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二百零一章 水潭惊魂

    不破防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我并不对那些-1、-2感到惊讶,可是蛇蜥头上冒出的数值与玩家如此高的攻击频率根本对不上号。行天下的宝剑不时划在蛇蜥的肚腹之上,我手搭凉棚仔细观看,终于确认了一件事,行天下的攻击,根本没有伤到十头蛇蜥,连强制扣除也没有发生!

    刹那间我明白了遇上了什么,这个蛇蜥不是大路货色,而是一只多头原蛇蜥,在场玩家包括我在内,根本没有能力伤他分毫!多头蛇蜥不是魔法兽,但是它们还有三个变种,多头原蛇蜥、寒蛇蜥和炎蛇蜥,帕克林真是逮到宝了,竟然干掉了一个幼生的多头原蛇蜥!这种好事怎么没让我赶上哪!

    多头原蛇蜥的一大特性就是躯干部分对物理攻击免疫,要想杀死这种怪物,唯一的办法就是砍下它所有的蛇头,但是这种怪物的自愈能力极为罕见,比之小强一般的巨魔不遑多让,被砍下的头颅用不了太久就会再生。由于这个特性,多头原蛇蜥就好像膏药皮一般,一旦被它缠上,无论玩家还是怪物都极难摆平,因此就算它的攻击力不高,也绝对没有任何人愿意招惹。

    说实话,隆巴顿等人表现出来的战斗力实在让我吃惊,比如那个悍勇的兽人杰克斯一人硬顶强大的地龙就让我咋舌不已,而隆巴顿在原蛇蜥全天候的进攻中屹立不倒也让人刮目相看,就算有彩虹项链的帮助在里面,这也可以称为了不起的战绩。刚才看到隆巴顿等人爆发出如此大的潜力,我还存着那么一点点爆掉蛇蜥拿经验的念头,不过蛇蜥前面这个“原”字立刻把这个念头踢到了九霄云外。砍掉它所有的头……对现在的玩家来说简直就是痴心妄想,就是黑骑士首领也没有这个本事!

    我能发现的东西别人也能发现,双剑野人很快就感觉到不对劲,蛇蜥兽在他的利剑之下非但没有表示出任何不适,连血都没流出一滴,他的进攻就像石沉大海一样,在蛇蜥肋下穿进穿出,却带不起一丝淇涟。“靠!”这家伙物理攻击免疫!!”行天下一个倒翻跳出圈外,大声喝道,立刻遭到同伴们的否定,因为一个红花会的魔箭手刚好射中某个蛇头血一般的蛇眼,爆出大团血雾,蛇头之上立刻飘起大大的-237。

    “原……原蛇蜥!”隆巴顿也退出圈外,好像浑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发觉攻击无效的并不只是行天下一个,见此情景很多人立刻明白了他们眼前的到底是什么样的蛇蜥,最后一丝勇气也被消磨一空,连行天下这种好战分子也露出绝望的目光。蛇蜥攻击力稍低,玩家们本来还能抵挡一阵,至少在巨魔插手前能够自保,可是刚刚被隆巴顿鼓起的士气已经泄掉,此消彼长之下,十头蛇蜥立刻威势大涨,钪钪两口,瞬间就有两个玩家化作白光。

    腐臭的巨魔恰在此时加入战团,蛇蜥的十条长颈来回乱舞,更见凌厉,红花会的玩家们立刻作鸟兽散,没有了队形,没有了配合,每个人都幻想着蛇蜥不要追向自己的方向,那样还有一丁点可能侥幸逃生,唯一还在配合着的就是隆巴顿和北极星海,至于剩下的人……双剑野人被隔在蛇蜥屁股后面,看不真切,剑圣拉普拉斯站在抗击蛇蜥的第一线,没有听从奥法骑士的号令,最先遭到毒手,而杰克斯对抗地龙已经落在下风,隆巴顿等人刚一后退,蛇蜥立刻腾出手来,抢在隆巴顿支援杰克斯之前,三个脑袋同时袭向兽人,只一绞的工夫,杰克斯就被地龙一爪拍碎天灵盖,死于非命,看的隆巴顿睚眦欲裂。

