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二十二 四倍率一洗剑

作品:种仙纪 | 分类:武侠修真 | 作者:草上匪

    菜皮小说 www.shukuai123.com ,最快更新种仙纪最新章节!

    摩夷四杰齐齐整整躺在地上,地面不断震颤,抖得他们渐渐恢复了些气力,嘴皮子可以动弹了。

    不过前方的景象实在震撼人心,他们根本分不出心神说话。

    他们从未见过个头足足有两丈高,比肥猪还壮硕的狐妖,更没见过如巨大狼牙棒的狐狸尾巴,还是两根。

    换了他们对上这头狐妖,根本不能,也不敢近身。狐妖身上散发出的灰黑烟气就是魇气,吸上半口就得跟刚才那样变异失智。那两根狐尾还能伸缩自如,一扫就是好几丈范围,被砸中的话怕不当场破碎飞升。

    他们只能离得远远的攻击,但以他们筑基六到八层的境界,并不强劲的真气,想用剑招术法伤到个头这么大的狐妖,还真是痴人说梦。这狐妖不仅尾巴如手臂般灵巧,看它翻滚腾跃的动作,灵巧得不亚于人类,绝不会给他们轻松施展招术的余裕。

    这头狐妖居然是走体修的路子,起码是个宗师,境界至少到了炼气后期。

    就是如此可怕的魇化狐妖,却被孝服少年打得无比憋闷,根本没有还手之力,宛如后者的陪练。

    孝服少年是怪异的另一个极端,他背着背篓,身形却灵巧得像个虚影,进退挪移没有任何依凭,完全超出了常识,似乎是以先天灵气施展的某种神秘身法。

    步法如此轻灵,剑招又无比雄浑。

    四人头后脚前平躺在地上,看不到全景,只能瞄到空中的景象。

    少年斜飞着后退,避开两根狐尾的合击,手中射出浓稠清光,深深透入狐妖的肚腹,撕开血肉翻卷的大口子。

    清光自伤口蔓延开,染出一块灰白毛皮,周围魇气翻滚,却浸透不入。

    狐妖痛极惨呼,行动快了许多,两根尾巴不再当做狼牙棒挥舞,而是变成肢节,撑着它疾扑而出。

    转瞬狐妖从视线右侧扑到左侧,孝服少年却如鬼魅般自右侧掠出,转到狐妖身后。

    又一道清光自少年手中射出,这次落在狐妖的后脑勺上。四人总算看清楚了,那是一根细窄如剑的竹条,晃悠悠扎在狐妖头上,将一圈清光染开,在浑身魇气的狐妖身上又印上一片又圆又大的疤痕。

    狐妖由左扑到右,少年由右飞到左,给狐妖大腿上扎了一剑。

    狐妖倒在地上翻滚不定,再一次扑起时,却冲向了他们,吓得四人同时惊叫。

    少年在他们身前升起,一剑射中狐妖胸口,打得狐妖倒滚而出。

    如此反复,来来回回,牵得四人的眼珠子左左右右前后前前前,转个不停。

    他们也看出来了,少年……也就是仲家堡那位新任堡主,更像是在练习身法和剑招。

    “老、老大……”

    壮汉艰辛的说:“咱、咱们还是逃、逃吧。”

    女子也带着哭腔说:“这不、不是我们能掺和的事、事啊。”

    青年叹气:“还得感、感谢仲堡主,他救了我们一命。”

    黑袍人悲怆的叫道:“老、老天不公啊!”

    “我……不……服!”

    无数次探宝,总是败在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上,这一次也不例外,黑袍人心态炸了。

    “嗷嗷——嗷——!”

    狐妖忽然仰天长啸,身上黑气喷涌,爆出无数寒光凛凛的尖刺。

    尖刺如水银融解,化作片片甲叶,转瞬覆满全身,变作一身威风凛凛的银亮扎甲。头上也多了顶飞翅红缨盔,即便面目不堪,也摇身变为雄壮威严的神将。

    可下一刻,黑气冉冉,抹去盔甲亮色,神将变为魔将。

    狐妖两臂一分,拖在屁股后的两根尾巴落到手上,仍然保持着狼牙棒的形貌,却不再摇曳晃动,而是如铜铁般坚实沉凝。

    “这是神印!山神的神印!”

    “狐妖就是山神!”

    “我们刚才拜过的啊!”

    “果、果然不是我们能掺和的事情。”

    摩夷四杰们惊恐的低呼,奋力耸动腰臀,想赶紧离开战场。

    神灵是走神道修行,与凡人修行有本质不同。单论修为,神灵有高有低,并不由神位决定。不过神灵在主场有神位加持,有神灵法术,便是金丹真人,也不愿轻易得罪。

    神灵若是狂乱,自有天地之灵夺其神印,削其神位,可无辜者遭难乃至丧命,就只能自认倒霉了。

    惊恐之余,黑袍人还在嘀咕:“莫非这头狐妖也是偷了山神的神印,才坐上神位的?“

    狐妖显出山神真身,还是被魇气腐化了的状态,行动大异于之前的兽妖形态。他高高跃起,抡着两柄狼牙棒砸向少年,风声呼啸,势大力沉。

    少年后掠、横挪、折返,也比之前迅捷了许多,狐妖连续几击都落空,在地上砸起股股泥石尘柱。

    躺平的四个人被震得离地而起,落下时横七竖八的压在一起。

    女子被压在最下面,尖叫道:“吕秀才你嘴巴搁在哪里!还有赵疤刀,你那是什么东西戳得我胸口好痛!方老大你……手能挪开一点么?”

