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四十七 虐杀

作品:我大哥叫朱重八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南城二爷

    “五果!”

    秋日阳光下,落叶中。

    女孩的笑声像银铃一般,小丫头秀儿迈着短腿,张着双手。从远处跑来。

    她高了,也胖了,脸颊上的酒窝更深了。两根辫子随着脚步的起伏,在脑后跳跃。

    扑通!

    跑得急了,一头栽倒在地上。

    随后又马上跳起来,眯着眼睛笑笑,脸上的土都不擦,又甩着胳膊跑了起来。

    行军的士卒看到这一幕,哪怕是身上敌人留下的伤口还在痛,哪怕是手上的血还没干,都不约而同的笑了。

    这丫头是这肃杀的天地间,一缕暖色,温暖着每个人的心窝。

    “五果!”

    “秀儿!”

    朱五从马上跳下来,像个孩子一样笑着扑过去。此刻他不是几万大军的统帅,只是一个女孩的哥哥。

    “秀儿!”

    朱五一把抱住了秀儿,揽在自己的怀里,感受着怀中小人的心跳,和她呼吸时的热气。

    就像曾经他们相依为命时,无数个寒冷的夜晚中那样,彼此呵护着。

    “五果!”

    丫头忽然哭起来,拳头打着朱五的后背,“你咋不来看俺哩,俺好想你!”

    朱五鼻子一酸,差点落泪,“五哥也想你!”

    周围没人说话,都静静看着这一幕,郭家兄弟眼中的泪早就止不住了。

    秀儿抬头,牵着朱五的手走过去,扑在郭兴的腿上,又看看在门板上挣扎着坐起来的郭英。

    “三果,四果,你俩咋了?”丫头咧开嘴就哭。

    郭兴郭英眼泪更加止不住,郭兴满是伤疤的手,在秀儿的头上摸摸,“莫哭阿,哥没事呢!”

    此时,一辆马车缓缓的过来。车板子上,一口棺材静静的摆着。一阵风吹过,几朵不知名的野花被吹到了棺材上面,显现出几丝颜色。

    郭兴再也控制不住,蹒跚的扑过去,捶打着马车架子,“莲儿……”

    “妹子!”郭英躺在门板上,用尽全身的力气呼唤。

    “莲儿,你等着,五哥给你报仇!”朱五想再看一眼那个爱笑的姑娘,却没有勇气掀开棺材的盖子。

    “五哥…”郭兴泣不成声,“杀郭………”

    “知道!”朱五按住郭兴的肩膀,“前面就是濠州,用姓郭的人头,祭奠咱的妹子!”

    濠州城头,惊魂未定的郭子兴看着远处,若隐若现的定远前锋骑兵,眉头紧皱。

    “国瑞,小五不是放咱们一路了吗?”

    朱重八也盯着远方,“大帅,他只说放一路,没说放过这事儿!”

    “呵呵呵!”郭子兴忽然笑了,“俺这把岁数真是白活了,这么大的仇,他肯定要斩尽杀绝,可笑俺败得一干二净,亲儿子都不敢要了,还是逃不过。”

    说着,又是冷冷一笑,“不过小五还是嫩了点,他想要俺的命,就不该放俺回濠州。”

    朱重八无语望天,小五哪里是放你,他是放咱朱重八!

    就听郭子兴问道,“城里还有多少兵?”

    “六千!”亲卫统领花云回道。

    “不够,召集城里的百姓上城!”郭子兴冷声道,“去把库里的银子,钱粮搬出来,本帅犒赏三军,誓死守城!”

    濠州到了,定远大军在城下一字排开,水泄不通。

    望着这座城,朱五眼神复杂。

    曾经他是这座城里的乞丐,每日靠着别人的施舍活命。

    后来他在这城外遇到朱重八,城里遇到郭子兴,马秀英,他的人生在这做城里一步步改写。

    命运总是喜欢捉弄人,这座城和城里的人本不该是他的敌人,现在双方却必须你死我活。

    “主公,准备妥了,随时可以攻城!”

    常遇春的陷阵营已在城下集合完毕,炮兵也把火炮对准的城墙的马面,只待朱五一声令下。

    朱五拍拍怀里的丫头,“秀儿阿,跟着蓝玉哥哥去后面待会儿,五哥咱干正事了!”

    自从相见之后,这小丫头就挂在朱五身上,再也不下来。

    “五果要打仗了?”

    “嗯!”朱五点头,“打完了五哥去找你,乖!”

    “俺不走!”秀儿忽然抱紧了朱五的胳膊,“上回你也是这么说的,你说打完了仗就带俺回家,可你一走就是半年!”

    “秀儿……”

    “俺不走……俺就抱着你……”

    丫头就赖在怀里,朱五只能摇头苦笑。

    ……

    “诶,城上的人听着!”

    朱进伟举着铁皮喇叭在城下喊道,“俺们定远军都是濠州的后生,濠州的娃!咱们自己家人不打自家人!”

    “原来俺们就驻扎在城里,左军的军纪大伙都知道,俺们从没抢过欺负过百姓。”

    “俺五哥说了,只要大伙开城投降,乡亲们各回各家,各找各妈!俺们跟郭家私仇,绝不连累各位街坊邻居……”

    城头上一阵骚动,濠州的士卒仅剩下六千多人,临时到城上都是城里的百姓。

    朱五这个名字大部分濠州城里的人都知道,濠州本土的娃,原来要饭的,后来投了军,成了个人物。郭大帅的义子,左军指挥使。

    朱五仁义,自从红巾占了濠州,他军营边上那一块,是城里最安生的地方,他手下的士卒就没欺负百姓。

    甚至官军围城的时候,许多人还把自己的孩子送到朱五麾下,可以说城下这支大军,算得上濠州的子弟兵。

    反而郭大帅的心腹人马,一个都不是濠州人。

    眼见城墙上守城的青壮人心不稳,一个军官朝城下骂道。

    “放你娘的屁,没郭大帅他朱五早就饿死了。郭帅对他有再造之恩,他却忘恩负义,犯上作乱!朱五!你良心让狗吃了吗?”

