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1178章 大结局

作品:我乃全能大明星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会狼叫的猪

    张灵儿觉得自己的眼皮子快撑不住了,这应该就是自己死亡的时候吧?

    说出来很悲哀,明明很有钱,多到用不完,结果却要被饿死。

    冥冥中,张灵儿感觉有温暖的液体灌入了自己的嘴里。她有点儿贪恋那股子温暖,可是她终究没能醒过来。

    第二天。

    张灵儿挣扎着,睁开了眼睛,虽然还是很饿,但是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精神了不少。

    可随即,她的脸色煞白:杨过哪里去了?

    张灵儿连忙把头探了出去,竟然没挪动,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穿得有点儿多。她看见杨过(裁决)的外套和内衣,都套在了自己的身上。

    顿时,一种难言的心疼,让她差点儿窒息。当她想站起来,准备去找杨过的时候,发现衣服上被染红了一小片——血?

    张灵儿的脸色惨白,眼泪止不住地流出来。

    可她知道,现在还不是哭的时候,她连忙走出了冰洞。

    她正要大喊,就发现一个身影在冰层和泥土的夹缝中奔跑、跳跃,赤裸着上身。他的腰胯上,还有一条半米长的大鱼。

    杨过(裁决)也看见张灵儿走了出来,连忙上前道:“你怎么起来了?赶紧进去,外面冷。”

    “啪……”

    硬生生地挨了一巴掌。

    张灵儿气急:“笨蛋,混蛋……这里是南极。你不穿衣服跑出去,冷不冷?”

    张灵儿一边骂着,一边把杨过(裁决)拽进了洞里,手忙脚乱地把衣服往杨过(裁决)的身上套。

    杨过(裁决)脸色惨白:“我没事,我谁啊?我……我杨过啊……”

    可没等杨过(裁决)吹嘘完,张灵儿就抓过杨过(裁决)的手撸袖子。结果,她发现这只手上什么都没有,连忙抓起他正要闪躲的另一只手。

    当她看见杨过(裁决)胳膊上触目惊心的七八道伤口划痕的时候,眼泪哗哗地就流了下来。

    张灵儿一边哭,一边说道:“傻子,你怎么能把血喂给我呢?”

    杨过(裁决)勉强地咧嘴笑道:“这样,你身体里就流淌着我的血液了啊!”

    “咕嘟……”

    完了,杨过(裁决)自己的肚子叫了。他连忙把张灵儿按坐下,然后拿起冰刀,就在这大鱼的身上切割了起来。

    这是一条很壮实的南极鳕鱼。

    杨过一边切割,一边说道:“我在不远的地方,发现了一处缝隙比较深,那里竟然连通着南极的地下水源。这鱼就是从在那里找到的。”

    切割出来,这鱼肉的颜色非常白嫩。杨过给张灵儿递上了一块道:“赶紧吃,这可是变温鱼类。营养价值特别高,能极快地补充能量。”

    杨过本来就是水准极高的厨师,一手刀工不是盖的。冰刀也是刀,偌大的鳕鱼,基本上没什么刺。如今被他切成了一片片两毫米厚的生鱼片。

    张灵儿也是饿得厉害,自己吃了一块,然后就给杨过(裁决)喂了一块。这都饿了三四天了,哪儿还管有没有什么味道啊!

    两个人足足吃了小半天,一条半米长的鳕鱼,就给吃掉了四分之一。杨过把剩下来的鳕鱼也给切成了片。估摸着,这两天的食物算是有着落了。

    杨过(裁决)觉着,这些生鱼片被南极的低温一冻,都可以称为“南极薯片”了。吃在嘴里的时候,还嘎嘣的脆。

    张灵儿:“快暖暖……”

    可当张灵儿刚说完这句话,杨过(裁决)就噗通一下,趴在了地上,整个人昏迷了过去。

    张灵儿大惊失色,连忙扶着杨过(裁决):“笨蛋,你怎么了?杨过……你不要吓我,杨过……”

    张灵儿看见杨过(裁决)的身体有点儿发抖,连忙把手放在他的额头,竟感觉有点儿烫手。

    张灵儿抹了一把眼泪:“笨蛋,傻子,混蛋……”

