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74.郑叔叔会坐牢吗

作品:这么近那么远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话小丁

    “哎呀,头真疼啊,守夜时不能喝那么多酒了。”爸爸头发乱七八糟地竖着,像个名副其实的鸟窝。原本说好要守夜的他,不到十二点就醉醺醺地回来了,满身酒气地倒在沙发上就睡,我和晓天忙了半天才把他抬回到卧室。

    “爸,您还以为自己和我一样年轻啊,喝酒悠着点儿。”晓天站起来,帮爸爸拉开一个凳子,从餐厅嵌在墙上的小柜子里拿出一包大红袍,双手利落地撕开包装袋,冲了一杯红茶给爸爸。

    那自然的说话语气,熟练的动作,让我哑然。我像他那样年级时,都不知道爸爸的茶叶放在哪个地方,即使现在,都想不起为爸爸泡茶。

    我仔细打量眼前这个在我离家的日子里忽然长大的孩子,虽然他总是调皮刻薄,但他的礼貌周全却融入骨血,以后他也一定能够成为爸爸那样温润如玉的男子。

    清晨的光线从阳台上洒进来,那几盆绿植叶面上泛着盈盈的露珠,我站在阳光里,忽然觉得很幸福。

    你并没有给我打电话,哪怕连条短信,微信都没有。我心里空落落地难过。

    你说暂时不要联系就真的断绝任何联系了,我越想越闹心,忍不住给你打电话,但是良久都没有人接。

    你吃年夜饭了吗?有没有守夜呢?现在是否还在补觉?还是说你也会去庙里烧香呢?

    每年大年三十从夜里开始,大家便在几座寺庙门口排队,等着抢烧头柱香,祈愿一整年的平安顺遂,家和富贵。

    记得小时候,爸爸和叔叔们总会打一夜麻将,大年初一天一亮,就摇醒守不了夜半途睡着的孩子们,穿起新衣裙,新鞋子,一大家人赶往城东头的泉山,在拥挤的人群中欢快地爬山,排队。将毕生的虔诚化作一声声沉重的磕头,将所有的期盼融入手中的香火,献给威严神武的道教上君,以及献给慈悲博爱的佛教菩萨。

    那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自然崇拜,小时候曾让我无限好奇尊敬,尤其每年寒假都必看的西游记,让我更加对那些能腾云驾雾,法力无边的神仙们充满了敬畏爱戴。

    直到高中文科分班后,我学习了马克思主义哲学,我变成了无神论的坚实拥护者和践行者。很少再去寺庙烧香,也不再遇事就合掌长跪,祈求冥冥中的神秘力量庇护。

    多年来,我对那种封建活动那样不屑一顾的。

    可是现在,我却很想去寺庙走走。我怀念起那种熙熙攘攘,人潮拥挤的安全感和热闹。我怀念人们脸上热情洋溢的欢乐,怀念他们虔诚祈祷时,心无旁骛的笃定,那种对幸福,对平安,对喜乐的笃定信念。

    早餐过后,父亲习惯性地穿衣换鞋,赶在新年第一天去庙里烧香祈福。“晓兰晓天,要不要一起去庙里,拜拜文曲星?”

    “我就不去了,守了一夜该补觉了。”晓天打了长长的哈欠,“不过你最好带上我姐,她那智商确实不够用,得好好祈求祈求,但是千万别太为难文曲星哈,她能不挂科就谢天谢地了。”

    “呃,文曲星我就不必拜了,我看我该去拜托菩萨,早日收了你这个小泼猴。”

    大街上一派过年的红红火火,街灯上挂满了红色的灯笼,草地里也是五彩缤纷的假花盛放。熙熙攘攘的人们,脸上洋溢了幸福,尤其穿了新衣的小孩子们三五成群,手里拿了各种鞭炮和烟花,玩的不亦乐乎。

    “晓兰,你还在为郑叔叔担心吧。”爸爸一边开车一边不经意地开口,“哎!说实话,我也很担忧呀。”

    “爸爸,我看了新闻,说是设计不合理加建筑质量不过关造成的,你说这些郑叔叔知道吗?”

    “我想他应该是知道的,但还是篡改了试验数据,铤而走险。”爸爸盯着前方拥挤的车流,目光深远。

    “那,那郑叔叔会坐牢吗?”新闻上说省里成立了专门的调查组,对此事展开调查,绝不姑息任何一个不顾人民的生命安全,不择手段满足自己利益的坏人。

    “还不知道。还不知道调查组会查多深。”爸爸深深地叹息一声:“晓兰,这段时间先别和文博联系。”

    “爸爸,你也会被牵连吗?”我睁大眼睛盯着父亲,他的侧脸线条硬朗。

    “还不知道,晓兰,对不起。”他又一次深深地叹息,满脸歉意地看了看我。“过完年早点回学校吧,不要多想,爸爸会处理好的。”

    我实在为他分担不了什么,只能故作轻快地耸耸肩:“爸爸,祝你在新的一年万事顺遂。”

    “你也是,祝你学习进步,平安快乐。”他终于扬起了嘴角,笑眯眯地对我说。

    可是亲爱的爸爸,你忘了祝福我,爱情幸福,故事圆满。

    庙里真是人山人海,我们只能随着人群亦步亦趋地前进。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掺杂着很多卖香火及零食的小商小贩,络绎不绝的叫卖声,此刻听来反而增添了些许温暖,平淡而踏实的生活。

    终于到达了文曲星的大殿,许多青涩的孩子都被家长拽着,被强迫地手握香火,不情愿地跪下去,敷衍地点着头。

    “噗嗤!”我不自觉的笑出声来。

    面前的那个小男孩儿转过脸来,瞪着大眼睛狠狠地瞥了我一眼,腮帮子都鼓起来了。旁边的母亲眼疾手快地给他后脑勺一巴掌,他吓得一抖,手中的香火掉在了地上,母亲又拍了一下他的肩膀,他夸张地张着嘴,无声地抗议。

    “敬拜时要集中精力,严肃诚恳,你笑什么呢?”旁边的父亲轻轻推推我,一脸慌张。

    “我想起了晓天。应该和他差不多吧。”我用下巴指了指那个方向,轻轻地说不自觉地笑。

    “晓天上了初中后就不来了,倒是你,小时候和他很像呢。”爸爸轻轻地笑了笑,转过头来看我,眼中全是宠溺。“你小时候调皮,成绩也不好,你妈妈过年总是拉着你来拜文曲星,还记得吗?”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这么近那么远》,微信关注“添喜郎电子书 或者 tianxilang” 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