    我叹了口气,下意识的回头一看,立刻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巨魔,有点多!我藏在土坡之上观战,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战场之上,而且一直没有巨魔奔上土坡,这就让我产生了身后仍旧一马平川的错觉,可是事实却与我的猜测截然相反,这座土坡不过是一个真空地带,徘徊在下面的巨魔怕不有二百多个,人头撺动,让人根本找不到退路。

    靠!这下郁闷了!我忍不住咒骂道,四散逃逸的玩家里有相当一部分人朝我奔来,他们看不到土坡另一面的样子,只看到土坡之下薄薄的一层巨魔,现在还做着突破之后从容逃逸的春秋大梦呢吧?这下子我就是想独善其身也不可能了!

    这里离开银月城刚巧超过一百公里,而月之森林就近的多了,因此回城点在那里的玩家可以使用卷轴,而我却没法使用卷轴脱身,再次扫了一眼战场,我的眼睛一亮,因为……蛇蜥兽那个方向上看不到巨魔,显得非常空旷。

    出于对领地之王本能的恐惧,不同宗族的怪物即使受到领地之王的节制,一般也不会凑到大BOSS的跟前去,除非BOSS下达明确的指令,比如说那只地龙,就一直跟在蛇蜥的身边。如果……我能骗过蛇蜥和地龙,不就可以扑到与它的掩杀截然相反的方向上去了么?那样我将不得不深入荒原,但是总比面对愤怒蛇蜥的怒火来的好。

    奶奶的!别逼我!面对这种大怪我也不得不筹划对策,我有三件法宝可用,任意门、火焰马车,还有……那只肥猪!真把老子惹急了,我可不在乎放猛猪,就算被人看见也得先把命保住再说!万一小猪……怜悯我,嘿,管你是什么东西,还不是阳痿的命!

    蛇蜥兽果不其然追向土坡,而土坡上面无遮无拦,没有藏匿的空间,我看了一眼坡下的水潭,隐起身形溜了过去,找了个僻静的角落,深吸一口气,轻飘飘的滑入水中。这潭死水散发着腥臭的味道,虽然不是沼泽,却带着沼泽的特征——岸边几乎没有坡度,直上直下。我缓慢的打水,缓慢的向前游动,这里十有八九有沼泽怪物活动其中,千万不要惹出狠角儿才好,不过沼泽怪物再强悍也比十头原蛇蜥、地龙这些东西温和的多,我宁可面对十只沼泽水怪也不愿意去面对血红的蛇眼。

    见到露出獠牙的底栖魔鱼,我总算松了口气,这种怪物可以说是巨魔荒原里面最差劲的东西了,虽然以狡猾著称,但是战斗力很差,当初飞天神蛇还曾经收过一条当魔宠咧!“不是沼泽生物就好!”我在水下悄无声息的拔出弯刀横在身前,如果来的是狮鱼、大型乌贼或者水生食人魔,那就有的我忙的了!

    国度中的水下世界也很精彩,地表玩家中更不乏依靠水中本领过活的人,因此无论近海浅滩还是沼泽地中的水生怪兽,在论坛上都不是什么秘密。现在的任务就是摆平它们,同时控制住战斗的规模,不要弄出太大的响动,要是让上面的家伙们知道水里藏着蹊跷,我就等于自陷死路,我的肺活量再大,毕竟还是要换气的。

    底栖魔鱼盯了我一会儿,却不发动进攻,我更加没有主动挑衅的理由,时间在我来说过的越快越好,这种程度的怪物无法破开我的防御,只要小心换气的时候别被它们袭击到要害就够。

    缓慢的浮出水面,我保持隐身状态换了一口长气,连忙下潜。不知道被人看到会不会引起注意,隐身术可以让人透视,不过要被人发现水面上忽然出现一块脑袋大的碗状真空,绝对会引来麻烦。这就是看热闹的后果,如果一看到地龙我就转身而去,绝对不用把自己陷到这种臭水之中,我正胡思乱想,忽然打了个寒战,因为两只魔鱼身后,忽然出现一只旋龟。

