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一百五十一章 卑鄙陷害

作品:汉当更强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吴老狼

    觉得刘老三的话颇有道理,原本懒得在拥立楚王这件事上操心的项康便也改了主意,当天就召集周曾、陈平和郦食其等几个谋士商议此事,结果让项康颇为郁闷的是,自己才刚说出想尽量替项梁找到楚王合适人选的话,周曾和陈平等人就一起叫好,还全都一眼看出此举对项康将来的有利之处,弄得项康忍不住再一次暗暗埋怨自己的政治嗅觉迟钝。

    不过还好,时间上还来得及,项梁今天快正午时才下令让楚军将士四处寻找楚王后裔,还没来得及动用地方力量执行这个任务,所以项康还有机会捡这个便宜,周曾领着一些文吏飞快的提笔作书后,十来封内容大同小异的书信就很快写成,接着项康签名用印,再派人送去交给此前自己亲手提拔的少帅军地方官员,请他们帮忙在民间全力寻找,然后就可以敲着二郎腿耐心的等待地方上送货上门了。

    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古井无波,再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说,已经逐渐熟悉了新身份的项康每天除了督促军队训练之外,再有就是时不时的回城探望媳妇和小姨子,过营拜见项梁,帮着项梁处理一些军队合并后的遗留问题,剩下的时间不是陪着项家子弟喝酒,就是和冯仲、刘老三等人聚宴,日子过得甚是清闲和逍遥,仿佛就象是回到了以前那段成天游手好闲的时光。

    这一情况还是在好几天以后才发生了改变,这一日,正当项康在楚军营地里陪着项梁等人商议军务的时候,中军帐外忽然有人入报,说是项梁此前派去颖川一带的使者,接来了末代韩王的儿子横阳君韩成,项梁听了也不迟疑,马上就让曹咎代表自己去迎接韩成来见,项康听了却是十分奇怪,向项梁问道:“叔父,你派人去把韩王后裔接来干什么?”

    “你三叔好友张良的主意。”项梁随口回答道:“他劝我把这个韩成接来,立他为韩王,让他统率一支军队去攻取韩国旧地,发动韩人起兵抗秦,成为我们的外援,我听了觉得主意不错,就这么办了。”

    “叔父,这么做我们是不是太吃亏了?”项康听了诧异,说道:“我们出军队帮韩成复国,没有任何好处,还多出一支可以和我们平起平坐的友军,太亏了吧?”

    “傻小子,帐不能这么算。”项梁慈爱的指点道:“出兵帮韩国复国,表面上看我们是吃亏,但实际上我们只是出动一点无关痛痒的军队,就可以利用韩国王室的影响力和号召力,组织起大量的韩国旧民起兵反秦,此事即便失败,我们也损失不大,可是一旦成功,我们等于就是在暴秦军队的肘腋之下扎下一颗钉子,可以替我们牵制住大量的暴秦军队,减轻我们在正面的无数压力。”

    “而且不管成与不成,六国后裔都会争着抢着的来拜见上柱国,尊上柱国为反秦盟主,对上柱国的声望和威望有着无穷好处。”范老头也说道:“这就是阳谋,右将军你要多学着一点。”

    被后世的大一统思想洗脑得太严重,项康自然很难理解项梁这种大开历史倒车的行为,不过见项梁已经拿定主意,项康便也不再多说什么,随便项梁去瞎折腾。然而让项康意外的是,当韩成被引领到了项梁的面前时,客套后谈及韩国复国的问题时,项梁不但答应在拥立楚王之后就把韩成立为韩王,还答应让张良子承父位,出任韩国的丞相,和韩成一起带兵去兴复韩国。

    见项梁爽快答应帮助韩国复国,韩成和张良当然是欢喜不胜,可是知道什么叫做子房之谋的项康却大感惋惜,无比后悔此前没能抓住机会把张良招揽到手,让他成为自己的帮凶走狗。但是现在木已成舟,加上之前在少帅军队伍里坐够了冷板凳,张良现在对项康的态度也明显十分冷淡,所以项康就是想连亡羊补牢的机会都没有,也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张良继范老头之后,成为第二个与自己擦肩而过的顶级谋士。

    这一点也让项康心绪甚是不佳,即便是回到了自己的营地,项康的脸色也明显带着郁郁,显得很不开心。然而一向擅长察言观色的陈平这次却一反常态,非但没有注意到项康的神情不对,还一见面就急匆匆的问道:“右将军,听说项柱国派人从韩地迎来了韩王的儿子横阳君韩成,见面后说了些什么?”

