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一千八百一十五章 劳改

作品:真武狂龙 | 分类:玄幻小说 | 作者:暮雨尘埃

    圣陨如雨,血漫神州!

    一日间,十数位圣境大能陨落,无论妖蛮,还是人族,凡份属相关势力,无不乱成了一锅粥。

    妖蛮两族震怒,陈兵边疆,战事一触即发。

    兵家陈圣,以兵家之首为名,强令各国兵家子弟听命,辖制天下兵马,除魔窟所在兵马未动之外,尽皆归其名下,全权调度。

    纵横家卫圣出动,游说西夏、北金,陈述利害,以图暂缓蛮族兵势。

    妖族插手,龙族出动,双方联盟,施压于人族。

    卫圣以人族绝无坑害盟友之意为由,并假借摧毁垂天之壁为名,示敌以弱,以缓妖蛮两族进击之心。

    此外,并晓以利害,人族中也有诸多圣境大能陨落,绝非故意针对妖蛮两族。

    并有玄圣老祖等几位妖蛮圣境大能从中斡旋,四方奔走,劝说妖蛮两族以大局为重,并且严查到底。

    妖蛮两族兀自不罢休,除索要珍宝、奴隶无数外,更要求中唐、东宋、南魏割地,于两族子民休养生息,并且可以让两族强者于疆域中设立道宫,收取信众。

    卫圣无法,只能暂时答应,可妖蛮两族并未退兵,并且一路前进,直逼三国边疆,直至垂天之壁被摧毁。

    奈何,妖蛮两族早有准备,表面上答应退兵,却于三日后,借口人族心怀叵测,包庇魔头吴明,肆意屠戮盟友,悍然进兵。

    亿万里垂天之壁被毁,边疆无天险,妖蛮两族长驱直入,肆意屠戮,使得生灵涂炭。

    眼见人族大夏倾颓,几有灭族之危,兵家陈圣携手各家强者,于中唐居庸、泗水、硫光,东宋北岭、长风、乌台等天险之地,发动自卫反击战。

    起初,妖蛮势大,节节胜利,又无天险阻碍,乃至直入两国腹地,掀起滔天杀戮。

    却不料,边疆圣道镇封,难以隔空传送,使得补给难继,妖蛮两族孤军深入,前有人族重兵防御,后有追兵堵截。

    妖蛮两族统兵圣境大能不以为意,派出使者,欲要和谈,不料被尽皆斩杀,

    两族强者大怒,指责人族枉顾神州大局,肆意挑起战端。

    未曾想,人族此番态度强硬,根本没有丝毫和谈之意,悍然出兵,不仅施展圣道镇封,更布置重兵截断其后路。

    六大人族圣境大能联手,围杀妖蛮两族四尊圣境大能,眼见功成之际,北海龙帝敖青携重宝来援,就出两名重伤的妖蛮圣者。

    人族圣境大能不敌,眼见对方准备退走之际,乾坤倒转,天地如镜,北海龙帝敖青无力反抗,被拉入镜中,须臾不见。

    至此,妖蛮两族进犯人族者,全军覆没,四大圣境大能双陨两被擒,俘虏亿万。

    人族圣者,感念上天有好生之德,不愿枉造杀孽,将妖蛮两族俘虏尽皆打为奴隶,发配边疆各地,开山铺路,挖矿重地,以赎罪孽。

    法家韩圣下达圣谕,此为法家新律——劳改!

    此律一出,天下哗然。

    奈何韩圣以法家当代魁为名,圣谕下达各国朝堂,无数法家弟子上书朝廷,一日间将此律定位国家铁律。

    自此,后世最受诟病,却最为大快人心,被妖蛮两族称之为‘暗无天日’的劳改铁律,正式登上神州舞台,并且在人族登上诸天万界舞台后,成为万界最恐怖的刑罚之一!

    当然了,这是后话,暂且不表。

    自后世被人族称之为大光明日,圣陨如雨事件之后,妖蛮两族联盟发兵,进犯人族,不过半月,便告结束。

    在付出惨重代价之后,妖蛮两族还未反应过来,人族何以敢一改常态,并且态度如此强硬之际,兵家陈圣谕令通传各国,大军出动。

    不同以往,并非是镇压魔窟,而是直入西夏、北金,所过之处,兵锋所指,所向披靡,以近乎横推的强横态势,杀入两国腹地。

    蛮族强者接连陨落,伤亡近半,力有不逮,不得不向西、南、北三海龙族求援,并要求万妖山即刻出兵,攻打中唐南山道。

    奈何,万妖山被三圣山、万骨窟、千截剑宗,三大天品势力围攻,诛杀妖圣千足,擒拿三大妖圣,重创包括虎屠在内的四大妖圣。

    本欲拼命之际,玄圣老祖亲至万妖山,与虎屠详谈一日夜,终说得虎屠率众归降,签下天道盟约。

    至此,神州内部,除两江流域外,最强妖族祖庭归顺,无条件服从人族调派。

    除虎屠等四位妖圣,全力镇压魔窟,防守魔族强者入侵之外,其余三位妖圣,入人族圣殿服刑,劳改千年,以赎其罪。

    原本是为万年,虎屠老祖自陈其罪,当年吞食百万人族,愿服刑劳改。

    法家韩圣念其投案自首,虽罪责沉重,可戴罪立功,除改判其与另外三大妖圣一同千年劳改之外,令外要为人族镇守疆域万载。

    至此,虎屠为刑兽,专职镇压劳改犯,以赎其罪。

    十万大山中之战,时不过半月,与妖蛮进犯人族边疆,同时发生,同时结束,人族完胜!

