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101章 无能为力的心酸

作品:总裁大人是只喵 | 分类:其他小说 | 作者:三月海

    “我还在。”

    沈浪的脸色阴沉至极,他垂眸看了一眼手表。

    7点40分。

    距离他变身的时间,只剩下20分钟,而且,这里还是在马路上。

    从目前来看,没有行人和车辆,但两旁却有监控,而且,一旦有人出现的话……

    沈浪摸了一下锁头,发出了“哗啦啦”的声响。

    “你别怕,我马上救你出来。”

    他打开了自己车子的后备箱,从里面拿出了一根棒球棍。

    沈浪挥动棒球棍,猛地砸向了锁头,随着“嘭”的一声闷响,他手里的木质棒球棍瞬间炸裂。

    他仍不肯放弃,坚持了几次,最终无果。

    从事发到现在,宋只只已经被关在运冰车里20分钟了,因为夏天的关系,她的衣着有些单薄,这会儿,她的脸色变得煞白,她蜷缩在角落里,身体止不住地颤抖。

    “沈浪……沈浪……”

    她的声音变得越发虚弱:“别费力气了,我……我想要……想要让你帮个忙。”

    “你别说话,保持体力。”沈浪在后备箱里找到了高尔夫球杆,可一下子下去,高尔夫球杆瞬间弯了。

    他几次尝试打开锁头,可就是没有办法。

    宋只只紧抱着自己的双腿,呵出来的空气,在半空中形成了团白雾,渐渐在她的面前散开:“你先……你先别管我了……你能不能……能不能去救了了。”

    这个时候,他怎么能扔下宋只只一个人,况且还是在这种情况之下。

    运冰车为了控制温度,往往都把后车厢的温度控制在零下4-10度,沈浪记得,在宋只只上车的时候,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如果他再不能救出来宋只只的话,她很有可能冻死在车相中。

    沈浪急红了眼睛,像是一只凶猛的野兽,眼看着距离他变身的时间只剩下10分钟,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关闭是后车厢温度控制器,然后将车开到了一个没有人,没有监控的角落。

    “宋只只……”

    沈浪下了车,喊着宋只只的名字:“我关闭了车厢的温度器,给你打开了灯,你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帮你取暖。”

    突如其来的光纤刺痛了宋只只的眼睛,她倏然抬手遮掩光芒,等她的眼睛逐渐适应了光线后,她环视车厢,这里除了十几袋冰块意外,没有任何能够让她用来取暖的。

    哒哒哒……

    宋只只的牙齿,一个劲儿地打颤抖:“没、没有。”

    沈浪依旧不肯放弃,一边尝试着撬锁,一边说道:“你感觉怎么样了?”

    “冷……好冷……好冷……”宋只只的身体冰凉,似乎已经快要冻僵了,她的声音变得越来越微弱,渐渐的,已经冷得张不开嘴巴。

    车外的沈浪已经听不见宋只只的声音,他一直在呼喊着她的名字:“宋只只、宋只只,回答我的话!”

    可任由着沈浪如何呼喊,宋只只就是不回答他的话。

    沈浪越来越紧张,手上不断地用力,再用力,可就是无法撼动那把足有两个拳头般大小的锁头。

    他一遍遍地呼喊着宋只只的名字,一次次地用双手撬锁。

    即便是指甲断列,手指关节溢出了血,沈浪也丝毫不在意:“宋只只!”

    他大喊了一声,忽然惊醒了宋只只。

    “沈、沈、沈、沈浪……我、我好冷……好冷……”

    听见了宋只只的声音,沈浪忽然松了一口气。

    还好还好,她还活着。

    只是,不停打颤的声音,在提醒着沈浪,她恐怕已经到了极限了。

    沈浪看了看手表,7点58分钟。

    距离他变身的时间,只有2分钟,沈浪再不离开的话,恐怕就要变身了。

    但是,如果就此离开的话……那宋只只……

    他用最后两分钟的时间,给沈远发了一个定位。

    下一秒,沈远便打来了电话:“哥,你现在什么情况?难道你不知道,就要到时间了吗?”

    沈浪的脸色变得涨红了起来,他的身体瞬间散去了力气。

    他坐在车里,大口大口地喘气,就连说话都觉得十分费劲:“马上、马上去联系陈默,把这个地址告诉他,我就要、就要……”

    嘭嘭……嘭嘭……

    沈浪的心跳猛然加速,他的心跳快极了,仿佛下一秒就要从他的嘴巴里跳出来了一样,脸色涨红的像是马上就要滴出血来似的。

    下一瞬间,他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睛,逐渐变成了深蓝色,他眨了眨眼,瞳孔眯成了一条妖异的线。

    “哥!你还好吗?!”沈远的声音变得急促了起来。

    沈浪已经说不出话来了,手机中只传来了他阵阵的喘息声。

    他的身体止不住地颤抖,然后微微抽搐,紧接着,他的手开始变小,身上的衣服也变得宽松了不少。

    “沈!远!要!快!”

    车厢之中,倏然升腾起了一股白色的氤氲,像是深夜里树林中弥散的水雾,逐渐占据了整个车厢。

    “喵呜!”

