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三十三章 流言

    闻笙觉得,顾玖对漠城古遗迹的态度也太冷静了点,就好像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一样。

    她好奇的看着顾玖,觉得顾玖身上好像秘密很多的样子,尤其是,顾玖似乎并没有隐瞒的意识。

    意识到这一点,闻笙不由皱了皱眉,下意识挺直了腰板,很是严肃认真的看着顾玖:“玖玖,你似乎知道些旁人不知道的事情,当然,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可别在不认识的人跟前漏了马脚,会被盯上的。”

    顾玖顿了顿,随后失笑:“我哪能那么缺心眼?”她在他们面前不曾有过多掩饰,不过是因为他们都是她信任之人。

    听了顾玖的话,闻笙脸上的严肃认真也绷不住了,她嘿嘿笑了两声:“我知道玖玖最聪明了,这不是想显得我关心你嘛。”

    这话一出,顾巽还好,顾瑾和顾珩看闻笙的眼神就有些不善,这是在说他们不够关心娇娇宝贝(玖姐姐)?

    顾玖有一瞬间的无语,她揉着眉心:“……这话你藏心里就好,没必要说出来。”

    闻笙被顾瑾和顾珩看的有些心虚,装傻道:“嘿,嘿嘿,来,玖玖,我们接着说遗迹的事情啊。”

    “少主虽然推衍出了古遗迹大凶,但里面的情况是怎么样的还不清楚,玖玖你知道吗?”

    顾玖看了她一眼,配合着她转移话题:“进入古遗迹后前三天还是正常的,就如同发现的每一个遗迹般,会碰到各种各样的考验,并在考验成功后得到各种各样的天材地宝,武具丹药一类。”

    “异变,是从第三天开始的。”想起前世那一个个惨叫着被异火从头慢慢烧到尾,仿佛时光都一瞬间缓慢下来的场景,顾玖不自然的闭了闭眼:“既然是在遗迹中寻宝,那自然就会有厮杀,到了第三日,遗迹中的阵法吸收的鲜血已经足够多,便悄然开启,几乎是瞬间,燎原烈火就弥漫了整个遗迹。”

    “有许多修元者,都是因为反应不及被异火沾身,然后就再也无法摆脱,便是砍掉沾到的部位,也毫无用处,最终的下场,是被炼成了一个个人丹。”

    “人丹?”顾巽的神色难看至极,其他人的神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以人炼丹,从古至今都是禁忌,一旦被发现天地共弃,会被整个大陆所追杀。

    “是。”顾玖微微点头,“漠城新出世的古遗迹明明不大,却不知为何,被吸引来的修元者格外的多,如同着了魔般披星戴月赶来,不过七日而已,一个小小的遗迹中,就汇聚了浩元大陆第一重天近三分之一的修元者,而这些修元者,最终得以逃出生天的,不过千人。”

    而这些人,都是被顾玖阴差阳错救了的。

    闻笙看着顾玖,暗自嘀咕,玖玖说的,怎么就好像她亲自经历过一样?

    这么一想,她脑海中轰隆一声,有一道不知从何而来的闪电劈下,并没有给她造成多少伤害,却让她险些绷不住化为原形跑回顾玖丹田去——闪电上的天道威压太厚重了。

    闻笙再不经事,心有余悸之余也明白这是天道的警告,显然,她正想着的有关顾玖的事关乎禁忌,她没那个能耐,也没那个气运去探寻个究竟。

    顾瑾眸中却是陡然闪过一抹厉色:“有人在算计第一重天。”

    这些日子所有的违和之处随着顾玖的话被顾瑾联合了起来,到现在,遗迹出世也不过一天,远远不到开启的时间。

    可顾瑾记得,在漠城有古遗迹出世这个消息在顾家传开之后,顾家族人就起了好几场冲突,原因是因为都想来漠城古遗迹,奇怪的是,居然没人想着结伴前来,而是都想着打到一个就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这明显与顾家家风不符,但当时居然没有族人觉得不对!

    顾瑾的天玄之体保护了他,他并没有受到任何影响,是在看到很多顾家族人一言不合大打出手,并且连一些已经做了执事的估价长辈都被影响到时,才发觉不对,连忙去找了顾巽。

    最终以想来的都带上压制了顾家的燥乱,甚至是暴乱。

    而这时,顾家也有不少族人已经受伤,实力越高伤势越重,大长老顾休,四长老顾惊,五长老顾坎留下来处理家族大小事务。

    到了漠城,与其他家族会面之后,顾瑾就发现,其他家族的情况和顾家差不多,顾瑾心中的违和感因此越来越重。

    直到顾玖说出漠城古遗迹中会死去的人数,他一瞬间恍悟,这就是一场针对浩元大陆第一重天的阴谋,不然,据探查漠城的这个古遗迹并不大的消息也是传了出去的,怎么就有无数修元者不顾一切的赶路过来?

