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23.笑起来有梨窝的少年,温柔了午后的烈日

作品:这么近那么远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话小丁

    高考那几天学校放了假,我一个人去了艺术楼画室画画,整个楼里静悄悄的,只有我的脚步声,回荡在楼梯间,有些微恐怖。我轻轻推开画师门,快速地走进去,轻轻关上门,觉得安全了许多。才发现我的素描纸没有了,只剩下水彩纸。

    我郁闷地坐了一会,只能提起水桶,鼓起勇气去走廊尽头的洗手间打水,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层的四个洗手台都没水。我只能爬上舞蹈室那一层,刚到那一层,我就听到了一些呼叫声。我好奇地走过去。那些奇怪地叫声是从2号舞蹈室传出来的,但是前后门上的小窗都用书挡起来了。

    但是后门那个书有点小,我偷偷凑过去看,一男一女两个赤身**的人交叠在地板上,再定睛一看,男子身下的女生居然是范文迪,她闭着眼睛,咬着嘴唇,额前的几缕头发湿漉漉的粘在脸上。

    她不经意间将头转了过来,我吓得立刻转身向楼上跑去。她只是随意一瞥,肯定看不清门口的人是谁,但是我依旧恐惧的不停跑。我想起最上层有一个小礼堂,后门是坏的,我赶忙躲进去。

    坐在礼堂里,一边竖起耳朵仔细地听他们有没有追来,一边想起刚才看到的场面。我心跳的好快,虽然我明白他们在做什么,但是我依旧脸红心跳。很久没有脚步声,我想他们应该去楼下追了。

    礼堂里空气不流通,又闷又热,我走去窗边,打开一点窗户,忽然看到刚出艺术楼的范文迪和那个男生。那个男生是理科班的,好像是学模特,但是我不记得名字。

    期末考试前你送了一次数学笔记给我。但是你托方媛拿给我的。我有点儿好奇,为什么不亲自拿给我,是还在为上次那意外的吻而尴尬还是别的原因。直到我翻看到最后一页笔记,看到你用铅笔浅浅地写着:“原谅我暂时不能常去见你,期末考试加油。”

    为什么不能见我?暂时是截止到什么时候?

    我已经大概猜测出了原因,但是我不能怪任何人,我只有祝福你每一次都是第一名,祝你考上最好的高等学府。

    期末考试终于结束了,意味着我们只有不到一年时间来为高考做准备。而我也要离开学校去高考集训班练习专业课了,我将越来越难见到你,哪怕只是远远地看见你的背影。

    专业课老师推荐我去了一家新画室,是他以前的两个学生大学生创业。原本我并不想过去,但是由于绘画集训都必须要住校,而那个画室离我表姐的大学很近。爸爸担心我从没离开过家,吃不了苦,不懂得与人交流,希望表姐帮忙照顾我。

    公布成绩的那天我正好要去看画室,七月初的小城一片热浪,除了知了依旧啼鸣,一切都在倦怠地打着哈欠。路边柳树上的鸟儿在午睡,偶尔被不耐烦的汽车鸣笛惊醒扑棱两下翅膀。我站在公交站前的一小片树荫里,揉着沉重的眼睛。

    忽然qq群来了消息。困乏瞬间消失,我深深呼吸一下,首先打开了理科的年级排名,你稳居榜首,我的心平静了下来。这才去翻看我的成绩,班级第一。谢谢你,考了年级第一。

    公交车穿越了整个城市,从繁华到乡郊,从喧嚣到宁静。转了三辆公交车,最后一站是表姐他们学校,下了公交车,表姐已经站在那等我了,身边那个个头稍矮一些的是她男朋友,寸头,圆脸,中等身材,戴一副细边眼镜,笑起来很朴实。他体贴地为表姐撑着太阳伞,胳膊伸得的很高,自己的一半身子落在太阳下,额上有细密的汗珠渗出。

    “姐,姐夫。”我笑着走过去,姐夫就递过来另一把遮阳伞。每次看到姐姐和姐夫,我心里都很为姐姐开心。有一个男人从高一开始喜欢她三年,为了陪姐姐复读,不惜多读了一年高三。每个周五,从城西跑来城东看姐姐,不惜住在网吧,搭周日的末班车回自己的学校。