    “你怎么知道的?”项康被问得一楞,有些没想到陈平会有这么灵通的消息。

    “是我下面的人打听到的。”陈平顺口回答,又更加急切的问道:“右将军,上柱国有没有答应立韩成为韩王,什么时候立王?”

    “答应了,不过没说时间。”项康如实回答道:“只说是等我们拥立了楚王之后,然后再商量什么时候册立韩成为韩王。”

    “那就好。”陈平松了口气,然后转了转眼珠子后,陈平又赶紧抱拳说道:“右将军恕罪,在下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得马上去办,就先告辞了。”

    言罢,陈平急匆匆的出帐而去,留下项康在中军大帐里莫名其妙,不知道陈平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更不知道陈平为什么这么关心项梁准备立韩成为韩王的事。

    …………

    一张嘴难说两家话,来看看彭城一带惟一没有打着楚军旗帜的魏豹军情况,之前招揽被历史埋没的用兵天才魏豹部将周叔失败时,项康不但遗憾万分,还一度动情落泪。但项康并不知道的是,周叔回到了魏豹军队里后,虽然被魏豹安排了继续统领原来的军队,可是在魏军营地里,却突然出现了一些对周叔极其不利的谣言。

    也不知道是那一个天杀的坏种栽赃陷害,竟然造谣污蔑说周叔在项康麾下担任客将时,因为受到了项康的厚待,逐渐生出了背叛魏豹的心思,不但没少在背后说魏豹的坏话,还鼓动项康向项梁进言,让项梁强行收编魏豹麾下的魏军残部,吞并魏豹的军队,然后周叔就可以名正言顺的成为楚军将领,为自己心目中的明主项康效力。

    刚开始的时候,这条纯属子虚乌有的谣言还只是在魏军士卒中流窜,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这条谣言又不可避免的传到了魏豹的耳朵里。同时魏豹的两个亲信柏直和冯敬也分别向魏豹打小报告,说是周叔在项康帐下时,不但极受项康的器重,还收受了项康为数不菲的厚礼,已经有背弃魏豹投靠项康的心思。

    虽然还不喜欢周叔的顶撞和说话过于直接,但是对于周叔的人品,魏豹还是有几分信心,所以刚开始的时候,魏豹是说什么都不肯相信这样的传言,可是三人成虎,见自己最信任的柏直和冯敬也这么说以后,魏豹心里还是不可避免的开始有些将信将疑,再加上项康为了答谢周叔对自己的帮助,确实给周叔送了不少礼物,打听到了这一情况后,魏豹难免对周叔更加起疑,只不过没有急着流露出来。

    情况又很快发生了变化,魏成来到彭城的当天傍晚,项梁帐下的文吏高浅忽然以私人身份过营拜会魏豹,魏豹看在项梁的面子上设宴款待,不料到了席间时,高浅竟然拐弯抹角的劝说魏豹放弃魏军旗帜,带着魏军残部并入楚军,象英布和吕臣一样成为项梁的部将。

    高浅当然是劝错了人,身为魏国王室之后,魏王魏咎的亲弟弟,魏豹当然做梦都想复兴魏国,自立成为魏王。所以听了高浅拐弯抹角的劝说,魏豹马上就是怒容满面,直接问道:“高先生,这是你的意思?还是项柱国派你来这么说的?”

    不敢牵连上项梁,收了某人好处的高浅老实回答道:“不敢欺瞒魏将军,这是小人的一点愚见,不过小人也真的是为了将军你着想,将军你现在兵不满三千,粮草军械无一不缺,再想兴复魏国,肯定是难如登天。将军与其坚持独树一帜,不如……。”

    “住口!”魏豹粗暴的打断高浅,愤怒说道:“既然这只是先生你的意思,那就请先生不必再说了,魏豹生为魏人,死为魏鬼,绝不会改投他国,为其他国家效力!”

    “魏将军,你这是何苦呢?”高浅又劝道:“将军难道不知道,在你的麾下将士之中,也有许多人心向楚国,盼着你改易旗帜,并入楚军?”

