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七十一章 魔威滔天

作品:诸天谍影 | 分类:科幻小说 | 作者:兴霸天

    菜皮小说 www.shukuai123.com,最快更新诸天谍影最新章节!

    与小师妹约定他日再战后,包子头跟着黄尚,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山谷。

    而山谷之内,以小师妹为首的众人,更加依依不舍地目送着他们。

    黄尚原定的计划,是教满她们半年,但战神殿的压力,不得不提早动身。

    所幸众人的根基都已纠正打牢,小师妹昨晚也悄无声息地晋升天魔大法第十七重。

    本想给他一个惊喜,却促成了这次离别。

    不过有了成就宗师的小师妹在,这处山谷也有了坐镇之人,不会随意散去了。

    与晋阳书院,正是一南一北,一邪一正。

    “我还是不够强。”

    “第十八重!第十八重!”

    小师妹的素手缓缓握紧,目送着一大一小两道身影,消失在山谷之口。

    来到建康码头,乘船顺流而下,黄尚带着包子头,往巴蜀之地而去。

    一路上仍是游山玩水,遍览风光。

    不过别说黄尚,就连心灵敏锐的包子头,都隐隐感到一张罗网,在周围布下。

    南朝四百八十寺,佛门的势力何等强大,别说两人这般大模大样,即便是小心谨慎,只要不是停留在一处地方不动,比如邪极宗的隐秘山谷中,都会被追查到踪迹。

    黄尚却视而不见,依旧教导包子头文化知识,再将她的慈航剑典根基进一步打牢。

    一个月后,两人来到成都。

    关于成都的来历,是借用西周建都的历史经过,取周王迁岐,一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而得名。

    同样,成者是毕也、终也的意思,成都最初是古蜀国的都城,含义其实就是蜀国最后的都邑。

    但那古蜀国的都城,早就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如今都城的基础,是秦国兼并蜀国后,张仪所建。

    后来大家都知道了,都江堰修建,到了秦末汉初,成都已经取代关中,而称为天府之国,

    在魏晋南北朝期间,相比起满目疮痍的中原大地,成都由于巴蜀的地理优势,所受的伤害还是较少的。

    但同样,这里受山水之险所阻,民风淳朴……是真的民风淳朴,热爱自给自足的生活,偏安有望,想要借此争霸天下,却也几乎不可能。

    当黄尚入城时,就感到一股繁荣豪富的气氛,哪怕不是什么节日,大街上亦是游人如织,人头攒动,男人精神十足,女孩花枝招展,娇笑玩乐声此起彼伏,溢满店铺林立的大道。

    同时随处可见僧侣经过,人们见了或避让到两边,或双手合十,以示恭敬。

    换成以往,包子头肯定与有荣焉,但现在也就看看,目光平静悠然,无喜无悲。

    两人随意闲逛,大半天后,来到一座寺院前。

    从墙外看去,这座寺院占地面积极大,古柏参天,竹树葱笼,红墙环绕内有佛塔凌空,寺楼巍然高大。

    从正门而入,更是比如姑苏城外的寒山寺热闹许多,许愿祈福之人来往不绝,香火弥漫。

    不过这座寺院比起寒山寺也大上太多,由山门殿起,到天王殿、七佛殿,再到大雄宝殿和藏经楼等等,殿堂重重,宏伟壮丽,信徒分散开来,反倒显得不再拥挤。

    黄尚带着包子头,避开人流,穿过一条长廊,来到罗汉堂中。

    这里没有信徒,反倒是佛像罗列,布满大殿。

    一眼望去,最中央是数十尊佛陀和菩萨。

    其中以居于殿心的千手观音最为醒目,不但宝相庄严,而且每只手的形状和所持法器都不相同,令人生出神通广大的感觉。

    当然,识货的也会生出钞能力的感觉。

    哪怕不是全金的佛像,但如此量的铜像,再加上手工彩绘,需要花费的钱钞,怕是就抵得上千户人家一年所需。

    而堂中这样的雕像不下数十,更有五百罗汉分列四周,个个造型细致精巧,色泽艳丽,无论立倚坐卧,都仿若真人,神态生动至极。

    “这是炫富啊!”

