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一百四十六章·葛家屯,亲血泪(中)

    老妪一愣,她知道现在葛家屯里,不少人都是来找自己儿子的。

    毕竟自己儿子是个行走江湖的杀手,得罪的仇家太多了。

    但这个年轻人是来找自己的?

    这就让老妪有些不解了。

    “那……先请里面坐吧。”

    宋行将刚刚买的鸡和鸡蛋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拎进了茅草屋之中。

    茅草屋很小,一进屋就是灶台,灶台旁边就是土炕。

    然后屋子里还有一个破旧的柜子和一张缺了一角的桌子。

    这样的日子,实在是清苦。

    “老人家,您这日子,过得太苦了。”

    老妪苦笑了一声,却是摇了摇头。

    “苦一辈子了,到老了,那么多人来看望我,现在整个葛家屯的人日子都比原来过得好,也算是老奶奶我的功德了。”

    宋行这才想到,因为很多人都为了葛楠而来,就在葛家屯中,这反而导致了葛家屯的人可以赚这些江湖人的钱,日子反而比原来好过一些。

    “那您的日子呢?”

    听到宋行这么问,老妪笑了笑,没说什么。

    宋行给老妪买的东西放在桌案上。

    这时,老妪忍不住问道:“孩子,你也是来找那不成器的不孝子的吧?”

    “不,我真的是来找您的。”

    宋行一脸真挚地话语,倒是让老妪有些意外。

    “今日,您想要吃什么喝什么,就说,我来照顾您。”

    听到这话的一瞬间,老妪马上明白了宋行的来意。

    “受了一辈子的苦,临走的时候,是该享享福了。鸡蛋羹吧,这东西我闻着过,但从来没吃过。大白米饭,也好久没吃到了……”

    宋行点了点头,将老妪的所有要求都记下来。

    看了看,房间里只有一小袋子的小米,其中还混杂了不少沙子。

    “老人家您稍等,我去给您买点儿米。”

    宋行说着,走出茅草房。

    结果自己刚刚走到院落门口,便注意到不少人已然等在了院落之外。

    看样子,这些江湖势力是之前相互约定好了,任何事情都在这院落之外解决,不影响到老妪的生活。

    虽然假仁假义,但至少,还知道讲些规矩。

    宋行迈步刚刚走出小院,就听到一个脸上有刀疤的壮汉问道:“小子,你是哪来的?可是葛楠的朋友?”

    宋行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问道:“有大米吗?”

    在院落门外的几个人听到这个话,都是一愣。

    刀疤脸更是一瞪眼,朝着宋行就要伸手。

    “老子问你是不是葛楠的朋……”

    噗——

    刀疤脸要去抓宋行衣领的手刚刚抬起来,就被宋行从腰间抽出来的宝剑一剑斩断了手腕。

    “啊——”

    刀疤脸抓住自己的手腕,一声惨叫。

    “聒噪!”

    噗!

    宋行一剑刺出,直接洞穿刀疤脸的喉咙。

    周围其他人马上摸出家伙。

    然而宋行却是没有继续动手的意思,而是看了一眼周围的其他人。

    “有大米吗?”

    几个人都是一愣,有人继续追问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是不是葛楠的……”

    噗——

    这一次,宋行直接出手,一剑封喉。

    其他人见到宋行再次出手,趁机从另一侧动手。

    结果宋行右手宝剑向身后一扫。

    又是两个人倒在血泊之中。

    毕竟,各方江湖势力,都不会派真正的高手来这里盯着。

    在葛家屯之中的这些人在这里的目的,本就不是为了对付葛楠,而是在葛楠来的之后,让他们背后的势力知道,派高手了杀葛楠。

    在场这几个人,连一个炼气六层的都没有。

    宋行也懒得跟他们废话。

    杀了六个人之后,仅剩下的两个人都吓傻了。

    这时,其中一个人猛然反应过来了什么。

    “有大米,有大米,还有白面。好汉,你还要要什么?”

    “大米就好。马上送来。”

    “是……是……”

    之前被吓得都摔倒在地上的那个人,连滚带爬,朝着远处跑过去。

    果然,片刻之后,便扛着半袋子大米过来。

    宋行接过半袋子大米,进去开始给老妪做饭。

    而看着葛楠家里的炊烟升起,加上死了六个人,葛家屯的人马上将这里发生的消息传递出去。

    一日三餐,那是有钱人才能过得上的日子。

    对于葛楠家里这样的情况,一天能吃上两顿饭,还都是饱饭,就已然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了。

    老妪喝着鸡蛋羹,吃着白米饭,甚至还有宋行从院子里摘下来炒的小青菜,十分开心。

    “孩子,能答应我,不杀葛楠吗?”

    老妪知道,那些江湖中人就是在这里等着自己儿子回来,要杀自己。

    但他们不敢杀自己。

    虽然自己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太婆,但他们不敢。

    或者说,他们不敢背上杀一个老太婆的骂名。

    但老妪却是知道,这个年轻人,他敢。

    他今天来,就是来杀自己的。

    只要自己一死,葛楠得到消息,必然会为自己报仇。

    虽然这些年自己没过上什么好日子,但至少自己还能活着。

    可若自己真的死了,那么葛楠就算是天涯海角,也会找这个年轻人报仇。

    而这个年轻人,便会杀了自己的儿子葛楠。

    宋行摇了摇头。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有时候,我也不想乱杀无辜。可我不杀人,别人就要杀我。我不想死,就只能杀人,再杀人。您无辜,我知道,但我为了去葛楠的性命,只能委屈您。所以,老人家,我能做的,也就是这一日两餐,让您最后,一路走好。”

    死,老妪早就不怕了。

    只是一想到自己的儿子可能会死在这个年轻人的手中,自己就悲从中来,一滴眼泪滑落,滴在鸡蛋羹中。

    “踏上江湖的那一天,就应该知道,若不能成为人上之人,终究,逃不过血腥风雨,生死恩仇。”

    就在这时,院落之外传来声音。

    “请问,里面是江湖上的哪一位朋友,还望出来一见。”

    宋行让老妪继续吃饭,自己出去看看。

    宋行走出茅草屋,朝着院落之外一看。

    只见乌泱泱,不到一人高的院墙外面,足足有三十几号人。

    “今天,是老人家的最后一天。你们,要么走,要么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