    这路是赶不了了。张灵儿只能把杨过(裁决)往洞里面拽了拽,两个人又抱在一起取暖。

    可是,这并没有什么用。

    在杨过迷糊的时候,他的脑子里不停地闪过一些画面。有战场,有杀手训练,有超级诗词,有张杨工作室的创立,有给张灵儿写歌等等画面。这些画面每出现一遍,就会少上一点儿。

    张灵儿焦急万分,她想起了当初拍《神雕侠侣》的时候,在花丛中拍戏的那个桥段。她便脱下衣服,两个人依偎在一起。

    杨过(裁决)的身体抖动了很久,估摸着得有好几个小时,这才渐渐地平息了下来。然后,杨过的这一觉睡得很暖和,有温润如水的感觉。

    睡梦中,似乎还发生了一下不可说的事情。

    ……

    当杨过缓缓睁开眼,发现张灵儿在抱着自己的时候,眼神里出现了一丝茫然,然后又出现一些释然。

    他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微微皱起了眉头。

    “灵儿……咦……”

    杨过赫然发现,自己竟然没穿衣服,顿时大囧。

    张灵儿也发现杨过醒来了,睁开眼,就看见杨过一副憋红了脸的样子。反而,松了一口气道:“放心吧,我才不会告诉夏瑶……”

    杨过:“夏瑶?是谁?”

    张灵儿的身子顿时就僵住了,连忙坐正了一些,甚至抓过了衣服,把杨过裸露在了外面,一脸警惕道:“你是谁?”

    杨过:“啊!灵儿,你是不是傻了?我是杨过啊!”

    张灵儿:“你给我写的第一首歌是什么?”

    杨过:“《默》啊!”

    张灵儿:“你第一次偷偷亲我,是什么时候?”

    “啊?”

    杨过的脸又红了几分:“那,那个啥……你当时不是睡着了么?”

    却见张灵儿一脸严肃:“说……”

    杨过:“那个,那个……当初你还没离开蝴蝶影视传媒,有一次,我和你,还有许雅喝酒的那天晚上……”

    “呼……”

    张灵儿松了一口气:“傻瓜,你不冷啊?快穿上衣服。”

    杨过:“这,这个……灵儿,这是哪儿啊?”

    刚刚松了一口气的张灵儿,心里再次“咯噔”一下,一时间美眸瞪得老大。

    张灵儿:“你想不起来,你做了什么?笨蛋,你可别吓我啊!”

    “啊?”

    杨过尝试着回忆了一下,然后立刻就感觉到脑瓜子疼。

    等杨过把衣服都穿好了,张灵儿紧张地问:“杨过,裁决,你还有印象么?”

    杨过微微皱着眉头:“好像有点儿。”

    张灵儿:“那弗兰克西斯、富兰克林、艾迪亚,你有印象么?”

    杨过:“好像,也有点儿……”

    杨过的眉头皱得更深了,觉得头有点疼。

    张灵儿:“你记得法尔科么?”

    杨过顿时微怒道:“嗯?这个人我好像认识。”

    张灵儿:“你记得我们公司做得怎么样了不?”

    “已经市值破万亿了啊!”

    杨过几乎脱口而出。

    可张灵儿再问:“可你怎么不记得夏瑶了?”

    杨过皱着眉头:“我……好像也有点儿熟悉。”

    张灵儿的声音都快带着哭腔了:“那你儿子和闺女呢?”

    杨过顿时笑了声,摸了摸张灵儿的脑袋:“可别逗了,我哪来的儿子和女儿啊?话说,我们现在在哪儿啊?拍戏么?为什么我一点都不记得了?嚯,这儿可真够冷的啊……不对,这不是拍戏啊!”

    顿时,杨过就看向张灵儿刚刚穿好的衣服,微微有点儿耳根发红。

    张灵儿彻底傻眼了。

    他还记得公司,还记得成长的轨迹。可是,他的记忆似乎只是围绕着和自己相关的轨迹……

    最后。

    张灵儿有些颤抖地问:“杨过,你还记得你爸妈吗?”

    杨过“呀”了一声,然后突然捂起脑袋,把张灵儿吓坏了。

    好在,杨过半天后回过神来,这才道:“我爸妈,很多年前就出车祸去世了啊!”

    张灵儿微微张开了嘴:不!眼前的这个杨过,好像还多了其他人的记忆,难道是裁决的记忆吗?但是,裁决和我一样,都是孤儿啊!