    更重要的是,按顾瑾的本心,既然离遗迹开启还有些日子,他应该在家中等待顾玖出关才是,怎么会第一时间赶来遗迹?还有遗迹那令人发指的存活率……

    顾瑾微微眯了眼:“是上重天的人吗?第三重天吗?”

    顾瑾没有忘记,第三重天有一个血缘上是他亲娘的女疯子正对他家娇娇宝贝虎视眈眈,这样将整个第一重天算计进去的疯狂,那个女疯子是绝对干的出来的。

    虽然顾瑾也只比顾玖大三岁,与皇甫明华同龄,但浩元大陆的孩子记事都早,尤其是拥有特殊体质的天才。

    所以,顾瑾清楚的记得,他原以为温柔慈爱的娘亲,在他宝贝妹妹出生的那一天,变成了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不,或者说,她本来就是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只不过是隐藏的太好罢了。

    顾瑾永远记得,婴儿啼哭声,他兴冲冲的闯进产房,想第一个看期待已久的弟弟妹妹,结果进门就看见,生产之后本该虚弱无力的人正面目狰狞的小婴儿身上抽取着什么,见他进去,居然不顾血肉之亲,想要杀他灭口,幸好,他爹及时赶来,救下了他们兄妹。

    顾瑾一直想不明白那女疯子究竟想抢妹妹身上的什么东西,如今他知道了,那是看上了他妹妹身上的功德气运。

    顾玖微微一怔,随后就明白顾瑾想到哪里去了,她摇了摇头:“是阴谋不假,但与上重天无关。”

    说着,顾玖眸中露出一丝叹息来:“遗迹本是一位大能的洞府,他临死之前所遗留下的一抹残魂。”

    “大能留下遗迹是为寻传人,留下残魂是为了教导传人,可惜……”

    可惜时光漫长,本该毫无意识,只有满腔传承待后人的残魂渐渐生了自己的意识,并且生了不甘,这点不甘在漫长的时光中渐渐演变成对生者浓厚的怨恨。

    于是,正正经经的传承试炼之所,被改造成了炼人炉,并且在遗迹出世之后,动用手段影响了无数修元者来送死……

    顾玖细细的将事情讲了一遍。

    听的顾巽他们也是叹息不止,果然是世事变化无常,原本留下的传承之地却成了杀人利器,不知那位大能若泉下有知,心中该是如何想法。

    气氛沉默了一会儿,闻笙突然开口:“那我们要不要将这些事情告诉给那些修元者?毕竟他们也挺无辜的。”

    顾玖点了点头:“自然是要说的。”不知道也就罢了,在明知道的情况下还眼睁睁的看着那些人去死……良心它受不住这个刺激。

    一直默默听着的顾珩开口了,语气冷漠:“可是他们不会信的,说不定他们还会觉得,你们故意说出这些话来就是想吓跑他们,独占遗迹,反过来怪罪你们用心险恶。”

    “并且人性本贪,人为财死,哪怕他们信了,为了遗迹中的天材地宝他们也不会放弃的。”

    顾珩很认真的看着顾玖:“良言难劝该死鬼,所以玖姐姐,你什么都不必做,随他们去死不好吗?”

    顾玖无言的回视顾珩,她不由审视以往和顾珩的相处,不知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叫孩子长成这么个冷漠的样子。

    看顾珩还在看着她,顾玖想了想,也不和他说什么日行一善的话,只道:“他们信不信,是他们的事,我做不做,却是我的事,你可以这样理解,我只求心安,至于结果,那不重要。”

    顾珩偏了偏头:“可是玖姐姐不怕给自己带来麻烦吗?”

    顾玖伸手摸了摸他的头:“不让他们知道是谁不就成了。”

    顾珩又问:“那进了遗迹之后,玖姐姐会救人吗?”

    顾玖:“力所能及的话。”

    顾珩盯着顾玖,伸出右手小拇指:“那就说好了哦,只是力所能及,不会为了那些不相干的人受伤。”

    这孩子气的动作叫顾玖失笑,再怎么冷漠,也还是个孩子呢,她同样伸出右手小拇指和顾珩拉勾:“对,说好了。”

    ……

    第二天。

    有关“古遗迹,大凶地,有标记,人必入,炼人炉,死无生,异火劫,人丹成,残魂谋,算人命”的流言迅速在城中蔓延开来,短短时间内就传遍整个漠城。

    各个驻地都传出同一个命令:“查,是谁放出的流言,究竟想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