    “谁?我的帐下,谁在盼着我改易旗帜,并入楚军?”魏豹厉声喝问道。

    高浅不敢说话了,魏豹却是益发的怒不可遏,干脆直接说道:“天不早了,先生如果没有其他的事,就请告辞吧。”

    高浅不敢迟疑,赶紧拱手告辞,放下还没吃完的酒肉就离开了魏军营地,不过虽然没在魏豹这里吃饱,高浅的心里还是乐开了花,因为往魏营跑这一趟,高浅已经赚到了自己靠俸禄十年都挣不到的金子,同时高浅还绝对不怕项梁知道这事——毕竟,劝说魏豹并入楚军,也是为了项梁的利益着想不是?

    高浅灰溜溜的走了,魏豹却依然余怒难消,除了愤怒于高浅的无耻劝说外,同时也对高浅最后那句话极为警惕,思来想去之后,魏豹还干脆叫来了柏直和冯敬,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给他们,征求他们的意见。结果柏直和冯敬听了都是十分警惕,忙一起向魏豹说道:“将军小心,高浅匹夫虽然说劝我们并入楚军是他的意思,但我们必须得防着他是来给项梁当说客,试探你的态度口风,实际上是项梁想要强行吞并我们的军队。”

    “这点我当然会小心。”魏豹冷哼说道:“项梁老贼如果真的提出要吞并我们的军队,我就马上带着兵马离开这里,我就不信了,他真的敢对反秦友军下手,招来天下唾骂!”

    柏直和冯敬一起点头称是,魏豹却依然还是难以释怀,又说道:“你们说,高浅匹夫说我们军队里有人希望易帜的事,是真是假?到底是他信口胡说,还是真有其事?”

    对视了一眼后,极不喜欢周叔的柏直开口,小心翼翼的说道:“将军,无风不起浪,这事恐怕不是空穴来风,现今楚军势大,我军势威,我军将士之中,难免会有人生出趋炎附势的心思,这也是人之常情,并不奇怪。”

    “将军,其实这事早有传言。”一直与周叔不和的冯敬说话更直接,说道:“我们的军队里,不是早就有人在传言,说是周叔将军想离开我们的军队,到楚军那边去享受荣华富贵。”

    魏豹犹豫,许久才说道:“只是传言,没有证据,我们也不能轻信。”

    “将军,如果你觉得周叔是冤枉的话,不如乘着这个机会,把周叔叫来试上一试。”柏直灵机一动,赶紧说道:“把周叔叫来,把项梁派人过营劝说我们易帜的事告诉他,然后将军你装做对这件事犹豫不决,征求他的意见,他表明了态度以后,将军你不就知道他是不是冤枉的了?”

    “好主意。”魏豹一听大喜,说道:“是个好办法,如果他真的是忠心于魏国,那他肯定不会同意我们并入楚军,但他如果怀有异心,肯定会在这件事上态度暧昧,说不定还会乘着这个机会,劝我们易帜受编,给项梁老匹夫效力。就这么办,马上派人去传周叔,就说我有重要的大事要和他商量。”

    派出去的亲兵很是花了一些时间才把周叔领回到了魏豹面前,等得火大的魏豹强忍怒气,先是客客气气的让周叔坐下,然后又和颜悦色的问道:“周将军在忙什么?怎么我的亲兵去了那么久才找到你?”

    “回禀将军,末将正在营中巡营,所以你的亲兵没能立即找到末将,让将军久等,是末将之罪。”周叔如实回答并请罪。

    “没事,你忠于职守,我怎么能怪你?”魏豹大度的一挥手,又微笑着说道:“这么晚把将军请来,是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想要征求一下将军你的意见。”

    “敢问将军,是什么重要大事?”周叔好奇问道。

    “把我们的军队并入楚军的事。”魏豹图穷匕见,说道:“刚才楚国上将军项梁的帐下谋士高浅过营,劝我效仿英布和吕臣将军,带着军队并入楚国大军,从此改打楚国旗帜。关于这点,不知道周将军你如何看。”

    关键时刻到来,犹豫了一下后,周叔反问道:“魏将军,这事你怎么看?”