    黄尚心中失笑,负手前行,来到千手观音座前,四周尽是重重列列的罗汉佛像,一股佛法无边的气势凌空压制。

    毫无疑问,这座罗汉堂,是绝对的佛门主场。

    包子头略显担忧地看了他一眼。

    一路上,她感觉到了若有若无的佛法气息,若是寻常孩童,走入这座大石寺,自然会认为自己是兴致所致,偶然来此,但她却知道,这是有绝顶高手以精神诱导,让他们来到这里。

    以黄尚的境界,更加洞若观火,他依旧来此,是自信应战。

    不过未等敌人出现,他倒是欣赏起了佛像的手印来,开口对着包子头讲解道:“佛门自天竺传入中土,最重身、口、意三法,而这手印正是‘身’中最重要的一环,看好了!”

    黄尚一边说着,一边把两掌竖合,掌心微虚,如莲花开放。

    接着两掌仰上扣紧,状如掬水,随后两手反合,十指相绞,变化出种种不同的手印。

    这些手印从小指往拇指数,依次是“地、水、火、空、风”,右手显“慧”,左手为“定”。通过双手十指与内外的贯连为经,修练体内的“气、脉、轮”。

    这就是天竺的修炼体系。

    讲究三脉、五气、七轮,与中原武林的奇经八脉有相似之处,却又有极大的区别。

    而这其实才是佛门的“正统”,只是传到了中原后,汲取中原武学的精髓,衍化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包子头仔细聆听,小手也开始结印。

    如果不是黄尚没有半点宝相庄严乃至丝毫敬畏之色,她都要认为是某位佛门长辈了。

    但确实,随着那平静无波的讲述,周遭那原本排斥他的佛学气氛,不自觉地环绕过来,如众星拱月一般,护卫四周。

    “阿弥陀佛!”

    顿时间,隐于暗处的众僧再也按捺不住,浩瀚宏大,发人深省的佛号齐响,数道身影出现,将黄尚围在中央。

    不死印法中的印,无疑是出自佛家,因为石之轩曾拜入佛门两大圣僧门下,偷学佛门精髓,融入自身武学中,那手印便是“外则通宇宙,内则贯五脏六腑,奇经八脉”,作为桥梁,将石之轩奇诡的天一真气,发挥到了极致。

    但黄尚不需要。

    武道之极,殊途同归。

    佛魔两门的祖师,本就有过心得交互,彼此之间的武学早有交流,比如天莲宗的莲印,就汲取了部分佛门精髓。

    黄尚如今钻研的,正是物极必反,两极转化之道,他得到阴癸派的《天魔策》后,对于魔门武学的浸淫,已趋至当世第一的地步,佛门的寻常武学,在他眼前自是毫无秘密可言,洞若观火。

    这种千变万化,随心所欲,才是暗中观察的佛门众僧最为恐惧的。

    显然此人的境界,已然不受正邪佛魔所限,而是纯粹的自我。

    黄尚看着来者,视线一一扫过,微微颔首:“阵容不错,可惜没有‘圣僧’了无。”

    首先与黄尚视线对接的,是一位神似弥勒佛的高僧,光秃的头顶,隆起的肚腹,虽肥胖却不臃肿,一派悠然自得,乐天安命的样子,予人和善可亲的感觉。

    这位就是道信了,只是如今的他,还称不上禅宗四祖,却已是宗师之境,佛法修为深厚无比,原剧情里石之轩就是拜在他门下。

    而面对其他敌人,哪怕是满手血腥的魔门魔头,道信也喜欢说上几句如晨钟暮鼓,发人深省的话。

    不是纯粹的废话,这类精神攻势,是佛门最为擅长的,从心理上削弱敌人的斗志。

    某些阅历较少的,甚至会直接引发好感,哪怕佛门处处与自己作对,也会觉得佛门是为了天下苍生,不含私欲,反倒是他们是为欲望驱使,大是不该。

    但被黄尚那幽深如浩瀚夜空的双眸盯住,道信明智地没有多逼逼。

    他之后,是天台宗的智慧大师,这位穿灰色僧袍,外披深棕袈裟,身姿挺拔的僧人,看上去最为年轻,须眉黑漆亮泽,双目闪耀着智慧的光芒。

    第三位僧人手持禅杖,身材魁梧威猛,正是华严宗的帝心尊者,另一端则是枯瘦黜黑,比起干尸好不到哪里去的三论宗嘉祥大师。

    下一代的四大圣僧齐聚,原剧情里他们都是极为接近于大宗师的存在,每个人都与如今的冥主沐天缈五五开。

    当然,如今的四大僧人还称不上圣,只是刚刚达到两个曲傲实力的宗师。

    而除了四大高僧之外,还有一位同样天姿国色的女尼,眉宇间满是悲天悯人,普度众生之色,持剑静立,道道剑气笼罩四方,此间佛门修为,以她最高。

    黄尚微微扬眉:“可是慈航静斋之主?”

