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一千三十七章 甘新卖菜上路

作品:咸鱼的自救攻略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貌似高手

    这回码卡司楚垣夕要求巴人集团亲自出马,而不是借助像张咚咚啦、优土的管辛之类的影视圈人脉。巴人传媒成立了这么久,业务展开了这么多,朱魑一度借故天天出去混圈子,美其名曰提升知名度,到了该发力的时候如果还要依赖外界资源为主,自己毛都干不成,那可得好好聊聊了。

    所谓亲自出马的要求其实非常简单,就是联系方式拿到手之后亲自去谈,而不是让别人帮着说项,这就要求一定的表达能力,能够介绍自己,说服对方,而且要能把握好条件,比如允许不允许对方不跟组。

    过去有很多明星忙的很,固定的档期根本没有,或者本来挺闲的但是为了提高自己身价对外宣称没有档期,接戏之后统统赶三关一样赶场演戏,拍几个镜头就滚。

    要知道拍电影每一场的前期准备工作都是很庞大的,很可能为了拍几个镜头要调动一个百人团队准备七八个小时之久,动用各种大型机械,挖掘机起重机都给招呼上,这里需要一个水坑怎么办?现挖。

    而且,电影的摄制,通常来说最后剪辑上映的内容只占所有摄制内容的十分之一左右,和电视剧完全不同。因此才有导演剪辑版和制片人剪辑版完全不同的情况存在,才有漫威的《复联4》可以剪成N个版本重新上映,导演都不知道最后结局是什么,拍了好几个结局随便剪。

    可想而知电影的摄制任务有多重,工作量有多大,一个120分钟的电影拍两年并不罕见。这也是请李任港导演的好处,李导之所以是著名的快枪手就在于不浪费材料,剪辑出来的成品和拍摄工作量只见的差距没那么夸张。

    结果现在这场需要哭,流量小鲜肉来了之后哭不出来,整个团队瞬间石化。反正李导肯定不会像张继中导演一样上去啪啪啪三个嘴巴子把小鲜肉扇哭了开拍。

    这种破事实在太多了,而且对资金的消耗也非常之大,场地、人工都是要钱的,特别是一些比较金贵的外景,使用价格并不低廉。而且没有办法就地住宿,来往通勤还要很多时间,稍微一耽误,钱哗哗的飞走。

    那么发生这种事情是谁的锅呢?很明显是码卡司的锅。虽然这种流量明星比抠图换头要强一些,但是仍然呈现出剧组和明星双方地位的不对等。

    托影视寒冬所赐,这种情况最近已经不多见了,但是巴人码卡司的时候肯定要把好这道关,楚垣夕的要求就是必须跟组,否则免谈,给朱魑增加了很大的压力。

    这对朱魑是一场大考,但是好在她要演女主的,所以也分外的上心,激烈的拍胸口说这事交给她。

    这段时间朱魑得益于提前进入项目,提前拿到剧本,所以已经开始研究自己的角色了。本剧女主是个棱角分明的人,白天素面朝天便利店售货员,晚上把妆上好就是直播大网红,通过亚洲四大邪术做到让人完全认不出来是同一个人,但是性格非常张扬热辣,主动性很强,其实和朱魑本人还有点差距。

    所以当她开始带入角色,俗称入戏的时候,就会显得很夸张,最近入戏的频率有点高,连楚垣夕都躲着走。

    这段时间淘宝发布了一个重磅产品,也就是淘宝特价版APP,同时开始兜售自己的M2C战略。所谓M2C就是工厂to客户,仍然是不让中间商赚差价那套,其中重点在于淘宝出面整合供应链。

    但是体验可以说是非常非常糟糕了,和之前的本地生活一样,步子太大。国朝电商托马祖师的洪福蓬勃发展了这么多年了,工厂不知道直接toC非常好吗?那为什么这么多年了都不愿意站到台前直接toC呢?为什么甚至还会发展出一件代发这么诡异的产物呢?

    所谓一件代发就是招募中间商赚差价,由平台提供系统支撑,中间商打理网店,加价出售上游的商品,可谓是淘宝这个大型游戏世界中的新手村,对新手电商玩家来说非常友好。但是这不是跟M2C的精神满拧吗?

    答案很简单,术业有专攻,工厂不会做toC,人家占住微笑曲线的起始端就够吃的了,不用通吃全部销售链。

    结果淘宝这么一整,M端就开始作妖。

    就以卖樱桃为例吧,农业工厂也是工厂,农产品也可以M2C。而且樱桃是其中最值得M2C的产品,因为樱桃有明确的品类和等级划分,各个级别划分的非常清晰,是农产品中少数标准化的。

    其中作妖的就非常之多,比如产品说明白纸黑字写着10斤JJ级樱桃280元,但其实只有5斤,问客服,客服说10斤JJ级280这价你买不到。

    这是比较直白不做作的,更套路的是写着“现摘现发现货”的,价格完全是远期价格。要知道樱桃这玩意,3月份和5月份的价格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完全不是一个概念,现在60元一斤的等到4月底恐怕20元一斤都嫌贵。

    但是用户一旦下了单就会发现人家说的其实是只采摘成熟的然后摘下来就发货,现在都还没有成熟呐!

