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四十三章今天没有加菜吗?

作品:丞相女儿要出嫁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梧桐半丁香

    二夫人一脸无奈,自家大人这如小孩子得了糖果,等着被人夸赞的表情,真是太逗了。

    “孟君浩,可是肤白貌美,身子清瘦高挑的男子?”

    想了想,二夫人问道。

    淳于丞相一怔:“是呀,你怎么知道?啊,是宝珠跟你说的。”

    二夫人抿唇一笑:“大人可猜错了,宝珠只送过茶盏,哪里分得清谁是谁呢?”

    “哦,那是杜若啊。”

    “也不是。”

    二夫人迎上丞相大人疑惑的眼神,笑道:“是管花园子的金婆子,昨天晏晏去采菊花,恰就遇到了您口中所说的这位,金婆子说,这位迷路了,晕晕乎乎的就来了菊园这边,她刚要开口赶人,晏晏就到了。”

    丞相府的花园分了一个小的园子,就是这个菊园,处在内外院交接的地方,若是迷路了也是有可能走到这里的。

    “金婆子怕昨天的事有什么不妥,所以巴巴的去禀了我。”说到这里,二夫人笑了起来:“金婆子说,晏晏当时开口问人家,你可是敷了粉?结果人家面红耳赤,狼狈逃走了。”

    淳于丞相……

    好嘛,这是缘分还是孽缘那,他这里美滋滋的挑着人,晏晏一句话就将人吓跑了。

    二夫人到不这样想:“大人您过两日再邀请他上门看看,若是来的话,不就证明没事吗?说不定还是缘分呢。”

    身为女子,二夫人是知道的,闺阁女子并不常见男子,尤其是陌生男子,若是巧合遇见,总会发生点什么,嘿嘿,话本子上都是这么写的……

    隔了两日,果然丞相大人又一次邀请了那天的四个人,当然这四个人的才学也是顶出众的。

    花厅里早早的就布置好了,笔墨纸砚,还有点心瓜果,拜廷到的时候,那两位早就坐在了座位上,与丞相大人相谈甚欢。

    拜廷心中一凛,急忙上前拜见:“大人,学生来晚了。”

    淳于丞相嘴角噙了笑容,挥手道:“不晚,不晚,咦,君浩呢,怎么你们没有同来?”

    拜廷闻言,心中顿时明了,嘿,看样子他那天说的不错,丞相大人还真是看中了君浩啊。

    说不清心中是放心还是嫉妒,拜廷清了清嗓子,张口就要说:“君浩有些事,就……”

    刚说到这里,门外一人高声道:“大人,学生来迟了!”

    君浩迈步走了进来,凉爽的秋日,额头却有一层薄薄的汗,看样子还是赶的挺急。

    丞相大人呵呵笑道:“不晚,正好,来快入座吧。”

    孟君浩拱手作揖行了礼,然后在丞相右手旁的位子坐了下来。

    拜廷直起身子,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在他下首坐定了。

    是谁在那别扭着不肯来,这不,跑的比谁都快!拜廷在心里暗暗的鄙夷了一下,凝神听起了丞相大人的指点。

    碧石居。

    二夫人正看着淳于晏和娇娘做女红,娇娘虽是笨拙了一些,不多一朵灿然开放的菊花慢慢的倒是在手中成型了。

    而淳于晏么,“哎吆”,又扎手上了。

    淳于晏泪眼汪汪的抬眼看向二夫人:“二娘,我跟冰心新学了一道菜,叫做麻辣烫,不如我去做来您尝尝?”

    这时,宝珠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看了一眼淳于晏,附耳与二夫人低声说了几句话。

    淳于晏趁机放下了手中的针线,激动的道:“二娘是有事要忙吗?那我们就先告退了。”

    “哎,不忙,宝珠去做就行了,你坐下,这女红怎么能不学呢?不学以后怎么办,去了婆家难不成还准备下厨做饭顶上啊,还有啊,以后你自己夫君的贴身衣物,那不都得你自己做……”

    吧啦吧啦,二夫人的话说起来就停不下来。

    淳于晏急忙拾起了针线:“二娘,我学,我学还不行啊……”

    啧,二娘如今越来越跟一个老人家似的了,明明还这样风姿绰约,貌美如花嘛。

    二夫人才不理会淳于晏委屈的眼神,她得心狠一点才行,若是晏晏如今就要嫁出去了,她却没教什么,那才后悔呢。

    想到这里,二夫人抬手,道:“对了,明日你们俩个跟我一起去议事厅。”

    “干嘛啊?”娇娘抬起头,不解的问道。

    “嗯,我觉得你们也都老大不小了,该学学管家了。”二夫人理所当然的说道。

    “啊?哎吆……”

    淳于晏嫩白的小手上,一个小小的血珠子又冒了出来。

    转眼就到了中午,丫鬟们流水般的将菜端了上来。

    几个年轻人恋恋不舍的收起了笔记,听丞相一句话,胜读十年书,不过转念他们又激动起来。

    啊!又到了吃饭的时候了!

    丞相大人笑眯眯的拿起了筷子,道:“不用拘束,开饭吧。”

    说着,伸手夹了一块儿红烧排骨。

    四个人迟疑的举着筷子,忍不住回头往向外面。

    咦,今天没有加菜吗?

    花厅外,静悄悄的,只有风吹过树叶飒飒的响动。

    淳于丞相嚼着脆骨,眼中闪过狡黠。

    嘿,小崽子们,还惦记晏晏的美食呢,吊的就是你们的胃口!

    过了两日,京城的热闹渐渐的沉寂了下来,落榜的学子们打好了包袱,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京城。

    而那些中了榜的也重新投入到了学问中去,或是回家苦读,或是寻访名师,也有像孟君浩这样得了丞相大人或是其他考官青眼的,留了下来,只一心为了明年的春闱而努力。

    高升客栈门口,店小二百无聊赖的靠在门框边上,打着哈欠。

    没办法,从发生了那件事后,就很少有人这他们这里住店了,店家每日里唉声叹气,愁眉苦脸。

    这时,远处几个人风尘仆仆直奔这个方向而来。

    店小二顿时站直了身子,探头张望。

    嘿,难不成来生意了?

    随着几个人越来越近,店小二顿时兴奋起来,冲着里面大喊一声:“主家,客人来了!”

    说完,满脸堆笑上前招呼:“几位客官,可是住店啊?”

    “是啊,是啊,住店,我家儿子说是就住这里。”其中一个老汉模样的,点头哈腰的说道。

    旁边吊着三角眼,满脸褶子的一个婆子,一扯老汉的衣袖,恶声恶气的:“看你这低三下四的样子,忒给儿子丢脸,你起来!”

    老婆子嫌弃的将老汉扯到了一边,梗着脖子冲着店小二道:“住店,给我找上好的房间来,还有,我儿子呢,他可是中了举人的,你这眼睛可看好了,以后我也是官家的老太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