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194章 谢谢你

作品:堂前燕归来 | 分类:都市言情 | 作者:leidewen

    菜皮小说 www.shukuai123.com ,最快更新堂前燕归来最新章节!

    9{?>?????5?l?l?D?]?j=?0E?0???1q????"?;5???-?5??家听曾凡说了半天,也没明白,这事跟安元太太有毛的关系,感觉这些男人一有事,就把责任推给女子,十分气愤。安元的性格缺陷这是安元太太能造成的,不能面对现实,用鸦||片麻醉自己逃避现实,这是安元太太能左右的?所以听完了,气得又拍起桌子来了。再说教育孩子,这也是母亲的错?圣人书里也说了,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所以从根上说,还是男人的错。\r

    “你真是傻,皇上呢不想让孩子们回来,找替罪羊,而六王的话就点意思了。为什么扯出皇后娘娘?”曾凡轻轻的敲着桌子,想着问题。\r

    “这是剑指兰嫔,一个妻子和一个母亲对家族的重要性。兰嫔是小皇子的生母,就算现在归皇后娘娘教养,但将来人家心里还是更在意生母,当今不就是?所以皇上现在只怕想的就是,怎么让儿子完全没有兰嫔这个生母才好。”李萍不了解朝政,可是她了解女人的战争。\r

    六王妃为什么送大公主来上课?而自己说了半天不会教大公主什么之后,她还是今天把大公主又送来了,跟着陪着看。\r

    聊了一会,虽说也没明说,显然,皇后娘娘传递了六王妃一个不太好的信息,大公主在宫里会十分危险,还是别冒险了。六王妃都这么觉得了,那么六王能不知道?\r

    所以此时曾凡一说,她立刻就明了,解释给曾凡听。\r

    “所以朝政从来就不在朝堂之上,为夫能走到今时今日,真是多亏了夫人。”曾凡大笑了起来,起身对着李萍深深一揖。\r

    李萍可是听曾凡说过,前世没自己,他也做到十年七迁,没做上首辅的原由也很多,比如父母的相继去世。比如说叛军四起。但是没想到现在,他竟然站起来跟自己行起礼来,这让李萍吓了一跳。\r

    “老爷,您是怎么啦?”李萍都不禁摸摸丈夫的额头,他没发烧吧?\r

    “这些日子其实我一直在想梦里的世界和现如今的世界。想着相同的人,结果就是因为我改变了,于是他们就变得不同了。我其实惟一的改变就是娶了你。然后一切都改变了。包括现在走上宰相之路,包括我想的不再是如何剿灭叛军,而是让国家如何富强。所以这一切都归功于你,你让我的路走得更加顺畅了。”\r

    这是曾凡的真实想法,那天就跟老太太和李萍谈过,李萍和老太太都不愿回到梦中去。因为那里没有对方,和他们都挚爱的亲人。自己也是,他也不想回去,想到梦里自己考上了进士没有去书院教书,而是回乡走街串巷的给人题字、打秋风,记账谁家给了多少的车马费;父亲和弟弟参与地方政事,而自己竟然写信暗示……\r

    想想梦里的林林总总,他都不禁为自己感到脸红。他就想这些都是从哪开始改变的?梦里他也是岳麓书院读书,但那时,他是很认真的读书,但是却没有想过可以抄书赚生活费。即便那时,他没有能干的妻子绣花来供给。想想,梦里的自己,其实并不懂得感恩。\r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上回老爷也说了,就算没我,你也做到了十年七迁,这是老爷自己本身的能力。至于说后来,不过是形势不同,老爷能审时度势罢了!”李萍摇头,她还没弄明白曾凡这是怎么啦,“你是不是想纳妾了,于是把我捧得高高的?告诉你,别说欧阳氏让你纳了,我不是她,你敢纳妾,我就……”\r

    “哈哈……”曾凡大笑起来,抱着李萍像他们新婚时一样,转了几个圈,两人都转得有些迷糊了。\r

    “这是怎么啦?老爷为何如此感慨?”李萍也笑软了,看着丈夫。\r

    “没事,我刚刚才想到,无论发生什么事,我好像都会回来告诉你,然后你会像刚刚那样告诉我,你从太太团里听到了什么消息,让我明白背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还有兰嫔的事,起因不在你吗?你的两桃三士的计划,才是六王今天对付兰嫔的起因吧?所以兰嫔就算这回能逃过去,但是皇上将来一定不可能像上一世一样,让她与皇后娘娘齐头并进。也是你让我知道,家事是会影响朝堂的。”\r

    “我哪里懂这些?是老爷想多了吧!好了,我去煎付药,我看你今天得喝付药。”李萍不喜欢听他这么说话,特别是前世的那些话题,她不喜欢那些话题。她一点也不喜欢自己的长袖善舞,因为这些都是她内心最不愿面对的。是因为她经历了太多,于是她才会如此。\r

    “梦里的我也有很重的皮肤病,没有办法治,夏天读书,我得泡在冷水桶里。吃了很多苦,想想那种痒,钻心一般。”\r

    “我的天啊,幸亏你梦里的老婆不是我,我不可能让你上床的。”李萍打了一个寒颤,想想跳起来,“还要给你烧水泡澡,我的天,我都觉得全身痒了。”\r

    李萍的表现让曾凡大笑了起来,是啊,她就像李娘子说的,她是生在贫家,却一身的富贵毛病。他必须每天洗澡、换衣服。京城干燥,她会逼他抹油;而在福建太湿,她马上会煎去湿茶。现在,他的皮肤从来就没有出现过问题。\r

    晚上果然曾凡就被逼着泡了药澡,因为李萍觉得普通热水不能解决问题,特意派人去汪家的药铺抓了药,熬了药汁掺在热水里,逼着他泡进去。曾凡笑着抓着李萍却不放。\r

    李萍没法子,拿了一个丝瓜瓤给他搓起背来,想想也觉得自己神经过敏了,怎么什么都想到他要纳妾上,说梦里他有皮肤病,就要给他泡澡。也亏得是曾凡,换个人,谁能忍得了自己。\r

    “真的谢谢你,不是现在我做到首辅,而是真的觉得没你,我不可能这么开心,你让我从来没觉得过孤单。”曾凡轻轻的说道,梦里的自己克已严肃,他与夫人,子女,妾侍的关系一直是有距离的。他时常会有世人皆醉,我独醒的孤独感。但现在想来,其实何尝不是自己也让他们觉得孤单了。李萍没让自己觉得过孤单,而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叫孤单,他们就是这么过来的。你扶着我,我搀着你。这才是他觉得这世是他最幸福的事。\r

    “若是这么说,我是不是应该跟你说谢谢?谢谢你让我这一辈子这么开心!真的我从来就不知道有个男人可以这么专心的,真诚的爱我。和我生儿育女,无论我做什么,都支持,而且还帮我做!没有利用,只是因为尊重。对,你尊重我。我没有被人这么尊重过,谢谢你!”李萍心有所念,她不像曾凡那么有勇气,能把自己上世的一切坦诚以待,但是,她心里真的感激,这一世,曾凡所给予的一切。\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