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一卷 真实的世界 第五十四章 不同的待遇

作品:极道猎梦师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三三吃肉

    柳自尘讲了一些入会的一些基本信息之后,就让他们自己互相探讨了,除了祡显宗之外,其他几人年纪相差不大,很快就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

    因为程善笙比他们早加入的缘故,话题里面多是向他打听总会的事情。

    地下城那么重要的事情,程善笙又不傻,况且柳自尘还在一边呢,也只能学着柳自尘对付自己的那一套手法逐个搪塞了过去,怎么不着痕迹的敷衍,又不得罪人是一个很考验技术的活儿,程善笙为此也是头疼的很。

    好在这种情况并不是太长,不一会儿就有一名西装革履的人敲了敲门。

    随着柳自尘宣布筑梦基金会来接他们的车子到了,现在就可以出发去总会了,程善笙才如释负重地松了一口气。

    当所有人都跟着西装男出去时,程善笙故意放慢脚步吊在最后面,走到柳自尘面前,语气不忿地说道:“你不多说点话,搞什么互相交流,我头都被搞大了!”

    柳自尘哈哈一笑,道:“谁让你自己介绍的时候说你比他们早入会的?”

    “如果不是你跟先前那个帅哥说了我是刚入会的,我怎么会这么介绍?还有如果你安排我最后一个介绍不就没这么多事了?早知道我就应该对他们知无不言,满足他们的一切好奇!”

    就在程善笙向柳自尘发泄着自己不满的时候,突然一道声音传了过来,“柳经理,你们两在聊什么啊?”

    两人朝着前方看去,发现开口说话的是张鹿夕,程善笙颇为好奇地打量着她,心里暗暗地奇怪她为什么没有跟着大部队走。

    柳自尘同样也是一脸的疑惑,短暂的思考了一下,问道:“张姑娘,你落在后面是有什么想问我吗?”

    张鹿夕摇了摇头,有些狐疑地说道:“大家不是一起走吗?我看你们没有跟上来,所以等等你们。”

    “当然是一起走啊。”柳自尘回答了一句,给程善笙使了一个眼色,两人这才加快了步伐朝外面走去。

    “你叫程善笙是吗?”

    离外面还有一段距离,三人就这么干走着,气氛中确实有一丝尴尬。

    跟柳经理又没什么好聊的,张鹿夕便把主意打到了程善笙的身上,相比位高权重的柳经理,刚加入筑梦基金会的程善笙同她一样都是新人,显然是要更亲近一些。

    不会是又要问我总会的事情吧?程善笙面色有些发苦,道:“对啊,怎么了?”

    “那个你去过总会吗?你能不能给我讲讲总会是个什么情况啊?”果如程善笙所料,张鹿夕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问出了程善笙最不想回答的问题。

    程善笙闻言直想翻白眼,下意识地朝柳自尘的背影看去,本想用眼神发泄一下自己的不爽,却突然想到一计,清了清嗓子,道:“柳大哥,张鹿夕想问问你总会的情况,你能不能给她介绍一下啊?”

    成功把锅甩给柳自尘后,程善笙装作没有看到张鹿夕埋怨的眼神,迈着轻快的步伐朝前走着,许是心情大好的缘故,三人很快就来到了停车的地方。

    一辆极其罕见的九座保姆车,安静地停在柳自尘开过来的那辆豪车边上,等那六个人都进了保姆车后,程善笙自然是屁颠屁颠的上了柳自尘的车

    一刻钟不到,众人就到了会长的那栋别墅,让程善笙感到诧异的是,柳自尘却并没有带他们走自己走过的那条路,而是直接下到地下车库,走了另一个通道。

    注意到程善笙脸上的反应后,张鹿夕又凑了上来,问道:“我看你跟柳经理关系那么好还以为你来过呢,原来你也没有来过啊?”

    听到这句话程善笙心里面有些无语,不过他也没想着解释,不置可否地说道:“我也只比你们早一点点而已,没来过不是很正常嘛。”

    张鹿夕俨然一副自来熟的样子,跟在程善笙边上,一路上说个不停,一开始程善笙还不怎么搭腔,可通道毕竟还有那么长一段的距离,有人聊聊天打发时间也挺好的,况且程善笙本就对张鹿夕有些好奇。

    一番了解下来之后,他也大致猜到一点是因为什么,才导致她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曾经的张鹿夕的确跟他先前的判断的一样,做什么都是顺顺利利的,不管是事业还是爱情,都没遇到什么挫折,身边的人基本上都是顺着她,过着很多女孩子羡慕的生活。

    可是直到去年她发现她能做清醒梦之后,因为某些梦境跟现实发生了重合,她一度怀疑自己精神失常,找了各方面的医生,都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

    她开始不敢睡觉,时间长了居然有了神经衰弱的迹象,情绪烦恼和易激惹的症状让她美满的生活发生了惊天巨变,身边的人都逐渐离她而去,就连她的父母以及男朋友都不敢轻易接近她。

    日子越来越糟糕,就在她感觉坚持不下去的时候,突然一封筑梦基金会的邀请函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经过金先生的讲解之后,她才知道自己不是神经病,而是有特殊能力。

