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三十四章 一个时辰

作品:狂女身旁有妖孽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孤凤扬紫

    一个时辰前 废墟驿馆树林里

    “凭什么要我相信你?”楚笙瞥了眼墨尘,沉声道,语气有几分不悦。

    自己堂堂三皇子被一个女人解除约定已然是很不痛快,如今还要带上个很可能是楚晁派来随时要他命的人!而此刻这个人竟然要他去救人!

    “今天在清风楼暗杀她的黑衣人不是冲着你来的,她之所以要和你解除约定,还不是因为怕连累你。因为……”墨尘揉着红肿的额头,抽了口气接着道:

    “因为追杀她的主,你惹不起。”

    “这么说我更应该顺她的意,不是吗?”楚笙冷冷道。阴暗浓郁的树林将他伟岸的身姿隐在其中,看不清他的面容,唯有一双幽邃冷锐的星目。

    他这一半是气话一半是不信墨尘的话,气那女人小看他的实力,气墨尘一副什么都了解的欠抽表情。

    “你不去救她,今晚你一样走不出叶阳国,甚至是你的父亲楚皇和大皇子楚晁。”墨尘道。

    “你威胁我?”楚笙脸色沉得跟墨碳一样。

    “我是在救你。”墨尘温温一笑,明明伸手不见五指的树林里,可所有人似乎都能看到被黑暗吞没中的那抹浅笑,自信,从容。

    楚笙没有说话,自鼻腔里冷冷哼出一声。这时有一斥候从外面跑了进来,跪地急声道:

    “回主子,有大批军队往这边赶过来,还请主子赶快离开。”

    “再探。”

    “是。”

    气氛因为这句话陡然变得凝重,图安等人的目光不停的在楚笙和墨尘身上来回移动。

    怎么会这样?他们明明很隐蔽的。

    是刚巧经过的,还是……有人泄了密?

    “这条路往下走就是滁庄,滁庄什么情况不用我说了吧。”墨尘洞穿了楚笙和其余人的想法,许是站的累了,就近靠在了大树。

    “是你泄的密?”楚笙问道,双眸灼灼,寒冰覆水。

    “我确实想过这么做,不过没来得及。”墨尘笑道,双手往外一摊,无奈口气真欠揍。

    “你……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图安气道,心里十分着急。

    自叶皇统一三国后,明令禁止叶阳国附近不得出现五百以上的他国军队,轻者压遣回国,重者就地诛杀。

    即便是舒禅国的皇帝舒镜进城也只带了三百精卫,如果被叶皇知晓他们偷偷带了一千侍卫驻守在叶阳城外,别说楚笙可能人命不保,还在宫内做客的楚皇和大皇子都有性命危险。

    而墨尘的口气明显不像是刚刚才知晓楚笙的身份,之前相处一直都是在装傻!

    楚笙重重呼出口气,晦暗目光里似有星火跳跃,最终湮灭成灰。

    “说吧,怎么做?”楚笙口气冷硬道,但还是妥协了。

    “林子外有两条路……”墨尘说道,刚开了口就被图安兴奋打断:

    “对啊主子,他们从叶阳镇出发走的肯定是官道,我们可以从小道走。”

    “你傻还是他们傻?”墨尘道:“两条路只是隔着一片树林,要是你,你会不会把两条路都封死?”

    图安哭丧着脸垂下了头,心想这墨尘平日看着温温吞吞的,这会说话怎么跟青竹姑娘一个德性……

    “这片林子并不大,一直往前走是个小山谷,出了山谷往外走半个时辰就到了叶阳城北城门口。你手下所有人乔装成普通老百姓混入叶阳城内。叶皇自负极高,她怎么也不会想到你们会返回去藏在城内。”

    墨尘道,温和嗓音如春夜阑珊,拂过每个人的心头,不经意安抚了所有人的不安。

    “你帮我,就是为了救她?”楚笙听了半天,问道。

    墨尘嘴角浮起一丝笑意,眸光却无半分温暖:“叶阳宫一共八道宫门,这点三皇子肯定清楚。叶阳城百姓有火把庆舞的习俗,玩的高兴了,玩的不高兴了,火把乱扔烧到什么不该烧到的东西也都是能理解的。”

    “她在宫里?她到底要对付什么人?”楚笙问道,眼底浮起几分惊诧。

    “怎么?三皇子怕了?”墨尘停住话,笑声反问。

    “我怎么该相信这不是一个自投罗网的圈套?”楚笙敛了神色,沉声道。

    “三皇子一定要我说出一个让你心安的理由,滁庄老王只是赠与了一把镰刀,她就应了寻老王寻找凶手的承诺。楚梦笙归成,三皇子,宏图霸业可就在你一念之间。”

    墨尘的话让人听起来觉得十分狂妄,这句话好像是说楚笙如果不救莫青澜,这辈子也别想当皇帝了。反之,有了她,楚国想一统云原的梦不是幻想。

    太狂妄了。

    “那你呢,你拿什么分量来让我相信你。或者说你该说些有用的,关于你自己的。”楚笙眼底浮起几分嘲讽,提醒之意明显。彼时脑海里浮现一张面瘫似的倾城的脸,心乱如麻。

    “三皇子这话说笑了,我把林子的出路都告诉你了,你现在大可以拍拍屁股一走了之。担心我告密,你也可以不用照我之前说的回叶阳城。信与不信,全凭三皇子自己判决。”