    这小BOSS来凑什么热闹?这不是要我的老命吗?如果是在岸上,就算来一沓旋龟我也不惧,可是现在是在人家的一亩三分地,我哪里斗的过这种浑身是铁的血牛?更遑论它还会用魔法!这种怪物在沼泽怪里等级不高,可眼前这位嘴上带着钢钩儿,分明是个BOSS,就算最凶猛的大型乌贼来了也拿它一点办法没有,更不要提深陷臭水转动不灵的我了,至少我没有本领在水中躲避BOSS玄龟特有的瞬发魔法!

    实在不行还是上岸去吧!我忍不住打起退堂鼓,不过想想蛇蜥的可怕,还是挺尸一样硬挺在水中。这叫伸头也是一刀,缩头也是一刀,刚才换气的时候我趁机看了看外面的形势,已经有玩家杀到土坡上面,当然了,那些人全都失去了冲下来的勇气,想来蛇蜥也快要到达了吧?

    这时候想什么都是白想,旋龟不给人思考的时间,更不给我上岸的机会,几乎在我刚一入水就发起了进攻,两条底栖魔鱼根本不敢拦路,转眼逃的无影无踪,旋龟下巴上的钢钩在浑浊的死水之中显得锋利,满嘴钢牙示威似的一张一阖。

    我将双刀横推,毫无花俏的砍在旋龟的铁嘴上,如果不是身在水中,肯定能够听到脆响,我挡住了这下进攻,可是却挡不住后退之势,被旋龟顶着在水中急速倒退,用不了一时三刻就会撞在直上直下的岸边。

    事到临头不得不铤而走险,瞻前顾后只有死路一条!不上外科手术是不行了,我一改离它越远越好的初衷,左臂微弯,虽然仍旧用刀抵住旋龟,却一下子拉近了和旋龟大号****的距离,抽回右刀,回手一刀猛切****。就算你浑身是铁也绝对不可能斤的住我全力砍切,我照准老龟的脖子,恶狠狠的就是一刀,旋龟果然不敢怠慢,立刻一个缩颈藏头,连带四肢和尾巴一同收回龟壳之内,让我一刀走空。

    勉力侧了侧身,我兜起弯刀以下试上,连续三刀捅在旋龟的肚皮之上,虽然没能给它来个通透,可也让它连连冒血。“噗”的一声撞到岸边,我总算放下心来,要是岸边有个什么凸起的东西,这一下非把我撞突鲁了不可,现在只是掉一点生命,根本算不了什么。

    一刀砍在龟壳之上,我借力退开,脚下一个劲的踩水,这才把身子维持在水面下不远的地方,心中一阵焦急,就算能过旋龟这一关,还要面对周围越聚越多的底栖魔鱼。旋龟终于探出头来,满眼怒色,显然感到受了冒犯,张开大嘴,立刻喷出一道冰柱,在浑浊的死水中愈发显眼。这时候也管不了会不会被岸上的老大们注意到,我立刻假装躲闪不及的样子,手刨脚蹬的吃了一记瓷实的冰枪。

    五段魔法真的不好受,我忍着剧痛,装作一副身受重伤的样子,两只胳膊搭拉在身边,冰枪的余韵波荡不已,极低的温度甚至让我的身周挂上冰凌,可我有强悍的魔法抗力,生命又长,硬是挺过了这道强悍的魔法。要是底栖魔鱼那种狡猾的怪物,绝对不会大大咧咧的冲上来检视战果,天性旋龟缺心眼,就算实力强悍仍旧给我可乘之机,我那“受伤”的双臂忽然舞动,微眯的双眼猛的大睁,两柄弯刀浸在水中,一丝刀光也不反射,一左一右,无声无息的划向老龟的脖颈。