    为什么淘宝APP上的商家不敢这么玩呢?因为分分钟就给举报了,商家损失过于惨重。但是淘宝特价版上的举报规则不一样,也不知道和这些新晋供应链达成的是什么样的协议。

    这都是整合新的供应链中可能遇到的问题。

    楚垣夕拿出小本本把小康产品官们发现的这种种问题一一记录下来。一方面今后小康扩展供应链的时候也有可能遇到近似的情形,必须引以为戒,另一方面,也许今后这种黑料用的上……

    为此他特地让产品们提供更详细的记录,包括截图和对话等等。等到可能用的上的时候,也许淘宝早就经过迭代把类似的体验都修复了呢,不收集完整的素材,到时候还是没有用武之地。

    27号这天,米国的有关部门发出号召,呼吁全球医务人员去支援。

    楚垣夕可算逮着个机会,立刻在微博上发出自己的声音:这对莆田系是巨大的利好啊!毕竟米国人一直都没有重视一个关键的信息,那就是得这病会影响性功能。莆田系去了抗疫赚一笔,接着治疗不育不举还能赚一大笔,后面这个才是拿手的,一条龙暴打资本主义。莆田系还等什么?挽回社会评价的时机来了!

    也是这天,企鹅宣布联手华为,以华为鲲鹏处理器的算力联合构建Game Matrix云游戏平台。

    国内的云玩家里首屈一指的当属企鹅和阿里,其中企鹅云本身就已经得到国际承认,比如本月初,国际上知名的科技咨询机构高德纳首次发布的云服务AI开发者魔力象限中就纳入了企鹅云。但无论企鹅也好阿里也罢,都是提供SaaS,也就是软的一面。

    而华为作为基础设施提供商Iaas入局云战场,对所有云产业的参与者来说都是必须重视的。可惜有资格与华为真正“合作”的,都是拥有头部资源的,否则就只能是普通合作者。

    这一天,小康云也有一件大事,楚垣夕正式给曹翔和孙永强下达了任务,准备专项基金申报材料。孙永强是小康大数据负责人,最近都在和曹翔一起组网区块云,进行测试、模拟,下一步是实战模拟,然后才能上线。

    实际上虽然曹翔觉得游联网没啥太高的技术含量,但是孙永强如临大敌,因为他对常规意义上的云是极为娴熟的,但是云+区块链的模式是俩眼一抹黑。

    关键是流程上区块云是一开始使用传统云资源,把部署好的云端使用掉,然后等到用户逐渐增多之后再把传统云释放出来。这就非常让人挠头了,因为释放出来的那部分资源并不是不需要了,而是送到游联网上去“流转”,也就是形成一个动态的过程,小康自己部署的云资源只只要拿出一部分起一个“根”的作用向上支撑。

    这种分布式的模式是孙永强闻所未闻的,因为完全没干过,几个月前曹翔向他交代技术文档的时候着实把他震了几天。甚至直到今天楚垣夕也感觉他还没有完全吃透,或者说是理论上的东西但凡需要他对接的都吃透了,但是对到底能不能真的实现心存疑虑。

    而且疑虑的理直气壮:“楚总,你不懂技术所以你特别乐观,我总比你懂一点吧?区块链我也不是一点都不懂,这玩意真的很危险的,真不像区块链开侧链那么容易。

    而且以我多年进行云开发的经验来说,很多问题在模拟测试阶段根本测不出来,实战检测因为压力不够也测不出来,不信你看百度凤巢为了春晚切线路的时候多少工程师在现场枕戈待旦就怕出事,出不出问题根本没谱。那还只是切个线路,咱这是啥?是要让资源在游联网上流转,咱肯定更危险啊。”

    “危险不危险你现在也得开始准备申报材料,再说我们可以慢慢上嘛,不用一次把所有需要流转的都流出去,可以先流一部分。”

    楚垣夕心说你以为我不知道存在不确定性?这可是一个事关十亿乃至数十亿资金规模支持的申请,捡不到算丢。你以为咱部署一个普通云,就能申请了?想啥呢?国内自己部署云资源的多了去了好不好,有几个能跟头部大厂抢国家级资源的?

