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一卷 探索中的真相 第一百一十四章 凡夫俗子

作品:异荒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小清楚儿

    四大统领围攻黑龙,这一切都是发生在转瞬之间,从黑龙现身,到四人与之相斗在一起,这个过程很短暂,对于普通人来说,那黑龙带着股邪恶的气息,甚至一般的进化者也会对这黑龙充满敬畏。

    可他们四人不一样,了解过去的内幕,黑龙一脉是叛徒,遇之便是你死我活,没什么好说的。

    可是,万载前,黑龙一脉不是被灭族了吗,那可是大帝亲自出手啊,怎么可能还会有漏网之鱼,竟然躲过了万载岁月,直到此时才现世。

    “呔!”

    那乘鹤真人,左手桃木剑,右手太极图,竟是一马当先,悍不畏死下,还带着种疯狂与决然。

    原本,这乘鹤真人长相很和善,整个人带着股随和与淡然,若是普通人见了,必会觉得这是一个仙风道骨的老神仙。

    也的确如此,这老真人平日里,脾气好的出奇,从未动过怒。

    可如今,他急了,竟是拼命,他的脸上再也没了那股子超然与淡定,只有慌乱和痛苦。

    “师父!”

    擂台前,那已经苍老下去的王重阳悲呼出声,他已经老的不成样子了,整个人看起来没有一点精气神。

    怪不得这老真人会拼命,那王重阳竟是他的弟子,为人师者,见弟子如此惨状,怎能受得了!

    老真人借身下白鹤跃起,左手桃木剑舞动着,朵朵剑花绽放,宛如万缕剑芒在抖动,直逼那黑龙头颅。

    那黑龙微微侧身,躲过了这威力极强的一剑,老真人与其侧身而过,落在地面后,竟是单手抓着老母鸡的腹部,硬生生拖拽着向王重阳走去,那老母鸡太大了,足有百丈高,如今,被老真人抓在手中,却略显一丝滑稽,如同一只蚂蚁在拖着一头大象。

    桀桀。

    那黑龙发出怪叫声,眼中露出嘲讽,它张嘴喷出黑色的火焰,带着雄雄的破风声直奔那百丈的老母鸡。

    “仙人板板!”

    蚕丛大骂着,化出本体,从他那硕大的口器中不断吐出白线,想要围困黑龙,以此来支援老真人。

    不止是他,空中那只三足的大鸟,同样出手,双翼大展,不断有黑色的羽毛凌空飘落,竟是在下降过程中变成了一把把锋利的短刀,不断割着那恐怖的黑龙。

    而那浮屠军的统领,撑着把油纸伞,翩然起舞,煞是好看,但,她不断旋转下,她的背后缓缓浮现出一只带血的红色花朵。

    那妖艳的红色分外让人着迷,随着花瓣绽开,竟真有香气穿出,那股子香味太浓了,只是吸上一口,便是让人陶醉的睁不开眼睛。

    而这些都没用,那坚硬的白色丝线,在黑龙面前如同无物,甚至,沾上那丝丝火焰,竟滋滋的燃烧起来,散发出一股子臭味。

    半空中那海量的黑色匕首齐齐的扎向它,黑龙那长长的龙躯上,龙鳞立起,和那匕首相碰撞,发出铿锵声,冒着火星,竟是无法对它造成任何伤害。

    而那浓郁的香气传入它的鼻中,也只是让它稍微出现一丝停滞,便再也没了效果。

    眼看着黑龙口吐火焰就要逼来,看真人一咬牙,祭出太极图,两条硕大的黑白鱼在空中旋转,如同一道大门,竟是生生挡住了那黑色的火焰。

    这太极图明显是一件异宝,不知是何种材料制成,竟真的能挡住那黑色火焰,要知道,便是蚕丛的白线,也如纸般,触之既燃。

    然而,明眼人都可以看到,那老真人周身血雾弥漫,不断形成颗粒融入太极图中,这太极图竟是需要以自身的鲜血驱动,可想而知,挡不了太久。

    即便如此,老真人依旧咬着牙,拖着那百丈巨兽,脚步蹒跚的向着那已经痛哭流涕的王重阳挪去。

    整个场面都乱了,王城禁军出动,安抚恐慌的人群,而其余擂台的擂主早已聚在一起,他们身边汇聚大量进化者,报团取暖。

    毕竟,那黑龙的威压太强了,只有众多进化者聚在一起,才可以勉强抵挡,即便如此,也有人不支,倒在地上,浑身颤抖,嘴角都溢出鲜血了。

    “都别乱,场中进化者一起释放元气。”

    有兵士大吼,凝聚众人的力量,毕竟此处可是有十万进化者啊,几乎整个华夏的进化者都在这了。

    “对,我们这么多人还怕一个畜生不成。”

    有人附和,越来越多的进化者回过神来,众人拾柴火焰高,在众人周围竟是形成了一圈淡淡的元气光罩,抵挡了那股子压力。

    然而,原本还有些进化者在安排普通人退场,此时,自身都快承受不住了,那里还顾得了别人,如同大难临头,众多进化者作鸟兽散,脱离普通人,汇向那由进化者临时组成的大军中。

    进化者一但离开,以普通人的凡胎俗体,那里还挡的住那恐怖的压力,如潮水般,一片一片的人群倒下,那些人的躯体都在龟裂,身体仿佛都要爆开。

    危险来临,人性暴露的丑恶无疑,进化者勉强还有自保之力,可普通人那,谁会管,甚至,有普通人就倒在那进化者面前,连看都没看一眼,任其消亡。

    也有想要救助的进化者,可往往一出手就被身边的同伴呵斥,死道友不死贫道,这道理都不懂吗,只是略微犹豫,便不会再出手了,先保住自己再说,况且,在绝大部分进化者眼中,如同人的命实在不算什么…

    “唉!”

    孔侑无力的叹息着,他所在之地,离黑龙较远,威压不是太明显,有不少力气大的人在挣扎着向外爬去。

    而那些爬不动的人就只能等着被身后的人不断踩踏,如同压土机,一遍又一遍,即便已经血肉模糊,也没人去看一眼,谁不想活着,谁会不珍惜自己的小命。

    孔侑看着这一幕幕,默然无语,甚至,有拖家带口着,父亲丢下了那年幼的孩子,独自逃生,而他的妻子跟在他身后,流着泪,却没看孩子一眼,直到再也没了力气,被后来者推倒,再也没有站起来。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圣人不仁,以百姓为刍狗。

    那是真圣人吗?

    孔家历代先贤啊,人之本心,到底是如何,启蒙教学,又是授的何物,满嘴的仁义,祸到临头,可有一人能有半片怜悯心,可舍有生取义,可有大义凛然者,一个都没有,都是苟且偷生之辈!

    “我西昆大军何在!为何无人佑我子民!我西昆颜面何在!为何无一人满腔热血!”

    孔侑激动的大吼,仿佛浩然正气,满袖秋风,自有正义在人间。

    然而,无人理会他,普通人能动的依旧在拼了命向外爬,依旧有无数人被硬生生踩死,这种惨事并非单独,整个观战台上皆如此。

    而那些已经聚在一起的进化者中,不乏热血者,被那孔侑的一身正气所震荡,却被身边的人死死拉住,不让他们送死。

    在绝大部分进化者看来,这老头就是个疯子。

    而当中的王城禁军,有人脸上火辣辣的,低着头不为所动,而亦有人脸色淡然,仿佛压根没听到那直击人心的问题。

    “唉。”

    孔侑再次长叹,“我还不是真正的圣人啊,依旧是一届凡夫俗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