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554章、我也看出来了

作品:农门娘子有点彪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矛盾的橙子

    作为一个北夏不受宠的七皇子,小时候非珏想要鹰隼,父皇根本就不会给他。

    长大了,自己去抓,自己熬鹰,也会被其他皇兄抢走。

    打猎打到的狼,都是死的,掏到了狼窝里的狼崽子,他也不敢说要养,就害怕别人以此联想,说他有狼子野心。

    压在心底多年的爱好,此刻看到活生生的狼和老鹰,还听这两个家伙的主人说要让它们两和他做朋友,再次破土发芽。

    “好啊,我愿意和它们当朋友,你是它们的朋友,所以我们两也是朋友了。”

    苏婉愣了愣神,没想到非珏一副哥俩好的模样,伸手就问道,“我可以摸摸它们打个招呼么?”

    “……可以”哼,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家伙是不是假装迎合她的。

    苏婉拍了拍灰灰的后脑勺,灰灰往前走了两步,一双冷漠的眼睛无情的瞄上了非珏。

    非珏一点不害怕它这个眼神,连一个小孩子都不会伤害的狼,说明是驯化好的,只要他不犯忌讳,肯定不会主动伤害他。

    他喜欢狼不就是因为它冷漠又桀骜的眼神么。

    大灰狼很是不乐意苏婉让他接客的行为,它可是凶残的狼王!

    可是这个男人的手,还是摸在了它的脑袋上。

    大灰狼继续用眼神去射杀他,希望这个人能有点自知之明,被吓退。

    可是人类从来不知道好自为之,只会得寸进尺,尤其是看到它不敢真的做什么,只会用眼神瞪人之后,非珏顺着它的脑袋,往下一撸到底,摸到了尾骨上。

    气得大灰狼炸毛了。

    在一旁的嘤嘤怪见势不妙,那个人看向它了,噗嗤噗嗤的拍打着翅膀,扬起一阵灰,就飞到了天上。

    灰灰暗骂嘤嘤怪不讲义气,竟然不和它同甘共苦。

    这个大哥哥竟然真的敢摸她的大灰狼,苏婉开心的咧开了嘴,“灰灰很喜欢你,没有躲开你诶,大哥哥你叫什么名字?”

    小孩子的认同就是来的突如其来,非珏回答道,“阿史那·非珏,在家排行老七,你可以叫我七哥。”

    大灰狼猛回头,瞪着苏婉,原来我还能躲开的么?我现在躲开还来得及么?

    然而现在撤退的两步根本没被苏婉看在眼里,她此刻满心满眼只有这个能接受她朋友的大哥哥。

    “七哥?”苏婉疑惑的耸了耸眉头,“我在家排行老三,三比七大,你该叫我三姐,我叫你七弟!”

    “排行不是这么排的,我16,你多大?”

    “我十岁。”

    “我比你大,所以你得叫我哥。”

    这个人不像哥哥他们总让着她诶,苏婉转头询问道,“姐夫,我可以带七哥去玩么?”

    封璟点点头,他也没担心这个七皇子会对苏婉做什么,他现在的情况根本没办法回北夏,“去吧,记得回来吃饭。”

    非珏有些傻眼。

    原本以为过来之后,会遭遇宁王各种询问、打探、试探,结果他就这么把他交给了一个小孩子管?!

    “走,七哥,跟我去抓沙鼠,抓到沙鼠,晚上就能吃烤肉了。”

    这里得多亏待你,你才去抓没有二两肉的沙鼠来烤来吃啊?

    不待非珏吐槽,就被苏婉拉着手小跑起来。

    封璟对暗处使了个眼神,就朝卧室走去。

    他可是好久没有和娘子好好说说话了,娘子这次回来好冷淡啊。

    他都准许她出去了,回来都不和他多待一会儿。

    山不就我,我来就山。

    一进屋,就发现苏婳难得的正拿着毛笔在纸上写写画画。

    通篇都是错别字。

    苏婳一抬头就看到封璟皱成#的封璟,对她这手字无奈的很的眼神,“这不是错别字,是通假字。”

    封璟伸手揉乱了苏婳的头发,“恩,你最有道理。”

    “什么叫我最有道理了。”作为半文盲,苏婳心虚的没敢继续挽尊,“反正我自己认识就好了,我想起什么就写什么,我记忆不好,害怕忘记了,我一会儿说给你听,你重新写一遍。”

    “写的什么?”这些字虽说不太看得懂,写的也丑,但好几个字都有木字旁,“是植物名么?”

    “恩,我打算带着大家种这些树,得慢慢来,绿化是一个很慢的过程,可能……”

    “可能什么?”封璟见苏婳欲言又止,以前可没见她这么不敢说话过。

    可能你们宇文家的王朝结束了,防护林都没有完成。

    她也不能说这么缺心眼的话,乾秦国士兵用性命保护下来的江山,她代入感不强也不能总结历史似得一句带过。

    苏婳垂下眼,道,“植树造林不是一开始就能看到成果的大工程,我们只能尽自己的力,以后……别人看到了成果,希望他们也能持续下去,所以,我想把这个写下来,一代一代的传下去,总会有人继续种树的。”

    她说得委婉,封璟还是听明白了,“朝代更替,没有人比我们皇室的人看得更清楚,江山千古不过是一种美好的愿望而已,将来说不定没人记得乾秦国有哪些王爷、状元郎、但别人知道乾秦国留下来一本改善沙漠的书,也是贡献了。”

    封璟温柔的笑容,总是让苏婳沉醉不已,他有这个封建时代的男子所没有的胸怀,没有人能比封璟更懂她了。

    苏婳觉得自己为他做的事情其实很少,甚是惭愧的呜吟着扑入封璟怀里。

    非常想为封璟做点事情报答他的好,苏婳仰起头,双眼亮晶晶的描画着垂头深情看着她的封璟的眉目,“你怎么这么好呢,我,我给你做顿饭吧。”

    封璟脸色大变,你确定这不是恩将仇报么?

    “呵……呵,娘子继续写植树造林的计划吧。”封璟鼓舞的拍了拍苏婳的肩膀,将她转回去,将毛笔塞到她手里,“种树可是功在千秋的大事业,煮饭做菜这种小事,娘子不用耗费心神,加油!”

    苏婳不想辜负了封璟的信任,为表决心,鉴定的点点头,捏紧毛笔,奋笔疾书。

    看着握笔姿势逐渐狂放的苏婳,封璟几个呼吸之间,决定还是别管了,反正娘子也不去参加科举。

    免得打断她,又让她想起去祸害厨房这种可怕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