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十一章 埋尸地

作品:绝命技师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骗人

    江桐村口前聚集了数十个看热闹的村民,远远的看着被苏家护卫轰炸过的荒地,不时指指点点,低声议论。

    陈水让李淳把护卫都召集到面前,指着正前一米的位置,吩咐他们下挖。

    一番刀棒棍剑的打砸,不多时地面便显露出一个数米的深坑。

    越往下看,血色越加浓厚。

    陈水看的眉头微蹙,便看向李淳,毕竟他是武者,接触到的东西更多。

    面无表情的李淳摇摇头,“这种事情修道者更加擅长。”

    “你的意思是闹鬼....?”

    “不一定,也可能和尸体有关。”李淳指着地上布满血色的泥土说道:“我听人说过,埋尸地的土呈血红色,和这种极为相似。”

    “尸体?”

    陈水脑海中不禁浮现僵尸片里那些蹦蹦跳跳的僵尸,不由咧嘴露出抹会心的笑意。

    小时候电脑还没普及,DVD还很兴时,小叔叔赶时髦买了一台,租了很多DVD的带子,每天从诊所回来就开始看。

    陈水有次跟着看了部僵尸片,吓得不敢去尿尿,只能尿在裤子里。

    长大后再看僵尸,只觉得莫名的喜感。

    可在李淳眼里,陈水的笑就显得有些惊悚了。

    陈水一不是武者,二不是修道者,不过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书生,听到这种神鬼之类的诡异事情不仅没有半分惊慌,反倒露出会心的笑,简直是细思极恐。

    “你不担心吗?”李淳犹豫片刻,问道。

    “这和我养猪有什么关系?”

    陈水反问。

    李淳:“......”

    “这地方挺好的,请人开始动工吧。”

    陈水看向聚集在村口的百姓,微微笑道:“喏,这就有现成的劳动力。”

    村民们依旧徘徊在村口,村里的老人瞪着对浑浊的眼珠子,就差没抠下来丢地上看个清楚。

    随着陈水走到近前,杂七杂八的议论声才停了下来,均是用敬畏的眼神看向他。

    “乡亲们好。”

    陈水环视了一圈,壮丁有那么几个,剩下都是妇孺,“你们也看到了,这块地要盖幢大楼,需要些人手帮工,不知道你们谁愿意来上工的?”

    众人大眼瞪小眼,一脸疑惑。

    “小工五十文一天,木匠两百文,有认识的可以叫过来。”

    陈水在人堆里看到个熟悉的身影,笑道:“要报名的跟蒋大婶说一声。”

    人堆中的蒋氏早就认出这位公子哥是上午到她那儿讨水喝的人,由于人前不敢冒昧的说认识,所以只是跟着邻居们看热闹。

    被陈水那么一点名,周围的人都把转过头看向了她,眼神中满是羡慕之色。

    小工就有五十文一天,工钱算是比较高的了。

    蒋氏的丈夫是个瘸子,家境并不算好,村里的人难免有些看他们家不起。

    现在好了,报名的差事落到蒋氏手上,说明她和那位老板有交情,现在想要上工的都琢磨着待会儿要提上几个鸡蛋去她家窜门。

    “谢谢陈公子信任,蒋氏绝对不会让您失望的。”蒋氏挺了挺胸脯,打了个包票。

    “辛苦。”

    陈水点头致意,随后带着一干轰炸狂魔离开。

    这一天,他见识到了大唐武者的风采,那种只可能出现在影视剧的能力,而今,活生生的展现在这个世界上。

    什么斗气化马,剑气如龙;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来吧,有趣的灵魂在等着你们。

    尽管陈水很想尽快的了解这个世界,可实力不允许啊。

    一个养猪的凭什么去看清整个世界?

    除非,他是个富甲天下的...养猪的。

    陈水相信,脑海中的星河,绝对能他大吃一惊。

    回到城内,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把地的事情解决,接下来就可以慢慢着手养猪场的搭建、种猪的渠道以及饲养技术的培训这些事了。

    刚进苏家大门,陈水便撞见了他一天中最不想看见的人。

    ...

    宋君雅背着双手,莲步款款的走到陈水面前,巧笑嫣然的说道:“水哥儿,今晚我们去放花灯好不好?”

    她换了身略显淑女的浅色长裙,头发精心梳理过,髻上插着朵艳红的玫瑰,显得春情十足。

    “护城河死了几个人,尸体都泡烂了,你确定要放花灯?”

    陈水指着高悬上空的月亮,“不如我们各自回到自己的院落看月亮,我保证看到是同一个,就这样。”

    说完,他快步逃遁。

    “喂.........”宋君雅气的不住跺脚,发髻上那朵玫瑰也仿佛黯淡下来。

    一路奔逃到院子,便听到春月和秋香窃窃私语的声音传来。

    “宋小姐住了那么久怎么还不回去?”

    “我也不知道呢,你希望她早点走啊。”

    “我可没说哦,你别乱说。”

    “嘻嘻,怕我告诉小姐啊。”

    ....

    “聊什么呢?哪个宋小姐?”陈水走进院子,轻声问道。

    两个青春靓丽的婢女说悄悄话,突然间被人打断,顿时吓了一跳。

    “没什么。”春月把头埋在胸口,一脸窘迫。

    刚才问宋君雅什么时候走的人就是她。

    “宋小姐是谁?”陈水仍旧不罢休。

    “是小姐的表妹。”

    “好看吗?”

    “好....好看。”春月生怕陈水会告诉南宫幼她们在背后说人坏话,小鸡啄米似的点着头。

    “我不信。”

    陈水嘿嘿笑道:“我得亲自看了才行。你们待在这儿,给姑爷准备好好酒好菜,一步也不许离开,要是被我发现你们敢去你家小姐那儿打小报告,我就脱了你们的裤子打屁股。”

    两个小姑娘羞红了脸,下意识的用手挡住后面。

    陈水威胁完两人,也不怕她们有胆子告状,一路哼着小曲儿在府里闲逛。

    “你是我的玫瑰你是我花,你是我的爱人是我的牵挂.......”

    “亲爱的,你慢慢飞,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我们还能不能再见面,我在佛前苦苦求了几千年。”

    .........

    皎洁的月光下,陈水鬼哭狼嚎的声音四处回响。

    过路的婢女听见纷纷掩嘴偷笑。

    陈水两个婢女,凶神恶煞的问道:“喂,你们小姐的表妹在哪儿?”

    “陈公子,你说的是宋小姐吗?”

    “嗯,快说,不然捉你们去青楼。”

    “宋小姐平时都在藏剑院练功的,你可以去那儿看看。”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府里的婢女都知道陈水的性子,听到他威胁的话也不怕,咯咯的笑着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