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三话 师徒(十五)

作品:一刹芳华三生梦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雪妖小蝶

    十五、

    “你师父?我可有听错?”

    “你没有听错。”

    “哼!那小子武功也算很不错了,但是在你这位大神面前,只怕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吧!不说武功,年龄上……呵呵……做你的孙儿也嫌小了吧?”

    “……”

    突如其来的沉默,死一般的寂静。

    阿绮又是那般极妩媚撩人地捋了捋自己的长发:“你莫非已猜到我是谁。”

    “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你现下的年龄可不是有九十多了?”

    阿绮不置可否:“你继续说。”

    “其实昨晚你露了那么强硬的一手,我一时间真的还没办法将你的身份推算出来,当今武林即便是将军府的那位老爷子也都达不到这样的内功造诣,于是我大胆的把你的身份往前推算了一个甲子,然后假设你不是个小姑娘,突然有了一点眉目,结合我脑中仅有的一点点库存信息,就想到了。”

    “哦?不妨说说看。”

    “玄刀绯剑苑云绮,抑或者说如今擎月巅苍梧轩的玄绯尊。”

    “……”

    其实一想到苍梧轩的时候,我就豁然开朗了,因为据说玄绯尊的师父是位剑仙,那么他们有什么驻颜养生甚至返老还童的秘法也就不奇怪了。”

    阿绮那种讳莫如深的笑意明显停顿了一下,但如果给她配个音的话,应该是她的强大的内心“咯噔”了一下。

    难道传言非虚,她跟他师父确实存在着一段不伦之恋?

    果然,阿绮像是平复了一下心境,声音还有一丝颤抖:“关于那位剑仙师父,你还知道些什么?”

    我无辜且懵懂地摇摇头:“没有了,年代太久远,就是这么点料,也是我无聊的时候从一摞灰尘扑扑的旧书堆里扒出来的。”

    阿绮鼓起了掌:“洛神宫闻风阁阁主果然名不虚传,不仅博闻强记,见多识广,而且想象力丰富,给你一点点线索就能被你扒个底朝天。”

    “哪里、哪里。这位剑仙师父我虽知之甚少,但对这位玄绯尊我是由衷佩服,十六岁的年纪就凭一刀一剑,单挑当时南方武林的六大派,六战五胜一平手,这一平手还是因枯荣山庄庄主尹亭渊年迈做了让步,从此玄刀绯剑之名响彻江湖,都认她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天才少女。”

    “那你凭什么推断我就是苑云绮,难道因为我叫阿绮?未必牵强了些。”

    “其实我也不确定,只因我那闻风阁的时事小札上刚好报来了苍梧轩尊主出走两月余的消息。所以我就发挥了想象力关联到你身上,并且更大起胆子诈你了一下。”

    阿绮沉默片刻没有说话,她此刻两条粉藕似的臂膀就这么摊开来搁在水池边上,正是一代宗师才有凛凛气派:“哼哼!我苑云绮当尊主这几十年来,你倒是第一个敢对我使诈的人。”

    我浑不在意她身上陡然腾起的肃杀之气,依然平静地看着她,甚至还换了个更舒服的泡澡姿势。

    阿绮、不、苑云绮道:“你很不错,明明冒犯了我,却能泰然自若,气定神闲,你这个年纪就有此种定力,前途不可限量。”

    我故作轻松的笑了笑(其实心里何尝不是在瑟瑟发抖):“我只是想着咱们这一路姐姐妹妹得相处下来挺融洽,真真假假的总算还有几分情意,况且论辈分,我实在是连您的徒孙都够不上,若是一时意气杀了我这么个小辈,传到江湖中去,整个苍梧轩可是要颜面扫地了……我知道,苑云绮可以不用在意旁人的看法,但是苍梧轩尊主就一定会在乎。”

    其实我说完这番话心也是悬着的,不知道这个神秘大佬会作何反应,一时间脑中也转过了不下十种的脱身之法,甚至还有几分后悔为啥要不知死活的跟她来泡澡,不过我这也不是经过热水一泡僵了的脑子才突然开的窍嘛!之前给我一千个妄想也绝不可能把阿绮跟苑云绮关联到一起,这么说着分析着竟然把自己给捋顺了,神奇。

    更没想到的是,这个苑云绮竟然没有发作,反倒被我说服似的点点头表认同:“你这小妮子,呵呵……竟然是这么多年来,第一个了解我心意的人。你的心无须跳得这么快,我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要杀你,现在知道你这么了解我,就更舍不得杀了。”

    厉害了,连我小心脏砰砰跳的频率都能被她捕捉到,这人的修为是到了何种境界啊!

    “不过,你们洛神宫的手未免也伸得过长了些,连我苍梧轩也敢染指,看来我这次回去,也要把派中门徒好好清查一番了。

    我挠了挠头,赔笑道:“那个、我洛神宫本来就是谍报起家的,若主营业务也没干好,怎么敢发展其他副业呢,哈哈哈哈。”笑得我自己都觉得尴尬。

    “这次就算了。你回去告诉那个李凌松,他野心勃勃志在天下我不会妨碍他,但是倘若再敢往我苍梧轩安插眼线,那就看他是不是嫌命长了?”

    “是、是、是。”

    我看她面色稍和,本想再找她说说旧事多挖点料出来,给我即将动笔的章回小说增加些素材,但是这人性情不定,虽说了不杀我,但若是不小心触了她的逆鳞,今天小命儿搭在这小小汤池里也不是不可能的。

    气氛再次降到冰点。

    没想到她竟然自己开口了:“你不是想知道司徒瑾怎么就成了我师父?左右现在无事,将这些陈年往事翻出来讲讲也无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