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五百零九章 剑魔VS妖刀

作品:无限电玩城 | 分类:恐怖灵异 | 作者:鸿飞一羽

    依旧是小丽飞身上了擂台,先瞪了土象一眼,土象不敢造次,立时恢复成了普通人的形态,纵身退回到挑战席去了。

    小丽又开始救治暴君,手中白光射在暴君脖颈断处,立时就有肌肉飞速的生长出来。

    “嘿嘿,谢谢!谢谢!”暴君咧嘴傻笑起来。

    “笑个屁啊,十点医疗费已经从你卡里扣了啊!”小丽白了暴君一眼,没好气地道。

    “啊!怎么煞星就不用……”暴君登时急道。

    “他的也扣完了,你以为有免费治疗这么好的事啊?”

    把正在长身体的暴君传送回挑战席,和还在昏迷的煞星躺在一起,小丽又开始恢复场地,而店长利用这短短两分钟的时间也把第二波的五个游戏点礼包发了出去。

    当礼包发放完毕,小丽也恢复了擂台跃了回去,光幕上再次出现了第三个挑战者的编号。

    “0704号,妖刀!”

    清秀的少女怀抱着罩着黑布的太刀走到主席台上,面无表情地道:“我要挑战的是剑魔!”

    一言既出,满场游戏者全都呆住了,都怀疑自己听错了,半晌才反应过来,登时一片哗然。

    “我没听错吧?这女孩选择的是剑魔?!”

    “我去,她居然选择剑魔!”

    “我的天,这不是自取其辱吗?”

    “……”

    就连被选的剑魔都是一愣,随即苦笑着站了起来,缓步走到主席台上,来到妖刀的面前,道:“你确定吗?”

    妖刀略一点头:“没错!请赐教!!”

    “好,那就如你所愿。”剑魔话音未落,身形一闪,瞬间出现在了擂台之上。

    妖刀跟着一纵身,水手长裙带着一抹幻影,也来到了擂台之上,二人隔着十来米的距离,相对而立。

    店长高声宣布:“第三场挑战赛,开始!”

    妖刀缓缓解开怀中包刀的黑套,随手抛开,露出一把黑柄黑鞘的太刀来。那就是她因而成名的妖刀村雨。

    剑魔一身白袍,翩然而立,双手付在身后,气淡神清,恰如闲庭观花一般。

    “请亮你的剑,让我见识一下诛仙四剑!”妖刀将手中的村雨摆出了拔刀术的起手势,一字一顿地道。

    剑魔恍然道:“这就是你挑战我的目的?”

    “没错,身为一个剑者,能在离开电玩城之前见识一下剑魔的真正力量,见识一下神魔城剑冢里号称最强的诛仙四剑,此生足矣!”

    剑魔摇头道:“恐怕要让你失望了,诛仙剑一出必然杀生,我恐怕到时候电玩城的人也来不及救你!”

    “切,看不起人吗,我的村雨会让你亮出诛仙的!”妖刀恨声道,仓啷一声,村雨已然出鞘,一道凄厉的黑光登时闪现而出,这把村雨竟然连刀身也死一般的黑色。

    刹那间,陈羲觉得仿佛天地间时间黑了一下,而又恢复了正常,紧跟着一股寒意陡然从他心底升起,直激得他头发根都要立了起来,那是面对死亡之时发自本能的恐惧!

    妖刀将村雨高高举过头顶,一轮血红色的光圈瞬间出现在漆黑的刀身上。

    “啪嗒”一声,一滴猩红的水珠落在了地上,紧跟着千百滴红色水珠连绵而下,是雨,红色的血雨!