    心里面,张灵儿盘算着,得想办法回去。她觉得杨过病了,而且病得很严重。

    不过,让张灵儿舒了一口气的是,杨过终究还是杨过,只是记忆不完整。而且,她觉得,这只是记忆的反复。之前,在地下基地的时候,两个杨过也是这样子的,但很快就好了。

    ……

    等杨过(裁决)确认自己真的在南极的时候,整个人都懵了。

    不仅如此,看到这道巨大裂缝的时候,他的脑袋有点疼。一些枪战、爆炸,艾迪亚在疯狂大笑的画面浮现。

    这一路,走得并不顺畅。走了大概四五公里的样子,杨过(裁决)看见一个洞,洞里面似乎有鱼在冒头,呼吸洞外的空气。

    杨过(裁决)看着这个洞发呆,好像刚才自己特么在这边打洞抓鱼来的。完了,杨过(裁决)还一拳头砸在冰面上,又把洞砸开了一点点。

    而张灵儿惊讶的是:这就是杨过(裁决)说的一点点远?

    两个人又是走,又是爬,半天才到了这地方。她想着杨过(裁决)之前光着身子跑过来,别提有多冷了!

    就在这时。

    “嗡嗡……”

    有汽车的嗡鸣声出现。

    杨过(裁决)纳闷道:“在这种鬼地方,还特么有汽车?”

    结果,下一刻,杨过(裁决)就炸了:卧槽,你大爷,怎么还有一个自己?

    杨过(裁决)顿时头大如斗,愣了一会儿,朝冰面上一坐,拍了怕脑袋:“不是……灵儿,我是不是有幻觉了?”

    却听上面的杨过(本体)喊道:“你没有幻觉。我记起来了一些事情,我觉得我们得合计一下。”

    命得救了。

    半个小时后,杨过(裁决)和张灵儿爬了上来,菲利希雅也在。

    只是,这会儿,这个小姑娘也很懵。

    车里。

    杨过(本体):“菲利希雅刚刚和我说了很多,但是她知道的应该不全面。张灵儿……你能不能讲讲清楚,顺便问一下……他是怎么了?”

    张灵儿神色古怪:“记忆出现了问题,你恢复记忆力了?”

    杨过(本体):“没有,只是恢复了一部分。然后,我根据这部分记忆,进行了一个大致的推理。如果可以的话,我想请你作为我一路成长的见证人,能把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都捋一捋吗?”

    于是。

    张灵儿见两个杨过都眼巴巴地看着自己,叹了一声,缓缓道来。

    讲到精彩处,如超级诗词现场,杨过当场吟诗三十首的时候,两个人都记得,但是却都有点儿陌生。

    比如,讲到杨过打人,出书,进入娱乐圈,甚至杨过第一次见到张灵儿时候说的话……当然,夏瑶这个环节也是必不可少的。

    毕竟,夏瑶才是杨过真正的媳妇儿。

    当杨过(裁决)听说自己都特么结婚了,还有两个孩子?整个人都瞪大了眼睛。

    而杨过(本体)听说了后续在国外的一些经历后,也都发懵。

    张灵儿对所有的一切都很了解。在裁决遇到自己以后,杨过的神秘面纱就彻底揭开了。

    所有的事情,包括杨过和法尔科、迈克尔,以及好莱坞的关系,裁决都了解得一清二楚。

    所以,两个杨过,一会儿这个呆愣,一会儿那个震撼。总而言之,两个人的表情,都可以当演技了。

    说着,说着,两个人都发现了一个问题。于是,两人几乎同时问道:“不是……你等会儿!为什么你会觉得,爸妈早年就出了车祸去世了?”

    张灵儿身边的杨过(裁决):“啊!那个,我也不知道啊!我好像多了一些不该有的记忆。哦哦哦……我还记得我和灵儿之间闹矛盾了,然后我们之间分手了。”

    张灵儿错愕道:“我什么时候和你谈过恋爱?”

    杨过(裁决)几乎脱口而出:“谈了啊!咦?我怎么记不得我们谈了多久了……好像,我们租住在一个很小的房子里……有点儿想不起来了。”

    不晓得为什么。

    张灵儿忽然身体一绷,她想起了艾迪亚的空间学说。然后,想起了杨过当初曾经断断续续地和自己说过的一些只言片语。

    难道,真的有所谓的前世今生?

    却听杨过(本体)道:“好了,我听明白了。我大致分析一下……我,主要记得的事情是儿时的成长经历,直到大学毕业。在这期间,我对夏瑶爱慕很深。所以,我可能偏重于夏瑶那边。而你,因为某种未知的原因,可能是张灵儿所说的那个灵魂的干扰,你不仅缺失了记忆,还多了一段记忆……但是,据张灵儿的说法,你前一刻还好好的,但后来又忘了。这极可能是这部分记忆在消散……假设我们当这部分记忆不存在,我们两个人组合起来的记忆,就合理了……但也有不合理的地方,我记得我是一个学渣来的……”

    张灵儿身边的杨过(裁决)立刻反驳道:“你才学渣,我明明是学霸!我智商高达一百八……”

    杨过(本体):“那你给分析分析?”