    “大帅是你义父,你朱五一个头磕在地上认的。举头三尺有神明,你朱五如此不忠不孝,大逆不道!”

    “本想给你们郭家人留点脸面,给脸不要脸!”朱进伟冷笑,“拉上来!”

    随后,几个定远军士卒押着几个捆得结实的男子,来到城下。

    “松开他们!”

    朱进伟等他们被松绑,直接把铁皮喇叭扔过去,“想活命,就大声喊,把你知道的都喊出来!”

    几个男子对望一眼,其中一人捡起喇叭,喊道,“城上的兄弟,俺是郭大帅公子的亲兵,老六!”

    城上士卒马上一阵喧哗,“诶,真是老六,我认得他。他不是跟着公子么,怎么被抓了?”

    就听老六在城下喊到,“诸位兄弟,不是朱公子反了大帅,是大帅想要朱公子的姓命,逼着他反了!”

    “阿!”城头上一片呆滞。

    “大帅公子郭天叙,酒后失德,在帅府打死了朱公子的义妹郭莲儿。

    咱们大帅爱子心切,怕朱公子事后追究,就和张舅爷合计,干脆趁朱公子来濠州拜寿,杀了朱公子。”

    “这怎么可能?”

    “大帅怎么会如此糊涂?”

    “怪不得父子反目!”

    城头上,又是议论纷纷。

    “诸位兄弟可知,那莲儿姑娘的另一个身份吗?”

    “莲儿姑娘的两个哥哥,都是朱公子的臂膀,咱们濠州一等一的少年英雄。”

    “为了打和州,他二人死战不退,身受重创,最后在死人堆里翻出来的,一身刀伤阿,为了郭大帅这哥俩差一点就见了阎王!人家对郭家有大功,郭家却打死了人家妹子,兄弟们,换成你们,你们反不反?”

    城头一片死寂,濠州士卒的目光中满是惊疑,刚提起来的军心,一下就散了。

    这些汉子大字不识,活不下去杀官造反,烧杀抢掠的事没少干,可是心中也有一杆秤。

    人家给你卖命,给你立功,给你打地盘,你他娘的把人妹子打死了?

    这还不算,还要暗害人家性命,这算什么好汉,什么大帅?

    此时,郭子兴突然出现在城头之上,在将士们复杂的目光中,向城下喊道。

    “小五,你要攻城动手就是,何必卖弄口舌?”

    朱五看到了郭子兴,上次见他还是意气风发的大帅,现在只是一个垂垂老人。

    纵马到了城下,在马上冲着城头遥遥拜了一下。

    随即,身后蓝玉和二虎,拖着一个活人出来。

    “二郎!”郭子兴脑子嗡地一下,一下抓住了城墙,不然可能一头栽倒。

    “跪下!”

    蓝玉薅着郭天叙的头发,把他踹跪地上。

    现在的郭公子哪里还有平常俊朗的模样,已是面目全非,不似人样。

    “二郎!”

    郭子兴夫人不知何时也上了城,趴在城墙上哭喊,“朱五,你背信弃义,俺把你妹子还回去了,你为啥还抓着俺儿?”

    说着,死命的摇晃郭子兴,“老爷,救救咱儿,救救咱儿阿!”

    城下朱五面无表情,我说的是,给你儿子的命,可没说让他活命。

    “老三!动手吧!”

    郭兴拄着拐杖,狰狞的笑笑,慢慢走向郭天叙。

    “爹!给俺报仇!给俺报仇!”

    郭天叙忽然扯着脖子嘶吼,郭兴举起了拐杖。

    “妹子,哥给你报仇!”

    咔嚓!

    “阿!”

    一杖下去,骨头碎裂的声音清晰可闻,郭天叙的右腿马上变形。

    痛彻心扉的惨叫声中,膝盖出露出白花花的骨头。

    “妹子,哥给你报仇拉!”

    咔嚓!

    又是一下,郭天叙的胳膊被活生生打断。

    城头的张氏,脑中一黑昏了过去。

    郭天叙也没了生息,旁边的蓝玉挥手,两个士卒哗哗两桶冷水泼下去。

    “阿!”

    不似人声的惨叫,喊得人头皮发麻。

    “给俺个痛快吧,朱五……给俺个痛快……”

    咔嚓!

    又是一杖,力气之大,左腿连着拐杖一起断了。

    朱五捂上丫头的眼睛,“别怕!”

    “俺不怕!”丫头却把朱五的手拉下来,“那天,他也是这么打莲儿姐的,这是报应!”

    阿!

    郭天叙的惨叫还在持续,身子像蛆一样的驱动。

    郭兴丢了半根拐杖,脸上一片潮红,“给你痛快!嘿嘿,老子非得让你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老子要让你爹娘,听着看着就是救不着,等破了城,老子让你一家团聚!”

    朱五见郭兴打累了,转头道,“准备吧,开始攻………”

    “报!”

    忽然一个传令兵纵马过来,“五哥,和州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