    “犹豫难决。”魏豹回答得很含糊,说道:“魏国好不容易复立,我当然舍不得改易旗帜,带着我们魏国的将士为他人效力。但我们现在的情况,将军你也知道,国都临济又被暴秦军队攻破了,军队也只剩下不到三千人,再想重建魏国比登天还难,还随时可能在战场上被暴秦军队一战攻灭,所以象英布和吕臣他们一样并入楚军,也不失为一个保全军队的办法。”

    虽然不知道魏豹是在故意试探自己,性格比较谨慎的周叔还是不敢胡乱进言,又转向旁边的柏直和冯敬问道:“柏将军,冯将军,那你们怎么看?”

    “和魏将军一样拿不定主意。”柏直和冯敬一起摊手,然后柏直又说道:“周将军,你主意多,说说你是怎么想的吧。”

    周叔为难万分了,还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陈平当初替项康向自己提出的请求,然后又犹豫了许久后,很守承诺的周叔咬了咬牙,还是说道:“魏将军,就象你说的一样,现在我们已经差不多快要穷途末路了,与其用不到三千的残兵败将独自征战,倒还不如象英布和吕臣他们一样,易帜并入楚军。”

    错愕出现在了魏豹的脸上,上下打量着惴惴不安的周叔,魏豹还突然变了语气,冷笑问道:“这么说,周将军你是赞同并入楚军的了?”

    不知道魏豹为什么突然变脸,周叔心里慌张,忙说道:“将军,末将是发自内心的不愿放弃魏国旗帜,只不过考虑到我们现在的情况,觉得并入楚军也是一个选择。将军如果不愿与楚军合并,末将也绝不反对。”

    “周将军,你的话好象说错了吧?”魏豹冷笑得更加狰狞,说道:“我怎么觉得,你是发自内心的希望我们魏国军队并入楚军,让你成为楚国臣子?”

    “将军,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周叔如遭雷击。

    “什么意思?”魏豹怒气更盛,咬着牙齿说道:“周将军你还装什么装?近来我们军队里,有什么谣言流传,难道周将军你真的一无所知。”

    周叔醒悟,忙起身抱拳说道:“魏将军,你千万不要听那些卑鄙小人的挑唆啊,那些谣言末将也有耳闻,纯粹就是胡说八道,凭空污蔑,末将对于魏国的赤忱忠心,日月可鉴啊!”

    “既然是谣言,那你刚才为什么要劝我接受楚军收编,改打楚国旗帜?”魏豹怒吼问道。

    “这……,这……。”周叔的弱点就是确实不会说话,吞吐了半晌后,周叔还干脆坦白说道:“末将是受人所托,所以劝了将军你一句。”

    “受何人受托?!”魏豹咆哮问道。

    “项康,项少帅。”周叔说了实话,道:“末将在他营中时,他曾经请求末将在将军你面前进言,劝将军你易帜并入楚军,末将答应了他,为了兑现诺言,所以刚才就劝了将军你一句。”

    “哈哈,好,好,果然是这样!”魏豹怒极反笑,吼道:“很好!既然你这么心向项少帅,那你还呆在这里干什么?滚!给我去项康小儿的军队里,为他效力!我现在兵微将寡,军队里已经容不你了,也不敢耽搁你的大好前程了!滚!马上给我滚!”

    “将军,末将有罪!”周叔赶紧拜伏在地,飞快说道:“末将该死,末将不该因为受了项少帅的厚待之恩,替他劝你并入楚军,末将该死!但是末将对你和魏国的耿耿忠心,绝对是天地可鉴啊!请魏将军念在末将的过往微功份上,饶过末将这一次,给末将一个立功赎罪的机会!”

    说着,周叔连连顿首,情真意切到了极点,旁边的柏直和冯敬则早就是在心里笑开了花,然后冯敬还假惺惺的劝道:“魏将军,周将军看来是真的知道错了,要不就给他一个机会吧。周将军知错能改,或许以后就再不会有什么异心了。”

    也是周叔倒霉,恰在这时,帐外忽然又有人来报,说项康派人送来了两坛好酒和一只烤羊,点名要送给周叔,魏豹听了更是怒不可遏,冲周叔咆哮道:“听到没有?项少帅接你的人来了?还不快和他一起去拜见项少帅?到他那里去享受荣华富贵?”

    “魏将军,末将绝对没有背叛你的心思啊!”周叔绝望哀号。

    “滚!”魏豹声嘶力竭的咆哮,“滚出去!从今以后,别再来我这里,我也再不想见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