    旋龟的铜铃大眼中射出惊骇的光芒,但是它冲过来的速度实在太快,根本无法停下前进的势头,而我早已算准了提前量,根本不给他缩头的时间。这两刀冒着很大的风险,为了装假,我根本没有补充生命,如果被它实打实的击中,就算不死也会进入重伤状态,我的弯刀划到旋龟脖颈的一刻,旋龟如果原势不变的向我咬来,锋利的牙齿距离我的胸口就只有一米不到,只要我稍有差池,立刻就是自掘坟墓之势。

    不过也正是这个原因,旋龟根本没有缩头的机会,而且最后时刻它还是选择了缩头,连两败俱伤的机会也没有争得,一蓬鲜红的血雾在我眼前瞬间炸开,旋龟的大头转眼立刻了身躯漂向一旁,滚滚而出的大量鲜血瞬间将这潭死水染成红色,而它的身躯在惯性驱使之下依旧向我撞来,撞的我七荤八素,九死一生。

    七条底栖魔鱼一字排开,旋龟小BOSS甫一落败便恰如其分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摆明了要享受渔翁的待遇,不负阴险狡诈之名。这些混帐东西刚才一直躲在旁边,险恶的用心昭然若揭。它们倒是破不了我的防,可是无微不至的要害攻击却让人不得不防,我心中暗怒,可被旋龟的尸体撞上一下,双臂乏力,好玄没进入重伤状态,伤的委实不轻,握刀的双手还在发颤,惯用的双刀暂时绝无挥舞的可能。

    “奶奶的!跑我这儿打便宜手来了?门儿都没有!”我一把掏出新得的连珠手弩,冲着底栖魔鱼没头没脑的攒射。手弩贵为天器,即便在浑浊的死水中依旧散发着悦目的光芒,天器就是天器,光是可以一次填压十只弩箭这一项就让只有三箭容量的白板手弩望尘莫及。

    残酷蜘蛛之弩(天器单手连弩),有效射程十二米,最大射程三十米,锋锐度15/11.4(有效射程内/外),弩弓力量25,物理伤害39—53,连发,容量10只,感知+2,攻击速度+20%,附加技能—爆裂箭,重量5,要求敏捷25,等级70级。

    忍着疼痛浮上水面,我微微露头,贪婪的吸了一口腐臭的空气,刚才的战况如同电光火石,眨眼之间便分出胜负,却几乎耗尽了我全部的精力,七条魔鱼发起冲锋,迎面而来的却是暴雨般的弩箭,凭着爆裂特性,一轮攒射没过就有五只魔鱼沉入水底,至于剩下的两只……落荒而逃,让人追之不及。

    蛇蜥郁郁蠕行,庞大的屁股越走越远,短腿完全被身体遮住,几乎让人产生蛇蜥没有下肢的错觉,地龙像个忠诚的跟班,仍旧随侍在蛇蜥左右,而被它们撵过的这一路之上散落着不少装备,至于巨魔,当然不敢接近强大的蛇蜥和地龙,只敢在远处徘徊。过不了多久这些巨魔就会跑上来瓜分这满地的装备了吧?

    旋龟枭首,龟壳撞我一下立刻下沉,好在这湾死水没有多深,我缓过气来立刻下潜,几下游到兀自冒着血水的龟壳跟前,千年王八万年龟,国度中最具采集价值的水怪就是这种六角生物,作为BOSS的旋龟自然更是个中翘楚。黑水混上血水,腥臊恶臭愈发恼人,我忍住烦躁,连连下手,凭着几乎满级的采集术,三下五除二,几下便将可恶的旋龟大卸八块……还是没有采到任何装备。

    旋龟体内洁白的魔核散发着丝丝寒意,淡蓝色的魔法符号时隐时现,总算稍稍弥补了我的遗憾,将一整块大龟壳装入空间戒指,我悄悄的划到岸边,慢吞吞的爬上地面,眼光在那一地的装备上来回扫视,心中突然一紧,立刻飞也似的奔了上前。

    ——————

    6月快到了,既然本书出版无望,快速解禁吧……

    不过好在另外一本终于要面世了。鲜鲜的链接还真是神奇,原来那个似乎被弃用了,不过总是有可以链接的网址的。

    点击察看图片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