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220、我杀我自己

作品:驱魔人的自我修养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拥有福气

    猫眼是一个很有趣的东西。

    它连接着门内和门外,作为空间之间的纽带。

    房间里,漆黑一片。

    杜维站在门后,面无表情的盯着猫眼,即便眼前一片黑暗,可他却能很明显的感觉到,在门外一定站着什么东西。

    刚刚那一瞬间,有一只眼睛贴着猫眼,往房间内看。

    他可以确定,那只眼睛的主人绝对看到了自己。

    可灵视状态下,门外并没有任何异常。

    是人还是鬼?

    整个旅馆除了自己以外并没有其他客人,但如果真要说人的话,就只有玛丽·肖夫人。

    杜维想了想,缓缓拉开风衣,把尖刀慢慢的放了进去,整个过程小心翼翼,没有制造出任何动静。

    可是,门外却突然响起了,咔……的一声。

    似乎在门外的那个人,正在试图拧转门把手想要进来。

    可门基本上是单向的,在没有钥匙的情况下,外面的人不可能打开门进来。

    在黑暗中。

    杜维忽然咧嘴一笑,露出了一个冷酷的笑容,只不过没有灯光的照耀,根本没人能看到。

    他很少笑……

    下一秒。

    杜维把手搭在了门把手上,另一只手则掏出了手枪,顺带把保险离开。

    哗啦……

    门应声而开。

    也就是一瞬间。

    杜维的瞳孔猛地一缩,呼吸也变得急促了起来。

    门外。

    另一个穿着风衣,满脸冷漠的他手持着尖刀,眼神也带着说不出的异样和震惊。

    “你是谁?”

    说话的,是站在门外的他。

    即便是在黑暗中,如此近的距离,也能模糊的看清对方的模样。

    门内和门外,就像是镜子一样,出现了两个杜维。

    而且对方手里拎着的黑伞和尖刀,就像是几分钟以前的杜维一样。

    “你觉得呢?”

    站在门内的杜维,露出了一个冰冷的笑容,说话的同时,毫不犹豫的直接扣动扳机。

    咚……

    一声枪响。

    火光一闪,使得走廊内变得光亮了那么刹那。

    紧接着,杜维便嗅到了淡淡的血腥味。

    站在门外的他被一枪打中心脏,直接倒在了血泊之中,子弹没入对面的墙体中,使得大片血液四溅。

    随后。

    杜维走出房门,一脚踩在倒在血泊中的自己脑袋上,视线十分冰冷。

    他现在的感觉非常微妙,亲手枪杀另一个自己,即荒唐又诡异。

    整件事都充满了一种荒诞诡谲的气息。

    再结合刚刚看到的死亡画面,杜维嘴角的笑容越发讽刺了起来。

    他的灵视,因为古董钟表的缘故,能够看到自己的死亡画面,但有的时候却能看到别人的。

    在地上。

    那具尸体已经浑然不动。

    周围死寂一片,安静的吓人。

    黑暗中似乎也开始发生了一些可怖的变化,莫名的压抑感逐渐变得浓郁了起来。

    视线,是无形的,可当有人盯着你看的时候,却会有一种本能的警示出现。

    在这一刻。

    杜维便感觉到,在黑暗中有着许许多多道死寂的视线汇聚在了自己身上。

    而循着轨迹望过去,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即便是灵视状态也是一样。

    这种面对恶灵最好用也是最直观的能力,在面对亚德市的恶灵事件,似乎失去了它本应有的能力。

    杜维想了想,也没去管那些视线,而是低着头静静的看着地上的尸体。

    他在计算时间。

    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

    而地上的尸体则开始迅速腐烂,就仿佛时间在杜维的“尸体”上,出现了快速流逝的情况。

    见此,杜维不禁摇了摇头,他语气冷漠的说:“我在五分钟以前,去了左侧隔壁的门前往里看,但什么都没有看到,而现在另一个我从右侧的房间来到我的门前被我枪杀,看起来像是出现了时空错乱的情况。”

    “可眼睛和耳朵是会骗人的。”

    说完。

    杜维一脚踩着尸体的脑袋,微微用力,砰的一声,就像是西瓜被踩爆了一样。

    但诡异的是,里面却是空的,并没有任何浑浊之物出现。

    皮肤逐渐溃烂,地面映出了许多的恶臭液体,很快就变成了一具穿着衣服的骷髅。

    “只是个冒牌货而已,不过这东西似乎是在模仿我?”

    “又或者说恶灵制造了另一个我?”

    杜维面无表情的说着,扭头走向了左侧的隔壁门前。

    之前他没有进去,但现在他打算进去看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隔壁的房间里,应该还有着一个“自己”才对。

    他现在脑海里隐隐约约有个念头。

    那就是在第一次出现异常的时候,左右的两间房里,有某些东西就开始模仿自己了,并且以自己的样貌出现。

    虽然杜维暂时不清楚,为什么恶灵要用这种近乎恶作剧的方式来对待自己,而不是正面杀人,但他可不打算把恶作剧进行下去了。

    想到这。

    杜维屏住呼吸,眼神冷漠的看着门前。

    黑暗中,他的身影一动不动,就像是隐藏在暗处的杀手一样,静静等着目标的出现。

    过了一会儿功夫。

    咿呀……一声。

    拧动门把手的声音响了起来。

    而杜维却把手枪对准了猫眼,毫不犹豫的直接扣下。

    咚……

    枪声响起。

    杜维一脚将门踹开,紧接着在屋内,灯光也亮了起来。

    他立马就看到,另一个穿着打扮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倒在了地上,脑袋则出现了一个弹孔,浑浊的血液流了一地。

    “可笑,我的警惕性可没那么低。”

    杜维眼神越来越冰冷,毫不犹豫的扭头回到自己的房间,再也不看躺在地上的那具尸体。

    而等他离开以后。

    房间里,隔壁的灯光忽地一下子熄灭了。

    一张满是皱纹的脸一闪而过,看起来就跟旅馆的老板,玛丽·肖夫人一模一样。

    与此同时。

    在旅馆外轰鸣的闪电不停出现,如同蜘蛛网一样密密麻麻的延伸了出去,使得阴沉的天空变得明亮了许多。

    暴雨越来越大。

    一些窸窸窣窣的响声被雨声遮盖住,整个旅馆内部,每一个房间里,都响起了脚步声。

    哒哒哒……

    随后,便是咿呀的开门声。

    一名穿着风衣男人手持尖刀,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但恐怖的是,他或者它的五官,却看起来非常模糊,并没有完全凝聚成型。

    可看身材和穿着,它和杜维几乎没有任何差别。

    自它走出来以后,其他的房间门也陆陆续续打开。

    而这时。

    杜维却不紧不慢的背上包,把红色的大气球从床头解下,系在了自己的手腕上。

    突然。

    他身体一僵,面无表情的扭过头看向门口。

    一个穿着风衣,五官模糊的像是画上去的男人,手持尖刀站在了门口。

    就像是一比一的高仿人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