    ……

    呼呼!

    雾蒙蒙,风习习,水潺潺,震泽湖旁小船荡漾,一袭青衫,卓尔不群,青年岸边负手而立,遥望远方。

    “呵!”

    吴明蓦然回首轻笑,目中隐现一方小镇,面露追忆,踏波而行。

    斗转星移,乾坤倒悬,一步至山门,两步入书院,三步已是身在高山巅。

    草庐,小湖,白衣苍首,石案棋盘,茶香袅袅。

    “你来了!”

    范师看着缓步而来,挺拔如松的年轻人,目中隐现感慨,探手虚引,亲自斟茶。

    “嗯!”

    吴明坦然而坐,把玩着茶盏,嘴角微翘,勾勒出一抹饱含嘲弄的笑容。

    “短短一月,四十二家小灵界,亿万世家族人,杀的杀,发配的发配,劳改的劳改,其中死伤者不计其数,更兼打灭先贤不灭圣意四十二道!”

    范师矍铄的脸庞微微一僵,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轻叹一声道,“且不说此举有伤天和,你是否能抗的过去,单单是同为人族,你就没念过一点同族之情吗?”

    “呵!”

    吴明轻笑摇头,眉宇间尽显嘲弄,淡淡道,“四十二家小灵界,千万年来,殒于其中的亿万人族,怨念不消,妖灵不灭,一百零八天地灵妖,循环往复,不入轮回,在您老看来,这就是所谓的同族之情?”

    “世家虽有错,却也有功,先贤为人族呕心沥血,禹禹前行,披荆斩棘,才有人族今日……”

    “先贤为人族负重前行,享万民香火,永垂不朽,人族并不欠他们什么,这是身为人族的义务和责任,不代表他们的后人,可以肆无忌惮的喝血吃肉!”

    吴明眼睑微垂,把玩着茶杯,淡笑道,“以万民血肉供养己身,就用他们的血肉奠基人族盛世,此乃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冤冤相报何时了?”

    范师无奈道。

    “嘿,冤有头,债有主,此乃因果循环,天理昭彰,报应不爽!”

    吴明淡笑道。

    “这就是你的道吗?”

    范师豁然抬头,目光灼灼的看着吴明,“尔欲以己道,代人道乎?”

    “远古时,人族孱弱,叩祈上苍,魔神乱世,以为图腾,获取献祭之力,人族得以延续!”

    “上古时,魔神贪婪过甚,人族不堪重负,先贤砥砺前行,奋起反抗,开启封神之战,驱逐魔神!”

    “然,以人为神,受力量所惑,几失本心,终使神州大乱,百家先贤横空出世,儒祖镇压人族气运,始有秦汉盛世!”

    吴明神色平静,娓娓道来,“天下黎庶苦百家久矣,本圣代天巡狩,替天行道,有何不可?”

    “域外魔族,虎视眈眈,妖蛮两族受此劫数,岂肯善罢甘休?即便你以强力镇压人族内部,可人心终究是欲壑难平,如何确定,就能改善亿万黎庶生存环境?”

    范师问道。

    “乱世重典,解内忧,统合四方,御外患!”

    吴明淡淡道。

    “之后呢?”

    范师不为所动,继续追问,“这只算是饮鸩止渴,天下久经动荡,天灾人祸不绝,人心思定。

    即便有重典为制约,哪怕让你暂时整合了神州,打退了魔族,如何让亿万黎庶真正过上平静的生活?”

    在这位儒家圣者大德看来,吴明纯粹是夸夸其谈,纸上谈兵,空有武力。

    若是拿不出真正有内涵的东西,拼着一死,他也绝不会让吴明活着离开,哪怕希望很渺茫。

    “呵!”

    吴明何等聪明,自是明白范师之意,随手将一枚玉简放在桌上。

    范师蹙眉,拿起玉简查看,仅仅几息,面色一阵变幻不定,勃然变色,怒斥道:“尔欲灭我儒家道统?”

    轰隆隆!

    圣者一怒,天地变色,乌压压的黑云滚滚而至,几有风雷轰鸣不绝,显然这位是动了真怒。

    “儒家灭的百家,本圣怎么不能灭儒家?”

    吴明轻蔑一笑,右手五指并拢,将曾经当做护身符的茶盏,握成了齑粉,淡漠道,“更何况,本圣也给儒家留了香火,已是看在儒祖的面上,真以为你们这些不肖子孙假道学,就能将儒家发扬光大吗?”

    “你说什么?”

    范师勃然大怒,须发皆张,目呲欲裂。

    他可以容忍吴明几多暴行,乃至杀戮儒家弟子,却不能容忍吴明将自己一生修持的道统,贬斥的一文不值。

    这是在践踏自己的信仰,是可忍,孰不可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