    轰隆巨响,地面再震,四个人被抖散了重新堆在一起,这次轮到壮汉咆哮:“吕秀才你在咬什么!”

    紧接着震动更为猛烈,这四人压成了一堆,换黑袍人模模糊糊的叫:“吕秀才你的嘴好臭!”

    绿衫青年的嘴一直被堵着,无法申辩,只能咿唔低叫。

    震动越来越猛烈,地面都在喀喇开裂。四人已经看不到战斗的景象,只觉置身急速旋转又猛烈颠簸的怪异涡流中,别说身体,连意识都快抖散了。

    山崖轰然坍塌,滚滚土石带着四人向山下滑落。四人看到少年的最后一幕,是他冲天而起,手中蓄积的清光更粗也更亮,如雷光般发出令人身心酥麻的嗡嗡振鸣。

    雷光轰在狐妖的肩胛处,打得狐妖脚下趔趄,身体转了半圈。

    再转回来时,狐妖的肩甲已然碎裂,混着黑气的血水染红半边身体,伤口处扩展开一片有狐妖脑袋大的灰白印记,中心血肉翻卷,深可见骨,还有一点小小的青竹之色。

    这一剑深入体内,让狐妖尖声嘶叫,变得更加癫狂。

    仲杳轻盈降下,还没落地就被紫萝牵退,正好避开狐妖的狼牙棒抡砸。

    “我快不行了!”

    紫萝呼叫支援:“赶紧让我吸一口!”

    仲杳气息也浑浊起来:“吸吧,正好我也得吸你。”

    紫萝顾不得谴责他变态,转动气海探入仲杳体内,一人一妖建起先天循环。

    黄气青气交错流转,浇灌着已经干涸的气海,两人又恢复了不少气力。

    先天循环催生出的灵气不仅能助紫萝恢复,仲杳的九土气海也运转得更顺畅。不过他还没到炼气境界,至少是丹田气海还没到,维持先天循环就如吃土一样,会损耗神魂,是有极限的。

    刚才的一击压了四倍丹田气海,这是仲杳昨天反复练习后的极限,差不多将满盈的九土气海消耗完,但只是重创了狐妖,并未打倒。

    加上之前消耗的,仲杳已经用了相当于十斤土的九土真气,积蓄只剩一半。

    现在又跟紫萝建起先天循环,损耗神魂,能继续吃土补充真气的额度也不多了。

    仲杳低声嘀咕:“不能继续周旋了,得速战速决。”

    紫萝讥笑他:“谁让你刚才玩得兴起啊,你是来解决山神的,还是找他练手的?”

    仲杳尴尬的咳嗽,填充气海,逼压气脉,射出竹剑的感觉确实很舒服,还有紫萝牵引着远远放狐妖风筝,没有半点危险,一时有些沉迷了。

    “不练得手熟又怎么解决这家伙?”

    他嘴硬道:“你看他居然还能显露出山神真身,按你的说法,他应该跟以前的你一样,虚弱得只能挨打啊。”

    狐妖抡着狼牙棒又一次冲过来,紫萝牵引着仲杳灵巧避开,语气有些严肃:“说明他的情况比以前的我好得多,连神印都没丢掉。”

    神印就是神位的证明,并不一定是印章之类的东西,各种物事都能做神印。看眼前这头狐妖的形态,这身甲胄多半就是山神的神印。

    仲杳一愣,刚聚起的九土气海差点散掉。

    他惊讶的道:“这家伙现在是清醒的!?”

    紫萝念叨起来:“清醒的又怎么了?人家和我……我的前身一样,在地下睡得好好的,被你那真气一滋,还能笑呵呵起床跟你打招呼么?知不知道你那真气比魇气还辣,激爽得很!”

    重生了怨气还这么大,那会肯定是印象深刻。

    “妮……妮……”

    狐妖一击未中,开始说话了:“你、你们……好、好大胆子!”

    原本尖细的嘴脸也消失了,就如手足一样都变回人样,可惜面目被迷乱黑气遮掩着,看不清楚。

    话语变得流利,声音倒是清朗:“胆敢冒犯山神,还不束手就擒,休怪我……窝……”

    可惜狐狸嘴脸又暴突出来,嘶嘶尖叫。

    狐妖运力跺地,狼牙棒一掀,大股泥土凝结成石,朝着仲杳劈头盖脸砸来。

    无数块石头罩住仲杳左右前后,再靠灵丝挪移躲避是行不通了。

    不等仲杳行动,袖中灵丝射出,散作无数股。每一股射中一块山石,牵引着撞作一处,在山石之潮中破开一个口子。

    滚滚山石掠过,自后方的山崖砸下,仲杳只被若干细小碎石砸中。

    “好样的紫萝!”

    仲杳赞叹道,他正准备用御石术解决这些石头,紫萝的应对更巧妙轻松。

    “全力一击!”

    紫萝昂扬的叫着,像是被仲杳一赞,心气爆表:“这家伙最多是炼气后期,神印的威能根本发挥不出来。连土遁都不会,肯定是偷来的,你能解决掉他!”

    “现在他全力施为,魇气侵蚀得更深,再不快点,他完全魇化的话,你和仲家堡就都完蛋了!”

    仲杳哪会不知后果,从地上牵起一股泥土,入嘴化作陶碗里的黄气,推转九土气海。

    仲杳感觉身体开始滞重,意识也有些发飘。

    先天循环自然加快,从紫萝那吸入缕缕青气,让她哇哇叫道:“你吸慢点!”

    九土气海像加足了润滑油的马达,卷动身心,真气再度充盈。

    将九土真气灌入丹田气海,变作木系真气,压进气脉。

    一倍率完成,接着是两倍、三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