    既然她原来的生活已经被她亲手毁掉了,短时间也不可能恢复了,便选择了加入筑梦基金会,想开启一段新的人生。

    其实对这些话程善笙是半信半疑的,因为张鹿夕身上死寂的气息实在是太严重了,她绝对不是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才被筑梦基金会邀请的。

    以她现在身上的情况,肯定是已经坚持不下去了,而且应该还尝试过多次寻死才对,只是都没有成功而已。

    当然这些都只是程善笙的猜测,至于张鹿夕有没有说谎,他也并不是很纠结,刚刚才认识一会儿人家就对自己说了这么多,已经很不错了,别人还没有这种机会呢。

    自己不太喜欢的那个老乡,在此之间不知道频频回头看了自己多少次了,不仅如此,还凑上来许多次想要搭话,令程善笙有些意外的是,这个张鹿夕似乎也不太喜欢晏佳明。

    这就导致他每一次凑过来都陷入了沉默的尴尬局面,如此循环几次之后,晏佳明再看向程善笙的眼神就变得有些古怪了,甚至隐隐有一丝敌意。

    程善笙对此不禁有些啼笑皆非,这都叫什么事儿啊?这才跟张鹿夕聊了几句天,便被别人记恨上了,程善笙摇了摇头,心里默默地叹了一口气,被他连番搅和两人也没了交谈的兴趣

    彻底进入地下城之后,众人无一幸免,全被眼前的这幅景象震撼到了,那架势比起初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不知夸张了多少倍!程善笙则是轻车熟路的跟在柳自尘身后,过足了一把见过世面的瘾。

    更让程善笙心情舒畅的是,柳自尘不仅没有给他们介绍通道的画,也没有介绍这个地下城,只是将三条规矩说了出来,没有这个过程,一众人等很快就来到了科研大楼的前广场。

    程善笙一眼就看到了蒋教授的身影,正想开口问好,蒋教授却先一步开口了,“你们比预想的要来得晚一些。”

    “这可不能怪我,我一丁点时间都没有耽误。”

    柳自尘辩解了一句,便侧过身子对着身后的众人说道:“这位就是我先前在会场跟你们说过的基阶科负责人,蒋教授!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们就留在基阶科做事学习。”

    “论前四境的理解与研究,我敢跟各位打包票,他跟葛教授已经是当世最为顶尖的那一批了!相信你们在两位教授的手底下做事,很快就能修成四境,推开真实之门!”

    随着柳自尘一番吹捧,蒋教授本来有些不悦的脸色,顿时就灿烂了起来,好听的大实话,谁不爱听呢?

    蒋教授将胸膛挺直,清了清嗓子,正色道:“修行路漫长且艰辛,你等切不可因为略有所得就志得意满,停滞不前,只有不断地探索,去糟存精,方才有可能推开那虚无缥缈的真实之门。”

    “前四境虽然仅仅只是作为猎梦人的基础之境,很多人都觉得这四个境界只是拥有超强的学习力以及记忆力而已,便想快速地越过它,但是我想告诉大家,前四境也具有很多非凡的妙用,前面的两个能力只不过是它最普通的力量而已。”

    “你们留在我基阶科做事学习,绝对是你们修行路上走得最正确的一步!”

    蒋教授的这一番话,包括程善笙在内的七人,个个都竖起了耳朵,听得相当认真。

    一旁的柳自尘看到这幅光景也露出了赞同的神色,关于前四境的研究,蒋葛两位教授的确是站在峰顶的那一批人了,他刚刚那番话并没有经过夸张的修辞,筑梦基金会能有今天的景象,两位教授功不可没。

    “那这七个人我就彻底交给你了,想怎么操练他们那都是你二位的事情了,我就不再这儿掺和了,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处理。”待蒋教授说完后,柳自尘才开口说道。

    蒋教授点头表示了解之后,柳自尘又对着程善笙他们说道:“有件事情忘了跟你们说了,我们一路走来遇到的那些建筑物是可以提供给我们会员居住的,但是近期因为某些特殊情况,暂时没有住人,如果你们想要居住在这里的话,先跟我打申请,等特殊情况结束后,便可以拎包入住了。”

    柳自尘说完后,那个叫柴显宗的男子立马就表示他想住在这里,有了他带头后,那个叫袁晴的女子也发表了相同的想法

    当然这些只是小插曲,并没有占用多长的时间,很快众人便跟着蒋教授走进了基阶科熟悉起了自己的工作。

    商海市市政厅,议正堂。

    一位显然是领导模样的中年男子站在高台上,义愤填膺的对着台下的众人说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就是掘地三尺也要把筑梦基金会给我找出来!”

    此人正是商海市市政厅的现任厅长,古博非!在任职期间里他一直都是兢兢业业,从没出过什么差错,也凭着自己的毒辣的眼光为商海市市民谋取到了不少福利,也算是深受市民的爱戴。

    本来在今年六月份他就可以光荣卸任了,仕途生涯可以说是很完美了,可偏偏就在这个时候,出了一个筑梦基金会,而且还是国际纠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