    张灵儿身边的杨过(裁决):“灵魂学说不可信,但是在我们的身上似乎又可信!呼……我总觉得,我们正在共同消散的那部分记忆,才是关键。而现在的我们,说是同一个人,有些牵强。但如果不是同一个人,却也拥有类似的记忆。这很奇怪……既然灵儿说我之前是裁决,那么我觉得我还是不要恢复杨过的身份为好。我想去试试,看能不能找到一些相关的记忆……”

    杨过(本体):“我也这么觉得。但是,我要回京城……而且,通过夏老爷子和安妮那边,我可以获得一些关于这个研究基地的资料……”

    ……

    当两个人逐渐恢复了理智之后,逻辑能力,顿时就变得异常强大。

    突然。

    杨过(裁决)说:“灵儿……你……”

    张灵儿:“我跟你走。”

    张灵儿异常的果决。

    虽然这两个人的聊天,她插不上话。但是,事实却也有点清楚了。自己身边的这个杨过,记忆全都是围绕着自己的。而另一个,记忆稍微正常些,是从小到大的完整经历,后期基本都是围绕着夏瑶的。在这种情况下,张灵儿当然不会跟杨过(本体)走。

    杨过(本体):“好,我不介意!张灵儿,你还是用自己的身份,以开辟张杨集团海外业务为理由,暂时留在国外,顺便调查一下这件事情……或者,等一等,这记忆会不会出现波动?”

    ……

    脱离了危险,回去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京城。

    国子监,四合院。

    杨过(本体)回来了。

    “爸爸……爸爸……”

    杨阳和杨玥一看见杨过,就冲了过来。

    杨过(本体)一把就抄起了两个小家伙:“嗳!有没有想爸爸啊?”

    杨阳:“有的,爸爸,我会背千字文了。”

    杨玥:“我也会背了。”

    杨过(本体):“嚯,厉害啊!”

    杨过老妈拎起鸡毛掸子:“你个臭小子,出门又不打招呼,又突然消失,电话也不接,人也找不到……你作死啊你?你知不知道一家子都担心你呢啊?”

    杨过(本体):“嗳嗳嗳……妈,妈……有话好好说,别动手啊!”

    一个小时候,接到消息的夏瑶到家了。

    看见杨过(本体),就抱了上去,一口咬在杨过的肩膀上:“你还知道回来啊你?”

    杨过(本体):“那必须的啊,我铁定得回来啊!”

    一瞬间,杨过(本体)就感觉,这一切就是自己的生活。

    ……

    伊瓜苏大瀑布。

    《霍乱梦境的爱情》创作地书店。

    瓦伦蒂娜正在数钱,心里正美滋滋的。

    现在,自己的书店已经成为伊瓜苏大瀑布这边的一道小景点。自己贴了告示,进店必须买书,不买不给进。

    瓦伦蒂娜头也不抬道:“先给押金,然后再选书。”

    杨过(裁决)牵着张灵儿的手:“当时,就是在这个地方写书的吗?”

    张灵儿:“是的!我提前走了,没想到你留在这儿留了好久。”

    瓦伦蒂娜豁然抬头。

    “啊啊啊……杨过……你来看我啦?”

    可瓦伦蒂娜立刻就被杨过身边的这个女人给惊艳到了。“哇!这就是杨过要找的那个人吗?好漂亮啊!仙女啊……”

    不过,瓦伦蒂娜心里哼哼:还说自己没搞婚外情?看来,哪怕是得了诺贝尔文学奖的男人,也不靠谱啊!对了,男人都是大猪蹄子,没一个好的……

    杨过(裁决)笑道:“瓦伦蒂娜,她叫张灵儿……”

    听瓦伦蒂娜噼里啪啦地说了好久,杨过俩人才走去伊瓜苏大瀑布。

    杨过(裁决)有些惆怅:“我到现在,还是没能想起来什么,以后……”

    张灵儿紧紧地握着他的手:“有可能……想不起来……可能会更好吧!至少,现在你是属于我一个人的……这辈子,我已经很满意了。知道你的名字,听过你的声音,牵过你的手,吻过你的唇,感受过你的怀抱,拥有过你的温柔。至于以后,如果你真想起来了,说不定就是三里清风三里路,步步清风,再无你的结局……”