    他们陪我去看画室,走过表姐学校东面的一大片荒草地,到处都是小小的流浪狗,后来根据那老师的提示,走进了旁边一个搬迁小区,里面都是三层楼的新盖住房,一排一列甚是整齐。但是几乎所有的楼上都挂着旅馆的招牌。即将放暑假,但是依旧有很多大学生在这里走进走出。

    终于到了画室楼下,我很快就闻到了水彩颜料的淡淡刺鼻味道。走进楼梯,第一层被租出给几个小杂货店做生意,我们径直走上二楼,一个小小的大厅,其他地方被隔断成几间宿舍,略微发霉的味道里混合着一些化妆品的清香。我顿时心里有一些退却,表姐看到我的迟疑,鼓励我去楼上看看。

    三楼的光线好了很多,南北两边的大部分墙都被换成了玻璃,一个150平米的大教室,中间有几根承重柱将画室分成了几个小小的空间。承重柱和东西两边的墙上凌乱地贴着一些画,风格各不相同,但是水平一般。里面背对着我坐了三十多个学生,有的在画素描,有的在画水彩。安静地画室里只听到铅笔沙沙的声音,在西南边的一片阳光下,有一个男生正在临摹一副静物图,他将水果和罐子都涂了很厚很厚的颜料,在阳光下泛着潋滟的水光。

    “来了啊,听杨老师说只有一个人。”一位年轻瘦削的老师抬起头看到了我们,站起来向我走过来。他两个眼窝深陷,颧骨突出,鼻子细细长长的,和他瘦长的脸很配套,嘴巴也很薄,随着说话,喉结一上一下滑动。

    “他们是我家人。您就是胡老师吧!”我赶快接话,配上习惯性地礼貌笑脸。这时画室里微微骚乱起来,大家都回过头来打量我。那个坐在阳光里的男生也侧过头来,他的细边眼镜微微反光,略长的平头,抿起的嘴左边有一个浅浅的梨涡,似乎在微笑,像微风一样若有似无。我忽然想起你,你也时常这样淡淡的笑,淡的几乎分辨不出,若即若离的感觉。我情不自禁地向他报以礼貌微笑。

    走出画室,我终于长长地吁出一口气。我不太喜欢那个画室,不喜欢那些人,尤其是女生,似乎都在虎视眈眈地偷窥你的一举一动,带着非常警惕的神色。只有几个男孩子看起来还算平易近人,知道应该如何礼貌地向一个陌生人问好。那个瘦削的老师很有疏离感,他并没有详细向我介绍,只让我自己到处看看,考虑一下。所以我只呆了十分钟左右就拉着姐姐和姐夫离开。

    “你可能还是不太能适应。”姐姐拉着我的手,温和地说。我确实还是更喜欢一中崭新的艺术楼,明亮的教室,大理石地板,干净的墙壁,热闹的同学们。或者也许我只是不能适应从此要开始住宿,在离市中心两趟车程的郊外,在光线昏暗、潮湿发霉的宿舍里,几个月都不能见到你。

    晚上方媛打电话和我吐槽她去看的几个画室,大多都在比较偏僻的地方,且都要求住宿。我才知道,市中心租金太高,都是一些周末兴趣班和高一高二的补习班,而高三的集训班都在郊外,一来安静,二来没什么娱乐,比较好管理,对于很多其他市、县背井离家在外的学生来说,相对更安全。

    我和爸妈坦诚地说了我的想法,但是妈妈不以为然:“去哪里都要自己努力练习,老师只是领路人,修行看个人。”

    “要不你去别的地方再看看,比较一下。如果差不多就去这个吧,离你姐姐近,又是你老师的学生,说不定还能帮衬点你。”爸爸拍着我的肩膀,一副永远乐呵呵的样子。

    接下来我找方媛要了地址,去看了几家,确实大同小异,只是收费不同。大一些的画室收费较高,老师和同学们却一样冷淡,都带着一些学艺术自以为是的清高表情。后来专业课杨老师打电话催促我去他学生的画室,我才有点儿心不甘情不愿地打包行李。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这么近那么远》,微信关注“添喜郎电子书 或者 tianxilang”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