回家,现在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向卫国匆匆布置了一下,随即就回了自己的家,晚上要准备好多菜,他这个大厨得抓紧些时间才行。

    冬天黑的本来就早,五点钟就彻底黑了,山里黑的更早,现在才四点来钟已经看不到太阳了。

    回来的路上打了一只野鸡,现在打个野鸡兔子什么的都是常事儿,也就是加道菜而已。

    “向叔,要不要写个对联啊。”

    洛星雨很欢快的喊了一声,但是向卫国和高远集体无语,然后他们异口同声的道:“没红纸啊!”

    过年,在过去的寻常年月里已经不觉得有太大的意义了,现在现在呢,几个人能一起过个年,能活着过个年,已经是非常非常值得庆幸了。

    可惜就是没有写春联的红纸。

    高远把机枪和子弹都放下了,但他在腰里放了一把手枪。

    原来是只能用刀防身,现在不一样了,现在有枪了。

    一把手枪额外再加十个弹匣,虽然沉甸甸的,但是有安全感啊。

    当高远蹲在那里给野鸡拔毛的时候,向卫国从后面看了看他,道:“你是打算用弹匣当防弹衣吗?“

    “呃,有问题吗?“

    “没问题,就是觉得挺搞笑的,带十个弹匣,我还真没见过有人这么干,你不嫌沉就好,嗯,挺好的。“

    向卫国看起来总是想要笑的样子,高远几次觉得向卫国的笑容很讽刺,但他又不好意思直接问。

    过了一会儿,洛星雨出来了,她的腰里也加上了手枪套,但是她只带了两个弹匣在旁边的腰包里。

    “你看高远,身上带十个弹匣,哈哈,快笑死我了,就他的枪法拿一百个弹匣又有什么用?十米都能脱靶的人。“

    向卫国的嘲笑毫不掩饰,高远觉得很憋屈,但他又无话可说。

    洛星雨一个小姑娘,手枪二十五米霸能保证90环以上,同样是25米靶,高远能保证不脱靶。

    这卧姿打机枪的话,高远表现还行,但也仅仅是还行,可洛星雨是优秀里的优秀。

    但要是手枪呢,洛星雨还是优秀,可高远离合格还稍微有点儿距离,最可恶的是他刚开始接触手枪的时候,很不幸的在十米距离上脱了两次靶,然后就被向卫国取笑至今。

    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手枪就是个最后防身的武器,拿十个弹匣也不嫌累赘,哈哈哈哈哈……“

    高远忍不住了,他站了起来对着向卫国很悲愤的道:“向叔,做人要厚道,背后说人坏话,这是……“

    “等会儿,我背后说你坏话了?你搞清楚,我是在当面取笑你好不好?这要是在部队上啊,我保管让你站在旗杆底下一整天。“

    “我,我……“

    打,打不过,骂,不敢骂。

    向卫国完全没有一个老军人的矜持,高远现在觉得一个老兵怎么也能嘴这么欠呢?

    终于,高远很幽怨的道:“向叔,你在部队上当教官的时候是不是很讨人厌啊?“

    向卫国冷冷一笑,道:“讨厌?“

    “对不起……“

    “你也太小看我了,我仅仅是讨厌那么可爱的话,我教的那些兵就不会恨得想打我黑枪了。“

    向卫国很遗憾的叹了口气,然后他对着高远道:“小远啊,你该庆幸两件事,你不是兵,我不是教官,这要是放在部队上,嘿嘿。“

    没说什么威胁的话,可向卫国这么嘿嘿一笑,让高远觉得就是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向叔,过年呢,让人家开开心心的不好吗。”

    向卫国摆了下手,道:“没啥,你就当我在取笑别人,要不你就把弹匣放下,否则的话,我忍不住想笑啊.”

    高远回到了屋里,把腰带上多余的弹匣全都拿了下来,拿下来还不算,还得把里面的子弹一个个退出来,因为压满子弹长时间不用的话,会有损弹匣里的弹簧。

    一通忙活,等高远再次出来的时候,他看了看手表,却是到了每天固定用电台呼叫的时间了。

    出门一个月,也就一个月没有呼叫,现在回来了就不能再耽搁,虽然还是没有什么希望,可又不是一点儿希望都没有。

    “我用电台呼叫一下。“

    拿出电台,连上室外天线,一切准备好以后,高远打开了电台。

    还没有呼叫,在呲啦呲啦的背景音中,一个男人的声音还在继续。

    “我在老家,半途被困无法前往一号营地,如果你能听到,不要一直呼叫我,我环境很危险,完毕。

    重复呼叫,我是烟斗,在……谁啊?“

    最后那个谁啊不是和高远说的,而是和别人说的,也就是呼叫的人在和别的人说话。

    电台里只剩下了滋滋的电流声,当高远却像被闪电一遍又一遍的击中。

    高远放下了始终没按下的通话器,他转身向后跑去,跌跌撞撞的靠在了门框上,然后他冲出了房门。

    高远的表情是狂喜的,是狂暴的。

    向卫国和洛星雨都看向了高远,因为高远的反应很不正常。

    高远用尽了全身的力气,颤声道:“烟斗,是烟斗,他还活着,他呼叫我!”

    向卫国和洛星雨都是放下了手上的活儿看向了高远,然后向卫国一脸诧异的道:“确定了是烟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