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总番外2 故人尤在(明天才写联动啊,明天完了就结束了。)

作品:快穿:我只想种田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沧澜止戈

    ————————

    其实,世上生灵多是双标狗。

    第五刀翎也不例外。

    往日,便是面对那些大帝,包括拉拢他进地府半差并引领他走地狱刀道的伽罗地藏,第五刀翎也素来是冷静自持的,有一说一,有二是二。

    对外是这样的,对内,比如对内的无阙弟子们...其实也差不多,也没见他对解疏泠这些师弟妹多宽容,反而要求更严格。

    独独对两个人例外。

    哪怕明知秦鱼没道理,哪怕明知到底是怎么回事,他还是没能质问,没能教训,只能节节败退,最终承担所有。

    她们想怎么以就怎么样啊。

    他能怎么办?

    面对这样的大师兄,秦鱼彩虹屁之后,忍不住安慰下他,“师兄,你要知道,不是哪个男人都有这样机会的,想想看,我可是秦鱼欸,她可是方有容欸,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一夜双..”

    满嘴跑火车,荤段子要来了?

    大师兄目光锐利,秦鱼一哆嗦,到底还是住嘴了。

    但方有容收了肚兜,冷瞥来一眼,“别人要是知道,也只会以为是你双飞了我们两个。”

    卧槽!

    秦鱼被方有容这句给镇住了。

    第五刀翎扶额,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我要回天界了,你们两个....”

    方有容:“我也上去,有一些事要办,至于你...要回地球看你父母了?”

    “嗯,看完再去找下两个人。”

    两个人?

    方有容跟第五刀翎对视一眼,尹幽跟那个蔺珩?

    ————————

    地球,庄园外,篱笆墙,墙外花草连路一棵树。

    又是一个夜色清凉的晚上,秦鱼在自家不远处的小路上路过苏家,见到了正在院子里浇花的苏挽墨,一喜,忍不住扒着人家院子篱笆问:“哎呦,我们的苏苏阎君大人还会浇花呢。”

    苏挽墨目光扫过秦鱼身后,目光回转,落一脸坏笑的秦鱼身上,不咸不淡道:“我还会种菜。”

    秦鱼:“哇,好厉害哦,那你会挑粪吗?”

    论如何当一个既调戏美女又把话题聊死的杠精。

    苏挽墨被噎了,结束浇花,把花洒对着秦鱼,“你是其中专家,不如你教我?”

    哎呦,反攻啊?

    结果,秦鱼扒着篱笆眼睛一亮,克制着喜滋滋,又眉眼顾盼飞扬,故作矜持,“这么晚,不太好吧,那你晚上给我留窗,我去你房间...啊...”

    秦鱼被师兄师姐一左一右拖走的身后,娇娇扒着篱笆呸了一句,该!

    “她这些年都这样?”苏挽墨看娇娇还没走,会意,从屋子里拿了一盒糕点,在对方迫不及待掀开盒子吃饼干的时候问了问。

    “没啊。“

    “嗯?”

    “不是这些年,是一直都这样,只是以前没你有钱没你厉害,她不敢,对别人也一样,但凡她实力跟上去了,你们在她眼里就都是池塘里的鱼...不过你也不用生气,她对她师傅跟祖师奶奶都一个态度呢,过几天就要去收徒了。”

    苏挽墨:“....”

    真是荣幸。

    叔叔阿姨他们怎么没打死她。

    ——————————

    此时,秦家夫妻还真的想打死秦鱼。

    院子里,灯火柔软,秦鱼一推开院门,“爸妈,我回来咯,我....”

    还没说完,秦鱼看着院子里的人,莫名头皮发麻。

    爹妈自然是在的,两个秦爸面无表情,都盯着对面那个男人,而于笙表情古怪,既好奇,又打量。

    温绮心主要负责询问,祖宗十八代都问了。

    边上温兮不得不给诸位倒茶倒酒,一边缓和越来越僵硬的气氛。

    刚好,秦远没忍住,绷着脸道:“这么晚了,小鱼基本很少带人回家,蔺先生是例外。”

    这话刚说完,秦鱼一嗓子嚎了,门推开,方有容跟第五刀翎就跟众人照面了。

    气氛逐渐扭曲变态。

    秦远:“....”