    而且,原世界中的小康虽然没有挖到曹翔这么大的大牛,但是反而促进了区块链技术方面的持续研发,使得楚垣夕几乎全程跟进了研发进度。进度这种东西不懂技术的人也可以跟进,无非是参与重大技术难关的讨论会,审核技术牛们制定的计划,听取项目进展汇报等等。

    所以有危险确实是有危险,喝凉水都有危险何况是做项目,但是要说对风险一点评估都没有,楚垣夕是肯定不承认。

    看楚垣夕的表情曹翔似乎也明白了什么,转念一想,这个游联网项目就算失败了其实在用户层面也无所谓,无非就是重新做一波活动的事儿,并不是赌博赌输了倾家荡产。怎么做活动把没上链的健康币收回来,就怎么做活动重新投放就是了,不用他操心,反而是能申请下专项基金,部署第二个数据中心,可以更有力的支撑起城市宝藏项目和健康币的运营。

    想想米国的自动驾驶卡车公司Starsky是怎么以自动驾驶为名讲故事,同时安排传统卡车司机打工的,阳光底下就没有新鲜事!

    于是,楚垣夕敲定了时间表,游联网将于5月10号上线,而专项基金的申请需要一个周期,所以材料肯定不能等到上线之后再准备。

    小康云,规模上肯定不如企鹅云,不如阿里云,但是在云领域的深度扎的更深,就像国朝的核弹一样,不需要毁灭世界100次,刚好够用就行。

    敲定时间表之后楚垣夕立刻马不停蹄的接入甘新买菜的远程路演,甘新卖菜得到独立融资的许可之后筹备了20来天,经过一系列的架构调整,在徐欣的拉扯之下终于开始做融资了。

    实际上他接进来的有点晚,鲁茵的发言已经讲完了,杨亨刚开始说。这是一家以联系CEO模式运营的公司,鲁茵和杨亨的股份与激励完全对半开,在投资人看来当然是有隐患的,而且是最不好调和的那种隐患,但是隐患没有爆发之前,就顶层战斗力而言肯定在效率上超过友商。

    这段时间“巴人系”的融资是一个爆发期,无论是在小康、巅峰视效还是甘新买菜中,巴人集团都是主要投资人,所以楚垣夕混投资圈的频率也在飞快的增加。

    只听杨亨说:“刚才鲁总说了说我们之前做了什么,我谈一些大的方向,以及接下来我们打算做什么,做这些事情需要多少钱,以及怎么花。”

    接下来杨亨首先讲市场规模,国朝仅仅餐饮市场的规模已经达到每天4.5万亿,其中供应链成本占了四成,也就是1.8万亿,这还是没有统计便利店和超市的情况下,也就是生鲜toB的市场规模超过2万亿,而且没有铁幕玩家,给创业者留下足够的空间。

    其实这也是行业弊端,也就是集中度不够。米国的市场也不小,Sysco、US Foods、PFGC这三家头部加起来市场占有率超过30%,国朝可能不到5%。带来的问题就是如果想以并购的方式实现跨越式的发展,没有好的并购模式。

    国朝的性感创业者们开口必谈米国,必须在米国找到对标企业,杨亨也不能免俗。Sysco就是米国乃至全球的赛道霸主,去年市值400多亿$,前几天掉到130,但是一对标就发现人家是通过并购成为霸主的,成立至今已经做过300多次并购,跨区域整合产业上下游,形成一部辉煌的并购史。

    楚垣夕心说这样也就不用为并购筹资了,完美。

    国内做toB还有几个问题,主要是产地分赛,缺乏标准,以及物流的履约成本太高。所以一般的toB创业都集中在某个地区,对于蔓延到全国范围保持谨慎。但是杨亨和鲁茵已经不满足于圈在粤东省内发展了,因此聘请徐欣主导的当代资本为财务顾问,打算向全国发力,第一步是去帝都和魔都。

    明白人都知道这话什么意思,特别是看到楚垣夕上线之后。

    做toB最重要的是实现较大百分比的货源直采,与上游优质的农业工厂达成合作。目前国内B端业务做的比较好的有黄团的快驴,还有黄团最近战投的望家欢,只有上游理顺才能降低采购成本。

    此外需要烧钱的地方是冷链物流,这是履约成本高企的地方。米国的人均冷酷保有量是国朝的六倍,冷藏保温车是十倍,所以在米国做B端创业,有着基础设施优势。但是甘新要想发展成国内B端头部,自建物流这笔钱是省不了的。

    既然放甘新买菜单飞,楚垣夕就要以看待产业链上游的角度去看待杨亨和鲁茵。国内B端市场实际上是个百花齐放的市场,既然甘新要烧钱做冷链,里面有没有什么小康可以高效使用的点呢?他的思考方向也没什么可奇怪的,昨天我奶别人,今天别人发育起来,明天来奶我,这是很正常的事情。而且toB创业者和企业开发合作才是更好的生态嘛。

    很快进入问答环节。这一环理应由楚垣夕先问,因为巴人是天使投资人。

    于是楚垣夕抛砖引玉,说:“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杨总对标的西斯科大概有40万的SKU,但是它的库存周转率只有24天,这个运营效率杨总打算对标吗?如果有计划的话,预算是多少钱?”

    很多人都以为这是早就商量好的,然而并不是,楚垣夕说放你们单飞就是放你们单飞,根本没有对台词。

    因此他才是最期待杨亨和鲁茵给出答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