    女尼双手合十:“贫尼净一,阁下亦是一代宗师,何苦与一个孩子为难?”

    “静斋之主和四大高僧从各地赶来,汇聚于这罗汉堂中,亦是一场盛事!”

    黄尚满脸都是诚恳之色:“如若不给你们一个借口,怎好师出有名呢?”

    这就聊不下去了,双方都心知肚明,包子头只是借口,在北周灭佛的危急关头,佛门仍旧出动如此阵容,正是因为魔门内部的消息暴露,得知了这位横空出世的魔头,开始一统魔门两派六道,为了不让魔门坐大,他们才要一击中的。

    “阿弥陀佛!”

    于是乎,僧尼五人齐喧佛号,气息开始隐隐结为一体。

    顿时间,一股磅礴无尽的威势诞生,周遭的佛陀菩萨与五百罗汉仿佛活了过来,或宝相庄严,或金刚怒目,瞪向黄尚。

    佛法无边!

    对于这股借助佛门圣地的强绝压制,黄尚嘴角溢出一丝笑意,左右晃了晃。

    这两下晃动不是闪避,而是产生了两股截然相反的力量,再向中央对冲。

    霎那之间,一股难以言喻的奇妙感觉诞生,好似在他所站立之处,开启了一座超脱之门。

    这个感觉只是刹那,但也就是刹那之间,黄尚消失不见了。

    明明静一师太和四大高僧肉眼看到黄尚依旧屹立于面前,偏偏他的气息就再也锁定不住,成为了真正意义上的幻魔。

    “来而不往非礼也!”

    黄尚两袖一挥,双掌从袖内探出,凌空虚抓,登时生出一股吸扯之力。

    如果冥主沐天缈在此,保证会发现,这一吸已经尽得天魔力场精髓。

    而黄尚的功力更是今非昔比,让方圆七丈内的敌人,都不可遏止地生出往前倾跌之势。

    五位僧尼也做出不同的反应,静一师太和嘉祥大师功力最为深厚,衣袍朝前拂动,猎猎作响,就抵消了吸扯之力,而帝心尊者禅杖一顿,也屹立不动,倒是功力相对浅薄的道信和智慧身不由己地做出了明显的前倾之势。

    嗖!

    幻魔动!

    佛门一众的注意力,下意识都往道信和智慧那边转移,防止眼前的魔头各个击破,但任谁也没有想到,黄尚身形一动,闪电般掠至的目标,却是最强的静一师太。

    他一拳击出,天一真气挟裹着两极变化的气流,如惊涛骇浪般轰了出去。

    静一师太就慢了弹指刹那间的短短时机,当机立断不再拔剑,低眉诵经,双掌骤然向上,迎接黄尚的拳锋。

    当拳掌相接,这位慈航静斋之主,苦修一甲子的正宗玄功,如长江大河般倾泻过去。

    这是老一辈惯有的思维,看到比自己年轻许多的,下意识的就想要对拼功力。

    “慈航剑典的‘虚’之境么?”

    但静一师太却不知道,黄尚选择她,并非是完全的心高气傲,要破其最强,而是要与之前从包子头身上获得的经验做出印证。

    黄尚不太看得上佛门所学,对于位列四大奇书的慈航剑典,却是相当重视。

    他的不死印法能有第一步成就,包子头的静功给予了他很大的启发,在那个基础上,他如今与静一师太交锋,正好也能一窥慈航剑典的真正玄妙。

    果不其然,当双方的真气毫无保留地对轰在一起,天一真气如同一支情报大军,以各种眼花缭乱的变化,逼迫对方做出反应,从中剖析剑典的玄妙。

    静一师太的修为,已到了“静”、“守”、“虚”、“无”的“虚”境,一旦虚境功成,迈入“无”境,便是死关孕育仙胎了。

    当然,以她的年纪,想要孕育仙胎是没有希望了,只能一辈子染色体,所幸修为还是真实不虚的,那与魔门看似迥异,核心却又有某种一致的奇功,给予了黄尚极大的帮助。

    “仙胎魔种,各走极端,源头则一,妙哉妙哉!”

