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一卷 探索中的真相 第一百一十六章 残灵

作品:异荒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小清楚儿

    噗!

    廪君只想喷出一口老血,她有点郁闷,原本自己在看笑话,突然就整到自己头上了,反差太大了。

    难道,真的形状有点奇怪?

    “歪嘴,你说那黑龙咋来的,那么大个家伙就这样凭空出现,太不可思议了。”

    即便是在高空中,下方的场景也清晰可见,秦浩的视力出奇的好,特别是膻中穴中涌入紫色火焰,不止视力,他感觉自身各方面感官都增强了一大截。

    甚至,连下方的人影都模糊可见,他眯着眼,悬浮在高空,此时,他体内的紫色火焰似乎燃烧的更加强烈了,仿佛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着它。

    那仿佛是一种情绪,或者一种本能,紫色的火焰仿佛有自我的意识,只不过,极其微弱,若不用心感应,根本感觉不到。

    歪嘴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很认真的为秦浩解释“那黑龙并非实体,而是一道残灵。”

    “辟谷之上为元婴,而元婴境最大的特点就是,体内会形成一道虚幻的灵体,而步入元婴境,只要灵体在,就不会死,就算肉体毁灭,保住灵体,就可夺舍他人,再续寿元。”

    “而那黑龙就是一道灵体,虽然残缺,但确凿无疑。”

    秦浩嘴巴大张,他都惊呆了,还能这样,那这元婴境岂不是永生了。

    不过,这其中必然有什么限制,不然,若任由那些元婴境到处夺舍,那天下还不乱了套,早就乱了,甚至,万载前那些高手也不会死那么多了,一人夺舍一个不就是了。

    蓦然间,他想到了自己体内的“小男孩”,或者说帝卡尔……

    “哎哎哎,想啥那?“

    歪嘴伸着大爪子在秦浩面前晃着,这小子脑回路比较奇特,这也能跑神。

    “啊,没啥,你刚才说元婴可以一直夺舍?”

    秦浩面无表情,但他的心如同提到嗓子眼儿办,只感觉一阵沉重,这是他体内最大的古怪,而且,他不愿让任何人知道。

    虽然,他始终在防备着帝卡尔,可直觉又告诉他,帝卡尔对自己并没有恶意,甚至有些依赖自己,对,就是依赖…

    如同一个胆小的孩子,不愿走出自己那狭小的空间,只愿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里,默默地发着呆,这就是帝卡尔给自己的印象,孤单,弱小,无助。

    可现实又告诉秦浩,这帝卡尔绝对不简单,极有可能是一个老怪物,和古玛雅文明有着很深厚的渊源,而且,若是他对自己有了任何丁点坏念头,都绝不是自己可以承受的。

    一定要找个机会去南美洲一趟啊,自己一直想解开的身世之迷,那里或许可以告诉自己答案。

    “怎么可能一直夺舍。”

    在秦浩心神电转中,歪嘴晃着大脑袋,声音都提高了。

    “天道有轮回,万物有轨迹,世间那有真正的不死不灭,只是相对而言,每次夺舍都会对真灵造成不可磨灭的伤害,而且,夺舍的难度极大。”

    “毕竟真灵不是实物,没了原来的肉体,如同无根之水,长久不了,若是没有提前准备好夺舍对象,贸然闯入别人身体,那结果一般就是真灵耗尽,成为别人的养料。”

    “那可是别人的身体,绝对的主场,除了实力相差太大,才有可能冒险成功。”

    歪嘴为他解释半天,却见秦浩极其罕见的竟皱起了眉头,很认真的在想着什么。

    良久,秦浩眯着眼望向黑龙,皱眉说道“难道,这黑龙夺舍失败了,被那少年吸收了真灵?”

    “呦,这都能想到,不错嘛,和答案很接近了,不过,这真灵虽然残缺,可也不是那少年能控制的,这二者间有古怪。”

    歪嘴越说声音越低,只见秦浩怒目,瞪着眼睛说道“所以,你想让我去试试水?你在这好好观察观察?”

    歪嘴捂脸,言多必失啊,不过这小子现在怎么这么聪明。

    “尼玛%&~@&#*……”

    秦浩怒骂,什么人啊,不,压根不是人,什么鱼啊,太缺德了吧,估计早就看出问题了,原本自己躺在母鸡背上晒太阳那,正舒服着那,就是这货怂恿自己出手,这下好了吧,彻底桶马蜂窝了。

    而始终不曾露面的廪君,也表情严肃起来。

    ………

    下方,那原本的一百一十三号擂台已经彻底消失不见,周围到处都是黑色的火焰,没有几个地方是完好的了。

    大部分普通人都已经退到了广场上,甚至,绝大部分的一级进化者也走了。

    那原本拥挤的修罗场没剩多少喘气的了,地上一片一片的尸体,都是被误杀的,跑的慢了就是惨死,正所谓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如今,这里只有寥寥不到两千人,九百多人的修罗军,还有一些其他势力的二级进化者,大约有五百多人,而惊人意外的是,各个擂台的擂主几乎没有人离去。

    这些擂主还都只是一级进化者啊,能在重重血战中拿到名次,果然,并非运气那么简单,就这般敢留在此地的心性,就已经超越了很多同龄人。

    任何人的成功都是有原因的,平日里或许看不出来,并不明显,甚至还会惹来别人的嫉妒,为何命运选择了这个人,我并不差啊,可是,只有当遇到大事时,才可以看出,有些很关键的因素,是大部分人所不具备的。

    孔侑看着那些擂主,他们脸色平静,虽然很勉强的在抵抗着威压,可目光火热,甚至,有人竟想对黑龙出手,去援助四大统领。

    看着他们,孔侑微微点头,华夏还是有后起之辈的,历代不缺人杰,如今的这些年轻面孔,未来只要活着,就必定是一个个豪雄。

    “诸位,能留下的都是人杰,老夫直言不讳,这畜生今日必须死,还望诸位助老夫一臂之力,斩杀此獠。”

    孔侑对在场众人拱手,此时的他倒不像一代巨儒,那里还有那满腹经纶,温文尔雅的气态,如同一只雄狮,睁开了双眸,露出一种血性,要击败一切挑衅者。

    “杀!”

    孔侑率先出手,竟是抡着双拳,毫无顾忌的直奔那黑色巨龙。

    他的攻击充满了霸道之意,宛如凌冽的秋风带着股金属的震荡之音,卷起滔天的杀意,要摧毁一切不平。

    眼看孔侑进场,四大统领莫名舒了口气,委实是那黑龙太过强大了,到现在为止,四人都受了重伤,莫不是在苦苦支撑,为那些撤离之人争取一线生机。

    而这当中最惨的,还要数那乘鹤老真人,他的白鹤都被打的跌落在地,无法展翅飞起了,左手的桃木剑都已经遍布裂纹,而右手的太极图更是被烧的黑糊糊的了。

    原本,老真人以太极图挡住了那巨龙的黑色火焰,可自身却付出了极大代价,那太极图的催动需要自身源源不断的血液来激发。

    然而,他硬是咬着牙挺了下来,将那奄奄一息的百丈老母鸡送到了王重阳身前,那百丈巨兽再次变成一只千纸鹤,最终化成一道白光,涌入王重阳体内。

    宛如获得了新生,王重阳那满头白发,多了些许黑色,而老真人却是彻底扛不住了。

    整个人的精气神仿佛彻底消失,眼看就要一头扎在地上,最终单手扶着桃木剑,竟又提剑暴起,于那黑龙缠斗。

    如同受了侮辱,这黑龙盯上了老真人,竟当着自己的面,去救别人,太无视自己了,真当杀不掉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