    随着一声猫叫声响起,车里已经见不到沈浪的踪影,只有一只通体雪白的布偶猫,从沈浪的衣服中钻了出来。

    小喵咪的两只小爪子上布满了一道道的伤口,鲜血溢了出来,染红了他小爪子上的白毛。

    他从车里跳了出来,抬起了湛蓝妖异的眸子,瞥了一眼运冰车。

    小喵咪纵身一跃,身体如同离弦之箭一般,窜了两米高,他尝试着跳上车顶,可却失败了。

    他索性改变了策略,爬到了车轮上,跃起后两只前爪紧紧地勾住了后视镜,然后小小的身体在半空之中回转,将自己抛入空中。

    “啪嗒”的一声,小喵咪的身体落在了车顶上,然后跑到了后车厢的位置。

    因为刚刚的撬动,后车厢的两扇门之间,有一条出现一条只有十公分的缝隙,小喵咪朝里面看去,只见宋只只蜷缩着身体,躺在地上,因为后车厢中过低的温度,宋只只的睫毛、眉毛和头发上,已经浮出了一层浅浅的白霜。

    如果再不能救出宋只只的话,恐怕,她就要死在这里了。

    然而此时的沈浪,却已经变成了一只小喵咪,想要救出宋只只更是无能为力。

    小喵咪锋利地爪子,一下一下地扒着车门,只希望那条缝隙能够大点,再大点,至少能够容他跳进后车厢。

    可尝试了几次,小喵咪的身体就是无法钻进去。

    “喵!”

    沈浪想要尝试叫醒宋只只,可一开口,却只能够发出一声猫叫。

    但也就是因为这一声猫叫,宋只只染上了白霜的睫毛微微颤了一下,她似是用力地睁了睁眼,可眼皮儿就是沉得厉害。

    她似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这才将眼皮掀开了一条缝,毫无神采的瞳孔,顺着猫叫的方向瞥了一眼。

    萌萌!

    她的萌萌……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宋只只也只能想,却已经连开口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小喵咪用力地扣着车厢,“咔嚓”的一声,尖锐而锋利的指甲应声折断。

    “滴答”鲜血低落在了宋只只的手背上,一股滚烫的炙热,让近乎冻僵了的宋只只身体猛地一颤。

    “喵……喵……”

    小喵咪见到了自己的叫声,能够让宋只只有反应,他就不停地叫,希望她能够看自己一眼,再看自己一眼,至少能够向他这只无能为力的小喵咪,证明她还活着。

    沈浪从未感觉自己会这般无力,她就在自己的面前,而她却只能够眼睁睁地看着。

    小喵咪像是疯了似的,两只前爪相互交替,疯狂地挠着后车厢上的那条缝隙。

    “咔嚓”的一声,被锁住的后车厢忽然被卡住了,虽然,那条缝隙仍然只有十公分左右,但不至于来来回回的敞开,关闭。

    小喵咪朝着那条缝隙中伸进了小脑袋瓜,可尝试了几次,仍无法钻进去。

    他用力,再用力,突然,他的脑袋硬挤了进去,只不过,两只耳朵上的毛扯掉了不少。

    轻软的猫毛在半空中飘飘荡荡,落在了宋只只的脸上。

    她的眉头倏地皱了起来,这像是给了小喵咪一丝丝的希望。

    他用力朝里面挤,也不管身上的猫毛被蹭掉了多少,因为太过用力,小喵咪背后的猫毛磨掉了大半,露出了一大片渗出了点点血红,两只小爪子挤进了车里。

    “喵呜……”

    小喵咪暴露在外的两只后爪子反复踢着空气,身体一点点地朝后车厢中挤。

    掉下来的猫毛越来越多,他背后的渗出来的血,从原本的小血珠,变成了一大片模糊的血肉。

    宋只只!你不能睡啊!

    小喵咪湛蓝色的眼睛蒙上了一层水色。

    千万不要睡,再给他点时间,他就能挤进去了,哪怕他只能够用小喵咪的身体,给她一丁点的温暖,哪怕他能够睁开眼睛看自己一眼。

    嘶啦……

    喵!

    忽然,小喵咪发出了一声凄厉的惨叫,背会的猫毛连带着皮肉扯开了一大片,鲜血瞬间如注般涌了出来。

    几乎在同时,小喵咪的身子忽觉得以松,他一下子从那条缝隙当中挤了进去,掉落在宋只只的身边。

    沈浪忍着背后如火烧般的疼,匍匐在地上喘息着。

    他挪动着身体,一点点地靠近宋只只,那只已经被鲜血染红的小爪子,搭在了宋只只的脸上。

    她的脸很凉,但依稀能够感觉到一丝丝的余温。

    宋只只似乎也感受到了小喵咪的触摸,她的眼皮微微跳了一下。

    小喵咪也察觉到了宋只只的变化,他强撑着满是鲜血的身体,趴到了她的身边,用仅存的力气,攥紧了宋只只的怀里。

    温暖、柔软,湿润的感觉,让宋只只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暖意,像是冬天里刚刚升起的太阳。

    小喵咪伸出了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宋只只的脸蛋。

    或许……

    他们都要死在这里了。

    不过,至少死在她的怀里,也是一件不错的事吧。

    “宋只只,你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让我感受到温暖的女人,或许,我也只能够用同样的方式,让你感受到我的心意吧。”

    小喵咪……

    沈浪的身体越来越虚弱,他的背后血肉模糊一片,鲜血在一人一猫的身下逐渐散开,温热的血液染红了冰冷的车厢。

    “宋只只呀宋只只,你会明白吗?也和我一样有相同的感觉吗?”

    渐渐地,变成小喵咪的沈浪也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