    大晚上的,她是很少带人啊。

    但一带就男女双全。

    温绮心轻咳了下,给于笙飘了一个眼神,后者回神,这才主动温和道:“这么晚了,累了吧,饿不饿?”

    秦家待客门风——累不累,饿不饿?

    “饿饿饿,我要吃夜宵!”娇娇第一个窜出来,抱住于笙撒娇。

    气氛这才缓和了。

    蔺珩举止从容,矜贵,并不为秦家人的冷淡戒备而生气,也不为无阙两人的道来而异样。

    哪怕刚刚那一瞬,三人目光相触的时候,的确有一种电光火石炸堡垒的感觉。

    他此时平静道:“我是主动来的,倒不是被邀请的。”

    特地看了秦鱼一眼。

    秦鱼:怎么觉得这狗男人在diss我。

    “额,还想着过两天去找你呢,没想到你这么主动。”

    蔺珩:“你不就是喜欢自己送上门来的吗?”

    秦鱼:“....”

    狗男人,你果然在diss我,我爹妈都在呢!

    秦鱼正想说什么,抱着苏挽墨送的饼干吃的娇娇忽然插话,“也不是啊,送上门的她不会珍惜的,玩弄完了就扔下了,她还是喜欢自己争夺来的,刺激!”

    蔺珩:“....”

    秦远夫妻:“....”

    我女儿...是这样的人渣?

    温绮心:还好我早知道了。

    秦鱼无奈,直接抢了娇娇的饼干盒子。

    “额,我们去外面谈...爸妈,兮兮,你们帮我招待下我师兄师姐哦,我等会就回来。”

    秦鱼拽了蔺珩就跑,后面传来娇娇愤怒的控诉。

    果林里,果香浓郁,秦鱼抱着盒子拿了一块饼干吃,一边问他啥事儿。

    “我要回星际那边,想跟你谈点生意。”

    秦鱼一听就明白了,相比魔法诸位面跟如今一统的东方修炼体系联系密切,蔺珩掌管的星际文明世界就显得孤立很多,如果能跟东方联系,资源互换,好处是巨大的。

    “这是好事啊,你不提,我也会找你的,不过我还想着你可能不太愿意,没准我还得霸王硬上弓,没想到你自己提出来了。”

    “为何你觉得我会不愿意?”蔺珩站在果树下,上头枝叶繁茂,夜色流光穿过缝隙,在他眉眼疏离中摇曳光辉。

    “嗯...感觉吧,难道不是?”

    蔺珩不知可否,侧过身,仗着身高轻松抬手摘下一枚青果,在手指间把玩。

    “总会找到一个理由的。”

    他没多说,秦鱼也就没问,“成吧,回头我去找下那塑料夫妻,你们对接下就行了。”

    既已谈成,蔺珩也就要走了。

    “欸,不多留一会?”

    秦鱼随口问,蔺珩却是似笑非笑:“你嘴上说说,心里可不是这么想的,巴不得我赶紧走。”

    这人黑历史不少,可为了任务与人成亲什么的,怕是极想瞒着自己父母的。

    秦鱼却是深深看他一眼,“做过帝王的可不止你一个,你家那管家巴不得你早点开后宫,可巧的是,我家也是。”

    来啊,互相开后宫啊,就看谁跳进对方鱼塘咯!

    蔺珩:“....”

    可怕的寂静后,嘎嚓,嘎嚓,嘎嚓。

    吃饼干的声音那般突兀。

    蔺珩才说一句:“好吃吗?”

    “还不错。”秦鱼看他目光停留在盒子里,眼神一抖,飞快把最后一块饼干塞进嘴里。

    蔺珩:“....”

    呵,这女人真是小心眼啊,还记恨他只给她喝粥的事儿讷。

    他转过眼,“你这里果树不错。”

    “可以送你啊,随便拿。”

    秦鱼从对方眼神看出对自己的吐槽,于是故意大方起来。

    当然,以她对这个狗男人的了解,他不太喜欢吃水果,所以...

    “好。”

    一分钟后,蔺珩走了,秦鱼黑着脸怒骂。

    “艹!”

    “这狗男人把我一块地皮刮走了!!!”

