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四十二章 鹄鸣山

作品:四时之冬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纳尔好挑食啊

    元月四日,鹄鸣山下的城镇村庄正式派人向灵应教递了帖子,因着两地相隔不远,当地又没有什么名门大派,多年下来,倒也归入了灵应的管辖。

    五日清晨,太清的轿辇送了唐芒回来。轿是当朝太后御赐的轿,绛色轿身雕龙画蛟,明黄流苏垂饰,车上下来的少女粉衣玉簪,面色冷淡,清贵非凡。

    “芒儿师妹这趟亲,走得不错。”程阮莞尔一笑,一袭水绿裙衫在人群中最是显眼,乌发高束,垂下的发丝微动,目若秋水,腰间的青霜剑衬得她身形笔直。

    唐芒简单谢了一句,走到云昭身边挽着她,浅浅笑了声,“小昭,走吧。”

    云昭与唐芒几日没见,又有许多事情要告诉她,便随着她往回走。

    “唐芒,下午就要去鹄鸣山了,你回来的晚,要不要先回去准备准备?”

    “对了,唐师伯与重乾掌教身体都还好吧?”

    “唐芒,你今日怎么穿上这么高领的裙子了,蜀郡那边时兴起这样的款式了么?”云昭叽叽喳喳了一路,半晌不见唐芒答应,有些奇怪,转头盯着她。

    “唐芒?”

    后者转过脸来,眼神清明,脸上挂着与往常一般无二的笑,甚至连嘴角上扬的弧度都一模一样。

    “小昭,什么事?”

    ……

    午饭一过,瑛丰真人与几个将要去历练的弟子叮嘱了一些注意事项,又遣各人回山准备。云昭回去带上了九黎索和小九,想要去桃源那边同他告别时,发现师父早已不在观里。

    “师父昨日叮嘱了我一些注意事项,后来便说自己要出门一趟办些事,具体什么事,师父并没有说。”薛无至帮她理了理跑乱的头发,耐心得说道。

    云昭“嘁”了一声,小声嘟囔,“师父还是更疼你些。”

    少年忍俊不禁,笑容如春日融雪,他也并没有解释“师父是叮嘱自己照顾好她”的事。

    半个时辰后,十位弟子齐聚在灵应山门前,瑛丰将此次下山的事宜全权交给了薛无至与程阮,两人惧是入教早的,薛无至的为人叫各位长老也算放心。

    从灵应山去鹄鸣山不过半日,还未到地方,便有夹道相迎的官府队伍,百姓围在两侧大概不知车队里是什么人,所以都是惶恐跪着,偶有些年纪小的娃娃好奇抬头张望。

    有个小孩被按着头哇哇大哭起来,薛无至看着不忍,翻身下马将小孩儿与妇人扶起来,领头的县官摇摇晃晃的赶过来,一张脸笑成了花,“敢问是不是灵应教来的小道长?”

    云昭见珩一行人也从车上下来了,见这阵仗也有些不解。

    “这些百姓跪着……”云昭心直口快些,“是有什么朝廷大官要来么?”

    那县官脑子里略一思索,转而眯眼笑着连连点头,“道长说的不错,灵应大教为国解忧,为民解困,可不就是朝廷要官么!”

    来的都不是什么不知事的小孩子,这县官一句话点醒了众人。

    只除了面带骄傲的程阮那几人……云昭他们几个看着膘肥体壮的官兵,又看看面色惊惶的百姓们,心里都有点说不出来的怪异感觉。

    县官原本打算是将几个弟子好好安置在自己府中招待的,但薛无至婉谢过,说明众弟子是带着历练来的,不宜安逸,第一晚便打算宿在妖怪最近一次出没的住户家中。

    县官自然是一番夸奖吹捧,后又叮嘱了那位住户好生招待。

    好在那住户是位乡绅,家中房屋多,男女分开两两一住,也不算拥挤。

    “是我思虑不周,”薛无至歉声同乡绅说道,“这几日我们要给居士添麻烦了,请问您贵姓?”

    乡绅脸色还算好,只是眼下青黑,闻言连忙说了几句“不敢当”,“贱名恐污道长尊耳,免贵姓朱……我家中,正好是那黄皮妖怪最近进来的一户。”

    “黄皮妖怪?”云昭问道,“可有伤人?”

    见珩抱紧了手里的剑朝云昭靠去。

    那乡绅苍白着脸笑了笑,“内子年前怀孕,被吓得掉了胎儿,现下还卧床不起。”

    “那妖怪长什么样子?”程阮问道。

    “我只无意间瞟见过一眼,身上……长满了黄毛,据说跟它对上眼睛的人都会被扒皮挖心,我、我不敢看……”

    眼看那乡绅脸色越来越白,薛无至温声谢过,那人忙不迭声称照顾内子,连忙离开了。

    到了傍晚,来乡绅家的人踏破了门槛,一些百姓抱着篮子提着篓,布下盖的都是些鸡蛋和自家做的吃食,他们脸上没有了官兵在时的拘谨,见到十个灵应的弟子,都是满脸的感激崇敬。

    原来这些人都是几个有人员伤亡的城镇村子派来的代表,年前妖乱弄得人心惶惶,到了今天,总算盼来了“救世主”。

    薛无至抗拒不了乡亲们的好意,几个弟子被乡亲们簇拥着坐下,但谈起妖怪时,大家俱都支支吾吾的,不敢说的模样。

    其实也没有人见过妖怪的真面目,不敢说是因为大家都害怕,妖怪手眼通天,怕它下一个找到的就是自己家。

    “俺只知道,它一开始白日里出没,会拿吃食骗小孩子,化成受伤的人骗大人和老人,后来在夜里出没,去到哪里人就死到哪里。”一个老妇人哑声说道。

    “我、我听说……”一旁的年轻女子怯怯抬头看了一眼几个弟子,“听说那妖怪,最仇恨道士,前头来的几个都被、被……”

    “李家婶子你不要瞎说!”挨着的消瘦妇人尖声止住她的话头,眼睛还止不住往几个弟子那里瞟,满脸的惊慌失措。

    没听说过有道友在灵应派人来之前来过啊……

    云昭与薛无至相视一眼。

    “应该是散修,”薛无至低声道,随后转向一众百姓,“大家放心,我们必会除掉这妖怪,否则不会离开,灵应大教,言出必行。”

    乡亲们又是抹泪连声道谢。

    一波人走后,云昭与唐芒分在了一个屋子,两人隔壁是见珩与薛无至。见珩身宽体胖,没有弟子愿意和他同屋子,薛无至便主动和他一起。

    乡绅家里是一层半,那上半层是储物的地方,楼下被褥不够,云昭便主动上去搬一床下来。

    她抱了一件被褥,突然听到外面说话的声音,就弯腰走到半层的外廊往下看。

    见珩与唐芒争执着什么,然后他委屈巴巴的拉着脸,噔噔噔得冲到不远的井边,捡起个什么,然后大叫着拈着那玩意儿冲回来。

    云昭看着好笑,扬声问道,“小栓,你拿着什么?”

    见珩没听到云昭说话,只难得冲唐芒小声发了次脾气,“你、你没听到那大娘说妖怪拿吃食诱惑小孩儿吗?!!你还让我去!”

    唐芒嗤了一声,夺过那东西端看起来,“你是小孩儿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