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142章 我有一个秘密

    裴临川虽然有点心疼沈甜甜,但是却也没有做什么过分的事情。

    虽然有千言万语想要说,但是那一天两个人最后也只道了一声再见,就依依不舍的分别了。

    大家都在家里收拾的时候,冯美娟已经给心爱的女儿打了洗澡水,让她洗漱一下,就上床休息了。

    屋子里很干净,显然,冯美娟每天都来打扫。

    沈甜甜躺下就感觉天地归位,十分安心。

    ……

    第二天一清早,就听到沈老太太在外面,大声的咆哮:“懒怂懒怂,越懒越怂,天怎么不收了你们这一对。”

    熟悉的叫嚣声中,沈甜甜睁开眼睛,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启明星才放出朦朦亮的光芒,她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继续睡觉了。

    回到家中,沈甜甜就感觉到一路上的紧张情绪都得以缓解,昨天虽然没有吃饱,但还是痛痛快快的睡了一夜。

    等她起来的时候,已经八九点钟了。

    冯美娟看着她就笑,一边推着她进厨房一边说:“锅里还热着饭,你赶紧吃一点,现在天热,下午吃饭迟。过一会到隔壁李奶奶家里,问一问他家可有什么帮忙的?上回我还听李奶奶说,想让你过去参谋参谋,现在的年轻小姑娘喜欢些什么东西?让你过去帮着看看。”

    洗漱了一下,沈甜甜坐在桌边吃饭的时候,冯美娟就站在她后面那梳子替她梳头发。

    打猪草回来的沈二花看着眉头都皱起来了,愤愤不平的瞪沈甜甜,却也没敢说什么,只是将猪草倒在厨房的地上,匆匆的喝了一碗水,又背起了旧的竹箩筐,继续去打。

    沈甜甜根本没把对方当一回事,就算是沈二花被家里欺负剥削,但又不是沈甜甜欺负的,这每次看到一眼一眼瞪着,就跟杀父仇人似的有什么意思?

    只有无能的人才这样,你有本事直接跟老太太硬扛去啊。

    还好,只要回到家,二花的怒气值就从来没听过,虽然只是个位数,但是,胜在每天都有。

    沈甜甜吃了一碗厚厚的玉米粥,肚子还继续咕噜咕噜的叫,修炼武功之后最大的麻烦就是饭量暴增,她现在其实都还是有不少的粮食,可是没办法拿出来吃,得赶紧想个办法。

    “妈,大伯母他们呢?”

    “现在也没什么事,男的大清早上山去打柴了,女的就去收拾菜园子还有砍猪草了。这天气热,也就早上干这一会儿事,一天都可以在家歇着了,你奶奶说要多砍点芦苇草和竹子回来,在家里歇着也是白歇着,能编点东西也是好的。”

    沈甜甜心想,这不完蛋了吗?

    这么多人在家里看着,就去烧个东西也没地方呀。

    不管怎么说,先到隔壁去看看,近距离观察男主作什么妖也是挺好玩的。

    沈甜甜到了隔壁看到李老太太。

    李老太太和沈老太太,两个人年纪差不了多少,当年都是村里的一对姐妹花,后来又一起纵横江湖做泼妇。

    不管是从家庭条件外貌能力还是待人接物,李老太太都在各方面压制了沈老太太,就一点……李老头死的早!

    李老太太开始的时候还跟大儿子过,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不得劲,又分开了,现在就愿意一个人单过,没有跟任何一个儿子在一起。

    她这个屋子还是结婚的时候搭的,下面有1米2左右的是青砖,上面是土砖,所以这房屋质量也算可以,现在虽然是老房子了,但是隔不了几年就翻新一下,刷上白石灰,一点也不显得破败,跟老太太人一样,收拾的精精神神利利索索的。

    这边也是五间屋子,就老太太一个人住东二间,东一间是粮仓,放着一些不用的东西,算是家里的仓库。

    现在把西一西二间收拾出来了,给孙子结婚用。

    老太太穿着一身洗的发白的青色衣服,头发挽了一个粑粑头,还有一种丝网紧紧束缚,铁丝夹子扣紧,显得十分的利索。

    老太太有一张特别严肃的脸,但每每看到人的时候还挺爱笑,眼睛一弯的时候,那张严肃的脸上笑纹都荡开了,看起来特别可亲。

    却让人觉得这就叫相由心生,天生长得什么样没关系,性格还是能够改变你的容貌的。

    “甜甜来了呀,快进来快进来,真是大姑娘了,长得真漂亮呀,你娘不知道怎么把你养的这么水灵,奶奶,这里有羊角蜜你拿着吃一根。”

    “好的。”沈甜甜笑眯眯的从篮子里拿了一根,在井边顺边洗了,咔嚓的咬了一口:“我在外面可就想吃这个,真是又酥又甜。”

    “北京没有羊角蜜吗?”

    “没有啊,我没看到有卖的。”

    老太太十分惊讶:“不是说北京是首都,什么东西都有吗?”

    沈甜甜甜笑着:“那他们那地方不产这些东西呀,这瓜果蔬菜的要新鲜才好吃,运到那边大概就坏了,所以也不能说什么都有吧,等以后国家发达了,交通更便利了,说不定南通百货的就什么真的都有了。”

    一老一小的说的很热闹,老太太敲了敲门,男人的声音低沉,带着一些低音炮的轰鸣:“请进。”

    沈甜甜推了门进去。

    这两天的格局显然跟东边是一样的,西二室作为卧室,西一间是作为两个人比较私密的仓库或者书房什么的。

    此时卧室里打着几样简单的木制家具,看起来都是比较旧的,床上铺盖都是军用的,被子叠得整整齐齐,屋子里纤尘不染。

    男人坐在轮椅上,但人显得身材非常高大,他的表情十分严肃,看到了隔壁邻居妹妹也没有一点笑容,显得非常的正派。

    “李哥。”沈甜甜觉得大根哥这三个字实在是太诡异了,她叫不出来,就换了一个自己觉得比较容易又比较疏远的名称。

    李大根沉默的点了点头,没有出声。

    老太太一进来就给自己的孙子嘘寒问暖的,问他要喝水,问他饿不饿,然后又跑去厨房给他们倒水去了。

    屋子里陷入了一种短暂,诡异,神秘的沉默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