    ————————

    既然蔺珩主动送上门,秦鱼就不必再花时间去找他了,过了两天,方有容两人回天界,秦鱼则是被温绮心埋汰了两天,奚景中途过来,纯属死道友不死贫道,不仅不帮忙,还落井下石,把秦鱼在天界好多黑历史优雅又不失格调得袒露出来,连于笙都有了气,把秦鱼跟娇娇训了好几天。

    秦鱼抓到机会拽着娇娇就溜达到了邪选那边。

    这一来看尹珂,二来看弟弟。

    “他们等下就过来,你不打算带他们走?”尹幽冷眼看着秦鱼像小孩子一样陪着大肥猫跟尹珂玩,随口一句。

    “不带了吧,都是邪选了,成年人要学会承担结果。”秦鱼倒是颇冷静,没有一味帮人安排。

    尹幽也懒得多问,随她,只坐在躺椅上看着书,这女人一天天的都是黑色衣服,今天一袭黑色真丝长裙,在躺椅上翘着腿,单手抵着脑袋随意翻书的摸样跟妖邪似的。

    不过最常能接触她的三个男人都不在意这个。

    包憨:我特么要是在意了,坟头草都三百丈高了!

    秦磊:皮肉而已,跟尸体无异,我是一个解剖狂人不解释。

    秦苟:我姐呢?我等着她骂骂我。

    ——————

    没有比死而复生再相见更好的事了,跟它一比,什么旁支末节都是小问题。

    直到秦鱼以姐姐的姿态嘱咐一番要走后。

    秦苟:“姐,你现在位高权重钱多烧手,缺男人的话就随便出去找一个打晕拖回家就行了,可千万别再保养什么小兔男了,费钱!”

    秦磊;“我可以帮你打,或者帮你望风。”

    秦鱼是真感动了,好弟弟啊!

    “也别只想着我,你们讷,如果有看上什么人,人家不愿意的,跟我说,我也会帮你们打晕的...”

    这一家子什么人啊,门风都十分不端。

    尹幽忽然放下书,目光冷然一扫。

    “当然,能用脑力最好别用武力,能哄骗勾引带回家更好,行了,我走了。”

    秦鱼拽走了玩得不亦乐乎的娇娇,娇娇走时还挺舍不得,对尹珂约了下次去各个位面找好吃的。

    “你来就行了,你妈就不用了。”

    他还特地当着尹幽的面如此嘱咐,摆明了膈应。

    变强了就抖起来了,大的要按师傅师祖可劲儿欺负,小的么,也嚣张得意膈应她是吧。

    尹幽也不生气,随意扔了书,拿了边上小桌子一杯水,慢慢喝了,水入了唇齿,下了咽喉,让那微仰的纤细脖颈喉骨处有细微滑动,然后她放下杯子,铿锵清脆后,转头走过来。

    有些女人走起路来步步生莲。

    有些女人走起路来全世界都是她的。

    娇娇被这样的气场镇住了,而尹幽已经走到跟前,一手拉开尹珂,低头俯视着娇娇。

    麻痹哦,这女人这么高?

    娇娇下意识怂了后,忽然反应过来,他现在低气足哦,可厉害了,就是那些外星女神他都不带怕的,怎么能怂!

    必须硬杠!

    于是他一提臀直立起来了,并且一个霸气叉腰。

    “咋了,你还想打我....”

    他还没说完,却见尹幽微微弯下腰,手指轻勾,落在娇娇毛茸茸的双下巴,不轻不重,若有若无勾挠着,那力道自然是恰到好处,黯然销魂的,而她的眼神跟那微张呵气的润泽红唇也是勾魂夺魄的。

    “刚刚说什么,不要我是么?”

    “你....再说一遍。”

    这特么谁顶得住啊!!

    娇娇蒙蔽了,整个猫脸都涨红了,几乎是毫无抵抗要融化在这个坏女人的绕指柔之下。

    好在...猫尾巴被秦鱼一拽,秦鱼直接捞回娇娇,抱在怀里,瞪着尹幽,“做个人吧,没事招惹我家肥猫干嘛。”

    尹幽收回手,轻捋耳边发丝,既婊又御,淡淡道:“我就喜欢挑战那些不肯让我得到的,你不知道吗?“

    她那眼波扫来。

    秦鱼整个人都不好了,转身就抱着娇娇跑了,比兔子还快。

    包憨跟俩弟弟瞎逼逼:“看到没,这就是勾引,可比拖人进巷子刺激多了。”

    俩弟弟:闭嘴!