    而在擂台之上,竟已凭空出现一幅尸山血海的血腥景象,无数扭曲断裂的尸体堆砌成的尸山就漂浮在无边无际的血海汪洋之中,而妖刀就傲立在尸山血海之中。

    此刻的她,再无复方才清秀女孩的模样,满头黑发如蛇般扭动,水手长裙的裙摆在血雨中猎猎飘扬。整个人仿佛瞬间化为了一尊杀生无数的杀神。

    “原来如此,这就是你修炼的方式,这么浓重的杀气,恐怕死在你手中村雨刀下的,不下一千人吧!”剑魔望着尸山血海之上的妖刀,漠然地道。他一身白衣胜雪,站在淅沥的血雨当中,但却沾不上一滴,仿佛漫天的血雨都躲着一般。

    “没错,一千零九十九人,还差一个就凑够一千一了,不过死于我手中村雨之下的,皆是穷凶极恶的该死之人……毒枭、强尖犯、恐怖分子、操纵雏鸡的蛇头、非洲、东南亚的残暴军阀……我只恨留给我的时间太少,不能让我再多杀几个人渣!”

    “哼,若非你所杀都是死有余辜之辈,你也活不到今日,那个滥杀无辜的鬼刀便是前车之鉴!”

    妖刀闻言突然激动起来:尖啸道:“别拿我和那种垃圾相提并论!那种只敢杀戮弱者的废物,能与我齐名简直是我的耻辱,就算是白猿他们不杀鬼刀,我也要宰了他!”

    剑魔闻言摇了摇头,道:“就算你没有杀戮无辜,但也入了魔道,继续执迷下去,心魂被妖刀所噬,化为一具被妖刀驾驭的杀戮机器,届时与鬼刀又有何区别。”

    妖刀听了剑魔这一番话,原本清丽秀美的脸庞立即狰狞得犹如厉鬼一般,一双眼眸瞬间变成血红之色,冲天的杀气从她身上弥漫而出。

    “剑魔,你的本事就是卖弄口舌吗?今日就以你来祭我的村雨!”

    说到最后一个“雨”字之时,妖刀猛地劈落了手中的村雨,刹那间,天地变色,万鬼哀嚎,一道血红闪电般的剑芒狂啸而出,直向剑魔劈去。这一刀的威势杀意滔天,仿佛要将天下生灵全部斩灭一般。

    谁知剑魔竟然不闪不避,手中瞬间出现一道银色的剑影,飞速地向着血色电芒冲了过去。

    血芒、剑影瞬间撞在了一起,霎时间,杀意滔天的村雨血芒如纸糊的一般被白色剑影一分为二,紧跟着剑影继续飞袭而去,瞬时扑到了妖刀面前。

    “啊!”妖刀凄厉狂呼,手中村雨再度横扫而出,生生将冲到眼前的剑影击散。

    然而,这时剑魔已鬼魅一般扑了上来,右手剑背在身后,左手食中二指呈剑指状疾点而出,就像卧虎藏龙电影里李慕白指点玉娇龙一般,正点中了妖刀的眉心。

    妖刀闪避不及,眉心被这一指生生戳中,立时惨叫一声向后倒飞而出,剑魔右手剑这时却狂刺而出,正中妖刀的手腕,那把村雨剑立时脱手而飞。

    但听“噗通”一声,妖刀直挺挺摔落在地,而村雨刀也斜飞而去,远远地落在擂台的另一侧,“嚓”的一声,插入地面。

    “啊……啊啊啊!”妖刀痛苦地惨嚎起来,手捂眉心来回在地上翻滚起来,痛不欲生一般。

    陡然间,一道浓黑如墨的烟雾气从妖刀眉心中散发出来,与此同时,无数血雾自她毛孔中飘散而出。

    过了片刻,眼看她眉心的黑烟,周身的血雾已散发的差不多了,妖刀才止住了哀嚎,挣扎着跪坐了起来。

    “你……你,你用的是什么剑,居然仅一招,就破了我的村雨?”妖刀挣扎着仰起上半身,疯狂地叫道。

    剑魔右手一翻,掌中宝剑立时显现出来,竟然……竟然只是一把普普通通的白银级武器。

    “松纹长剑——白银级武器,源自三国无双战纪世界。”