    杨过(裁决):“我不会放弃你的,绝对不会……或许,我得去整个容,换个名字。我总觉得瓦伦蒂娜看我的眼神怪怪的,仿佛我做错了什么……”

    ……

    地球上。

    医院内。

    病房中。

    一群医生一脸懵逼。

    有人喊道:“不对,数据全部都紊乱了,脑电波发生了不正常的反应。”

    有护士大喊道:“病人身体机能正在以一个恐怖的速度在增长……不好,超过临界值,他的身体复苏得太快了。”

    “砰……”

    只听一声轻微的爆炸,所有人都惊呆了。脑电波测量仪特么的炸了!竟然在冒烟。

    床上。

    病人在颤抖。

    有护士喊道:“按住他,防止他跳起来。”

    有医生呵斥道:“按个屁?你当诈尸呢……还跳?跳哪儿去啊?”

    床边。

    一个穿着相对朴素,但面貌清纯的女孩,泪流满面,嘴里略带嘶哑地说道:“不怕,我在你身边。这一次,我不会放弃你的,绝对不会……”

    ……

    【滴,系统究极进化失败】

    【滴,出现不可控因素,数据丢失……】

    【警告,系统故障……警告,系统故障……】

    【滴,系统初始化】

    【初始化完成,问题已解决】

    【系统融合……】

    【融合成功……】

    ……

    杨过(地球)觉得自己的眼皮子很重,很累,浑身肌无力!头脑发昏,头晕眼花,还闻到了一股消毒水的味道。

    他睁开眼,眼睛是直直往上看的。那是一个医生,正试图按住他的胸口。

    杨过:“媳妇儿,饿……”

    静,那一刻……整个病房,出奇地安静,针落可闻。

    所有人都惊呆了。

    杨过:“媳妇儿,我饿……”

    张灵儿连忙回过神,站了起来:“我,我去给你买……不,我不要离开你!谁能帮我去买个饭……”

    “灵儿?”

    杨过下意识地就要去抓张灵儿的手。

    张灵儿连忙把手递了过来。

    一个护士连忙招手道:“我我我……我去买吧……”

    杨过一看:“许雅?”

    “啊?”

    那个护士惊讶万分道:“哎呀?你竟然认识我?啊啊啊……”

    有一个声音叮嘱道:“许雅,流食,现在只能吃流食。”

    杨过一看:“哈?张右楼?”

    杨过有点懵!

    当他看向一个女医生的时候,顿时暗暗吸了口气:“瑶瑶?”

    女医生顿时脸一红:“瑶什么瑶?一醒过来,就想占人家的便宜啊?请叫我夏医生……”

    “啊……”

    张灵儿大哭,再也不顾及形象了!自己数月来的苦苦守候,终于把人给等醒了!

    杨过(地球)豁然惊醒:我尼玛……这是在哪儿啊?为什么所有人都变了?拍戏么?等等……这是……灵儿,张灵儿……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张灵儿……

    对了,刚才系统有说话?

    杨过顿时闭了一下眼睛:果然,特么的一个光秃秃的界面出现在那里。

    粉丝值48万?

    杨过睁开眼睛,问了一句:“灵儿,《一分钟英语》谁写的啊?”

    张灵儿:“易松云啊,我不就是用这本书学英语的么?”

    杨过:“他还写了哪几本书?”

    张灵儿掰着手指头,数道:“易说《易经》、《快乐学习宝典:伴我一生的学习秘诀》、《一分钟英语国际音标》……怎么了吗?”

    杨过:“没事,没事,这就对了!我终于回来了……”

    这时候,医院的财务部有人过来:“嚯,人醒了啊!这简直就是奇迹!恭喜恭喜啊!那个……你们又欠费了啊……这次损耗比较严重,多台机器报废……”

    顿时,张灵儿都哭花了眼:“给我点时间,我想办法……”

    “嗳嗳嗳,不急,咱医院也体谅着呢。我给你们申请了一下国家补贴。咱医院每年的利润中也有一部分用作救急资金的,你们可以办理一下低息贷款(真有多好!作者的一个设想)……嗯,你们慢慢叙,我就不打搅了……杨过刚醒,你该陪他好好说些话。”

    待到所有人都走了以后。

    张灵儿一边哭,一边说道:“不拍了,以后我不怕戏了。我们结婚,等你病好了,我们就结婚……”

    却听杨过忽然道:“结婚必须结,戏也得演,歌也得唱……灵儿,有纸和笔吗?我给你写首歌……我说,你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