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555章 是谁的陷阱

    任边宏叹了口气道:“不错,就这么简单。

    苗怀一在得到这个信息之后,觉得这是一处陷阱。

    可我卜算过后,却并没有发现这里有陷阱的痕迹。

    至于如何选择,还是你自己决定吧。”

    他在说话的同时,单手虚虚托着一个木盒,送到了欧阳六的身前。

    这个木盒并没有盖子,欧阳六一眼便见到里面放着的是一个剑形的饰品。

    欧阳六皱眉道:“这是什么?”

    任边宏解释道:“这是武天纵曾经佩戴过的坠饰,其中封印者他的一缕精神力。

    只要你将之激活,便可以感应到武天纵的藏身之处。”

    欧阳六听了这个解释,顿时将眼睛瞪得老大。

    他将任边宏从头到脚打量了一边,想看看这个神棍是不是在跟自己开玩笑。

    可惜这个神棍从头到尾都泰然自若,看起来竟然没有一丝玩笑的意思。

    然而这却让欧阳六更加无语了。

    武天纵身为上古顶尖强者,制作一些带着他精神印记的饰品倒是勉强说得过去。

    可问题是,现在距离上古时已经过了不知多少万年,这东西怎么可能一直完好无损的保存到现在。

    就算这把小剑对武天纵有特殊意义,他托人保管。

    可这东西怎么会这么简单就被苗怀一找到。

    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面对着这种情况,欧阳六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东西绝对是有人故意让苗怀一找到的。

    欧阳六的脸皮使劲儿抖了两下之后,才指着身前的这把袖珍小剑道:

    “你说这玩儿意不是陷阱?”

    面对着他的质问,任边宏面无表情道:“从我多年的经历来看,这种东西无缘无故出现,必然有蹊跷。

    可我的卜算结果却告诉我,这并非是针对我们的陷阱。”

    欧阳六瞥了瞥嘴道:“不是针对你们的,那就是针对我的了?”

    任边宏摇头道:“我卜算的时候,已经加上了你。”

    欧阳六听了这个解释,却仍旧不信。

    他没好气道:“如果不是陷阱,这玩意怎么会忽然在这个时候蹦出来?”

    任边宏似乎知道,这个时候跟欧阳六没法辩驳。

    索性暂时闭上了嘴,不言不语,任由欧阳六自己思索了起来。

    等欧阳六的情绪稍稍平复了之后,任边宏才继续道:

    “我刚才只是说,我卜算出这个陷阱不是针对我们的,没有说这不是陷阱。”

    欧阳六的情绪已经平复了不少,他顺着任边宏的话,问道:“什么意思?不是针对我们的,还能针对谁?”

    任边宏沉声道:“还能针对武天纵!”

    欧阳六瞳孔顿时一缩。

    他的目光闪烁了片刻后,才沉声道:“你是说,太渊宗里有人想要接我们的手除掉武天纵?”

    任边宏摇头道:“未必是太渊宗的人,也许是其他上古强者的谋划。”

    欧阳六听到这里,顿时皱眉沉思了起来。

    在他原本的认知中,那些上古强者都是自己的敌人,所以他理所当然的觉得那些人应该是一体的

    然而那些上古强者作为当时的霸主,怎么可能毫无芥蒂的联合在一起。

    上古的资源再是丰厚也终究是有限的。

    为了争夺资源,这些上古强者之间必然会结下仇怨。

    就比如说在天地大变之间就被人灭掉的炼尸门,就足以说明这些上古强者之间,也是存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的。

    如果从这方面来看的话,任边宏的解释竟然也不是说不通。

    欧阳六想到这里,不由重新梳理起了这件事来。

    好一会儿之后,他才揉着额头道:“你的卜算靠谱吗?”

    任边宏叹了口气道:“如果你在几个月前这样问我的话,我必然会告诉你有九成九的把握。

    可现在天地规则愈发衰弱,四九星门又愈发活跃,我也不清楚我的卜算有没有被干扰。

    所以我只能将我得到的线索交给你,至于你如何选择,就完全看你了。”

    欧阳六:“……”

    最开始的时候,欧阳六其实一直是将这个屡次算计自己的神棍当成生平大敌的。

    后来随着他对任边宏愈发的熟悉,才发现这个神棍也没有他表现出的那样神奇。

    可不管怎么样,他对这个神棍的能力都是颇为肯定的。

    然而今天,这个神棍的表现实在是太不靠谱了。

    欧阳六盯着眼前的这个神棍,想要看看他是怎么说出这么一番没皮没脸的话来的。

    可惜任边宏从始至终都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任凭欧阳六用什么眼神打量都泰然自若。

    对于这个摆出了死猪不怕开水烫的神棍,欧阳六一时也没有太好的办法,只得暂时将心中的疑惑压下。

    他略作思索之后,从怀中取出了那枚‘车’字棋子道:

    “前两天我在栽种树苗的时候,这枚棋子从天外落下,想要毁坏树苗。

    然而他落下的威力却不上不下,刚好是我能够阻止的范围。

    我觉得这里有蹊跷。”

    见到这枚棋子之后,任边宏脸上的表情终于微微起了一些变化。

    他盯着这枚‘车’字棋子端详了半晌之后,感叹道:“四九星门的人好大的手笔!”

    这句话没头没尾,却让欧阳六的瞳孔又是一缩。

    显然他之前猜测的没错,这枚棋子落下果然还有其他的目的。

    他直接问道:“你能确定这枚棋子是四九星门砸下来的?”

    任边宏淡淡道:“基本可以确定,不过你若是让我拿证据的话,我拿不出来。”

    欧阳六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问道:“你刚刚说四九星门‘好大的手笔’是什么意,难道这枚棋子很珍贵?”

    任边宏点头道:“不错。

    诸天棋子的外观虽然差不多,但根据上面刻着的字不同,其品质也各不相同。

    其中‘兵’、‘卒’品质最低,‘士’、‘相’次之。

    ‘马’、‘炮’棋子的品质已经摸到了星空重宝的门槛。

    而‘车’字棋子在星空重宝中也算是顶尖的了。”

    欧阳六听了,不由微微点头。

    任边宏的这番话,跟他对诸天棋子的认知十分吻合。

    只是他虽然能感受到不同棋子的品质,却一直没能摸清这些棋子的用法。

    他想了想,继续道:“这枚‘车’字棋子砸落的时候,我曾经尝试着用‘炮’字棋子抵挡。

    然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