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十五 人形灵基

作品:种仙纪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草上匪

    菜皮小说 www.shukuai123.com ,最快更新种仙纪最新章节!

    面对仲杳的疑惑目光,仲长老深深叹息:“其实先祖没留下什么记述,平常这么说,不过是哄你们晚辈的。”

    仲杳瞠目,历代先祖居然没留下一点文字?

    仲长老的身子佝偻起来:“文字倒是有,历代堡主留下的文字都在,大部分都是账册名录,剩下的不是练笔时的作业,就是各种鬼画桃符,小人打架那种。想想你爹吧,除了会写自己的名字,还有画圈之外,还曾写过什么?”

    仲杳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这么一说还真是呢,他那便宜老爸就是个文盲!

    眼睛又眯了起来,也就是说,仲家历代先祖,其实都是文盲?

    这特么画风不对啊!

    修仙世界不该人人玉简在手,天生能读会写,出口成章,牛掰的还有出场诗乃至诗号吗?怎么到他这,居然就有文盲这种破坏画风的存在了?

    想想自己,仲杳又释然了,靠吃土修行的自己不是更破坏画风么。

    仲长老避着仲杳的视线,到避无可避,又挺胸抬头了。

    “仲家人的手是用来拿剑的,不是用来拿笔的!”

    老宗师说得正气凛然,下一刻又偏开脑袋。

    “会背口诀会算账就够用了,学那么多没用嘛,又没谁去当教书先生、游方郎中,更没人去当官。也就堡主你天纵其才,不仅修行神速,还有闲功夫读书认字。说起来高先生那种人,也不是一直都有的啊。”

    老宗师碎碎念着,还是知道做文盲不光鲜。

    仲长老说的仲杳也明白,修行才是第一,修行所需的口诀和技巧,有仲家代代亲口相传,不需要什么功法书籍,又何必耗费时间去读书认字。

    仲家堡里,除了仲至强仲至重等管事,还有仲善存那种预备管事懂得记账,略通文墨外,其他人还真是大字不识。

    “藤妖的事情,只能成为秘密了。”

    仲长老决定不想了,不然脑仁要炸。当然,地下洞穴必须封闭起来,知道的人越少越好。

    等仲长老跟仲善存都走了,仲杳回到已经收拾好的帐篷里,摩挲手腕上的草环。

    秘密么,那倒未必。

    等紫萝找回藤妖的记忆,事情就能水落石出了。

    摩挲了好一会没反应,仲杳推转九土真气,渗进草环里。

    草环渐渐褪色,直至变得枯黄,看上去就是用普通干草编的。

    紫光一闪,还带着哇的一声惨叫。

    娇娇小小的女孩蹦出来,顺滑如绸的淡紫长发又变成爆炸头。

    她把仲杳给的麻衣撕碎了,用根根枝条串联起来套在身上,看起来就跟渔网装一样。

    “谁啊?活着不好吗!”

    女孩张牙舞爪的,见是仲杳,僵在当场:“是主人啊。”

    她打着呵欠,睡眼惺忪的问:“主人有什么吩咐?”

    这个紫萝,真的被自己收服了吗?

    仲杳捏着下巴寻思,或许是刚从卡池里捞起来,好感度不够?

    看到紫萝胸口挂着的双心藤结,仲杳问:“你肯定想起了什么吧?”

    紫萝揉着额头呻吟:“一想就头痛,为什么要自找苦吃去想啊。”

    她还埋怨起来了:“我现在只想睡觉,想知道什么不能等我睡够了再说吗?我还是个才出生个把时辰的婴儿!”

    等你睡够?再睡个两三百年?

    仲杳直视着她说:“没想起也不要紧,我告诉你。你被魇气侵蚀,彻底没救了。是我净化了你的灵种,借你之前的真身孕育了现在的你。”

    “不过我的处境也不好,我们仲家堡……就是你楼上这家人,正面临魔魇的威胁。”

    “我父亲刚死,我临危受命接任堡主,想挡住魔魇,保护这里的人。”

    他的态度异常诚恳:“我不关心以前的恩怨,更不会追索什么。只想知道魔魇、贯山还有仲家先祖的任何事情,知道得越多,才越有可能找到办法。”

    “如果你能记起一些事情,哪怕只是一点,都是在帮我,也是在帮大家,我会很感激你。”

    “你还能打的话更好,不过你原本也不怎么强,这方面就不指望你了。”

    紫萝的红瞳又渐渐亮了起来,她很惊奇:“干嘛对我解释这么多啊,还请求我,你是我的主人呢,要我做什么下命令不就行了?”

    是谁之前说主人就是用来提供养分的存在啊?

    仲杳撇嘴:“下命令有用吗?”

    紫萝异常淡然,仿佛说的事情跟她无关:“命令没用就强迫啊。”

    她恍然的哦了声,投来异样的目光:“你不会是……对小女孩有特别的癖好,所以不忍心?”

