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854章:激情澎湃的新婚之夜~

作品:时总宠妻超无敌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东媛

    晚七点,官寒泡完温泉才收到警方的通知,他给时崇打电话,只通不接。

    废话,人家洞房花烛夜呢。

    “洛洛,七点了。”

    时崇又去洗了个澡,身上喷了香香,还擦了唇膏。

    官洛洛穿着件大红色的真丝睡衣,盘腿坐在床上——数钱。

    时崇说完话,她听了个大概,嗯一声就没下文了。

    时崇被冷落了,不高兴,去她面前,把脸塞到她视线里。

    “七点了。”

    官洛洛点钱点的正开心,“嗯,知道了。”

    啧,他是为了报时吗?

    时崇伸手把官洛洛整团抱起来。

    “诶,我还没数完呢。”

    好几千个红包,数的过来吗。

    时崇不管,把床单一兜,整堆钱被弄到地上,床上干净了,他把官洛洛抱回来。

    “宝宝,我们结婚了。”

    官洛洛已经卸完妆了,头发松松垮垮的用一只簪子盘着,那只簪子是古董,是时崇的妈妈的妈妈的。

    美人恬淡,盈盈如春水。

    时崇喜欢,把人拽到怀里,满眼都是笑意。

    官洛洛眼睛亮亮的,伏在他胸口:“时崇,我们收了好多红包,好多钱。”

    时崇:“……”他说结婚,她说钱,不在一个频道。

    “新婚当晚,不提钱。”

    他贴着她的脖子亲,慢慢的引诱:“做点有意义的事。”

    “那我们用这些红包,给希希建个游乐园吧。”

    “……”不知道是真不懂,还是跟他装不懂。

    时崇把官洛洛头发上的发簪抽下来放在一边,翻身把她压在身下,啥也不说了,低头就亲。

    房间里有玫瑰香味,调情,宜云雨。

    时崇皮肤已经烫了,呼吸渐喘,他咬开官洛洛的睡衣,放肆的吮痕。

    官洛洛看着天花板,脑袋里还在想游乐场,把时崇脑袋推起来,“不然建幼儿园也行,希希三岁就该上学了。”

    时崇没好气:“他才七个月。”

    拨开她的手,他继续做乱。

    官洛洛窝在被窝里,“时间很快的,一眨眼……哎呦!”

    她皱眉,娇气的哼唧,“别咬。”

    时崇抬头,眼睛都憋红了,“我难受,你管不管?”

    官洛洛不想游乐场和幼儿园了,红着脸抱住他:“管。”

    时崇吻住她,吻的很狠,一路从唇到脖子,再到胸口,再往下……把她脱的光溜溜的了。

    官洛洛脸红成大苹果,伸手拽被子,时崇不让,一把将被子掀到地上。

    官洛洛:“……”“冷。”

    她用腿缠着他,抱紧。

    时崇埋头,又亲又舔,含糊着说:“嗯,一会儿就热了。”

    官洛洛窘成煮熟的虾子,干脆用手捂住脸。

    时崇直起身,一边脱外衣一边笑,伏下去在他耳边低声叫:“宝宝,我的宝宝。”

    官洛洛动情了,闭着眼睛回吻他,时崇箍着她滑滑嫩嫩的细腰,翻身把她放在上面,然后顺势。

    “嗯~”官洛洛不睁眼,睫毛抖的特别厉害。

    时崇眼热,眸光亮了几分,声音又沉又重,“宝宝,你好像又紧——”官洛洛急忙捂住他的嘴,“不准说!”

    时崇欢喜,拉下她缠吻。

    正是恩爱甜蜜的时候。

    “太太。”

    卧室外秀姐在叫。

    官洛洛惊的回头,身体一缩,时崇闷哼了一声。

    “呃……来了!”

    官洛洛要下床,时崇红着眼把人抓住,“先洞房。”

    官洛洛被亲软了,刚要沦陷,秀姐说:“太太,小少爷好像腹泻了。”

    腹泻?

    官洛洛一秒紧张了,推开时崇,拽过衣服,套上就跑,“希希怎么了?”

    门开门关,袭进来一阵风。

    时崇浑身潮红,呼吸不稳,下头蓄势待发,上头一脸懵逼的定在那儿……时泽希的确是腹泻了,不过不严重,秀姐之所以叫官洛洛,是因为小少爷一直在叫麻麻。

    “麻,麻,麻麻,麻。”

    断断续续,也不知道是真的会叫了,还是在玩。

    官洛洛给他喂药,心都被叫化了,又欢喜又心疼的抱着他满屋子的走。

    哄了二十多分钟,秀姐觉得不太好,过去抱时泽希,“把小少爷给我吧,太太今天新婚。”

    官洛洛刚要松手,时泽希就“麻、麻”的叫,眼睛一直看她,还张着手要抱。

    官洛洛舍不得撒手了,“我来吧。”

    就这么哄了一晚上,时泽希十点止了腹泻,快十一点了才睡着。

    官洛洛把小被子给他盖好,亲亲他嫩芽似的小脸,起身回卧室。

    床上的大红喜被鼓起来一坨,官洛洛心虚,在门口磨蹭了一会儿才过去。

    “时崇?”

    她戳戳被面,小声小气的叫他。

    被子不动,也没声音。

    睡了?

    官洛洛壮着胆子掀开一点被子,时崇背对着她,高高的个子蜷成个蛋,整个背上都写着“哄我!”

    官洛洛笑笑,把衣服脱了,钻到被子里,拱呀拱,一直拱到时崇脸前。

    “大宝贝,我回来了。”

    时崇面无表情,翻过身去不理。

    “……”怨气好重。

    官洛洛深感抱歉,想了想,脑袋往下头钻。

    被子悉悉率率的鼓起又落下,时崇硬撑着不理,不理,不理。

    “洛洛!”

    他声儿劈了。

    被子里的小人儿在“作恶多端”,时崇脖子开始红,然后是耳朵,最后是脸颊和眼眶。

    “洛洛,松口……”他说晚了,被子里唔咛一声,时崇把人拖上来,官洛洛头发乱糟糟,眼睛红彤彤,喉咙一滚,做了个吞咽的动作。

    时崇疯了,箍着人翻身,不管不顾的先混身咬一通。

    官洛洛不哼不叫,把他的手放在唇上亲了亲。

    时崇支起身子回来,她媚眼如丝,软的不像话,“不气了好不好,今天新婚。”

    时崇都被她弄的十里塌方了,哪里还有气,就只小小的傲娇了一下。

    “抱着我。”

    官洛洛乖乖抱着,还附赠五个面颊吻。

    “时泽希睡了?”

    “嗯,睡了。”

    “不会醒了吧?”

    官洛洛笑眯眯,“嗯。”

    时崇抬起她一条腿,漂亮的眼睛里都是她的样子,“你答应我的,洞房花烛夜,都由着我。”

    官洛洛笑容甜甜的点头,“嗯。”

    时崇满意了,压下身,用力爱她:“宝宝,今晚不能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