    ————————

    秦鱼是真的挺忙,也正准备去三千位面找祭道的大帝们,不过在此之前,她得先把两人捞回来。

    首先就是黄金壁。

    自秦鱼挂后,这厮退后勤很久了,因为处于各方面考虑,禅师没有安排他什么位置,他也不显摆,在后勤部低调得很,硬生生熬了三百年等秦鱼归来,还来不及高兴,大战来了,结果秦鱼跟娇娇又...

    那一天,他很失落,失落到...

    “他哭了,还想放弃仙籍轮回到你们地球去,说要帮忙照顾你爸妈。”旁边陪同秦鱼的伽罗地藏悄咪咪告诉秦鱼。

    秦鱼跟娇娇一愣,后秦鱼推开门,对那个在窗下埋头处理一堆事务的人说了一句。

    “听说你想照顾我爸妈?”

    “你想屁吃讷,臭壁壁。”

    正背对她的那个人身体一僵,然后转过身来。

    仙家技术宅无疑了,看起来很木讷高冷,可也有一种冷风骚。

    一堵墙人形化无疑了。

    可惜,这样的人在看到秦鱼跟娇娇后,他眼眶红了,又愣是端着,“我不是,你们认错...”

    他有些自卑,因为他知道现在秦鱼跟娇娇是什么样的存在,而他...一直在原地踏步,什么忙都帮不上。

    每一次,真的每一次,他永远只能在那看着。

    他不配再跟他们一起。

    反正秦鱼现在也不需要再经历黄金屋那些任务了,那他就没有存在意义了吧。

    他说完,便迫不及待想逃离,但眼前忽然一黑,一人一猫把他抱住了。

    “臭壁壁,翻脸不认人!”

    “打死你!”

    “快,娇娇,尿他身上!!”

    这时候,没有身份,没有尊卑,没有性别,没有族群。

    他们是一体的。

    永远。

    ————————

    黄金壁再次融入秦鱼的世界,喜滋滋查看自己的黄金屋空间,一边问秦鱼:“要去找血龙,要我给你查他资料不?”

    “当然,他应该被元琊那狗东西放进小世界了。”

    ——他应该是怕最后还弄不死你,好拿血龙威胁你。

    ——你最后融合了元琊,他的世界碎片在你身上,你导一下,我查下空间坐标。

    所谓一人飞升,鸡犬升天,秦鱼现在就是黄金屋之主,黄金壁现在权限达到最高,效率很高,很快找到了血龙位置。

    秦鱼跟娇娇一个瞬移就到了。

    话说,元琊还真不是东西,竟把血龙关在一个...猪圈里。

    尼玛在一个神秘的世界空间里专门造一个猪圈,这元琊心理变态啊。

    “这缺德的,太坏了!”

    “就是就是,鱼鱼你当初真不该那么容易吞了他,早该把他关起来好好折磨,瞧把我们家撒比小血龙给折磨的。”

    “欸,我也后悔啊。”

    一人一猫说得挺溜,血龙却是翻了一个白眼,“你们先把自己嘴角的笑收一下。”

    血龙显然是吃了苦头的,浑身上下的修为都枯得差不多了,好在他一点也不抱怨。

    “总比不上当年那点事,反正我也知道你们肯定会来找我的。”

    他这话很随意,一如当年他也是被误打误撞的秦鱼给救出来。

    这不管关系怎么样,他发现最终还是这一人一猫....

    “其实吧,我本来想不起来你的。”

    “主要是忽然想起要去找我们家龙且,她是龙族啊,顺带着就把你记起来了。”

    血龙:“....”