    不要用这种老司机的表情谴责别人变态!

    仲杳没好气的道:“我不会威胁你,也没有什么特别癖好,只是把你当人看待而已。”

    紫萝咧开小巧樱唇,很是鄙夷:“那还是跟我长成什么样子有关嘛,如果我不是现在这个样子,而是很可怕的怪物,你就不会把我当人看待了。”

    刚出生就这么牙尖嘴利,以前是啥德性真不敢想。

    仲杳很有耐心的回答:“是啊,的确会有不同,我终究是人,人的审美……呃,好恶限定了我的好恶。”

    “不过好恶只是情绪,不会主宰我对所有事物的判断。只要可以沟通可以理解,没有不同戴天的矛盾,我都会平等对待。”

    紫萝的瞳光明暗闪烁:“其他事情我还记不起来,但我记得……人和妖是不可能平等的,你这些话真是奇怪。”

    仲杳深深叹气:“你还没明白吗?不仅是这些话奇怪,我这个人难道不奇怪?”

    “可以净化你的灵种,栽种在你前身的尸体里让你获得新生,这样的人你应该遇不到第二个了。”

    “我不知道你记起了多少事情,只知道你还有些不肯接受现实。或许你还没搞清楚自己到底是谁,或许过去发生过什么让你不信任我。这都不要紧,我不会逼你的,你可以慢慢想。”

    紫萝跟他对视,瞳光完全黯淡,呆呆的像失去了灵魂。

    她机械的道:“是啊,你这个人,真是太奇怪了。”

    说完她跑到帐篷角落里,抱着腿蜷缩成一团,发起了呆。

    仲杳是真不急,七年来他吃土的最大收获,就是耐心十足。光是一转里的稷土,就得春夏秋冬、雨雪霜炎换着花样吃,他足足花了四年才完工。

    眼下的进度还不错,不过祀土还没吃到。离开洞穴前,他从那尊土地公的泥像上偷偷挖了一块吃下,并不是祀土。

    已快拂晓了,仲杳又沉沉入睡。

    角落里,紫萝抬起头,定定看着睡得香甜的仲杳。

    “你这个人,真是太奇怪了。”

    紫萝低语着:“是他,又不是他,你到底是谁?”

    “莫非是你夺走他的力量,冒充了他?”

    “对了,有个办法检验。”

    缕缕发丝穿透木板,深入地下,变作根根枝条。

    枝条再挤出地板,伸展到仲杳上方,绽开朵朵紫花。

    紫花又散出无数细丝,细丝汇聚成顺直如瀑的长发,角落里的紫萝渐渐消散,又在枝条上渐渐显现。

    紫萝就这么挂在枝条上,跟仲杳面对面,近得气息相融。

    她的红瞳又变得炽亮,面目也狰狞起来。

    “杀死你!”

    “我是杀不死他的,能被我杀死的就不是他!”

    发丝扭结成蛇,悄然伸展,极为柔和的贴上仲杳脖子。

    紫萝没有马上发动攻击,她推转气海蓄势待发,准备来个雷霆一击。

    就在此时,淡淡黄光自仲杳体内溢出,沿着发丝之蛇而上,渗入紫萝体内。

    黄气投入紫萝气海,让她身体一颤,呼吸浑浊。

    她发觉情形不对,可那缕黄气将她跟仲杳联为一体,推送来股股奇异力量,让她无法自拔。

    于是她眼睁睁看着淡淡青气从自己的气海里转出,顺着发丝之蛇渗进仲杳体内。

    青黄两气来往交替,极有规律的微微振荡。

    大片红晕在紫萝脸上染开,她吐着粉舌,呼哧呼哧的喘起来。

    她两眼晕迷的呢喃:“先天……先天灵气……”

    心神一松,她从枝条上落下,扑在仲杳身上。

    仲杳手腕上的草环如灵蛇般伸展,将她囫囵裹住,还将手脚倒绑在一起。

    “不可能!”

    紫萝失声叫道:“这是我的灵丝啊!”

    仲杳睁眼,跟她四目相对。

    陶碗里的根土正在加速转动,鼓荡得气海充盈,胸口还砸了个娇俏萝莉,哪还睡得着。

    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小女孩眨眨眼睛,露出假到发齁的笑容。

    她怯怯的说:“如果我说……我把你错认成失散多年的父亲,所以忍不住扑到你身上,你信吗?”

    “信你个鬼头!”

    仲杳呵斥:“你还真把我当成养分提供者啊!”

    面上虽然生气,心中却在雀跃,跟紫萝竟是这样的关联。

    他清晰感应到根土与紫萝之间的循环,看来自己对她而言,就是个人形灵基。

    不过他掌握着主动权,神念一动,就切断了根土与紫萝的关联。

    “让我吸啊!”

    紫萝瘾君子般的叫道:“我还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