    他畅然一笑,想起了低武的全真教和古墓派,破除对方的剑招,但双剑合一后,又能形成不破的玉女素心剑法,实在绝妙。

    思路是一致的,伴随着震动罗汉堂的震天长笑,天一真气陡然回撤,勾动了静一师太的慈航真气,于双掌内形成一道磨盘气旋,然后与四大高僧各拼一招。

    佛门四僧中,以三论宗嘉祥大师的枯禅玄功称冠,帝心尊者的大圆满杖法居次,然后是道信的达摩手,和智慧大师的心佛掌。

    可偏偏四僧的攻势,无论强弱,造成的效果却是一致的,只觉得劲气如泥流入海,统统消失在了气旋之中,令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涨大起来。

    以四僧的佛法修为,也不禁露出动容之色。

    凉气酱可怜巴巴地等待着,好在佛门心灵修为还是足够的,仅仅是动容,没有动嘴吸它。

    但下一刻,黄尚再度动了。

    他弃了静一师太,倏然间掠至最强的嘉祥大师身前,一脚踢出。

    嘉祥大师僧袍鼓涨,硬接这一招,身躯晃了晃,黄尚则已经飘然退后,分别对其他三僧各自踢出一脚。

    帝心尊者和道信大师接下,面色不禁再变,到了智慧大师,当他面对这看似平平无奇的一脚,只觉得无以伦比的庞大压力轰来,把他的感官完全锁死在体内,肌肤如被针刺,连千锤百炼的佛门灵觉,直接失去往常的灵锐。

    这种补天阁压制感官的奇效,已然蕴含在黄尚举手投足、每一招攻势之中,智慧大师感官一失,更觉得身体如被万斤重石压着,灵台收缩,维持着一线清明,循着心中的直觉,双掌下按。

    蓬!

    他挡住了黄尚的这一脚,却是跌飞出去。

    黄尚立刻斜冲而起,如影随行,却又双手盘抱,隐隐有等待之势。

    他的判断完美无缺,身形刚起的下一息,一道剑气冲天而起,后发先至。

    正是静一师太拔剑,斩出了彼岸剑诀中的剑气长江。

    源源不断的剑气如长江滔滔般,源源不断地冲刷了过来,目标不仅仅是黄尚,更是他双手环抱的气旋。

    因为静一师太从中感到了无与伦比的威胁感,将毕生功力化作这一剑,直刺过去,务必不能让他的杀招落在智慧大师身上。

    “你中计了!”

    黄尚发出爽朗长笑,手中的气旋突然往下一罩,正迎着剑气长江。

    噗!

    气旋突然四分五裂,在黄尚的控制下,向着同样追来的三位高僧轰去。

    这股生死转化的力量,黄尚如今还无法控制自如,却借由静一师太的剑势,将之斩破,分成数股,顺理成章地做出攻击。

    三位高僧不及变招,于半空中硬接,只听咚的一声,如洪钟大吕般的声音响起,帝心尊者的禅杖都被打得有所弯折,另外两位赤手空拳的更是被直接震落在地。

    嘉祥大师尚且能凭借枯禅玄功化去大部分劲力,只是面容变得青白交加,道信则双腿咔擦一下贯入地面,和昔日的陈猛造型是一模一样的。

    然后他仰头,就见一道黑影砸落下来。

    正是最先被针对的智慧大师。

    这位倒也不愧是未来的四大圣僧,被黄尚如影随形跟上,强招跌出,兔起鹘落之间,交手了足有二三十招,依旧守得滴水不漏,最大程度化去攻势。

    但可惜双方的实力差距实在过大,久守必失,黄尚终于彻底破去他的心佛掌,直接将他反过来轰向地面,正砸在道信大师头上。

    两个和尚叠罗汉般撞在一起,齐齐狂喷一口鲜血,耳中又听得劲气交击声不绝于耳。

    一时间,罗汉堂中只有一道顶天立地的身影,双手间再度握住了两个稍小的气旋,狂轰猛打,片刻后又十指结印,仿佛化身为了千手观音,各种招式如流水般倾泻。

    千变万化,万法随心。

    当帝心尊者和嘉祥大师步上两僧的后尘,萎靡在地,唇边溢血的静一师太长剑脱手,也踉跄跌退。

    这一刻,众佛陀菩萨和五百罗汉身上的色泽仿佛都黯淡了下去,只因那堂中以一己之力,镇压诸佛的身影。

    魔威滔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