    他脸色很难看,苍白邪美的脸上满是郁郁。

    秦鱼笑了,笑着揉了下他脑袋,“走了,跟我去三千界走一遭。”

    一人一猫一龙化作流光飞向三千位面。

    也好在有伽罗地藏帮忙,也好在秦鱼现在非同小可,否则要找到大帝转世还真的太难了。

    饶是如此,秦鱼也花了不少时间分别找到他们。

    血龙一开始就没参与大战,得知其中细节后,他不能接受的有两件事。

    1,娇娇这贪吃小胖纸竟然来头这么大,吃掉的大帝不下两位数,简直毁三观。

    2,禅师那些大帝竟会祭道,虽有大神瓶颈吊着,可主要还是为了救众人,这种恩德是难以抵消的。

    “不过他们的转世肯定都很好。”

    起码资质方面绝对高于原来的。

    这就是因为上古大神门槛的缘故了,一来禅师等人参与大决战,功绩不菲,又祭道,大功德在身,纪元十分宽容,给予恩赐,加上秦鱼归来,后门操作一番,这资质就逆天了。

    不过按理说资质这么逆天,该是很好找人的,但就是太逆天了....

    “真要命,他们是不是都恢复记忆了,怎么现在就开始隐藏了。”

    如果资质隐藏,又低调隐忍,这大海捞针的,简直难如登天。

    好在秦鱼能通灵万物,花草都是眼线,才在后续一百年中相继找到人。

    “找到了又怎么样,人家还不是不肯当你徒弟,也不肯喊你爸爸,一个个都觉得你是神经病。”

    现在的那些大帝们,一个个都是小萝卜头。

    秦鱼各种手段上阵,都化身糟老头儿蹲守人家家门想收徒,都被嫌弃得不行。

    比如现在。

    咯吱一声,那简约竹门被推开,一个身姿纤细的小女孩走出,样貌十分轻灵秀丽,隐约可见未来天姿,尤其是那双眼,仿若看穿世间万物的通透。

    这种眼神落在秦鱼身上。

    嗯,一个仙风道骨的糟老头儿,一只肥猫,还有一条小红蛇,奇怪的组合。

    “你们还没走讷?”

    Q版禅师平静问道。

    秦鱼一脸正气道:“老夫昨晚再次掐指一算,认定小姑娘你绝对是我门下注定弟子,虽你如今年幼不懂事,但收徒就如娶妻,凡有险阻,万万不可半途而废。”

    呸,你个糟老头还挺会举例,老不正经。

    血龙跟娇娇暗暗唾弃,小眼神十分直接。

    Q版禅师歪歪脑袋,雪白小脸上露出些许微笑,道:“可我总觉得你不是什么好人。”

    MD,你还挺直接。

    秦鱼依旧稳如泰山,“凡事要看内在。”

    小禅师:“你有钱吗?”

    “....”

    总觉得那里似曾相识。

    报应啊报应。

    娇娇都快笑喷了,忙捂住嘴巴,腮帮子鼓鼓的,眼睛都眯成一条缝。

    小禅师瞥了他一眼,又看向秦鱼,等他回答。

    “有,我巨有钱。”

    小禅师:“这么有钱还穿得如此寒酸,要么抠门,要么遮遮掩掩,怕是见不得人的财富,既见不得人,又如此执着想蛊惑我,你怕不是人贩子吧,还是走青楼路子的。”

    秦鱼:“???”

    我的师傅,你开天眼了!!!

    ————————

    太难了,真是太难了!

    秦鱼第一个找到的就是小禅师,结果迎面而来连环暴击,她抵死不认,讪讪道:“你这是无中生有无理取闹,罢了,你不当老夫徒弟也行,可老夫有些传承要交给你...”

    她本想着还得劝说一二,结果人家一口应下,“好。”

    ???

    你特么现在倒是不拒绝了!

    仿佛看懂秦鱼眼神,小禅师腼腆一笑,“反正不用跟你走,也不用叫你师傅,又能拿到好处,我不亏啊。”

    艹!

    年纪轻轻就想白嫖,原来你是这样的师傅!!

    娇娇扼腕叹息,悄然传音秦鱼:“鱼鱼哦,禅师就这样,接下来还有祖师奶奶讷,还有下面我父君,桀桀....”

    死胖娇,你来劲儿了是吧。

    秦鱼觉得娇娇如今飘了,一天天的尽怼她,于是她故意掐着妖精嗓子来一句,“欸,你还别说,你父君这个对我来说是最简单的,色诱就完事了。”

    娇娇:“...”

    你敢!老子挠死你!!!

    笑闹中,秦鱼却也只能给自己打气。

    禅师是白莲碧池,难搞是肯定的,接下来那些就不一定了。

    希望顺利...

    再不济总得有一个叫她爸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