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第346章 消息来了

作品:危情谍影 | 分类:历史军事 | 作者:清河先生25

    川岛秀子在家里等到天亮,也没有等到刘达成回家。打电话到他的宿舍,没有人接听。这对于她来说,是第一次遇到。

    一个强烈的感觉涌上心头,刘达成失踪了!

    多田骏看见脸色憔悴、眼圈发黑的川岛秀子,不由大吃一惊:“秀子,发生什么事了?”

    “刘达成失踪了。昨晚彻夜未归”

    多田骏听说刘达成失踪,心里就像蚂蚁咬了一般难受。就在前两天,刘达成还和他说过,怕岗村次郎会对他下手。这么快,他的预言就竞现了吗?

    多田骏当着川岛秀子的面,打电话给李士群,要求他彻底查清刘达成的下落。接着又打电话警告岗村次郎,绝不允许他动刘达成一根汗毛。

    “岗村次郎,我视刘桑为儿子,你如果敢动他,我和你没完!”

    “嗨!”

    岗村次郎放下电话,手心不由冒汗。多田骏出手,不仅速度快,势头还特别猛。也不知什么原因,多田骏居然把抓捕陈维荣之后的事情都了解得一清二楚。还知道陈维荣临死之前作垂死挣扎,随便扣了一个“蝰蛇”的代号给刘达成。这是想在死以前拉刘达成去垫背。

    于情于理,岗村次郎都觉得自己站不住脚,又不想那么快认输,只有指示荒木冢,先摧毁刘达成的意志,再掏出他的口供。只要刘达成在口供上签了字,就算多田骏出面也没有用。这官司打到东京大本营,他也不怕!

    遗憾的是,荒木冢已经用遍了一百零八套刑法,刘达成就是不屈服。

    此时,谁也没有注意到,在愚园路附近有一个小人物一直关注着刘达成的安危。

    这个人就是田螺!

    事发当天,田螺就在现场。当那个被撞的女人“死而复生”,刘达成被迷晕。躲在角落了两名大汉又冲出来,把刘达成抬上停在路边的汽车,然后绝尘而去。

    田螺的上线就是刘达成。现在刘达成被掳走,他再也没有办法找到上级。只有凭自己一个人东游西荡,试图在愚园路附近找到一点蛛丝马迹。然而,他失败了。连续两天时间,他什么也没有找到。

    这天下午,徘徊在特高课附近的田螺意外地看见了川岛秀子。他知道川岛秀子就是刘达成的女朋友。两天时间的煎熬,川岛秀子瘦了一圈,如昨日黄花一般憔悴。

    田螺看见川岛秀子跳上一辆军用吉普车,向日侨区方向开去,便拉着他的黄包车一路飞奔。事实上,他失败了。靠一双腿怎么跑得过汽车轮子,而他的意外出现,却引起了川岛秀子的注意!

    川岛秀子开着车,从后视镜上看见车后有一个黄包车车夫一路狂奔,跟了两里多路,这才喘着粗气放弃了奔跑。她认为这个人绝对是失去理性了,要不然不会干出如此傻事。

    他是谁?想干什么?

    川岛秀子预感到,这个人很可能和刘达成有关。非敌即友。别无选择!想到这,她猛然调转车头,短短两个分钟就追上了垂头丧气的田螺。

    嘎的一声刹车。田螺一抬头,川岛秀子已经从车上跳了下来。她速度之快,行动之精准,令他眼花缭乱。因为等他想作出反应时,川岛秀子手里的“掌心雷”手枪已经指向他的胸膛,喝道:“别动。站旁边!”

    “小姐,别乱来。枪会走火的呀。”

    田螺惊吓得不轻。川岛秀子可是特高课出了名的魔女。自己的生死被人拿捏着,怎么可能不老实?田螺的两腿在筛糠,当然有做作的成份。作为一名职业特工,他不可能这么怂。

    “小姐,我没做什么坏事呀。你别拿枪指着我,我怕枪。子弹会打死人的呀。”

    “别装蒜!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了?告诉我,为什么要跟踪我?”

    “我没跟踪你呀。我刚才就是想练一下跑步而已。跑了一段路,跑不动了,再歇歇脚。”

    嘭!

    川岛秀子一个劈挂腿,直接将田螺踢翻在地。这下子田螺算是尝到女特工的厉害了。别看她长得漂亮,一双大长腿更是厉害。田螺猝不及防,就被狠狠地踢了一脚。紧接着,他的胸膛被川岛秀子踩在脚下,使劲,似乎能听到肋骨断裂的声音!

    “姑奶奶心情不好,别给我绕弯子。说,你想干什么?”

    “停我说咳”

    川岛秀子松开脚,田螺用了好几秒钟才缓过气来。胸膛位置火辣辣的疼痛。

    “我是刘达成处长的朋友,那天我看见他被人绑架。”

    于是,刘达成把那边目睹的情况又说了一遍。川岛秀子听得目瞪口呆!

    “你说什么?有人故意制造车祸?诱骗刘达成下车,再把他迷晕?那女人长什么样?”

    “高高的,身材很好看。长头发。”

    这是一个很脸谱的描述。说了和没说一样。川岛秀子气不打一处来,厉声喝道:“那女人有没有与众不同的特征?”

    “细眼。长脸,嘴角旁边有一颗痣。”

    川岛秀子一听便知,在特高课还真有这么一个女人,她就是荒木冢的行动组组员黑泽志玲!

    “你是什么人?”

    田螺闪烁着眼神,说道:“黄包车夫呀。”

    “你还不老实?信不信我一枪毙了你?”

    川岛秀子打开手枪保险,装着要扣动扳机的样子,把田螺吓得够呛。

    “别、别,我是丰茂车行的黄包车夫。刘达成处长的好朋友。没骗你。骗你全家死绝。别开枪呀。”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平时刘处长待我不簿。我也想帮他,可是,我找了两天,都没找到那几个绑架他的人。”

    田螺怕川岛秀子不相信,继续说道:“如果找到他们,就有可能找到刘处长。我担心时间越长,刘处长凶多吉少呀。”

    “你为什么要跟踪我?”

    “我是想跟踪到你的住处,然后留一张纸条给你。没想到被你发现了。哎哟,真痛呀。”

    川岛秀子的劲道很大。平时训练的时候,她一个人能对付三至五名特高课的特工,所以田螺那几下子,在她面前根本不够看。

    “对不起,我刚才出手重了一点。你叫什么名字?我替刘达成感谢你。”

    “我叫田螺。后会有期。”

    田螺拉起黄包车,一溜烟跑得无影无踪。川岛秀子沉思了一会,驾车重新回到特高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