    “怎么可能……我的村雨,已经祭炼到了暗金级别,怎么可能被一把白银级武器……”妖刀语无伦次地叫喊着,同时拼命地向着远处插在地面上的村雨爬去。

    “到了此刻,还是执迷不悟!”剑魔怒斥一声,陡然再次出手,这次他没用那把白银级的汉剑,而是祭出了一把七彩流光的飞剑。

    那飞剑如一道彩虹一般疾射而出,瞬间正中在插在地上的村雨刀之上。

    刹那间,但见双剑交击之处,七彩华光直冲云霄,村雨刀上也泛起浓郁的血光黑气,意欲庇护自身,一边是七色光焰,华彩熠熠,一边是血芒黑雾,万鬼齐哭,两股力量一股磅礴宏大,一股至凶至邪,就如水火不容般在一起剧烈抗衡着。

    突然,那把七彩飞剑仿佛不耐烦了,在场众人都感觉到那剑上传来一股怒意,紧跟着七彩飞剑发出一声龙吟似得剑鸣,

    “轰隆……”紧接着天空上竟起了一声雷音呼应,一道金色雷霆骤然闪现,直冲着村雨狂劈而落。

    妖刀村雨登时发出极度惶恐的尖啸,竟是飞入半空,想要逃走,然而它哪里快得过雷电,刹那间,便被金雷劈了个正着,一把赫赫凶名的村雨妖刀,竟被这一雷劈得碎裂开来,化作千百碎片散落台上。

    一把暗金级的武器,就这样生生被彻底毁灭了!要知道电玩城里的武器也是有耐久度这个概念的,武器受到损耗,耐久度就下降,耐久度为零之时,武器直接报废。

    可是毁灭一把暗金级的武器得需要多么恐怖的力量。剑魔发出的那把七彩飞剑,又是什么宝物,居然连暗金级的村雨也能毁掉。

    在场的游戏者惊叹之余也不禁满心疑问。

    “不……”妖刀撕心裂肺地惨叫一声,竟挣扎着爬了起来,踉跄地向村雨的碎片扑去。

    方才剑魔就护在妖刀身前,避免她被雷劈村雨的狂烈爆炸所伤,此时一道掌风推出,又将路都走不稳的妖刀击倒在地上。

    “傻丫头,你还不明白,那把妖刀你修炼得再强,献祭的凶魂再多,也只是强化的那把村雨,而自身不过是被村雨驭使的剑奴而已。一个修剑者,自身的强大才是正道,依靠神兵利器本就落了下乘,而靠这些妖器魔兵,若你没有至正至刚之心,堕入魔道是迟早之事。”

    “别看你到目前一直杀得是恶贯满盈之人,但那是你内心依旧坚守一份良知所致,假如再过些时日,那村雨彻底侵吞了你的神识,那时候你便是屠杀无数生灵的剑鬼了。”

    剑魔一席话说得妖刀默然不语,过了片刻,少女忽然抬起头道:“你那把剑是不是诛仙剑?”

    剑魔一笑,抬手去了七彩飞剑上环绕的彩光,一把古拙空灵的长剑悬浮在半空当中,剑柄上两个古篆金字,正是“诛仙”

    妖刀望着诛仙神剑,目光渐渐清澈起来,但听剑魔又说道:“我方才之所以使用一把普通的白银级汉剑,破你的招式,就是想让你明白自身强大才是王道之理,什么诛仙四剑,什么妖刀村雨,自身没有强大的精神与心灵支撑,再强的剑也发挥不出威力。”

    妖刀闻言终于释然,她缓缓站起身来,冲着剑魔深深一鞠躬:“受教了,前辈,常言道,朝闻道,夕死可矣。我作为一个游戏者的生涯很快就要结束了,在离开之前能聆听您的教诲,去我心魔,前辈的大恩,怕是没有机会报答了,以后唯有经常祈祷,愿前辈一帆风顺,成功通过遴选赛……”

    说罢,她又冲着剑魔深深两躬,而后足尖一点,飞身退回了挑战者的席位。

    这第三场挑战赛,当真精彩之极,此时以这种方式收场,可谓是皆大欢喜。当即满场游戏者不约而同地鼓掌欢呼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