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22章 情难自控的喜欢一个人

作品:醉堂春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梦锦旭

    “对呀,是冤家,而且我还是个史无前例的冤大头。”

    “偏偏你这个神出鬼没又讨人厌的家伙总是赶也赶不走,最不想见到你,却偏偏总是见到你。”

    听她这话,靳以轩突然反应过来,她仅是不想见到他而已。

    那么,他可以轻而易举的变成另一番样貌出现在她面前,她就不会心生不悦了。

    不对不对,自己怎么一门心思的想待在她身边,甚至想讨她欢心?

    自己怎么会有这么不可理喻的念头?

    这种念头还不是突然就有的,像是早就已经根深蒂固了。

    “姑娘一生命运多舛,我想成为你生命中的小欢喜。”

    靳以轩一向是想到什么就直言不讳,这个苏可可与从前的苏可可根本就不同,而且他很清楚自己心里的想法。

    他喜欢她,很喜欢很喜欢。

    只是,喜欢一个人,竟然会自己都觉得自己在很多时候都莫名其妙,情难自控。

    原来,他对从前的苏可可仅是源于责任,而心生的占有欲,毫无感情可言。

    他不确定是从哪一刻开始的,只知这个答案已经像是藤蔓,根深蒂固,这一刻,他甚至可以确定,他从来没有爱过从前的苏可可。

    就像从前的苏可可也根本不爱他一样。

    他觉得她很特别,而且很让人心疼,尤其觉得眼下她的举目无亲的处境,他不心疼她,谁心疼她?

    她都被迫的选择了为他牺牲自己了,他给她一点关心,也未尝不可。

    算是欠她的,这会儿该还了。

    “小欢喜?靳以轩,你是不明白你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吧?还小欢喜呢,你就是个大灾难!你是我的灾星!”

    “我是你的灾星,你是我的福星,咱们相生相克,相依相存,不是吗?”

    原来耿直的靳以轩竟是个油腔滑调的主儿,苏可可差点儿将他的话当真了。

    他说的话是当不得真的,就像她此刻出现在这里,也都是暂时的。

    她终归会离开,而他也不属于她。

    深刻明白了彼此的立场,苏可可坚定了信心,自己一定不会为他所动。

    “不要脸,你没什么损失,而我连命都亏给你了,你怎么赔?”

    “我又不是赔不起。”

    “那你赔啊!”

    “等你死了再说,你都还没死呢,我怎么证明我自己能赔得起?”

    “靳以轩你混蛋你讨打!”

    两个苏可可合二为一,朝靳以轩拳打脚踢过去,靳以轩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完全不将她这点儿放肆的行为放在心里。

    “呵呵,呵呵。”

    睡梦中,苏可可傻笑出声……

    第二天一早,她跳窗溜出客栈,想起昨夜的梦境,心里美滋滋的。

    果然是梦里什么都有,在梦里,靳以轩竟然被她打,而且他还傻乐着。

    果然,梦里的事都是假的,不然靳以轩脑袋被驴踢了,才会被她打到。

    抛开一切的前因后果不谈,单说靳以轩这个人,若没有这些纠葛,那么,他在她眼里,可是男神级别的人物。

    呼风唤雨无所不能。

    “淡定淡定,我一定是平时对靳以轩太花痴了,所以才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我梦到他干嘛呀?我花痴得也很矜持的,没那么明显的,好不啦……咦,受不了自己了!”

    苏可可找了一家茶楼,悠哉悠哉的品着茶,听着茶楼里说书人在讲故事。

    这一回,讲的是杨戬劈山救母的神话传说。

    还是凡间好,比起无妄城,这儿对她来说,多了一份安全感,妥妥的。

    她正寻思着接下来的时间都在凡间度过,这儿更适合她。

    况且,以她的能力,也回不到无妄城。

    也不是非得要回去。

    “心里有点不甘心啊,就这么杀不了他,就这么等死,而他还肆意逍遥的全然不将我当一回事,连句好话都没有。”

    苏可可眼下才发觉,自己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大度。

    人闲下来都是会胡思乱想的,她赶紧让自己忙起来,忙得没有时间再去想那些虚头巴脑费精耗神还完全没有结果的事。

    瞬间,整座茶楼除了苏可可以外的人全都被定住,喧闹声戛然而止,像是正在电影里播放的画面被按下了暂停键。

    要不是苏可可在无妄城中待了许多年,见多识广,非得吓出个好歹来。

    靳以轩乘风而来,渐渐飞向她,风中,他白衣飘飘,面带微笑,气场十足,他怡然自得的在她身旁坐下。

    “大佬,你一天是没什么正经事做吧?”

    苏可可对这个颜控对美男一向没有什么抵抗力,原本不待见他的,看在他这副好看的皮囊上,心情也稍微愉悦了那么一点点。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你分明是对我着了迷,却要一本正经的装模作样赶我走,是不是太虚伪了?”

    靳以轩对苏可可所问之事避而不答,顾左右而言他。

    “本姑娘虚不虚伪你管得着吗?碍着你什么事儿了?我就是喜欢好看的皮囊,灵魂有没有趣我可管不着。”

    “你喜欢我?”

    “我喜欢你这副皮囊。”

    苏可可解释得更准确一点。

    言尽于此,靳以轩倒是应该感谢自己生得这副模样。

    “每次都是我主动找你,你竟然不欢喜。”

    “呵!当我傻?你想见一个人,还用找吗?是我太高估你的能力了,还是你说得太虚伪?”

    “彼此彼此,你虚伪,我也虚伪,咱们天生一对。”

    苏可可皱了皱眉头,如今靳以轩变得油腔滑调的,和那些花前月下只会勾搭良家妇女的痞子没什么两样。

    还是他一本正经憨憨厚厚的样子让她喜欢些。

    不过这家伙即使放荡不羁,仗着这副好皮囊,也是显得痞帅痞帅的。

    苏可可傻傻的看着他,不禁花痴得傻笑出声来。

    “笑什么?这副傻样。”靳以轩一脸茫然,不知所以然。

    “别说话,你这么好看的人,当然是用来欣赏的,一开口就破功了,说的尽是些讨人厌的话,暂时闭嘴。”

    “……”

    靳以轩乖乖的闭嘴了,一次次容忍她在他面前放肆,他看着她傻笑的模样,不禁入了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