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429章 韩三姑的提醒

作品:超级捉鬼道长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陈多疑

    中午歇场,一群人下山吃午饭,有专门的食堂大包间,霸王武校尽管输的没脾气,但还是要尽地主之谊,不然显的没风度。

    四桌人,酒菜都还不错,位置坐的也是泾渭分明,一边是“踢馆”的两桌人,喝五邀六,气势高涨;一边是吴倩和几个师兄弟加上两位校长、一群教练等两桌人,愁云惨淡,沉默无言。

    周凤尘和张十三就无所谓了,自己吃喝个过瘾,顺带着喂一下元智和尚。

    酒菜三巡,菜过五味,对面的两个武当道士和前面门口挑衅过的“大块头”、“瘦高个”一起端着酒杯,连看也没看吴倩一群人,径直走到周凤尘两人身边。

    其中一个道士笑了笑说道:“我看二位穿着天师袍,似乎也是道家弟子,不知是哪门哪派?”

    周凤尘正在喂元智和尚吃水果汤没吭声,张十三咳嗽一声说道:“衣服在网上买的,看着漂亮,35块钱一套。”

    那道士脸色冷了下来,“天师袍也是你们能穿的?真是不知所谓!”

    另一个道士也是呵斥道:“下午最好脱下来,看着碍眼!”

    张十三吊儿郎当的翘着二郎腿,“我高兴穿,管得着吗?”

    “很好!”两个道士冷笑一声回了座位,“希望我们别碰上,不然……呵呵。”

    “大块头”再次做了个抹脖子动作,“瘦高个”就比较有个性,嘿嘿一笑,“也就你们两个看着有搞头,别忘我们失望。”

    “哈哈哈……”

    “踢馆”的一群人轰然大笑。

    张十三一本正经的夹着菜,“你们肯定会失望!”

    吴倩一群人相互看看,暗叹一声,连吃饭也没心情了。

    饭后“踢馆”的一群人去了休息室休息。

    此时比试不利的消息已经传了出去,整个校园中都弥漫着一种低落的情绪,学员们打拳、读书都没劲了。

    吴倩一群人焦急的跑到隔壁包间商量对策,周凤尘两人也被拉了过去,相互坐下后,吴倩急的直跳脚,说道:“约好了一共十五场,上午五场,我们已经输了四场,情况很不妙!”

    头发花白的老校长也是紧张的直搓手,“五百学生,三百万现金是小事,最重要的是名声,这次要是败了,可以预见,未来几年我们学校要慢慢衰败了。”

    吴倩回头问道:“几位师兄、师妹,你们有多少把握!”

    其中一个年龄稍大的沉吟一下,苦笑着摇摇头,“如果不遇到两个武当派的还好说,遇到了……我们没有一点把握,毕竟我们只是练的外家功夫,而他们内外兼修,都是一流高手。”

    说着话一群人都把目光看向周凤尘和张十三两人,带着希冀的问道:“你、你们呢?”

    周凤尘正站在窗口盯着将军庙看,没说话,张十三揉揉鼻子,“我们还好吧。”

    还、还好吧?这是什么话?一群面面相觑。

    吴倩急道:“请、请问你们有多少把握打败那两个武当派的?”

    张十三一本正经的说道:“十五重把握吧?”

    十五重把握是多少把握?一群人对视一眼,忽然觉得这两个人是那么不靠谱。

    老校长甚至拉着吴倩悄悄问了一句,吴倩叹了口气小声回了一句,“路上找的。”

    路上随便拉的?

    旁边几个人一听,同时叹了口气,“唉!”

    ……

    下午两点比赛继续,全校师生集体罢课,黑压压的围在山脚下打气,“加油”、“打败他们”的声音不绝于耳。

    然而事实太令人失望,第一轮吴倩这边的一个教练只坚持了五分钟就被人打趴下了。

    呼喊声瞬间小了一些。

    第二轮又一个教练被揍趴了,霸王武术学校1比6落后对方。

    山下鸦雀无声,无数学生露出失望、屈辱之色。

    吴倩和两位校长急出一头汗,身体都发抖起来。

    这时吴倩的一个师兄弟上场了,这人倒是有点真功夫,和对方打了个难分难解。

    张十三拿出他那把折扇“噗啦”、“噗啦”的扇了起来,小眼睛眯到一块,悄悄对周凤尘说:“尿性啊,玩打架,真逗!你说咱们要不要赚点钱花花?”

    周凤尘是一点兴趣也没有,把元智和尚扶在自己的座位上躺着,说道:“全交给你了!你爱怎么样怎么样好了?”

    “没问题啊。”张十三点点头,又好奇问道:“你干什么去?”

    “我逛逛。”周凤尘转身进了小庙。

    庙中静悄悄的,将军神像冰凉、死寂,没有任何气息,外面的一切好像和它没有任何关系。

    周凤尘甚至感受到一丝奇怪的哀伤,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他打开天眼看去,苏摩将军还在里面。

    转身出了庙,站在庙门前放眼看去,只见对面也有座小山,两山相峙,仿佛一对隔空相望的恋人。

    想了想,他信步下了山,挤出学员人群,径直走向对面那座山,穿过校园,走过一条马路,很快到了山脚下。

    此时正值黄昏,上山的阶梯上还有不少老人、情侣或者妇女带着孩子散步。

    周凤尘拾阶而上,中途遇到一座牌坊,牌坊上有三个大字:韩姑山。

    一对小情侣正在牌坊下拍照片,做着剪刀手,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周凤尘刚要过去,忽然皱了皱眉头,盯着牌坊看。

    就在这时,牌坊上泛起了一层普通人看不见的烟气,一道朦胧的声音说道:“见过道长!”

    周凤尘脸色冷了下来,“何方孽畜在此兴风作浪?”

    拍照的小情侣一愣,那男孩子还以为在调戏他们,眼睛一瞪就要骂人,女孩子连忙拉了他一把,“神经病,别理他,走吧!”

    两人匆匆离开,牌坊中再次传出一道无奈的声音,“苏摩倔强,不愿低头,今晚一切都将烟消云散,你朋友不治而愈,还请道长速速疏散学校的人,给……我们一片空间。”

    说完烟气消散,气息全无。

    “什么意思?”

    周凤尘问了一句,然而半天没有回应。

    这时天色渐渐黑了下来,散步的人都离开了,而远处将军庙上空隐隐泛起一道奇怪的气息。

    周凤尘连忙往回赶,到了学校,发现小山下的学生已经散了一半,而将军庙前,吴倩和几个师兄弟都鼻青脸肿的坐在一边,场上张十三正在和一个道士动手。

    那道士神态自若步履轻松,张十三看上去似乎岌岌可危,嘴上还假模假样的骂道:“莫欺少年穷,三十年河东转河西!”

    “噗嗤——”

    “哈哈哈……”

    “踢馆”的一群人轰然大笑。

    动手的道士不屑说道:“瞧你这样儿!穿天师袍?真是笑死人了!”

    话音刚落就听外面传来一声大喊,“张十三,你特么的别玩了!事情有变,把这些杂毛扔下山,办正事了!”

    所有人都下意识转过头来,见是“逃跑”的周凤尘,都跟看疯子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