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四十四章 争执(求票票嗷)

作品:四时之冬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纳尔好挑食啊

    九思抬起大掌奋力一抓,薛无至没稳住心神,血网被拍得四散溅开,黑瘟们抓住了机会,不愿与九尾正面交锋,便迅速卷起了见珩与唐芒抽身隐入夜色中。

    几人要追,被四面八方环绕而来的瘟鬼挡住了去路。

    “这里的瘟鬼怎么这样多?”云昭急说了句,她担心见珩与唐芒安全,下意识喊了声,“九思!”

    九思明白云昭的意思,尖啸一声扑了出去,很快也隐入夜色不见了。

    四周有些家犬野狗被惊动,更加狂躁的叫了起来。

    “云昭,这是怎么回事?!”程阮蹙着眉,她一身水色长裙,衣冠整齐,与长发未束,堪堪着中衣披着薛无至外袍的云昭形成了鲜明对比,一个镇定自若,一个狼狈不堪。

    她见云昭面色凝结,愈发揪住不放追问,朗声好叫在场每一个人都能听见,“你竟敢与妖怪勾结?!”

    云昭咬紧了下唇,薛无至将她挡在身后,神情凝重得看着逐渐形成遮天蔽日之势的瘟鬼群,“行了!一定是误会,众弟子退回廊下!”

    他横剑护着大家退回廊下,众弟子合力辅助薛无至塑成灵气光障结界将黑瘟群挡在外面。

    程阮气红了眼,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薛无至发脾气,竟然是为了云昭,自己与他从小到大的情谊,难道连个相交不到五年的外来弟子也比不过吗!

    光障结界被铺天盖地的瘟鬼撞得波动不止,云昭缠紧九黎索颂咒加固结界,没防住后背被程阮重重一推。摔倒并不要紧,尚在结界内并不会被黑瘟所伤,云昭皱眉回过头,霜雪剑影摄得她眼前一花,剑气将她的脸刺得生疼。

    云昭诧异抬起眼,见到执剑的程阮嫌恶冷漠的脸,她红唇一张一合,“没准这丫头就是妖怪的同党呢,留她在这儿,那妖怪不疯了似的往这儿扑就怪了。”

    “程阮!你疯了吗!”薛无至低吼一声,一张俊脸满是怒气,他无法抽手去扶云昭,只是觉得气血翻涌,“这个时候了你在闹什么!”

    云昭看着程阮,耳朵里里突然一阵嗡鸣,全身的血一下涌上了脑子。

    ——唉……我怎么总是见到这种场景呢?

    ——云昭小徒,为什么你总是被推在地上羞辱的那一个呢?

    程阮眼睛一酸,带了哭腔,“刚刚你没看到吗!她养的是个妖怪!你……”

    程阮话声未落,院门处突然传来一阵阵的拍打声,云昭摆了摆头,试图驱散心魔控制,一边转头看向院门。

    “道长,道长!你们在吗?救命啊——救命啊!”妇人小孩儿的哭泣声突然之间一齐响起。

    “快去开门!”有个小弟子惊叫了一声。

    “不能去!”云昭揉着额头,脑中疼涨,但越发清醒,“外面都是黑瘟,他们若是人,不可能接近这里……”

    “我看你才不是人!”程阮恨恨骂了一句,但也没有过去开门,而是揪着云昭不放,“你说啊,那狐狸是不是你养的妖?!”

    “别闹了!”薛无至一个头两个大,“现在是废话的时候吗!”

    屋外的呼唤被忽视,声音逐渐消失。

    只是耳边听着喧闹不断地犬吠,云昭心中越来越急躁,胸腔中也说不出的郁闷,只觉得与大家站在一处,呼吸都快要止住。

    “不行,师兄,我不能死守在这里,”她抬头朝薛无至说道,脸色苍白,“唐芒与小栓被抓越拖一分,危险越大……倒不如让我冲出去搅乱妖怪的阵脚,他们能安全些。”

    薛无至身上是有师父和掌教的托付在的,他没想到这次安排弟子历练的地方如此凶险,万鬼围城的阵仗,闻所未闻。

    他此刻进退两难,但情况确实紧急,于是转头朝程阮道:“圆圆,你带其余弟子守在这儿,我与小昭去救人。”

    此时西边儿的狗吠愈叫愈旺,云昭心念一动,扔出一张水引符,九黎索也化成红索模样急追而去,她借力而起跃上屋顶,薛无至提剑跟上。

    云昭循着声音一看,西边犬吠不停地是白日里她见过的那只大黄狗,此时那只大黄狗也看到了跃上屋顶的云昭,汪汪叫了两声,兴奋地甩着尾巴。

    那狗两只前足蹦跶起来朝着云昭叫完,又转头朝着西边叫个不停,循环几次看着云昭,尾巴轻轻的甩动。它执意于给云昭“指路”,甚至都没看到四下黑暗里包围过去的瘟鬼黑气。

    “小心!”云昭大叫了一声,那大黄狗也发觉黑影在缓慢得朝自己包过来,四下逃不出去,它夹着尾巴不安的低吠起来。云昭收回九黎索,向身旁的薛无至说道:“这只狗在给我们指路。”

    薛无至点头,他转了一下手中的度尘剑横在身前,云昭在后面抓紧九黎索,身子一接触到光障外,两人倾身运气疾速向大狗处赶去。

    一路瘟鬼尖啸着扑上来,又被度尘斩开,云昭在后面祭九黎金铃召火烧开去路,两人手腕被扑上来的瘟鬼震得发麻,薛无至也忍不住低喊,“这里瘟鬼比我见过的加起来都多,怎么回事!”

    “应请净心灵应祖君,变化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

    后头突然传来几人合颂的灵应净心咒,以程阮为首,她眼看着云昭的眼中写满了不甘,但其余弟子见云昭与薛无至出去对抗妖怪,私下都对她颇有微词,毕竟她在这届弟子中也算是师姐,传回灵应还怎么得了。

    为堵住悠悠众口,她再不情愿也得出来。

    “薛师兄、云师妹,你们快去救人,”说话的是邱如底下的弟子,他年纪与云昭相仿,入灵应早些,但也没见过这样的阵仗,面色都吓白了,“我们几个在这能牵扯住一部分的黑瘟。”

    来不及多说,云昭听见那黄狗的呜鸣,薛无至点头,滚滚的黑气一露出缝隙,二人便执法器杀了出去。云昭收回红索飞身下去,薛无至持剑挡在身后,而伏兽金铃清音召火烧开重围,她俯身拍了拍大黄狗,“你是不是知道我被抓的朋友被带到哪里去了?”

    大黄狗甩甩尾巴,眼睛葡萄一样乌黑清澈,它回应着云昭的话,跳起来清脆的汪了一声。

    “好孩子,”云昭一喜,拍了拍狗头,“带我去找他们!”

    大黄飞快的窜了出去,夜色下像一道黄影。

    云昭与薛无至迅速跟上,二人追出了镇子,前方夜色浓重看不清晰,黑气遍布的荒地上突然出现了几十个百姓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