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菜皮小说!

菜皮小说

1532 温颜夫妇(68)

    可对他们来说,这样普通的生活,只是一种奢望而已。

    这周六的时候,温若水有半天的休息。

    南宫冷玉早就跟她约了时间,一起去探店,据说京城长安区开了一家美食店,味道很好。

    “你起了吗?”温若水早早的就打电话叫起床服务。

    “我马上,马上就到,你在家等我,我开车去接你。”南宫冷玉的声音,将醒未醒的,带着明显的沙哑。

    “还睡呢?”温若水低叹一声,明明是她约她去探店,结果正主到了早上八点多了,还没起床呢!

    “我……”

    南宫冷玉还没来得及解释。

    她房间的门突然被人从外头推开,露出霍词一张俊脸来,看着她道:“小白脸,我去看我二哥了,你自己在家注意着点,怕的话就别用热水器,去澡堂洗澡。”

    南宫冷玉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跟火烧屁股似的,下意识的问了句:“二哥怎么了?”

    “受伤了,我没时间跟你解释。”霍词说完,关了门,而后又推开,叮嘱了一句:“你别大嘴巴告诉二嫂啊!”

    南宫冷玉脑袋轰的就炸了,看着手里正在通话中的手机,一脑门的黑线,请问时间可以倒流吗?

    霍词看她一脸扭曲的表情,也看到了她正拿着手机打电话呢,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来:“二嫂吗?”

    南宫冷玉一脸悲壮的点了点头,对,是二嫂!

    “玉儿,怎么回事?颜大哥他怎么了?”温若水着急的问她。

    霍词在说什么?什么受伤了?她昨天晚上的时候刚刚跟他通过话,他说一切安好的。

    “水水,你冷静一下,你也知道的,霍词他脑子有问题,他刚刚做了个梦,过来跟我说做梦的内容呢!”南宫冷玉瞎胡乱编。

    霍词双眸爆火:谁踏马脑子有问题,她在二嫂面前,就是天天这么说他的吗?该死的小白脸,看他怎么收拾她!

    温若水已经很着急了,她还在敷衍她,红着一双眼睛,一声厉斥:“玉儿!”

    南宫冷玉头皮一麻,完蛋,那边生气了,把电话给了霍词,恶狠狠的瞪了他一眼,让他说话。

    这好好的,谁知道他会突然推门跟她说话,还说的是二哥的事情,不是都赶巧了吗?

    霍词心知瞒不过去了,二嫂那么聪明的人,怎么可能瞒得住:“二嫂,没多大事,就是二哥他昨天摔了一跤,受了点轻伤,你也知道我不想上课,就拿这个做借口,想要去南方玩玩。”

    “霍词,你跟我说实话。”南宫冷玉声音严肃。

    霍词十分淡定,处理这种紧急状况对他来说就是家常便饭:“我说的就是实话,你不信的话,我马上就过去接你,你跟我一起过去看二哥行不行?”

    二哥是真的就摔了一跤,受了点伤,不过这是表面上的。

    于柏给大哥打电话,说二哥昨天上山视察的时候,突然昏厥了,半个小时后才醒过来,这才是最重要的。

    大哥抽不开身,又担心二哥的身体,就让他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怕是他的身体已经发出异常的警报。

    “好,我在家里等你,你过来接我,我跟着一起去的事情,不要告诉你二哥。”温若水说完,挂了电话。

    她很想给颜远非打过去,问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心里却更清楚就算是她问,他也绝对不会说实话的,只能她亲自过去看看。

    于柏那边也一样,不会跟她说实话的。

    他们俩还不如霍词呢,至少还能从他嘴里套出一点话来,他们主仆两个,才是真正的不管做任何事,都滴水不漏。

    温若水要跟着一起去,南宫冷玉也不可能不过去,跟着霍词过来接她。

    “水水,你不要担心,你不知道他,他就是想出去浪,拿二哥做借口的。”南宫冷玉鄙夷的斜了眼霍词:“霍叔叔不是关了他两天吗?不让他离开学校,他憋坏了。”

    霍词跟着点头:“对,我就是想出去散散心。”

    温若水听着他们俩一唱一和的,心里越发的担心了起来,到底出了什么事,说霍词被禁足之后想要出去放风她也是信的,可以他的性格,不会拿兄弟作为借口。

    他们俩在这里给她唱双簧,就很可疑了。

    “要不我给二哥打个电话,让他亲口跟你说。”南宫冷玉就要拨电话。

    温若水眉心微蹙:“你们谁要是提前告诉他我过去,就不要怪我翻脸不认人。”

    南宫冷玉蔫了,点了点头:“好,我不会告诉他的,我是站在你这边,永远都支持你的。”

    哎!

    也不知道她们姐妹都是什么命。

    她被霍词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给缠住了不说。

    水水喜欢上二哥,二哥家族又有那样的传言,真是让人放心不下。

    霍词说,二哥的爷爷跟爸爸,年轻的时候也是身体很好的,就突然有一天,身体就出现了异常,之后就越来越差劲,最后就不行了。

    她现在也非常害怕,这种事情出现在二哥的身上。

    霍词他们肯定也害怕,他才会那么火急火燎的听说那边有异样,就马不停蹄的赶过去看看情况。

    飞机从帝都飞到南方R市,还要开车走山路,才能到达颜远非所在的山区里。

    霍词开车,走盘山公路,公路还都是最原始的泥土路,坑坑洼洼,崎岖难行,不过他技术好,平日里熟悉路的老师傅都要开四个小时的路程,他三个小时就开到地方了。

    到了地方,工作人员说颜远非一大早就跟工程师们一起上山看地形去了,大概要到傍晚才能回来。

    “二嫂,我就说真的没事,我就是憋的难受,想出来放放风。”霍词笑看着温若水:“你看看,二哥都带着工程师走了,能有什么事,你就是想的太多了。”

    二哥早就有吩咐,不许跟二嫂说些有的没的吓唬她,尤其是有关他身体状况的事情。

    二哥走之前,二嫂给他做了全面的身体检查,这个他们兄弟都是知道的,数据显示是没有任何问题的,可二哥的身体,不是那些医学机器就能检查出来的。

    (本章完)