    墨尘无所谓道,见楚笙并未答话,他继续说下去:

    “进到宫里后,我想三皇子一定会有办法赶到天青殿。天青殿御花园的东角落有棵玉兰树身上捆了几道绳子。救她之前麻烦帮我个忙,将那绳子解了,还玉兰树自由。救了人后,按照上面的指示离开。”

    墨尘说话不轻不缓,对于楚笙的质疑,连解释都懒得多说。走向楚笙面前,将手里早已准备好的东西放到了楚笙手里。

    软软的滑滑的,是丝帕。

    楚笙没有看,只是将丝帕塞入怀里。

    “墨尘公子,你以为进宫是去玩的吗?救个人已经不容易,还要管棵破树。天青殿啊,那可是太子住的地方,青竹姑娘到底是要去干什么?主子,我们不能白白去送死啊……”

    这时候饶是莫青澜对图安有天大的救命之恩,他也全然记不得了。破口怒气道,走到楚笙面前就要阻止。

    “你呢?你做什么?”楚笙抬手阻止图安说下去,目光深邃的望向墨尘。

    “我?”墨尘反问道,桃花眼底温柔如水:“我自然要和你进宫,接她出来。”

    接!说的跟迎娶新娘子般,不知道要搭上我们多少人命。

    图安在心里狠狠骂道。

    “这次便听你的。若有什么差错,我定让你第一个没命。”楚笙冷道,他的手心布满了细细的一层汗。

    “成交。”墨尘不惧,依然是那种写意的笑眯眯口气。

    楚笙觉得自己疯了,去相信个连来历都没搞清楚的文弱男人,为了避开叶皇大军的追捕,为了救同样不明来历但已经知晓是个很危险身份的女人,一旦失败他就等于自投罗网还有他的父亲都会被叶皇杀掉,楚国从此变成叶国的附属国……

    一个时辰后,郊区外一座破庙内,简易床板上躺着一名中了箭伤的苍白女子,参差不齐的青丝很像是被人拿剪刀负气乱剪一通的恶作剧。

    女子昏迷着,口中喃喃自语,表情时而平静时而痛苦,靠的近了却又听不清任何一个字。

    楚笙面色沉郁,顾不得地上灰尘满天,坐了下来,目光从女子肩膀上随着呼吸韵律细微颤抖的羽箭上移到了梁顶。

    一个时辰,过的是惊心动魄,饶是楚笙自恃经历过不少生死风险的人,回想起来依然忍不住有些心潮澎湃……

    他们一路顺利混进叶阳城后,楚笙命令人将火把投放到所有宫门上,裹着火油的火把瞬间将宫门点燃,吸引来大批宫内的侍卫。

    他趁乱带着几十人混进了宫内,一路见打昏侍卫太监才勉强换了所有人的衣服,当他来到天青殿时,里三层外三层的精卫时已经将这里包围。

    上千人对几十人,摆明了是以卵击石。楚笙不是头脑发热的义气少年,在了解敌我行驶相差巨大后,他真的打算放弃救莫青澜了。忽然想起墨尘所说的玉兰树,所幸墨尘所说的玉兰树是在死角处,他借着墙壁暗影摸索过去,在树不远的草丛里发现了一小节落在土外面的绳子。若不是墨尘提醒,这般隐蔽着实难以发现。

    他始终认为墨尘不会无缘无故的说道一棵树,更不会觉得他真的闲到去为一颗破树解绳子,既然说起了,必然有深意。

    于是,他拉了两下。

    这一拉,才发现绳子一头是在树根下,他顺着绳子扒开土,发现一根细细的线,他沉思了会便伸手将线扯了出来。

    这一扯,所有的事情都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地方。

    地动山摇,鬼哭狼嚎,楚笙险些被整个天青殿的**声响给震聋了耳朵。

    热血,激动,难以言喻的震撼场面,楚笙望着冲天火光在周围到处跳跃,他的目光也如同这团火狂热,身子如定住了般难以移动半分。

    若不是身旁传来惊呼,他被手下狠狠拉向一旁,说不定就会倒下的被玉兰树砸个半死。

    然这一惊吓也让他回了神,他觉得就如被禁锢了已久的狮子,终于得到了自由,他甚而记不得自己是如何冲进摇摇欲坠的大殿里,甚而记不清如何救出了那女人,只记得拿出墨尘所给的丝帕后,再一次惊住了。

    “来人。”楚笙想到这里,猛然睁开双眼喝道。

    “是,主子。”图安急忙应道。

    “谁能告诉墨尘那小子到底跑哪里去了?”楚笙怒道,自进宫后墨尘就突然玩失踪,气的楚笙当场没爆脏口。

    还有,为什么他有叶阳国的密道?

    诚然,没人知道墨尘去了哪里,而楚笙望着手帕上密密麻麻的线路图,久久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