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57.以后常联系

作品:这么近那么远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话小丁

    往后的日子渐渐趋于平淡,你尽量抽空陪我。北京的暮春,柳絮渐渐飞落枝头,走在淡淡花香的街上,你的身体在我的左侧,我的左手总是被你紧紧地牵着,大多数时候,我们都是安静的,仿佛周遭的喧嚣都在另一个时空。

    我抬起头就能看到绚丽的晚霞,和你清爽的短发,我喜欢那样的黄昏。

    “等一下。”你忽然柔柔地唤我一声,停下了脚步,右手依旧牵着我的左手,你抬起左手,从我额前的碎发上捋下一朵柳絮,刚要丢开,我急忙摘下淡蓝色的一次性口罩,赶在你之前,鼓起腮帮,探头吹了出去。

    我开心地抬起头,撞上了你宠溺的目光。我忽然有点儿不好意思,挠了挠头,眼前的夕阳忽然暗淡起来,随后你的吻便轻轻地,落在了我的额头。

    两年前的场景从记忆深处,霎时匆匆地涌上脑海,第一个吻我的男孩,站在洒满了夕阳的空荡教室,第一次,羞涩地,生疏地,将潮湿的吻,落在了我的额角,额前的细碎短发被清风扬起,映着夕阳,泛着金色的柔光。

    我的眼角竟然变的潮湿,迄今为止我最爱的男孩儿,就站在我的身边,温柔地吻我的额头,将此刻最真挚的宠溺给我,这是青春期的晓兰最盼望的幸福,而20岁的晓兰这样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拥有,还有什么事是不能释怀的呢?

    当初蹲在雪地里泪眼婆娑的我已经做出了选择,而明清也已经远走,我最爱的男孩儿依然坚定地站在我的身边。难道我不应该放下那些多余的小纠结,好好地爱我身边的爱人吗?

    你已经转身,牵着我的手,准备继续散步。我急忙抽出左手,你转过头看我时,我伸出手臂,从身后环住你的腰,将脸贴在你的背上,深深地呼吸一下,整个胸腔都是你衣服上柠檬味的清香,带着暖暖的,阳光的温度。

    那一刻,我无比心安。

    任何时候,只要你在我身边,我都会这样幸福,甚至带着点儿盲目的笃定。

    五一小长假前夕,文迪约我们吃饭。“杨晓兰,带上你们家书呆子,我有重要消息要宣布。”

    “什么消息啊?”我看了看图书馆里专心敲键盘的你,压低声音问她。

    “哪那么多话呀,晚上来了不就知道了。记得带上郑文博哈。”她不耐烦的声音传来。

    “哎哎,等一下!”在她即将挂断电话时,我急忙喊了一句,图书馆立刻好几双眼睛转向了我这边,带着一丝怨念。你依旧手指匆忙地跳动在键盘,丝毫没有被我影响。果真是个小呆子呢。

    我佯装没看到其他人抱怨的眼神,若无其事地低下头去。手机另一端已经传来了文迪尖锐的叫声。“你大爷的,说话说话说话!”

    “范文迪,别吼了,我听到了。”我压低声音抱怨一下,这疯丫头应该去唱摇滚。“那个,我想问你一下,介不介意带上雨涵?”

    “呃,呃。”电话那头明显迟疑了。“我和她不太熟,要不算了?”

    “文迪,怎么说咱们都是高中校友,你也好久没见她了吧。”别说文迪,我也都半学期没见她了。

    “那好吧,你约她吧。我没她联系方式。哎,来了。”文迪忽然扬起声音欢快地答应了一声,匆匆挂了电话,我听到电话那头一个男声在唤她的名字。

    我轻轻推开椅子,站了起来,走去图书馆的阳台,明亮的阳光刺地我睁不开眼睛,靠在玻璃墙上,定了定神,才打开手机拨出了一串许久不曾联系的电话。“喂,雨涵。最近好吗?”

    “还行,怎么了?”对方的声音清亮,但似乎略带点疏离。

    “没什么,好久不联系了,问候问候。”

    “是呀,许久不联系了,你忽然打电话,到底有什么事儿?”她声音变得严肃起来,这次我确定了她语气里的微微讽刺。

    “好久不见了,文迪约我们吃晚饭,你要不要一起来?”我轻轻咳了咳,忽略掉她语气中的不善,柔和地问她。

    “不了,你们去吧,我晚上有事。”她甚至都不用多想,快速而坚定地拒绝了。我有点儿尴尬,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没有做声,她也意识到了我们之间的僵硬气氛,略微缓和了语气,“晓兰,谢谢。”

    “恩,以后常联系,再见。”

    我只能道别,冠以成年人惯用的客套,以后常联系,有多少人会真的常常联系呢,常常联系的人又有谁会刻意地叮嘱呢?有些人随着时间的推移,会不可避免地越走越远。

    她已经完全适应了她的大学生活,而且将我们和她真正联系在一起的那个人,已经远走他乡。她不再和我们见面,也是正常。

    我靠在玻璃门上,盯着不远处的湖面发呆,清风吹皱一湖春水,有野鸭在里面欢快地追逐蜻蜓,身后留下一行水纹,一**荡开……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冷静有序地运行,从来不会因为少了谁而多出一些愁绪,即使偶尔你伤透了心,亦或无限伤悲,外界的温暖或严寒却不会因你而生出半点儿矫情。罢了,罢了。

    “在想什么呢?”我回过神来,你正递过来一瓶果汁,歪着头看我,下唇上还残留着清亮的水滴,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

    我轻轻摇摇头,接过果汁。“文迪说有消息要宣布,晚上约我们去蜀味居吃饭。”

    “我还有工作没做完,要不你自己和她去吃饭?”你试探着问我。

    我其实很不喜欢,你小心翼翼的口吻,自从那次隔阂后,你必须要加班时就会不经意间就流露出这样的神色,你怕我失落,生气,可是我怎么会如此不懂事?

    “亲爱的,你太忙不能陪我时,直接告诉我就好啦,不用歉疚的。”我伸出手去拉你的胳膊,轻轻晃动。你勾起了嘴角,眼神中满是赞许的轻松,伸出手揉我额前的刘海儿。“可是今晚,文迪特地祝嘱咐我多遍,一定要带上你的。要不,我打电话给她说吧,她要怪,就怪我好了,虽然她一向说话难听——”

    “我去,我去还不行嘛。唉,真拿你没办法。”你加大了力道,在我头顶揉了揉,一脸的无可奈何。

    “咦?你怎么改变主意了?”我故作无辜地瞪大眼睛看着你,憋着笑,你的手指从我的发丝里抽出来,捏了捏我的脸颊,我也咧着嘴笑了,“嘿嘿,我可没逼你哟。”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这么近那么远》,微信关注“添喜郎电子书 或者 tianxilang”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